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空中吊死鬼

作者:江户川乱步

密密麻麻围住高塔的数以千计的人群,在探照灯的白色光柱里,看到了白煞煞的海市蜃楼般光怪陆离的塔尖。上面一个使人心惊肉跳的场面让人久久难以忘怀。

塔尖的金属柱子上,吊着一个金色壁虎般的人,宛如一只巨大的钟摆,在空中左右来回晃荡。那镀金佛像一样假面具的嘴边,大量的鲜血正往外涌,在煞白的灯光里格外刺目。

看来,无疑是塔上的怪物被逼得走投无路,又不肯俯首就擒而选择了自戕的道路。他戴着黄金假面具,穿着金色斗篷,用一条皮带缢死在金属柱子上,简直如同一个恶魔世界的勇夫。鲜血顺着嘴角外胸前流淌。痛苦的选择,使得他象摇摆的钟摆一样在空中挣扎。

“啊——他死啦!”

人们异口同声地叫喊道。是办为妖魔死了而惊恐感消失了?不,这绝不是。这是一种巨大的失望感。是对眼前的英雄式怪物的突然死亡而发出的由衷哀叹。

警察们飞奔上了塔顶。没有梯子仍然攀不上去。突出的飞檐遮住了视野,他们甚至连死鬼的影子也看不见。慌什么?要爬上去,先得请一位胆大的行家搭好梯子。

“谁去博览会建筑事务所跑一趟,弄此搭梯子的材料,顺便把搭梯子的人也请来!”

警长命令一下。黑暗中走出一个穿戴博览会雇员工作服和帽子的高个子男人。

“让我去吧!”

此人说话的声音很奇怪,似乎那不是有血有肉的人在说话。然而,黑暗中没有任何人注意到这一点。

“哦?你怎么也爬上来啦?是管探照灯的吧?”

“是的。”

“那好。你走一趟!跑步去,快去快回!”

警察很快在探照灯管理员的工具箱旁发现了一支手枪。

“喂,那家伙爬上顶时把枪掉在这儿了。”一个警官拾起枪拿给同僚看。

“他妈的!这么说,那小子上塔顶时根本就没带家伙了?真他妈的不该往后闪。根本没什么可怕的嘛!”另一名警官嘀咕道。

“唉,奇怪!”拿着拾到的手枪仔细检查的那名警官突然发狂似地喊叫了起来,“伙计们,咱们上当啦!被吓得那副模样,这枪是假玩艺儿!”

警察们仔细看过,发现枪果然不是真家伙。看来,大胆窃贼偷了剧场后台道具室的道具手枪,拿它当真家伙恫吓人了。

警察们不由得忍俊不禁,吃吃地低声笑了起来。不过笑声马上就停止了。警察一方十几条汉子,被一支假玩艺手枪吓得魂飞魄散。事后哪儿还有脸面懊悔?哪儿还有脸面发笑?

架梯人仍不见影。一名警官亲自去了事务所。待梯子架好,时间已经过了一个多小时了。爬上梯子去为窃贼收尸的是博览会的消防人员姓久米,是位知名的爬梯能手。

果然名不虚传。只见他脸上毫无惧色,沿着梯子转眼就爬上了塔顶陡峭的倾斜面。拉在飞檐下的救生网里,两名大胆的建筑式人等待着接住怪物的尸体。

应急梯子塔好后,地面的人群看见了当地享有盛名的爬梯能手久米先生出现在探照灯的白色光柱里,不禁欢呼起来。

这简直不亚于电影画面。看上去活象一事黑黢黢的爬梯用手,他匍伏在巨形尖顶帽一样的塔尖,朝着最顶端金属柱子上吊着金色壁虎爬去。

久米先生终于到达了塔的最顶端。他伸手朝黄金假面人尸体摸去。不知怎么回事,只见他一解下缢尸的皮带,拿在手上轻轻地晃了晃,猛地将尸体从四十多米的高空扔了下来。难道这个消防队员疯了?

金色的斗篷在空中翻动,发出火花一样的光彩,一下划过探照的白光,在黑暗中流星一样飞落到观望的人群面前。

地上的人群忽地一下散开了。警察和青年团员们的手提灯将尸体围了个严实。一名警官大步流星走上前去,一把抓起金色斗篷,对着围观的人群抖了抖。到这时人们才明白刚才在塔顶上那位爬梯能手的奇怪动作的含义。原来,从塔顶上扔下来的只是一副黄金假面具和一件金色斗篷。根本不见窃贼的影子。金蝉脱壳!罪犯用面具和衣服伪装成真人,并设计成自己悬梁自尽的假象,借机溜之大吉,逃之夭夭了。面具和衣服里,裹着窃贼的内外衣裤。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