《黄金假面人》

罕世珍珠

作者:江户川乱步

是年,东京上野公园里举办了十年来最为盛大的博览会。博览会从四月一日开始,将历时五个月。虽说是东京地区主办的产业博览会。但其规模却是全国性的。仅仅为了展出诸多品种的外国舶来品,就专门建造了一座规模宏大的展览厅。

展品中,令人赏心悦目、叹为观止的产品可谓诸种多样,令人目不暇接。其中有耸立在山内两位大师像前的“产业塔”。塔高达一百五十尺。作为余兴,博览会还安排了有南洋土人出场的喜剧和古典日本舞蹈等精彩节目。(有趣的是,这出喜剧的名字竟叫做《黄金面具》,这当然只是剧团老板取的一个象征吉祥的名字。)展品之中,最引人瞩目的是标价为二十万元的三重县引为自豪的罕世国产珍珠。这些展出的稀世珍品之所以分别和黄金假面人的犯罪联系到一起,真可谓是一种令人不可思议的因缘。

这颗国产珍珠被命名为“志摩女王”。通晓此道之人无人不知它是一颗日本最为硕大的天然珍珠,是在志摩大王崎的浅海鲍贝中发现的。它呈完美的茄子形,重三百几十格令[注:一格令=0.065克]堪称绝世珍品,标价二十万元之巨,尽管有些偏高,但如此一粒豆大的珍珠竟然身价千倍的事实,极大地刺激着来自乡下的参观者们的好奇之心。珍珠陈列台前,真可谓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这间珍珠展览厅里拥有与展品价值相称的设备。坚固的厚玻璃门扉上,安装有特殊保险锁。钥匙由一位在博览会事务所工作的珍珠店可信赖的店员保管。门卫也并非一般普通招聘的姑娘小姐,而是珍珠店自己雇用的一位孔武有力的中年大汉。此外,室内还安置了巧妙的秘密报警系统,以防万一出现的窃贼。这样里外戒备森严的气氛,更加引起参观者的好奇。

事情发生在博览会开张的第五天。当天据说要迎接一位达官贵人的光临。下午二点钟起,就关团了各陈列室的入口。普通参观众都被逐到演出节目的公园一隅。

陈列着那颗硕大珍珠“志摩女王”的第一号展厅,是贵宾巡览的第一处,很早就逐完了参观的人产、并打扫了厅内的清洁,更换了看守门卫,静静地恭候着贵宾的光临。

直至上午还挤得水泄不通的展厅,此时此刻除了活木偶般的门卫以外,厅内空无人影、鸦雀无声,简直如同教堂一般空空荡荡,大白天如深秋夜一样寂静。

在珍珠陈列台不远处一侧,有四个看守。一个是专门负责看守珍珠的中年男人。他左右两侧间隔十米有三名十八、九岁的女警卫。再往前,通道拐弯、遮住了视线。总而言之,这颗硕大无比的稀世珍宝的警卫工作由一男三女共四人担任。

这四名警卫在警备室谈话甚是投机,交班时往往总是一同走出警备室。今天,正好临接班前几分钟,有人给他们四人端来了热茶。

“今天有贵宾光临,请先喝点热茶,稳一稳情绪。”来人一边上茶一边说。

博览会刚开张不几天,四名警卫对工作都沿未习惯,更不用说接待高级贵宾。他们正好觉得口干舌燥,便将茶水一饮而尽。

“啧啧,真苦!”一个女警卫嘴里嘟哝了一声。

“沏得太浓了。”端茶上来的人冲他们扮了笑脸,迅速收好茶怀匆匆离去。

不一会儿,四名警卫进了展览厅,各自走到自己负责的规定位置。他们坐在安放在陈列台与陈列台之间的椅子上恭候着贵宾的光临。还有二十分钟左右贵宾就要抵达了。

“真静啊。静得有点可怕!”一名女警卫朝坐在珍珠陈列台边的男警卫小声搭讪道。没人回答她的话。那名男警卫和另外两名女警卫眯着眼睛盯着一个方向,似乎都在思考什么问题。

“啊——真困!”这位说话的女警卫禁不住打了呵欠,随之也睁不开眼,不能动弹了。

一瞬间,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四名警卫都张着嘴,口中流着口水呼呼睡着了。要知道,这可不是一般打盹儿。四个人都一个样。头耷拉着垂在胸前,身子软成一摊泥,死一般地熟睡过去了。由于各警卫所处的位置的关系,谁也没有注意到这四名警卫已经呼呼大睡。这时,离贵宾临门只剩下仅有的十分钟了。

