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夜宴上的妖魔

作者:江户川乱步

案发后一个星期过去了。警视厅的调查搜捕仍然一无所获。小五郎尸体失踪一案一直悬而未结。至于小五郎的下落,黄金假面人究竟藏匿在何处,警方依然没有捕捉到一丝线索。

搜查股波越警长失去了自“蜘蛛人”一案结识的、最好的、唯一可推心置腹的朋友明智小五郎这位非官方的智囊。失望之余一直闷闷不乐。因此,他对黄金假面怪贼增添了比出于职业更加深刻的仇恨。尽管他对小五郎的下落竭尽全力进行了调查,但结果还是未能如愿。

今天,他又振作起精神,一大早就来到了警视厅。刚坐下来想今天如何进行调查,警视厅刑事部长就派人传他,说有事召见。

今天部长怎么来得这样早?他心里直纳罕。待他走进部长办公室,才发现今天部长气色异常。看上去似乎很兴奋。

“波越君,你瞧瞧这个!”部长开门见山,拿出一封信似的东西。

接过来展开一看,发现纸上写着几行奇怪的文字,字体相当工整:

“阴历十五即将到来。该夜本人将作为未受邀请的

不速之客,参加在阁下府邸举行的贵国实业家代表团欢

迎宴会。敝人别无其它目的,只想对贵国实业家代表诸

公聊致敬意,同时并将完成敝人的职业使命。在此,特

呈一书,以避先斩后奏之嫌。

特致f国驻日大使卢杰乐伯爵阁下

              黄金假面人”

“黄金假面人!妈的!终于露面啦!”波越警长涨红了脸愤愤地骂了一句。

“昨天晚上f国大使馆派来了特使。正巧警视厅总监不在,是我出面会见的。来了两个人,一名秘书的一名翻译官。实业家代表团的日程已经安排定妥,宴会不能延期。即使宴会延期,黄金假央人也未见得会善罢甘休。因此上峰决定,宴会按期举行。不过,为了防止万一,使馆是提出请求警视厅援助。”刑事部部长一副公事公办的腔调。

“你知道,f国大使的官邸就在该国驻日使馆内。这事很棘手啊!黄金假面人也真会长这种地方下手。不过,这件事咱们不能等闲视之。我和外务省联系过了。决定那天夜里从警视厅派二十名便衣警察悄悄打入使馆内部担任警戒任务。波越君,你一直在办这桩案子,就再辛苦你一次。委派你指挥这二十名便衣警察。尽量不要捅漏子,要谨慎行事,弄不好出了纰漏,会引起国际纠纷。”

仔细想来,的确有些让人哭笑不得。黄金假面人的一封信,就搅得大使馆、警视厅和外务省不得安宁。那黄金假面怪物的影子也真有魔力。读者应该还记得,这位f国的驻日大使卢杰乐伯爵,就是曾经一度在鹫尾侯爵位于日光的别墅里亲眼目睹过黄金假面怪人的魔力的那位先生,也难怪这封信引起了这位阁下的重视。

“那家伙说要去就肯定会去了!”

波越警长根据以往多次的经验,坚信这一点。

“真他妈的冤家路窄,这下又让我给撞上了。这一回决不会让他给溜了!结果只有一个,那么抓他回来见您,要么逮不住那小子我主动辞职!”波越警长说。似乎决心巳定。

离十五号还有五天时间。在这五天里,波越警长绞尽脑汁,做好了万无一失的警戒疮准备。他几度亲临使馆官邸,或与大使会面,或勘查使馆的地形。

一支从警视厅精心选拔出来的二十名出类拔萃的刑警队伍组成了。他们分别扮装成使馆里的下级官员、佣人等等,准备打入宴会会场内外执行警戒任务。

十四号这天,外出旅行归来的警视厅总监决定亲自以宾客的身份出席十五号夜里的宴会,并负责部下的行动指挥。这对一介盗贼黄金假面人来说,不能不说是一种荣耀。

十五号终于来临。

东京都麴町区y町的f国驻日使用权馆附近,一到下午,就出现了十几名身穿制服的警官。f国实业家代表团一行对日本来说,是非常重要忍气吞声上等贵宾,即便没有黄金假面人插足,这种森严的戒备也是理所当然。

