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魔鬼的妖术

作者:江户川乱步

又过了半小时左右。一直在走廊上担任警戒的寄宿生青山,突然听见软禁小姐的房间有笃笃笃的敲门声。

他以为是rǔ母阿丰在叫自己,就走近门口,问了问什么事。没想到从房间传出的却是小姐不二子的说话声音。

“你是青山吧?快把门给我打开!出了大事啦!阿婆她……她……”

小姐惊惶万分的声音,只能让人感到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于是,青山也来不及多想,慌忙不迭地掏出钥匙插入锁孔。

可令人纳闷的是,门好象被人从里边按住了锁柄,好容易推开了一两寸一条缝,啪地一下又关上了。

与此同时,青山刷地一下变了脸色。他拉开搏斗的架式,一点一点往后退。因为他看见了一样可怕的东西。

从刚才打开的一、二寸宽的门缝里,青山看见了一个浑身金光闪闪的怪物。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在门里边顶着锁柄的竟然是不知何时潜入的黄金假面人!

不愧是受命警戒的卫士,青山虽然面色铁青、牙咬得咯咯发响,可并没有撇下自己的岗位而逃走。

“谁?是谁在那儿!”他虎声虎气地吼了一声。

青山退到离门两米远的地方,盯着那扇门。他双手紧紧攥拳,准备用他那致人于死地的凶猛的拿手绝招应付不测。

怪物一声不吱。

女主人不二子小姐让假面怪贼潜入进来,还准备与他一同逃走。可是房屋里应该还有一个人,rǔ母阿丰不是在里面看守吗?怎么搞的?奇怪。阿丰怎么不见吱声?难道她被那金色妖魔?……满身侠气的青山心里愈想愈不对劲。

不一会儿,门一点点地打开了。

门缝里,一缕缕金线闪闪发光的,的确是黄金假面人身穿的斗篷。

随着门缝越来越大,金线也变得越来越粗。转眼成了金色的柱子。青山心里想,上面该是那路人皆知的黄金面具吧。那细细的眯缝眼、月儿弯弯似的吓人的嘴角带着令人毛骨悚然的笑意。

青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克制住想要逃跑的本能慾望,骂了声:“畜牲!”猛地扑了上去。

然而,黄金假面人并没有被这个斗胆的愣头青的袭击给威慑住。只见他一声不吭,慢慢地从门缝中亮出枪口黑洞洞的手枪。

“啊——”青山大叫着急忙闪身。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这一眨眼的功夫,怪物一下拉开门,身子一跃窜到走廊上,动作就象闪电。只见他避过青山,飞也似地朝大门跑去。

青山一边在怪物身后拚命追赶,一边大声喊叫。

大鸟先生和几名寄宿生闻声赶来,可一见飞奔的怪物手中的手枪,没人敢上前挡住他的去路。怪物如同穿过一片无人地带,飞快地消失在大门外。

青山岂肯就善罢干休,他一人单枪匹马追了出去。待他追到大门口,巳只到外面汽车发动的突突声响。原来,怪物事先早有安排。车,就停在大门外等他。

等青山叫来汽车司机备好追贼用的汽车,怪物的车早巳去远了。

身为不二子父亲的大鸟先生,此刻也顾不上追赶窃贼了。他更担心爱女不二子的生命安全。黄金假面人企图拐走不二子没有得逞,只身逃走了。现在,不二子应该安全无恙。

他急急忙忙跑回刚才窃贼逃离的房屋。

进门一瞧,他怔住了。担任室内看守的rǔ母阿丰正靠在椅子上悠然自得地打瞌睡。

“喂,阿婆,阿婆,快醒了!你怎么啦?”

大鸟先生摇着阿丰的肩头。阿丰好容易才睁开眼睛,莫名其妙地瞧着四周。

“不二子呢?小姐她没出事吧?”

“嗯?是问小姐吗?”阿丰睡眼惺松地回答道,“小姐正在隔壁卧室睡觉哩。喏,你瞧,在那儿睡得正香呢!”

朝阿丰手指的地方看去,的确可以看见敞开着的卧室门对面的床上不二子小姐睡觉的姿态。啊,果然女儿安然无恙!大鸟先生心中一大块石头落地。

“怎么?我在打瞌睡?”

阿丰这才醒悟到事情不妙,发疯似地喊道。

“可不?这可不象是你干的好事呀!黄金假面人都钻到这间屋子里来了,你还不知道吧?”

“什么?您说什么?那个妖怪钻进这儿来了?这是真的吗?”

rǔ母阿丰简直不敢相信。不仅仅是阿丰,在场的哪一个人会相信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呢?每窗户都从里面面关闭得严严实实,还加上了坚固的铁条。既然窗户依然完好无损,那么唯一可以进出的只有那扇门了。可门上加有铁锁,外面另有青山把守。他也没象阿丰那样被人灌安眠葯。如此固若金汤的房间,那头怪物是怎么钻进来的呢?只有认为他有隐身术,就象童话中的妖怪一样。说实在的,这头怪物的妖术也真可怕。

大鸟先生和rǔ母阿丰象是被狐狸精给镇住中了邪似地,傻呆呆地站在那儿。正巧这时,外出办事的总管尾形老人回来了。

“唉!来晚了一步!总算幸运,得到了小五郎先生的欣然许诺。这不,他和老朽一同赶来了。差一点碰上了那家伙,迟了一步,太遗憾了。不过,看样子小姐她没出事……”

“哦,看样子不二子小姐累坏了,睡得那么沉。”

说着,尾形总管把等在走廊上的小五郎迎进室内,介绍给主人。寒喧过后,大鸟先生对小五郎详细叙述了一遍晚上发生的怪事。正巧,刚才追赶金色怪物出门的青山回来了。小五郎对他提了二、三个疑问后,脸上浮现出意味深长的微笑。

“那么说,是黄金假面人假扮不二子小姐的声音,骗青山君打开门的罗?”

