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佛眼上的玻璃窗

作者:江户川乱步

“你疯啦!你是说这尊大佛是吕班的同伙?”

警长以为小五郎是在开玩笑。大佛和吕班,简直风马牛不相及!

“不错。”小五郎一本正经地答道。“这就是吕班的所谓白色巨人!你瞧,它不正是一个白色巨人吗?”

的确不假,看上去大佛的确是个白色巨人。

“嗯。小五郎你真有眼力!你是指这尊大佛……”警长望着小五郎黑的身影,低声说。

“对!这就是所谓‘空心针’。你听说过吧?吕班曾经在法国筑了个老巢,就设在一块名叫‘空心针’的畸型岩石内。”小五郎说明道。

“‘空心针’!不就是法国艾特尔塔有名的空心岩吗?那是吕班的秘密美术馆哪!”

“正是它!‘空心针’!……白色巨人……一个是空心岩,一个是空心混凝土佛像。瞧这不是如出一辙吗?太绝了!谁也不会想到这尊远锭四方八面都能看见的高大佛像,就是欺世大盗吕班最安全的老巢!多么神奇的美术馆!”

小五郎在大佛前面的密林中踱来踱去,悄悄地对波越警长说道。

抬头穿过密林望去,黑暗中的巨人犹如一头凶恶的缄默不语的怪兽,占据着巨大的空间。夜晚的大佛真让人毛骨悚然。

“你是怎么……”

波越警长似乎还不相信眼前奇怪的现实。

“很早就听人说过这片林子里有黄金假面人出没。最近关东地区这一带到处都流传着关黄金假面人的传闻。连小孩都戴着金色假面具满街乱跑。没人会注意这片树林里曾有黄金假面人出现的传说是真是假。可是却引起了我的注意。因为我知道这里有一尊钢筋混凝土大佛。当时,连我这个不怕神不怕鬼的人也吓坏了。吕班这家伙真呆谓当今世界首屈一指的魔术大师。他的计谋愈是古怪离奇,就愈说明是真的。我那天在这儿守了一整夜,终于抓住了吕班那小子的尾巴!”

“看见吕班啦?”波越警长兴奋不巳地问。

“我看见的那家伙不是吕班。可一眼就知道他是吕班的走卒。我正好看见他钻进大佛肚子里。那帮家伙,个个都扮成黄金假面人。我看见他一头钻进了那边那棵银杏树根部的空洞。从银杏树根部再挖十来米的隧洞就可以通到大佛底下。上面正好是空心的钢筋混凝土仓库,正等着他们用呢!”

啊,多么简单而又绝妙的主意!谁都知道这尊钢筋混凝土浇铸的大公里肚腹是空心的。可第一个想到利用它作为仓库和藏身住地的,除了这位法国大盗,还会有谁呢!

吕班选中这尊位于o镇的钢筋混凝土大佛作为老巢,不光是因为此地距离东京很近,还因为这尊大佛不象镰仓大佛那样为了让信徒的瞻仰膜拜连腹内也对外开放。所以选它作为藏身之地可谓再合适不过。

“真可怕,没想到吕班这小子竟有这般超人的智慧。说不定这家伙窝藏艺术品的地方不止这尊大佛一处。也许世界各地都有。譬如说,著名的缅甸大涅磐像呀,纽约湾的自由女神像什么的,象这一类大型塑像腹里的空洞,作为吕班这种跨国大盗的赃物仓库也许最合适。”

“简直不敢相信。这简直成了神话!”

“这种罪犯往往会将神话变为现实。虽然自由女神像可能不会是吕班的窝赃之处,可毕竟想起来让人担惊受怕呀!那家伙玩的鬼把戏简直让人捉摸不透。”

“我说,你说的银杏树下的空洞,究竟在哪儿?”警长半信半疑地突然问了一句。

“喏,就在那儿。那儿不是有一棵树叶掉光了的黑色木树吗?就象森林中的一棵光秃秃的大树一样。就是那棵银杏树。”

这片小山坡上,与大佛相比略逊一筹的宠然大物,要算那棵老银杏树了。它们并列在一起,活象一对头顶斑驳的巨人父子。

“我猜到你不会轻易相信。现在的情况是,让你相信这个秘密比马上去抓贼更为重要。所以才决定请你亲自来这儿看看……喂,你瞧!那棵银杏树下!”

流泻如注的月光下,老银杏树干根部黑洞的窟窿看上去好象一头妖怪。那就是通往大佛腹内的出入口。

“快!找个隐蔽处藏起来。注意那个洞口!”

