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恐怖喜剧

作者:江户川乱步

花开几朵,各表一枝。此时此刻,剧场舞台上正好刚演完一出名叫《黄金面具》的喜剧第一幕。数以千计的观众还完全蒙在鼓里,正冲着舞台上的黄金假面人主角笑得前仰后合。舞台上演出的是一出以新时代幽灵黄金假面人为题材的十分叫座的时髦喜剧。剧场老板为迎合时沿苦心编出的节目取得了空前的成功。场院外那块《黄金假面人》的剧目广告大招牌吸引了成千上万的游客。他人甚至专门为了看这出喜剧而买票进入博览会。当然,场场总是爆满。

当幕布正要拉开,第二幕即将上演之际,捧腹大笑的观众们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幕布前面突然出现了一位警察,嘴上大喊大叫着什么。

“观众们,就在刚才,有个窃贼偷走了博览会展出的那颗著名的大珍珠,从展览厅后门逃走了!他没有其他路可逃。肯定是混到剧场里来了。今天,有贵宾光临博览会。现在已经到了会场。要是出了什么纰漏,会误大事的。舞台和进出口我们都仔细搜查过了。观众席人太多,我们无法搜查。诸们,拜托啦!请你们都注意一下自己身边。如果发现有行迹可疑的人,就向我报告!”

由于剧场内的嘈杂喧哗,观众们只是断断断续续听懂了台上警察的喊话。他们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那家伙是什么样子?”观众席上一位大胆的工人模样的男人大声问了一句,声音听上去活象是在给演员喝倒彩。

“大家三眼就能认出他来,他是……”警察慾言又止。出于警察的职业关系,他突然觉得在此场合用“黄金假面人”这个词不太合适,可又一时找不到其他相当的称呼方式。

“他是个头戴金面具的家伙。就是传说中的那个黄金假面人!”

台下顿时爆发出一片大笑声。因为在这种紧张而扣人心弦的场合,警察突然提到了正在上演的喜剧中主人公的名字。有些人甚至以为台上的警察也是演员扮装的,想在幕间来一段恐怖吓人的插曲,故意引人发笑开心。

但是,舞台上的警察并没有半点逗乐取笑的样子。苍白的脸上带着一副严肃的神情,依然大声地重复着刚才说过的话。

见此情形,观众的笑声戛然止住。剧场内一下变得鸦雀无声。人们纷纷以怀疑的目光注视着自己周围的人。有的人还胆战心惊地低头瞅了瞅座椅下面。

金色的怪物还是不见踪影。

“哪儿有什么窃贼混进我们中间呐?真他妈混帐透顶!昏了头了!去别的地方找吧!”台下有些人因为看戏看到兴头上爱到騒扰,开始悻悻地发牢騒了。警察出于无奈只好退出舞台。

台下的騒乱告一段落后,第二幕戏开始了。

舞台背景是公园的夜晚。黑魈魈的底幕前,是一片密林。灯光打的是幽蓝幽蓝的常明灯,渲染出一幅怪谲恐怖的场面。

先是几个跑龙套的演员登场。聚在一起叽叽咕咕地谈论“黄金假面人”。跑龙套的下场后,紧接着主要配角——一个明小如鼠的懦夫上场。一阵独白后,身后的密林里突然冒出戴黄金面具的怪人。

按顺序,怪物该登场了。这一幕登场的怪物,同第一幕有些不同。不光是金光闪闪的面具,全身裹着一件宽大的金色斗篷式的衣裳。样子实在奇怪。本来这是见到台上懦夫夸张的害怕动作而哄然大笑的一场戏,可这时台下却没有一个人发笑,因为刚才谈到了真正的黄金假面人,印象还没有从观众脑海中抹去。真正的窃贼和舞台上演出的主角惊人地相似,给观众一种难以名状的稀奇古怪的感受。

这一幕第一个精彩的亮相。

磷光聚光灯突然打在怪物的头部,把整个面部从黑暗中物写烘托出来。舞台上,只看见一副金色的假面具在磷光灯下闪光。

突然,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奇怪的嘻嘻嘻的声音。与此同时,假面具的黑糊糊的嘴巴一点一点地慢慢张开、最终变成一弯新月的带笑形状。观众不禁为之一惊。仔细一听,才知道这令人毛骨悚然的怪笑声是从台上下的假面上具口中发出的。啊!这无休无止的怪声太可怕啦!再定眼一瞧,台上的假面人一边怪笑着,口中一边往外吐着鲜血。一缕细细的血丝,沿着面具的下巴颏往下流淌,又啪嗒啪嗒地滴在舞台上。剧场里寂然无声。观众们虽然知道这只是出喜剧。但却无不威慑于恐怖的魔力,连视线都无法从怪物身上移开。

不言而喻,台上的脚色是根据实际生活中在铁路岔道口目击了黄金假面的那位商人的所见所闻排演的。此外,剧中人还穿上了那位老太太看见过的那种金色斗篷。

观众中有些敏感的人开始产生一种可怕的怀疑。真正的黄金假面人逃进这所剧场,难道真是出于偶然?这其中,是不是包藏有魔鬼的那种大胆妄赤,旁若无人的罪恶企图呢?

这些敏感的人对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也开始感到恐怖。每一分第一秒他们都在提心吊胆。其他观众的咳嗽声,也能把他们吓一大跳。

突然,舞台上恢复了明亮。剧情由荒诞变为喜剧。三名滑稽的巡警接到懦夫的报告跑上舞台。

为某种预感而害怕得瑟瑟发抖的人,见到警察登上舞台,几乎啊地叫出声来。可什么也没意识到的观众却被滑稽的警察逗得哈哈大笑。剧情发展到此,才产生出喜剧效果,观众才从紧张之中被解救出来。这出喜剧从第一天开张演出就是三个警察登场。随后剧情愈演愈滑稽离奇。观众自然会笑声不绝。

一个巡警小心翼翼地靠近假面怪物,扮出一副威严的姿态喊道:“喂,你这混蛋!快取下面具!露出脸来!”