随着欢迎宴会时间的迫近,一辆辆轿车鱼贯驶入使馆,正门的石阶不时发出被人踏出的响声。

波越警长扮成身穿燕尾服的接待人员,在石阶上和另两名便衣警官警戒着。

卢杰乐大使的两名下属秘书官(其中一位是兼任翻译的日侨秘书官)和波越警长并肩站在一起,一个一个地辨认来宾的长相。

来宾中许多是f国人,大多都有日本人陪同。除此之外,还有少其它国家的人。他们多数偕夫人前来。瞧他们各自用本国语言交谈的样子,让人感到真象个人种展览会。

由于来宾尽是知名人士,基本上一眼就能认出谁是谁来。不过,中间也有波越警素不相识的秘书官。对这种人,波越警长要求一一出示请柬、并盘问其姓名。尤其对来宾中的日本人,小姐越警长和他的两名部下进行了滴水不漏的盘查。

由于知道被邀请的来宾人数,等最后一位客人一到,大门便紧紧关闭上了。数名便衣警察开始在官邸内外警戒。后门也有专人看守,就连官邸外侧的安全梯上,也安插了两名刑警。换句话说,哪怕是一只猫,若想进入官邸或从里面出来,也不可能躲过警戒人员的敏锐视线。

关闭在使馆邸内的几十名来宾中,没有一位让人产生怀疑是化了装的黄金假面怪贼。发出的请柬正好与来宾人数吻合。再加上来宾相互认识,围聚在大厅里高谈阔论,似乎中间没有任何真目陌生的盗贼。

待餐厅里丰盛的晚宴结束,时间巳是晚上八点了。接下来开始的是东道主卢杰尔伯爵爱好的花样百出的舞会。舞会分别在连在一起的七间屋子里举行。不过,在此仅向读者奉告一件曾在就餐时引起波越警长注意的事情。

波越警长化妆成接待人员,自然可以自由进入餐厅。就在餐桌布置完毕,宾主开始进餐的时候,隐蔽在餐厅一隅的大花瓶后的波越警长突然发现了一个行迹可疑的人物。

此人与警长一样,也在仔细观察周围的人。只见他身穿熨得笔挺的制服,一副侍者打扮。四周的侍者一个个显得毕恭毕敬,可此人却不顾礼貌,眼睛贼溜溜地注视着正在进餐的人。

细心一瞧,波越警长又发现此人的目光并非漫无目标地乱转。他是在注意某几位特殊人物。那种从眯缝眼里射出的目光,既执拗,又显得意味深长。

他盯的第一个特定人物,便是晚宴的东道主,f国驻日大使卢杰尔伯爵。那贼溜溜窥视的目光里,似乎充满了敌意。

第二个特定人物是临席的警视厅总监。总监似乎对此也有所察觉,几度回头瞅了瞅那个奇怪的侍者。每当总监回头时,那人总是立即把视线移向别处,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

此人的目光似乎不光在餐桌周围转悠,他不时也朝大厅角落的波越警长扫上几眼。看来,隐身在大花瓶后的波越警长是此人注意的第三号人物。

此人不光举止可疑,长相也与众不同。三十五、六岁年纪。蓄着与侍者身份极不相称的八字胡。鼻子上装模作样地架着一副无边近视眼镜。

波越警长事先对今天的侍者身份做过缜密细致的调查,并未发现任何可疑之处。尽管他并不认为这位蓄着漂亮八字胡的侍者就是化了装的黄金假面怪贼,可他的可疑举止难免让警长放不下心。

波越警长继续监视着侍者的一举一动。对方仿佛对此也有所察觉。

然而,晚餐会平安无事地结束了。接下来,稀奇古怪的化装舞会宣告开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