二人蹲下身子,全神贯注地监视着老银杏树下的洞口。

就在他们二人刚蹲下身子的同时,老银杏树下的洞口出现了一条蠕动的影子。

“瞧!出来啦!”小五郎顿时警觉起来。

从树底空洞中爬出来的,果然是黄金假面人。而且不止一个。他们一个连一个地钻出洞外,象几个来自阴曹地府的阎王使者。

一个、二个、三个、四个。四个打扮着一模一样的黄金假面人从夜晚银杏树洞里鱼贯爬出。别说半信半疑的波越警长,谁见了这场面不觉得是置身在恐怖的神话之中?

在月亮的清辉下,四个怪物身上的金色斗篷反射出怪谲的光泽。四顶软呢毡帽下,是同一副漫无表情的金色面孔。新月型的嘴巴一直咧至耳边。不出声的怪笑。这情形连职业侦探小五郎和铁腕警长波越也感到直发怵。

只见这四个怪物正蹑手蹑脚地朝这连靠近。怎么回事?难道仅仅因为他们走的路碰巧通向小五郎他俩藏身的这片密林旁边?难道这帮怪物已经发现了小五郎他们躲在暗处窥视?

突然,可怕的事情发生了。只见这四个刚才还走得慢吞吞的金色怪物忽地一下飞跑着包抄过来。紧接着四道刺目的白光齐亮。小五郎和波越警长看见了四个怪物手中紧握的手枪。

“哈哈哈哈……终于上圈套啦!小五郎!”

一个黄金假面人压低嗓门说。此人是吕班手下的日本人。

“你带谁来啦?恐怕是波越警长吧?啊,果然不错。这下可逮住大家伙啦!”

这家伙乐不可支地说道。其他三个怪物也兴奋地嘀咕着些什么。

“没想到吧,小五郎。我们抢先了一步!你这位大侦探也有栽跟头的时候!你以为你们会暗中监视,我们就不会吗?你不会忘了大佛额头上有一块厚玻璃板吧?那是我们的辽望孔,你昨天起就在这一带转悠,我们全都看见了。”

黄金假面人咬牙切齿地自己揭开了一个谜。

小五郎无话可说。他的确忽略了这一点,绝没想到大佛的额头可以当做辽望孔。从那么高的地方往下俯瞰,既便在黑夜里,借着微弱的星光,完全有可能看清密林中小五郎等人的身影。

敌人有四个,小五郎和波越警长手无寸铁。完了,无计可施。

小五郎嘴巴凑近波越警长的耳廓,迅速地嘀咕了些什么。然后,转向群贼。

“我们没有武器。不会反抗。你们要干什么!”

“请二位当客人哪!光顾一下我们的窝。让你们自由自在地逛来逛去,也太障眼了点!”黄金假面人平静地答道。

“那好,请带路!让我们也开开眼!瞧瞧你们的老窝是个什么样。我们反正也想见见吕班。”

小五郎若无其事地说着,走在了前面。四个怪贼虽然心里有些惊讶,跟在后面,手中的枪却没有放下。

走了两三步,小五郎身子突然象陀螺一样猛地往右一转,扑向走在最前面的黄金假面人手中的枪。迅雷不及掩耳。围发功夫,那家伙的手枪巳落入小五郎的手中。

“别动!要不我先崩了这家伙!看谁的子弹快!”

小五郎左手用力扭着枪被夺掉了的那个黄金假面人的手腕,大喝一声。

另三个假面贼顾及同伙的性命,一时竟呆住了。

双方相持着。小五郎的枪顶着一个贼的腰部,另三个贼的手枪正对着小五郎的胸膛。黑暗中,五条人影如同化石。

“哈哈哈哈……有劳各位了。我服了。认输投降!只要子弹够不着逃走的波越警长,我就听你们的。”

小五郎突然放下枪倒乐开了。我心里有数。自己单枪一柄,无论如何也敌不过对手三支枪。夺枪其实只是他小五郎的虚招。为的是吸引对方的注意力,好让波越警长趁机逃走。

“他妈的!”

被小五郎扭住手腕的歹徒见小五郎放下了枪并松了手,马上夺回了小五郎手上的枪,一下顶住小五郎的背脊骨。

“这玩艺还是让我来使吧!快追!别让波越那小子溜了!”此人用法语嚎叫道。

月光下,另三个假面人砰砰胡乱放着枪,朝已经逃远的人影追了上去。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