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冤家路窄

作者:江户川乱步

然而,真正的假面怪贼究竟下落如何了呢?看情形,那场殊死的肉搏,他败倒在小五郎的手上。然而,小五郎是不会无故置人于死地的。难道他被监禁起来了?难道只要把他监禁起来,就可以弃之不管,离开了奇怪神秘的小洋楼就可以高枕无忧了吗?就不怕那个怪物设法脱身逃走?

也许读者也在替小五郎捏一把汗吧。这也难怪。谁不想尽早知道黄金假面人的庐山真面目?这才是最令人放心不下的大问题。小五郎既然战胜了假面人,应该认出他究竟是谁。

然而,遗憾的是,小五郎虽然在肉搏中取胜,但却在关键时刻让对手逃之夭夭了。在对手逃走之前,他没得到机会辨认出他是谁。

既然如此,那为什么不去追赶呢?照理说,不是应该先抓凶手再救人吗?

然而,实际上这是不可能的。怪贼并不是眼睁睁地看着逃走的,而是突然没了踪影,如同一缕青烟忽倏便无惊无踪了。如果失踪的具体地点是在室内,那房间里应该设有暗门机关。堂堂小五郎熟谙此道,不可能发现不了其中之奥秘。可怪贼是在月光如昼的地面上突然消失的,既无树木又无其它障碍之物,他就象童话中的魔鬼,忽然间陷进地底下去了。

读者已经知道了真假两个黄金假面人撕打成一团之前的具体细节。接下来是场历时五分钟的猛兽般你死我活的搏斗。

从力量上讲,二人可谓势均力敌,武功也不相上下。小五郎身怀柔道二段的功夫,对手了懂柔道,但似乎不是出自一家。

“这家伙的功夫真他妈的邪门!的确利害!”二人在打得难解难分时,小五郎心里直纳罕。

然而,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无论如何邪恶一方占下风。既便功夫高出一筹也终将败北。小五郎丝毫不在乎头上的面具会不会脱落,可怪贼却不同。他知道,面具一旦脱落,被对方认出了真面目,就等于身败名裂,因此他的动作便不如小五郎灵活。

小五郎识破了这一点,格斗中专门盯住对手的面具下手。他想,哪怕一根手指头,只要能抓到他的面具,他就得完蛋。他恨不得一把扯下那家伙的面具,让他狰狞的面目原形毕露。

怪贼为了对付小五郎这一招,只有招架之力,全无还手之力了。

再说,功夫再高的人总归难免有些破绽。

小五郎瞅准机会,扑上去一把抱住怪贼的腰部,随之“啊呀!”一声大叫,将对方魁梧的身体,砰然有声地摔在地板上。

然而,怪贼也决非等闲之辈。只见他身体倒地的同时,顺势一个连滚,巧妙地躲过了小五郎的又一次猛扑。这一套动作完成得迅雷不及掩耳,小五郎用力过猛加上心急,收不住架式,竟扑倒在地。

没等小五郎翻身站起来,怪贼先站了起来。两人拉开二米的距离,又开始怒目对视。

这一次,怪贼抢先下手攻击。只见他伸开两只猿臂象是要扑将过来。小五郎身了一缩,做好了交手的准备。双方都一时难以找出对方的破绽。暂时恢复了暴风雨来临之前可怕的宁静。双方僵持着,听得见对方低沉的呼吸。

突然,正慾扑来的怪贼卖了个破绽,猛一转身,一个健步飞上窗台。

怪贼出其不意的一招,顿时削减了严阵以待的小五郎的斗志。几秒钟的迟疑,使得他出手晚了一步。

等他猛地回过神,三步并做两步奔到窗前,怪贼已经无影无踪。窗外的院子里也空空无人,院外篱外的开阔荒野也不见一个人影。

小五郎翻窗出去,以为怪贼藏在小洋房的阴影里,可搜了一圈,也不见怪贼的身影。

虽说是在夜晚,如昼的月光下,想躲也无处藏身。小五郎仔细搜查了墙根。小洋房外,除了围有一道树篱矮墙之外,四面八方开阔无阻,甚至连一棵树也见不到。难道那家伙一眨眼功夫巳穿过了开阔地带,在远处的黑暗中躲起来了不志?不可能!肉体凡胎之辈绝不会有这种超人的本领。

难道是黄金假面怪贼施了魔法妖术,捅开地面钻了地狱,归了他的老巢?

对手的突然消失,使小五郎心里七上八下,他真要是会施魔法,就完全可能再设法进入地下室将不二子小姐带走!难道他俩电动机真地遁了不成。梦幻般煞白的月光总让人产生出奇怪的幻想。

小五郎越想越不放心,索性断了继续追踪的念头,急步下到地下室(地下室的秘密通道是刚才怪贼自己暴露的)。看来那不可能一世的怪物还不具备于一瞬间将不二子小姐拐走的魔力。因为她人还在地下室里。

只要夺回了不二子小姐,小五郎的目的便达到了一半。看来,双管齐下,还不如先将不二子小姐带回大鸟先生家。后者是上策。

不二子小姐不可能不了解她情人的真正面目。这位美丽的姑娘,是全日本唯一和怪贼说过话,并看见过他的真正面孔的证人。既然已经救出了证人不二子,基本上就等于抓住了怪贼。

幸好不二子一开始没能识破小五郎的伪装,扮成黄金假面人的他才得以成功地将她带上了汽车。这都多亏了那副面具的作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