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芝麻芝麻快开门

作者:江户川乱步

话题再回到警察们冲进黑屋之前。

室内,吕班和艾贝尔的对峙。

这个凶狠残暴的强盗终于走投无路、无技可施了。枪,被艾贝尔缴了去,敌人的武器顶在胸前,他一动也不能动弹。

如果不出现奇迹,吕班可谓难逃罗网。突敌艾贝尔开心地对吕班以示嘲笑。

“怎么样,阿尔赛恩·吕班。想不到吧?老子这口窝囊气憋了十几年,今天可扬眉吐气啦!你这个全世界臭名昭著的窃贼,也会在远东的客地他乡栽跟头,弄得身败名裂。嘿嘿嘿……这事又可喜又可悲呀!”艾贝尔怒不可遏地叽哩呱啦说了一通法语。

“告诉你,艾贝尔。别忘了我刚才许下的诺言!”穷途末路的吕班依然没有半点惧色。嘴角挂着一丝奇怪的微笑说。

“许诺?什么许诺?”

“哈哈哈哈,装什么糊涂!你心里害怕的不正是这一点吗?你不会抓住我的!”

“你他妈的死到临头还嘴硬?我怕什么?抓不住你?现在你不是已经栽到我手中了吗?你手上的武器已经没有了。咱们可有三支手枪!门外日本警官们巳层层围住。你夸再大的海口,老子也不信。就是上帝也逃不出这里里外外的包围!”

“哈哈哈哈……艾贝尔。你好象害怕了。上帝办不到的事情,兴许我吕班就能办到。你刚才说什么来着?哦,对对,你说如果不发生奇迹,我吕班就有翅难逃。对吧?你以为我吕班就创造不了奇迹?”

看上去,吕班似乎越来越轻松快活,倒是艾贝尔那张脸一点点变得铁青。

“混帐东西!我敢断言,你吕班插翅难逃。”

“是吗?老子现在就要从这屋子里出去!”吕班傲然地说。

“哈哈……出去?你出去呀!门外警察人山人海!”艾贝尔嘴都气歪了。

“警察人山人海?人再多,对我吕班来说根本不当回事。老子有一次念头了一句‘芝麻芝麻快开门’,连他妈的监牢大铁门都给弄开过。告诉你,我吕班的字典里,没有‘不可能’这三个字!”

说着,吕班竟然无视波越警长、小五郎和艾贝尔三人手中寒光逼人的手枪,目空一切、悠然自得地一步步走向门口。

“艾贝尔,执行长官的命令。把门打开!”吕班摆出从前鲁诺尔曼刑事部长的架子,厉声命令道。

“哈哈哈……别再继续演下去了!无聊透顶。门打开只会加速你这混蛋的死亡!只会让卢杰尔大使阁下威风扫地。门外不光是警察,还有那么多参加今晚宴会的客人。想要开门,你小子自己动手!”

“那好。那么我就不客气啦?”

说时迟那时快,已经站到门口的吕班猛一转身,抓住门柄一拧,一下把门打开了。

“站住!”

小五郎因某种不安的直觉而惊呼出声时,已经为时太晚了。怪盗已经飞身出室,随后把门又从外面关上了。

门外应该有几十名警察正严阵以待。吕班他慾逃也插翅难飞。

“喂,外面的人快抓住卢杰尔伯爵!别让大使给溜啦!”波越警长差点喊破了嗓子。

“哈哈……艾贝尔、小五郎,我说这些日本警察到底去哪儿了?这里怎么连个人影也没有哇!客人们也一个也不见,哈哈哈……那么后会有期了。你们几位暂时在屋子里忍耐一会儿吧!”

说着咔嚓一声从外面将门锁上了。

“畜牲!开枪!快开枪!”

