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密室家珍

作者:江户川乱步

老雕刻艺术家川村云先生突然死了。死得莫名其妙。同一天,几小时以后,检查厅、警视厅以及警视厅所辖署的人先后赶到案发现场。经过一番勘查和询问,他们开始商议如何着手破案。负责黄金假面从一案波越警长和警视厅特邀人员私人侦探小五郎也在他们中间。

此案任何线索也没有。做案者没留下半点蛛丝马迹。

不知道昨夜恐吓绢枝小姐的黄金假面人究竟是真的元凶阿尔赛恩·吕班,还是有人事先安放在那里的一具由假面具和斗篷撑起来的衣帽假人。

偷偷潜入画室的是谁?他们的目的何在?画室里没有任何东西被窃。屋里的布置摆设原般照旧,丝毫不乱。那么,那种搬家似的巨大声响又作何解释?

川村云山为什么撇下独生爱女自杀?他的奇怪的死亡究竟是自杀还是他杀?如果属于他杀,那么凶手又是从何处进屋,杀人后又是从哪里逃走的呢?

一切都是个谜。没有一点线索可寻。

对此,警方的看法莫衷一是。有人认为此案乃狡诈多端的阿尔赛恩·吕班所为。这桩案子只是罪犯做案的前奏,罪犯真正的作案目的不在此而在于声东击西。

但也有人觉得这只是川村绢枝小姐做的一个梦。而她父亲川村云山是因为尚不清楚的原因才自绝于人世的。两桩案子几乎发生在同一时间,只是一种偶然的巧合罢了。

小五郎一直在听别人议论,待人们各自发表完意见后,他自言自语地问了句:“小姐,您父亲会讲法语吗?”

“不,我父亲一点外语了不会。”显得很紧张地呆在房间角落的女主人川村绢枝惊愕地抬头答道。

“那么小姐您呢?”

“您指的是法语?”

“正是。”

“不,一点不会。”

“家中的佣人中间有人会讲法语吗?”

“没有人受过这各教育。”绢枝不明白小五郎提问的含义,不加思议地答了一句。

对小五郎的疑问困惑不解的,其实远远不止川村绢枝一个人。

“小五郎,法语跟此案又有什么关系?”波越警长忍不住问道。

“嗯。看业有关系呀!你们瞧这个!”小五郎把一直捏在右手心的一张揉得皱七糟八的纸条展开出示给身边的人看。果然不假,纸条上写着三行文字,象是法文。遗憾的是,在场的人除了小五郎以外,谁也读不懂这些文字。

纸条上除了写有三行法文之外,在纸条的一个角上还注有一种奇怪的符号。谁都能看得懂这些符号,但没有一个人能明白它的含义是什么:

6@2·11@3[注:原文@分别为向左和右旋三圈的符号]

“这个纸团,是我刚才在屋子一个角落上发现拾到的。如果这个家里没人懂法语,如果这间屋子案发之前又做过扫除,那么,这个纸团只能解释为昨夜偷偷潜进来的家伙丢下的东西!”小五郎解释道。他总是显得才思敏捷、聪颖过人。

“那,上面写的法语,是什么意思?”警长问。

检察官以及预审法官等人都好奇地竖起耳朵。

“我也一点不明白。简直和疯人写的疯话或者说和占卜求的神签上的文字差不多。一点不得要领。这角上的几个数字和两个圈也搞不清楚意味着什么。不过。下因为看不懂我才觉得有意思。可能是某种暗语!”

“这玩艺如果真是窃贼逃走前扔下的,如果它真的是某种昌语,这案子可就难破了……”

“肯定是暗语。对此我坚信不疑。下面,我要试一试。”小五郎用他那习惯的跳跃式的语言逻辑说道。

“试?你要试什么?”波越警长大惑不解地反问了一句。

“试一试这些数字和这两个圈是什么意思呗!”

大家全傻眼了,都不明白小五郎究竟想干什么。

“我是这样想的,”小五郎开始说明道,“首先,有两个问题我们必须弄清楚。弄清这两个似乎不可思议的事实到底意味着什么。第一,为什么川村云山获悉这间画室里的东西无一被窃时反而会大惊失色。其二,为什么他要让他女儿暂时离开画室。我想其中必有原因。首先对川村云山来说,画室的东西无一被窃比被窃造成的灾难更大。川村云山之所以感到恐惧,是因为他猜到了窃贼行窃的目的并不在偷陈列在画室里的普普通通的艺术品,而是另有所图。也正是为了检查验证那件窃贼慾求的东西究竟是否安在,川村云山才让女儿离开画室的。我想只有这样才解释得通。难道还能有其它一种解释吗?”