“没有别的可能!”青山答道。

“黄金假面人这家伙,”小五郎用挖苦的语气说道:“这家伙会干这种傻事?大家想想,他在目的尚未达到之前,会那么轻易显露原形,会那么轻易逃走吗?这其中一定有诈!难道他煞费苦心钻了进来,仅仅是为了逃吗?”

“如果说奇怪,还有件更奇更怪的事。这房间连可以出入的地方也没有,他又是怎么得以进来的呢?”大鸟先生从小五郎的脸部表情揣摩着他的心思。“只有一种解释。那就是这个家伙根本就没进到房间里来!”小五郎突然冒了一句。

“根本没进来,可又怎么逃出去呢?”青山大惊,却说出了一个浅显易懂的道理。

“根本没进来的人不可能从房间逃出去!”小五郎象在打谜语。“这房间里,除了小姐之外,没有其他人啦?”

“rǔ母阿丰在房间里负责看守。”大鸟先生回答。

“她难道什么也没看见?”

“她一进疏忽,打起瞌睡来,一点不知道。”

“什么,打瞌睡?”

随着小五郎一声惊奇的叫喊,大家不约而同朝隔壁不二子小姐睡觉的地方望去。他们担心小五郎的大喊大叫会吵醒不二子。

“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天才刚刚黑就打瞌睡,不觉得奇怪吗?啊,喝红茶的茶杯在这儿哩。阿丰老太,您喝的是这杯?”

见阿丰回答说是,小五郎拿起茶杯,瞅了瞅杯里,突然将茶杯重重地往桌上一放,砰!

周围的人又一齐回头瞧了瞧卧室。

小五郎刚才大喊大叫,现在又把茶杯弄得砰砰响,难道,这是他在故意弄出响声?

“您女儿是吃了安眠葯吧?从刚才到现在睡在那儿一动也不见动弹。”

大鸟先生听这话吃了一惊,不解地盯着小五郎的面孔。

一个可怕的念头蓦地闪过他的脑海:难道不二子她被人杀死了?

“如果我的推理没错,那么整个谜团现在正藏在卧室的床上!”

小五郎话一说完,顾不得四周目瞪口呆的人,三步两步走进小姐的卧房,绕到床边,往被子里仔细瞅了瞅。

“哈哈哈哈……太高明了,手段太高明啦!咱们全部都上了小姐的当了!这里根本就没有什么窃贼钻进来,也没有什么窃贼逃出去!”

小五郎疯了?怎么大摇大摆闯入小姐的卧房,还站在枕边哈哈大笑?瞧他说了些什么,简直让人摸不着头脑。

“不二子她,她怎么啦?”大鸟先生大惊失色地问,随后匆匆走进卧室。

“没怎么。喏,您瞧,这不是吆?”说着小五郎猛地掀开被子,似乎要把不二子的头从被子里拖出来。

“喂,你干什么哪!”大鸟先生大喊一声,与此同时,不二子的头从床上滚落到地下。

“啊——!”

人们惊叫出声,随之争先恐后跑进卧室。

青山上前拾起不二子的头颅。

“见鬼!是这么个玩艺儿!”

青山手上拿着的,并非是人们想象中的血淋淋的人头,而是一只套有女人黑色发罩的枕头。不用说,这是一个假的人头。人们站在外面客厅。在卧室昏暗的灯光一,刚才谁也没有注意到睡在床上的竟会是一具假人。假人的胴体是一床卷裹起来的棉被。

“那么说,不二子她……”大鸟先生张口结舌。

“不错。从这里逃走的人,并不是真正的黄金假面人,而是大胆利用该人的面具和服装进行过巧妙伪装的不二子小姐!”小五郎脸上乐呵呵地解释道。

“当然,这并非您家小姐自己想出来的点子。一切都是躲在暗处的黄金假面人设下的圈套。一定是他事先把服装和安眠葯以及手枪交给了不二了小姐,让她离家出走的。阿丰之所以打瞌睡,是因为服用了安眠葯。您女儿见机在床上摆下迷魂阵,穿上金色披风,戴上面具和软呢毡帽,拿着手枪从里面敲门的。当时青山君听见的,其实正是您女儿自己的声音。”

啊,这一招真是太绝了。黄金假面怪人就是这样每每出人意料。

人们惊呆了,半天说不出话来。

“真没想到,我的女儿会干出这等蠢事!”大鸟先生喟然叹息。“不二子真是鬼迷心窍了。不过,既便她再堕落,说到底毕竟是我的独生女儿。如果撒手不管,太对不起她在黄泉底下的母亲。说什么也罢,必须找到她的行踪。小五郎君,这下全得靠你啦!”

“好吧。这事您不求我办,黄金假面人也照样是我不共戴天的死对头。我一定夺回您的女儿交给您。不,不光是要夺回您的女儿,我想,扯下黄金假面人那副假面具的机会,也为期不远了。”

小五郎的满脸微笑中,刹那间掠过一片阴影,他的眼睛深处,放射出异样光芒,显示出对不共戴天之敌黄金假面人的刻骨仇恨和不懈的斗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