艾贝尔用除了小五郎之外谁也听不懂的法语叫骂道。“叭”地一声,他手中的枪首先射出子弹,紧接着波越警长和小五郎的手枪也响了。门上安装有窥视镜的木板上立即出现了三、四个弹孔。

似乎不见吕班中弹倒地的样子。

艾贝尔和波越警长开始用力撞门。没有钥匙,除了把门砸开别无良策。

吕班究竟怎么样了?子弹连他的一根毫毛也没伤着。在三支手枪砰叭乱射时,他巳快步跑出了长长的走廊。真文具盒百思不得其解。竟然没有一个人堵住吕班的去路。围在门外的一大群荷枪实弹的警察,还有参加晚宴的宾客们难道也失踪了?

不。他们不可能不在门外。读者已经知道前面章节里提到的细节,门外的警察早巳等得不耐烦,还打开了门往里看了看。前面提到警察们进屋后没发现一个人,不但不见卢杰尔伯爵、警冖厅总监、小五郎和波越警长的影子,就连本来倒在地上的黄金假面人的尸体也不翼而飞了。

黑屋子里的人突然失踪了。

可吕班开门逃出来,也不见屋外有人。屋里屋外的人怎么一下都失踪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吕班真地会施魔法妖术?难道这本来就是一场梦?

难道是作者胡编乱诌?岂有此理!然而这前前后后都是事实。没有半点虚假。警察们冲进黑屋时,里面的的确确空空无人。吕班开门逃出的时候,屋外也同样没人。这是千真万确的事实。难道这二者之间有时间差?完全没有。不但没有顺时间差,实际上,屋外的警察们冲进黑屋的时间,比吕班逃出黑屋的时间还早几分钟。

简直可谓无稽之谈!因为从理论上讲上完全没有可能。然而这又绝不是作者在胡编乱造。也不是读者诸君看错了情节。其实,这是怪盗阿尔赛恩·吕班精心设下的圈套。是他的一种惊人的手段。世界上,除了吕班,谁也不可能布下这场骇工世听闻的大骗局。

让我们把话题再回到吕班身上。且说他飞快地穿过空空无人的走廊,闪身进了走廊尽头的房间。黑黝黝的房间里,有五个影子般的人正在等候吕班的到来。五人都穿着一致的燕尾服,其中三个是外国人,两个是日本人。他们是吕班的走卒。

加上吕班一共六人。他们悄悄打开玻璃门,沿着室外的安全梯,神不知鬼不觉下了铁梯。

前面已经提到大使官邸安全梯下有两名警官警戒,此时此刻,这两名警官正在岗位坚守。

“谁!”

见安全梯上溜下六条人影,一名警官大喝一声。与此同时,黑暗中突然亮起了一束刺目的光。另一名警官揿亮了手电,射向从安全梯上下来的六个人。

“嘘——!肃静,别嚷!不是坏人!”吕班手下的一个日本人压低嗓门说。

“是谁?请通报一下姓名。”见来人身穿燕尾服,警官顿生敬意,问话的语气也委婉了许多。

“是大使阁下,有重要事情,需要斩暂时离开会场外出。阁下,对不起,请您让这两警官辨认一下是不是大使阁下。”

没等来人把话说完,警官巳用手电将六位从天而降的人的面孔照看了一遍。站在正中间的一位,的确是大使卢杰尔伯爵。即使是初出茅芦的警察,也没有不认识卢杰尔大使这张脸的。他是为人们所熟知的新闻人物。谁能猜到他就是黄金假面人呢?更不用说无法想象得到这位卢杰尔大使就是全世界臭名昭著的大盗阿尔赛恩·吕班了。

“啊,卑职失礼了。我们是警视厅的人。奉命来这儿逮捕黄金假面人。不知道是大使阁下。对不起,让您受惊了。您可以走了。”

“是吗?你们辛苦啦!”

说完,吕班和另几个人一同钻进了停放在大门内的轿车堆里。其中,有两辆轿车亮起了大灯,做好了出发的准备。六条人影转眼间消隐在这两辆车内。

“突突突”的汽车发动机声在深夜的法国大使馆内轰鸣回荡。车灯光在地面上伸延开去两辆汽车象刮起一阵妖风,飞驰了出大使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