人们听罢小五郎的说明,这才觉得似乎有些眉目,多少有点开窍了。

“川村云山见画室里的东西无一丢失反而惊慌起来。说明有舒适东西使他放心不下,而且,那东西一定藏在什么不显眼的秘密地点。川村云山把画室隔壁房间作为卧室,还安装了报警电铃,外出旅行时总是让女儿在他的卧室里过夜,这说明画室里有他珍藏的宝贝东西。他害怕的是这件宝贝之物被别人发现。如盯推理,我好象觉得川村云山珍藏那件宝贝的秘密地点,应该就在这间画室内的什么地方了。”

“关于这个秘密地点,川村云山连对他女儿也守口如瓶。因为这个秘密性命攸关。我想,他支走了女儿,独自到那秘密地点进行核实,结果发现那件比性命还贵重的东西被窃。绝望之余,他才自绝于人世的。难道不是这样吗?”

“毫无疑问,川村云山是自杀。若是他杀,凶手怎么会把凶器留在现场,这家伙难道疯啦?理由还不只是这一点。我在死者的旅行包里还发现了手枪枪套。枪套正好和杀人凶器是一套。”

“不过,川村先生外出旅行干吗要带枪呢?这意味着什么呢?我想,这说明被害人生前处在一种恐惧心理之中。或许是为了防范他的仇人,或许是准备随时自杀。不管怎么说,他一定掌握着一个重大秘密,这一点无须置疑。”

“如果照想象推理下去,就会得出一个结论。即黄金假面人吕班嗅出了川村云山绝望致极,于是就自杀了。至于为什么敢肯定窃贼就是吕班,从这张纸条上写的法语和用来恐吓川村小姐的那副黄金假面具这两件物证便可想而知。”

“川村云山是日本为数不多的著名雕刻艺术家中的一位。那件被他视为比生命还至关重要的东西,肯定正是艺术品收藏狂吕班一直垂涎的宝贝。”

小五郎的推理全都是凭想象。虽然说是想象,可推理思路严谨,似乎完全可能成立。

至少可以说,小五郎的推理要比其他人的看法要令人可信可服得多。

“现在唯一要做的,就是试一下。我的推理正确不正确,当场试一下就会知道。

这张纸条上的阿拉伯数字和两个圈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我们假设它是吕班识破了川村云山的秘密,写下的有关那个秘密地点的暗语。这个假设成立与否,我要亲自尝试!”

虽然嘴上说试一试,可看上去,小五郎似乎已经胸有成竹。

“我刚才对这间画室的各个部位仔细研究过。发现献词在炉壁周围的装饰球的个数正好与暗语中的阿拉伯数字相联系吻合。在画室里装配上这样漂亮的一个壁炉,实在有些不大相称。正是这一点引起了我的注意。

“球雕一共有十六个。然而,暗语上的阿拉伯数字分别是6·2·11·3,无论哪个数字都在十六以内。我想,这些数字说不定是在暗示壁炉周围球雕的顺序。

“不过,也未见得肯定是这样。那两个圈就难对付了。一个位置处在数字6和2中间,并且圈的方向往右;另一个处在数字11和3之间,圈的方向往左。弄不好,这也许是暗示将球雕往右、往左旋转。

“难道是指第六个球雕入右转,第十一个球雕往左旋转的意思?

“那么,2和3两位数又该朝哪边旋转呢?啊,明白啦!它们也许不表示球雕的顺序,而是表示旋转的圈数。第六个球往右旋转两圈,第十一个球往左顶转三圈。一定是这样!”小五郎边推理边说。

6@2·11@3

“不错不错。第六个球往右转两圈,第十一个球往左转三圈。真是个绝妙的主意!”

小五郎拿着纸条走近壁炉,先从右往左数到第六个球雕,将它往右转了两圈。果然能转动。让他给猜中了。然后他又将第十一个球雕往左旋转了三圈。刚转完三圈,只听得轰隆一声,壁炉旁边的板壁突然出现了一个大黑洞。

见此,人们惊讶地霍地站起身来,一齐涌到这洞开的密室门口。

洞里是一间近十平方米的四方型小屋。

“果然如此!空空的,什么也没有!”波越警长嘀咕道。

小五郎的推理一一得到了验证。密室里的东西,一定是吕班那帮家伙给偷走了。

小五郎将头伸进暗室搜寻了一番,只见他用指尖夹起一件小东西。

“不。密室并不是绝对什么也没有。这玩艺儿掉在了地上。”

小五郎平伸着的手掌心上,是一件呈椭圆形的扁形的金光闪闪的小东西。不是金属。也不是布或纸,不知道是何物。可这玩艺儿意味着什么呢?

小五郎走到窗边亮处,将手中的东西对着亮光仔细瞧了瞧。不知他发现了什么,只见他的表情顿时变得严肃起来,和往常的他简直判若二人。

“难道这是真的?简直不也相信。……太可怕啦!”

见小五郎神色异常,波越警长忍不住走到他身边。

“喂,小五郎,到底怎么回事?发现什么啦?”

“嗯。我在想一个可怕的事实。太可怕啦!”

平素的小五郎一惯不大爱动声色。可今天说话声音却在颤抖。看业事情非同小可。

“这小玩艺儿究竟是什么?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是的。好象是发现了异常情况。……啊,川村小姐,您家的电话在哪儿?”小五郎突然慌慌张张地回头冲一直站在一旁的川村娟枝问道。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