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黄金壁虎

作者:江户川乱步

好不容易才从剧场得以逃脱的窃宝大盗,现在不得不面对面地与广场上数以千计的人群进行搏斗了。对手人数愈多他愈是难以脱身。顷刻间,广场上展开了一场激烈壮观的搏斗。

警察不断从四面八方追逼而来。好事者们投来石块……这个金色的怪物狼狈不堪。他在人群的围攻中左右抱头鼠窜,拚命地挣扎。

他朝着无人的地方逃窜,转眼间竟来到贵宾视察的通行道上。平坦宽阔的大道,笔直通向位于是博览会场尽头的“产业塔”,没有任何障碍物。道路两侧的人群哗地闪开一条路,象观赏什么稀奇东西似地眼睁睁地看着他逃走。

他猛一回头,看见一行贵宾正从距离他十几米处的一幢建筑物里参观完毕走出来,并朝他这个方向走来。差一点就撞上了这些贵宾!

这下事情可不得了啦!

担任贵宾警卫的警察先是大吃一惊,随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四面包围上来。现在轮到他们饿虎扑食般地擒拿窃贼了。在这扣人心弦的关头,不知是谁啊地叫了一声,一大群警察哗啦一下全闪开退了几步。

怎么回事?原先是窃贼手中握了一样发光的东西。是手枪!生死关头,这个窃贼才亮出一直藏在身上的杀人武器。

趁警察后退的机会,这个金色的魔鬼一手握着手枪,朝贵宾队伍冲了两三步。他疯了吗?认错逃跑的方向了吗?或者是?……警察们还未来得及细想,围观的人群突然“啊呀”——地惊呼起来。

怪物的举动每每出人意料之外。只见他站在贵宾队伍前面、拿枪的一只手按在胸前,对着贵宾毕恭毕敬地施了一礼。一个标准的绅士礼。啊,瞧这怪物多么大胆妄为!虽然身处敌人的围困之中,还念念不忘对受惊的贵宾们深表歉意。

施完礼后,见他一个向右转,朝相反的方向疾风般地奔去。他那绝妙的举动,使围观的人群无不为之惊叹。人们甚至忘了阻拦他的去路,直望着他那矫健的身影发愣。

他在前面奔跑,金色的斗篷在他身后随风呼啦啦地飘翻。夕阳下,那金光灿灿的身姿令人眼花缭乱。奔跑过处,似乎留下了一道金色的虹。

看呆了的人群几秒钟后猛然回过神来,于是阵猛烈的石块朝怪物投去。警察又补充人员后继续追击。

大路的尽头,高达一百五十尺的“产业塔”巍然耸立,挡住了金色怪物的去路。假面人究途未路了。放眼望去,另一支警察别动队正朝塔的后面慢慢逼来。围观的人群围成一个大圆圈,把逃犯和警察们围在里面。此时此刻,金色妖魔的手枪威力再大,武艺再高强,面对眼前这一圈固若金汤的人墙,也无能为力了。

人们以为进退维谷的窃贼会闪身钻进塔内,没想到他亮出最后的绝招儿,飞快地沿着塔里的螺旋型铁梯爬了上去,企图寻得九死一生的逃生机会。从塔底往上看,螺旋型梯子有十几圈,窃贼的身影愈来愈小,看上去仿佛就在原地旋转似的。

螺旋型梯子的顶端即是塔的最高层。上面有一处安装有探照灯的露天烽火台似的空间,离地四十多米。

怪物坐在管探照灯人的工具箱上小憩片刻。也就在他稍事喘息之际,警察已经越逼越近了。他们手上,人人都握着一支亮闪闪的手枪。

怪物在塔顶层兜了好几个圈子,找不到可以杀开一条血路的地方。他搂住柱子往底下一瞧,人群象蚂蚁一样密密麻麻、把塔围得水泄不通。不张张脸对着天空,嘴里一个劲地叫喊着。

头上是塔顶,尖得如同魔术小丑戴的尖顶帽。陷入这种困境,要想九死一生,唯一的出路就是攀上塔顶。

打头阵的警察已经爬完了最后一段旋梯,黑乎乎的人头和几柄手枪同时从旋梯口露出。一决雌雄的时机终于到来了。

假面人暗暗下定狠心。他决定铤而走险,干一件不可能成功的事情。

只见他两手紧紧扣住塔顶飞檐的一端,猛一抬腿,来了个体操杠上运动中的引体向上翻身动作。眨眼之间,人己翻上塔顶。塔顶建造得象断壁悬崖一般陡峭,既没有手抓的地方也没有脚能踩稳的地方。要知道,这是在职离地四十多米的高空。

