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金假面人》

奇怪的声音

作者:江户川乱步

怪贼巧妙地逃走了。可他是从哪儿逃走的呢?又是怎样逃走的呢?这不可能!高塔的四周是一道道观众筑起的人墙。塔梯下有警察目不转睛地把守。无论什么怪物,要想逃出这重重包围简直是白日做梦,除非他长了翅膀。

难道隐藏在塔内?警官当机立断对塔内进行了彻底搜查,搜遍了第一个角落仍不见怪物的踪影。警察无计可施、一筹莫展了,只能傻呆呆地围聚在塔梯下发愣。

“那家伙一定是光着身子逃走的。他身上穿的衣服全都塞在斗篷里了!”

“奇怪!这么多人,虽说是在夜里,也不可能发现不了一个赤身躶体的男人!”

“依我看哪,那小子也许在什么地方另外弄了套衣服替换了。”一名警官说道,就是刚才发现窃贼的手枪是假的那位。

“你说什么?”另一位警官吃惊地盯着说话的同行问。

“说不定那小子悄悄从塔顶上溜下来的时候的确光着身子。可是塔的最上一层的小屋里正好说不定放有一套可以替换的衣服呢!”

“你说哪儿放有衣服?”

“探照灯管理员的工作箱里呗。说不定里面正好有一套现成的博览会雇员的制服。这可没准儿!”

“那只是你的猜测!不过,这事儿得设法弄清楚……”

“那当然。喏,这不,管探照灯的人来了。打听一下就知道了。喂,说你哪。你是管探照灯的吧?”

“哎,正是。”一个穿制服的男人上前应声答道。

“探照灯室的工具箱里,你是不是放了一套替换的制服?”

“是的。不过那不是我的。制服和帽子是另一位同事的。”

“衣服的主人呢?”

“今天生病了,没来。”

真神了!事情变得越来越蹊跷了。

“刚才在塔上不是有个人去建筑事务所叫人了吗?那人是谁?不是你吧?”

“不是。我没上塔上去过。”

一个警官说着拉着探照灯管理员噌噌上了塔楼。经检查,果然不出所料。本应该放在工具箱里的制服制帽不翼而飞了。

这个胆大包天的窃宝飞贼,竟敢公然嘲弄警察和观众,巧妙地利用他们注意力上的漏洞,扮装成探照灯管理员逃出了层层重围。黄金假面人的字典里,也许根本就不存在“不可能”这几个字。

警察和青年团员们立刻散开来,把整个博览会会场象篦头一样仔仔细细搜查了一遍。不言而喻,这无疑已经为时太迟了。那个机敏的怪物不可能脱身后仍在是非之地呆上一小时。

警察气得捶胸顿足。辛苦了大半天,好不容易才将逃犯逼上绝路,竟因一丁点疏忽放跑了追踪的猎物,真是追悔莫及。现在唯一可干的是找到还记得化装成探照灯管理员后的窃贼面容的人。然而,当时探照灯室光线是那么昏暗,有人只记得当时那人把制帽扣得很低,说话时也总不见他抬头。当时那种情形,不可能有人怀疑他就是要抓的贼,更不可能有人仔细注意过他的面部。朦朦胧胧留在一些人的记忆之中的,是一个高个子、说话声音奇怪的男人。

“难怪呢!我去建筑事务所时,人家说根本没有任何人去叫过他们。我告诉他们在我之前去了一个,他们都觉得奇怪呢!”亲自去建筑事务所叫人的那位警官说道。扮装成探照灯管理员的飞贼,怎么会去建筑事务所呢?

翌日晨,各大报纸加上当地小报都以赫然醒目的大标题一致向全日本详细报道了上野博览会上发生的前所未有的大追捕案件。爬梯能手久米先生从应急梯爬上塔尖的新闻照片虽然拍得不太清晰,但却极大地增强了新闻效果。人们无不对他的勇敢深表钦佩。

然而,至少可以说东京人没有把这段精彩的新闻报道当普通趣闻轶事读过了之。从前,黄金假面人只是以一种传说奇谈的形式存在,而眼下真正的黄金假面人出现了,又偏偏在博览会人山人海的场面,在人们的眼皮子底下巧妙地逃走了。说不准这个轻而易举逃出几十名警察包围的怪物,如今就潜伏在东京市内的某处。

窃贼到底是谁?无人知晓。弄不清那副黄金面具下究竟是何真面目,使得东京人更加心惊胆颤。敏感的读者并没忘记报纸上登载的那段某警长的谈话,每每想起都会不寒而栗。

“只记得化装成探照灯管理员的怪贼身上唯一的特征,那就是个子很高。当时,他只说过一句话。听上去,声音十分奇怪,发音一点不清楚。说话时声调似乎与我们普遍人不一样。”

这段话到底意味着什么?令人生畏的毫无表情的黄金面具,目空一切超人的功夫,加上奇怪的声音。难道是?……如果是没有生命的机器人什么的,动作绝无可能如此敏捷灵巧!

难道怪物巧夺了稀世珍珠“志摩女王”之后从此就销声匿迹、隐而不露了?不,这绝不可能。他一定会在什么地方重新抛头露面的。但究竟于何时地幽灵似地显现?下一次行窃的对象又是什么?这一切都不得而知。他猎取的目标未见得仅仅是财宝。难道就不可能凭借他那超人无敌的膂力去杀人越货、谋财害命?胆小之人一想到此便骇然不巳,面临着一种无可抵御的巨大恐怖,身不由己地发抖颤栗。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黄金假面人》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