这关头,一个身穿西服头戴软毡礼帽、大衣领坚得很高的男人用手捂着脸,急匆匆地走近了珍珠陈列厅。

其他通道上的警卫没有一个人对此人产生怀疑。因为此人态度倨傲,目空一切的神情不容人产生半点疑惑之心。年轻的女警卫们甚至将此人误认为是博览会聘请的便衣警探。见他到来,还以为是为贵宾做事先巡视,便纷纷起立端正姿势。

此人快步来到已经进入梦乡的警卫面前,瞅了瞅不省人事的四人,才如释重负地把手绢从脸上拿下,手绢遮住的是一张足以令人毛骨悚然的毫无表情的金色面孔。

黄金假面人大摇大摆地走到珍珠陈列台前,脸部紧巾着玻璃,仔细端祥着柜中那颗璀璨夺目的珍珠“志摩女王”。面具上黄金的鼻子碰在玻璃上咯咯作响。那金色的呈新月型的嘴里,叽叽咕咕嘟哝着一串奇怪的话语。这头怪物显然是欣喜过望得有些难以自持。

他的衣服口袋里,切割玻璃的微型工具一应俱全。瞧他的动作多么利索稔熟。转眼功夫,厚厚的玻璃板上就被切开了一个大洞。怪物的手象蛇一样伸进洞里。

啊!这颗被视为日本珍珠之骄傲的“志摩女王”终于落到这头怪物的手中。只见他伸手从天鹅绒台座上取下那颗绝世珍宝……

叮呤叮呤叮呤……,就在那只手取下珍珠的一刹那间,展览厅里突然警铃响声大作。

怪物啊地怪叫一声,双脚跳了起来。与此同时,他身体一闪,急着向展览厅出口扑去。

所谓秘密防盗装置,正是指这套电铃警报系统。只要有东西接触到安放珍珠的天鹅绒台座,展览厅内的警报电铃立即会响。

警报响起,紧接着是展厅内此起彼伏的女警卫们的尖叫声和亡命之徒慌乱的脚步声。守卫展厅的不仅仅是些rǔ臭未干的黄毛小头,警官出身的场内总管、被派来担任警卫的职业警察,他们聚集在另一个出入口等候贵宾的驾临,一见有贼,拔武器就追了上去。

一场奇妙的捉迷藏游戏开始了。金色怪物在陈列台与陈列台构成的弯弯曲曲的迷宫般的通道上东奔西窜。后面的人一个个紧追不舍。那怪物见没有逃出去的希望,便心一横,转过身,选了一条警卫不多的通路反扑过来。

前面是一扇出入口小门。一名警官背对门站着。他见窃贼不顾死活直冲自己扑来,便勇敢地伸开大手拦住去路。

两个人的身体猛烈地碰撞在一块。

然而,这位警官毕竟不是金属怪物的对手,眨眼功夫,就被怪物摔倒在地。

怪物嗖地一下窜出大厅。身后是一片追捕者的喊叫声。谁也听不懂他们在喊些什么。待他们追到小门,窃贼早己逃得无影无踪了。

这扇小门正巧是展览大厅的后门。出门十几米处,是另一幢建筑物,正好和博览会展厅背对背。左右两面原先是可以通行的,为了严防参观博览会的人擅自从此进入,现在都安上了铁丝网栅栏。往外是博览会会场的大路。今天为了贵宾安全,这条大路上也安置了几位警官。

“喂,伙计,刚才是不是有个家伙翻过铁丝网过去啦?”一名追上来的警察冲栅栏这端大声问。大路上站岗值班的警官们闻声一齐转过头来,回答说没有见到。

追赶上来的人们面面相觑,傻了似地不知所措。此地无路可逃!这们梁上君子怎么会突然没影儿了呢?

站在最前面的一名警卫问。

“是剧场的后门。直接通到博览会游艺场。”总管答道。

“正在演出?”

“难道那家伙逃进剧场混入人群中了?不可能吧?”

“可是,如果不是从左右两边翻铁丝网走的话,只能认为他是钻进了剧场。当然,除了他有隐身术……”

“不管这么多啦,先进去搜!”

说着几个人冲进了剧场后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