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白色巨人

作者:江户川乱步

国宝闪光佛龛被窃。窃贼是黄金假面怪人阿尔赛恩·吕班。

这桩恶梦般的案件,不久便使全日本家喻户晓了。尽管日本当局煞费苦心试图保密,但新闻记者们凭着敏锐的第六感官,很快就获悉了案件的内情,除了不涉及“卢杰尔伯爵即吕班”这一点之外,利用新闻媒介大肆进行了报道。

如果在美国,人们也许会呼吁对盗窃国宝的贼施以极刑。就连素以性情温和著名的日本人也愤怒了。举国上下一片呼声,疾声呼吁抓住窃贼吕班,夺回国宝。顿时,警视厅成了人们抨击的目标。

“波越警长怎么啦!”

“小五郎究竟在干什么?”

到处可以听见人们的责难的声音。

全日本的警察都行动起来了。为了抓住吕班,警方布下了一道道连蚂蚁也钻不过去的天罗地网。

不用说东京,连全日本到处都印发了附有卢杰尔伯爵照片的警方通辑令。车站、码头、海关、饭店、旅馆都无一例外地被搜查,并布下了暗中监视的便衣警探。五天一晃过去了,依然没有查获出吕班及同党和大鸟不二子的下落,国宝闪光佛龛仍旧去向不明。

如果说追捕的要犯是日本人,也许可说是大海捞针,可罪犯是眼睛及肤色都与日本人迥异的异邦之人。人群中,他想藏也无处藏。真不可思议。从前那样善于玩弄妖术的黄金假面人,如今巳原形毕露,成了每一个日本人追捕的在逃罪犯。城市乡村、大街小巷,到处都是一双双警惕监视的眼睛。浩浩人海之中,这个带有一名女人和一大批连汽车也载不下的赃物(虽然闪光佛龛体积不大,但吕班在日本盗窃的赃物不仅这一件)的罪犯,又能藏身于何处呢?实在不可思议。

再说小五郎,他今天依然闭门把自己关在公寓的书房里,望着面前那张谜一般的纸条发呆。他目前非常焦急恼火,宿敌吕班一次次的捉弄,社会上非难的舆论使他焦头烂额。

“白色巨人、白色巨人、白色巨人……”

为了解开这个谜团,他已经花费了整整四天时间,可仍然没有寻出一点线索。对他这位大名鼎鼎的侦探来说,碰到如此棘手的难题还是生来第一次。

小五郎在沉思。突然,面前桌上的电话叮玲玲地响了起来。

“哎呀,肯定又是波越警长,真烦人!”

这几天波越警长每天都要打两三次电话找小五郎替他出谋划策。

小五郎气鼓囊囊地抓起电话听筒。果然是波越警长。不过,今天电话里波越警长的声音听上去和往日不大一样。

“啊,小五郎,有好消息!马上拾掇一下准备出门!那个谜一样的白皮肤大高个男人找到啦!”

“什么?白皮肤大高个男人?”

这话来得太突然,小五郎显得有些不信。

“哎呀!就是那张纸条上所写的那个白色巨人嘛!那家伙已经找到了。”

“说具体点!我听不明白。”

小五郎突然觉得波越警长对那句“白色巨人”的理解有些奇怪。

“我手下的一名刑警刚才打电话来,你还没忘记那幢在户山原的小洋房吧?就是你跟黄金假面人打过一架的那个地方。我一直放心不下,安排了一名刑警在那儿监视。那名刑警刚才打电话给我,说三十分钟以前,看见一个洋人从小洋房里出来。他觉得可疑就盯上了。那个洋人开车到了东京,眼下正在一家叫‘狄克’的咖啡馆里。他现在在咖啡馆门外暗中监视,打电话让我们赶快去。小五郎,你从你那边直接去,行不行?”

“好吧。去倒是可以去一趟,可怎么敢肯定那人就是‘白色巨人’呢?”

“因为那家伙从头到脚全是白颜色。白毡帽、白面孔、白衣服、白手杖、白手套、白皮鞋!我听说后也吓了跳。那小子肯定是那个‘白色巨人’。毫无疑问!说是个子非常高,长得非常胖。”

“好吧!去瞧瞧。‘狄克’咖啡馆?”

电话挂断了。

小五郎飞快地进了卧室。五分钟不到,他巳化好装扮成一个汽车司机出了门。羊羹色斜纹哔叽夏装,一顶半旧的鸭舌长檐帽,一副宽大的防尘平光眼镜和一双红皮高腰长靴。只见他招呼住一辆出租车,一屁股坐到了司机身边的助手席上。

十分钟以后,那辆出租车驶到离“狄克咖啡馆”十几米的地方停了下来。这时,咖啡馆门前正有位老年人在东张西望。此人戴一副墨镜,留着一目了然的假胡子,身穿一件老式羊驼毛质西装,拎着一只黑色折叠包和一柄缎面洋伞,看上去活象哪家保险公司的职员或者募集资金的人。

小五郎走到此人身后,一掌拍在肩膀上。

“波越君!你身上这套玩艺也太憋扭啦!”

穿羊驼毛质西装的男人猛一惊,转过头来,竟然半晌没认出来人是小五郎。

“啊,是小五郎呀,别出声!那白颜色的家伙马上就要出来。”

波越警长用眼神示意了一下距此十来米处的咖啡馆大门。咖啡馆大门正对面一家商店的屋檐下,有一位二掌柜模样身穿和服的男人。此人一定是波越警长的部下。

旋即,波越在电话中提到的那个“白色巨人”出现在咖啡馆门口。波越警长没有说错。此人从头到脚白得象涂了一层白粉。如果把他的衣服扒了,说不定皮肤象得了白化病的病人一样白。至少可以说,此人的面孔,在普通白种人中间也算得上白得出奇的。

此人真可谓名副其实。身高至少六尺,长得象日本相扑大力士一样胖。

他走出咖啡馆后没有招呼出租车,而且大摇大摆地朝银座大街走去。

一场稀奇古怪的盯梢战开始了。走在最前面的是浑身呈白色的宠然大汉。他身后十七八米处是穿羊驼毛质西服戴墨镜的古怪老人和足登红皮长靴的司机。再后面,是一位退伍军人出身的掌柜模样的刑警。

“那家伙如果真是暗语中提到的那个‘白色巨人’。咱们要一直盯着他不放,最终就可以查明吕班藏赃物的地点。也自然就难抓到吕班。得仔细盯住他。让他溜了可就坏事啦!”波越警长小声说道。

“嗯。有道理。不过我觉得,那家伙也白得太过分了点!”看样子小五郎并没有显示出多大的兴趣。

“白得过分?正是因为这一点才可疑嘛!那身白色打扮,说不定其中有我们还没弄清楚的含义。”波越警长嘴上嘟哝道。

盯梢继续进行。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