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金色死亡”人

作者:江户川乱步

一个世纪以前的某个故事中发生的怪事,在此重现了。它有如带有叠影的电影画面,让人觉得不可思议。爱德加·坡的恐怖故事中,随着黑色檀木大钟敲完十二下,就会出现一个陌生的假面人。眼下不正好是这样吗?但是,这位突然出现的假面人却不再是“红色死亡人”,而是比他更现实得多的恐怖“金色假面人”。不同之处仅此而已。

“也真怪!穿那种令人作呕的服装。他究竟是谁呀?”

“咦,刚才一直没见过这个穿金色衣服的人哪?”

人人开始纳罕,然后悄悄议论起来。那封黄金假面人写的恐吓信,除了警视厅和在场的卢杰尔伯爵以及身边随从之外,参加舞会的其他任何人都不得而知。因此,这时谁也不会怀疑到此人就是扰乱社会安宁的那位臭名昭著的怪贼。

大家都以为他是来宾中的某一位,喜欢恶作剧的人。

尽管如此,可女士小姐们一看见他那张和能乐假面具相差无几,令人毛骨悚然的无表情的脸孔,吓得魂不附体。就连那位穿铠甲的赳赳武夫模样的男人也陡然色变,吓得一步步后退。

“魔鬼!带假面具的魔鬼!”一声恐怖的低声喊叫,顿时在大庭广众之中传开。

黄金假面人完全和故事《红色死亡假面舞会》中的假面人一样,顺着人们退让开的一条通道,脚步踉跄地从一个房间走到另一个房间。

随着他在一个个房间钻进钻出,那件裹住了全身的金光夺目的宽大的斗篷,忽而变成蓝色,忽而变成紫色或橙色。绚烂的色彩交相辉映,如同火焰一般熠熠闪烁。

此时,和乐师们呆在一起站在走廓上的波越警长突然感觉到了室内的异常。

“黄金假面人!黄金假面人!”的轻叫声叩响了他的耳膜。

他骇然大惊,快步跑到蓝色房间时,黄金假面人已经走到前面的屋子里去了。

“见到黄金假面人了吗?那家伙去哪儿啦?”警长冲着人群慌慌张张地问。不知是谁哈哈大笑着答道。

“黄金假面人?别演什么傻里傻气的闹剧啦!你问他上哪儿了?谁?谁?鬼才知道他去哪儿了。喂,他进对面尽头那间黑屋子了。和《红色死亡假面舞会》一模一样。哈哈哈哈……”回答的是个日本人,似乎已经酩酊大醉了。

波越警长冲向那间黑屋,不知是由于欣喜还是由于恐惧,他感到胸膛快要炸裂了。等待已久的黄金假面怪物,就在前面不到二十米的地方。太走运了,以致于他有些不敢相信这是事实。当然,里里外外绝对无路可逃!这幢官邸正处在刑警们的严密包围之中。那家伙难道如此愚蠢,自投罗网吗?

跑到第二个房间,波越警长才恍然发现追赶怪物的不止自己一个人。率先跑在最前面的是主人卢杰尔伯爵。他没有化装,燕尾服后两条尾巴随着他跑动,在身后飘翻,活象两支黑色羽毛。

比卢杰尔伯爵稍慢几步的是另外一个男人。因为化了装辨认不出究竟是谁来。是不是日本人也难以断定。贴身的黑衬衫、黑裤子、黑手套、黑袜子,头上罩了一块黑布,黑布两端有两支长角,脸上戴着面具。一副西洋魔鬼的打扮。

卢杰尔伯爵、西洋魔鬼和化装成接待人员的波越警长三个人先后朝那间黑屋跑去。

警长边跑,边取出事先准备好的警笛呜呜地吹了起来,向部下们发出信号。

“怎么回事?你们几位怎么啦?”

跳舞的人群中有人似乎看出了蹊跷。他们还以为这三个人疯了。在他的眼里,伯爵三人的行动实在滑稽可笑。

“诸位!请注意!”

伯爵边跑边对人群喊道:“那个穿金色衣服的家伙,就是真正的黄金假面人!他事先通报过他要来这里,我接到过他的警告信!”

一声喊叫顿时使几间屋子安静了下来。连人的呼吸声都能听见的寂静,顷刻间笼罩了七间房子。

人们太了解黄金假面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危险!伯爵追的是‘红色死亡假面人’,小说中公爵不就是这样追上去的吗?正因为他穷追不舍,最后才死在黑色檀木大钟前的!”

人们目睹爱德加·坡的恐怖小说中的情节一幕幕在眼前展开,禁不住不寒而栗。

再说黄金假面人终于跑进了黑天鹅绒的房间。透过血红的丝绸窗帘映入室内的火光顿时将黄金假面的斗篷染成了血红色。他脸上反射出血红的光,龇牙咧嘴地发出令人寒毛倒立的怪笑。

追上来的三个人似乎对踏入这间充满不祥的血红之光的黑屋有些发怵,竟站在门口犹豫起来。

“嘻嘻嘻嘻……”

黑屋里此时又传出一串似乎从地曹阴府传来的可怕怪笑声。

卢杰尔伯爵是在门前踌躇的三个人中间最勇敢的一个。只见他撇下身边的两个人,一人单枪匹马冲进了魔屋。

旋即,屋里传出一声震耳慾聩的枪响。紧接着是野兽般的怪叫。随后又是什么人沉重的砰然倒地声。

谁开的枪?谁被打倒了?

不能再踌躇了。波越誓长和那位扮成西洋魔鬼的人几乎同时冲进了黑屋,见伯爵正准备开第二枪,慌忙扑上去按住他的手。

“别开枪!他可是要犯!不能杀死他!”

警长用卢杰尔伯爵听不懂的日语气急败坏地训斥了一通。如果现在就让这家伙一命归西,朋友小五郎的死以及大鸟家小姐不二子的下落就完全弄不明白了。

怪物象一头金色的野兽,饮弹受伤倒在铺有黑色天鹅绒地毯的地板上。看样子子弹打穿了他的胸膛,鲜血正从他那金色的斗篷的胸前和上翘的嘴角往下流淌。他受到了致命枪伤,但还没有完全断气。

“面具!揭下他的面具!”卢杰尔伯爵大喊道。

波越警长弯下腰,伸手触摸到那副无表情的黄金假面具。当他的手一触到面具时,见他猛地打了个激灵。

啊,究竟什么东西隐藏在这副面具后面?马上即可真相大白了。人们、被害者们以及警视厅盼望这一瞬间的到来盼望了多久啊!想到这些,波越警长手发抖了。他太激动太兴奋,甚至想嚎啕大哭一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