多么可怕又多么令人胆战心惊的场面!只见他象一只扁蜘蛛一样,头朝下脚朝天紧紧吸附在塔尖的陡斜面上,一点点一点点地扭动着身体。他仅凭手掌、腹部和脚尖用力,每一秒钟都有从高塔顶上堕落的危险。他一寸一寸地移动,终于头朝上了。敢说没有哪一位职业高空杂技演员能做出如此精彩而惊险的绝招儿。在地面上仰头围观的人眼里,这个怪物如同一只令人生畏的金色壁虎。

他身体改变方向成功后,立即开始往高塔的最顶端爬去。缓慢的蠕动。一寸、二寸、三寸,一尺、二尺。伸出的手眼看就要抓到塔尖的金属柱子了。啊,再加把劲儿就成功了!地上的人群尽管知道他是恶人歹徒,可还是禁不住为他屏住呼吸,捏一把汗。

突然,塔顶上的怪物因为出汗脚底下一滑。随之身子从塔顶端的陡斜面猛地向下滑去。哎呀!地上的人群发出恐怖的惊叫。怪物身体一下失去平衡飞快地往下滑。完啦!接下来肯定是摔得粉身碎骨,脑浆迸流。人们下意识地一齐闭上眼睛,转过脸去。

然而,人们又估计错了。怪物倚仗着他超人的身体潜力,在陡斜面最边缘稳住了身子。人们清楚地看见他因为用力过猛而大口大口地喘息。旋即,他又开始重新往塔顶端爬去。

他终于攀上了顶端,抓住了那根可以救命的金属柱子。危险过去了。他一只手扶着柱子站立在离地四十多米高的的空中,看上去简直就象一位英姿飒爽的空中勇士。瞧人们的心理有多么奇妙,看见窃贼转危为安,竟然会产生重石落地的感觉!

当窃贼在高空做惊险动作表演时,塔楼最上层的一群警察徒劳地喊叫着。没有一位警察有勇气和胆量爬上飞檐擒贼。这毕竟不是凡俗之辈可以企及的功夫。加上突出的飞檐挡住屯他们的视线。他们连窃贼的人影都见不到,自然手中的武器更形不成威胁。

警察中有人建议马上弄副简易应急的梯子爬上去抓住逃犯,可又畏惧他卑鄙那不吃素的家伙。说不定等架好梯子,攀上去刚露头,就当了那家伙手枪的活靶子。再不怕死的勇夫,想必也不敢担这个风险。

争论了半天,警察们还是决定下到地面用火力进行威胁,于是,十几条枪一齐枪口朝天鸣放空枪。没想到站在塔尖上的窃贼非但不缴械投降,反而放声冲着地面怪笑。瞧他有多么得意忘形。身陷困境,走投无路了,还敢蔑视嘲笑对手!人们林示住开始怀疑这家伙也许根本就不是有血有肉的凡人。

看来,要想将他绳之以法,只有最后的两个方案了。一是使用疲劳战术困服他,二是等他落地之后再将他逮捕。

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夜幕渐渐降落。黄金面具失去了光泽,巨人般耸立的高塔,在人们的视线里也渐渐模糊起来。今晚塔上的探照灯没亮,是因为管灯人不敢爬上塔顶。

塔下,警察和青年团组织点心亮了无以数计的手提气灯,摆事实开了持久战的阵式。围观的人群中不少好事者买来了食品,准备守个通宵。对警察来说,这是桩前所未有的大案。案发现场地处东京市中心,和这桩奇案相比,前些年发生的闹鬼熊一案真可谓小巫见大巫。一些见利可图的报社,不失时机地发行了登载此案新闻的号外。于是,顷刻之间,消息不胫而走,全东京的人都知道了这个窃取珍宝的怪窃。传说中的黄金假面人本来就使得人们胆颤心惊,现实中的他更加剧了人们心中的恐怖。

天黑一小时以后,人们开始沉不住气。那金色怪物此刻仍在塔顶上吗?已经听不见他的怪笑声了。高空中,怪物的身影本业只有豆粒般大小,黑暗中根本就看不清。他难道不会逃?不知为什么,黑暗总使人变得胆怯。看不见罪犯在哪儿,心里反而觉得不踏实。

一位警兼容性忽然想起,博览会会场里,除了高塔以外,另外一处还安装有一台探照灯。人们这才发现那台探照灯正亮着,一条白色的光柱直指天空。那位警察建议用探照灯射住塔顶的窃贼。他的提议立即得到同意。不一会儿,探照灯就搬来了。

紧接着,一道白色射向塔尖。人们的视线一齐凝聚到这个焦点上。

在探照灯的白光划破黑暗的夜空,一下固定在塔尖的同时,人们发出了惊叹的叫声——出乎人们预料的怪事发生了。窃取珍珠的贼并没有逃之夭夭,他正象壁虎一样,身体紧贴在塔的顶端。到底是什么咄咄怪事让人们如此受惊呢?瞧他们一个个望着天空呆愣愣的样子,就知道塔顶上一定出了什么意想不到的大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