黄金假面人似乎没听见身旁警官的咆哮,仍然呆呆地站在原地不动。这个灯光金光闪闪的怪物此进此刻看上去实在滑稽可笑。

“没听见吗?咦?快回话!露出你的脸来!”

无论警官怎样大喊大叫,怪物仍不吱声。一名耐不住性子的巡警猛地扑了上去。台上立即响起一阵杂乱的咚咚的脚步声。怪物转身便逃,动作敏捷而迅速。只见他身子一跃跳开,然后半蹲着身子,五个手指头在假面具的鼻子前一动一动。三名巡警一齐追了上去,紧接着是一阵徒手搏斗。观众席上爆发出热烈的喝彩声。顷刻间,哄笑声席卷了整个剧场。

可怕的事情终于发生了。台上的假面人被追逼得走投无路,人们看见他金色斗篷哗啦一撒开,身形一动,人已经从舞台上窜到观众席。

“果然是他!果然是那家伙!”

一位敏感的观众唰地一下变得面无人色,禁不住自言自语道。尽管这样,观众席上发现的哄笑声却一浪高过一浪。舞台上演员们出类拔萃的恶作剧表演满足了观众的心理。

怪物飞快穿过观众席座椅间狭窄的通道朝剧场大门奔去。三铝巡警先后噌噌跳下舞台,紧跟着追了上去。

“抓住他!他就是歹徒!他是真的歹徒!”

巡警声嘶力竭地喊叫着,声音再逼真,观众席上笑声仍然不绝于耳。

“抓住他呀!演得太棒啦!”不少好事之徒也跟着发狂地起哄。

人们认定了这场追逐会绕场一周,最后回到舞驯。奇怪的是那怪物却直奔大门而去。当他跑过保安席[注:当时的剧场、电影院都设有专门的警察座位。]时,座位上的两名负责剧场保卫工作的职业警官了和其他观众一样笑得直不起腰来。

“喂,伙计!别让那家伙逃走啦!混蛋!怎么不抓住他?”追上来的巡警气喘吁吁地跑着,一边发疯似地训斥着座位上显得无动于衷的同行。看来他们二位还没醒悟过来,潢以为巡警叫骂的只是剧中的台词呢。

这当头,台上又出现了好几位一看便知不是剧中角色的人。他们也跟在巡警身后追了过来。人们认出了其中一位是第二幕开场前登上舞台大声讲话的警察。

这下,直蒙在鼓里的观众才恍然回过神来。笑声突然中断了。顷刻间,剧场内变得殆一样沉静。紧接着又是一片因为恐怖而引起的騒乱。顿时,尖叫声、漫骂声覆盖了整个剧场。

这时,怪物已经冲出了剧场大门,直奔宽阔的博览会会场,一阵风似地跑去。

这样写下来故事未免显得噜苏冗长,但实际上从舞台上灯光亮起到怪物身影消失在剧场大门外,不过仅仅二三十秒钟。

简直难以令人置信。光天化日之下竟然会发生如此咄咄怪事!竟然会出现如此大胆的狂徒!刚才还在舞台上演出喜剧的剧中人竟会是可怕的窃贼,竟会是真正的黄金假面人!人们这才恍然醒悟。那巡警也并非什么剧中角色,而是从珍珠陈列馆追踪犯人到此的真正警察。是他们在剧中看破了怪物的伎俩把戏,不顾台上正在演戏就窜上了舞台。这突如其来的一切不偏不倚,正好与这出喜剧剧情偶然巧合。

舞台上的人不知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一切都乱套了。舞台监督、演员、管道具的以及台下的观众乱成了一片。

事后才知道,在此专为读者稍加明交代。剧场发生騒乱后,所属管辖区的警察署长传问了剧场老板,向他盘问了扮演黄金假面人的那个演员的身份,并派人前往该演员的住所进行了调查,令人意料不到的是,该演员说他一整天闭门未出。警方问他为什么不参加演出时,他说:“实在是对不起,都怪我利慾熏心。早晨有位素不相识的绅士找上门业,答应给我五十元现金,求我一件事。就是一天不能出门。都是我的过错。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情……”

换句话说,黄金假面人巧扮成演员,从早上起就一直隐藏在博览会剧场的后台。等到贵宾参观到达前,普通参观者被逐之时,他伺机稍稍溜出剧场后台的小门,先后用蒙汗葯*醉倒现场的四名警卫,然后潜入珍珠陈列厅。行窃成功后,他又装出一副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原路返回到剧场后台,甚至登台演出了那出《黄金假面人》的喜剧,并扮演了主角。他有一副金制的面具作为再好不过的隐身道具。他戴着面具呆在后台时,并没有引起其他演员的怀疑。再说他是剧中的主角,几乎是他一个人独占了后台休息室。他的画皮一直没有被人戳穿,这一点真是令人不可思议。

乍看上去此人目空一切,有勇无谋,但实际上这个窃取价值二十万元稀世珍宝的梁上君子事前做了周密的计划。然而,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毕竟不是神。他做梦也没料想到珍珠台座下安装有一套秘密电子警报系统。仅仅这一点,就足以让这窃宝大盗恼恨得咬牙切齿,捶胸顿足的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