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消失的卖花姑娘

作者:江户川乱步

结果兽人恩田的企图以失败告终。他太小看了女歌舞演员,以为一枚钻石戒指能充分买得她的贞操。

这出乎了意料,兰子来势过猛,终于踢破了拉门,就连恩田也被闹腾得没有办法,若无其事地把那个场面应付了过去,平安地让兰子回了家。如果再吵嚷下去,闹到了警察那里,恩田自身就危险了。但是,翌日从兰于那里听了始末底细的神谷不能不将这件事告知警察,因为恩田是警方正在搜查的可怕的杀人犯。

不用说,浜町的酒馆立即被详细调查,但只明白那酒馆与恩田没有任何关系,连思田的名字和他的住所都不知道。

那以后过了五六天,也没有发生什么事。恩田大概潜藏在不知道是什么地方的他的巢穴里,警察千方百计的搜查也以徒劳告终。刚强的兰子没有休息就走上了舞台。剧场方面担心这位红演员的安全,决定派身强力壮的男子当保镖,让他们接送兰子上下班。神谷也每天提前下班,在兰子的后台泡着,不敢疏忽大意。

尽管如此,多么令人咀咒的运气啊!神谷和恩田对异性的嗜好完全一致,要不怎么会像是约好似的先是爱上了弘子,现在又爱上了兰子呢?

不不,也许并不如此。恩田父子将神谷看作是仇敌,这是不用怀疑的。这样,这回兰子的遭遇,不仅仅是偶然的嗜好的一致,而且是别有用心的:企图夺走并摧残神谷热爱的人,向他显示,给他无穷的苦恼,暗地里拍手称快。难道不是这样吗?

越左思右想,神谷对人兽高深莫测的执拗越发感到恐怖,连心都快要冻结了。

那家伙一定会马上卷土重来的。眼睛不能离开兰子。

豁出生命也要保卫恋人。他不怀疑敌人会袭来,尽管这是他不愿看到的。

果然在浜町的事件发生后的第6天晚上,人豹使用完全出乎保镖们意料的、想像不到的手段,再次企图诱拐兰子。

当时在歌舞剧场的舞台上,正在演出“巴黎的卖花姑娘”的一幕,一群卖花姑娘出现在夹竹桃鲜花盛开的花园里,正在边歌边舞。

在十几名合唱着的姑娘中,穿着最美,声音、长相和动作最出众的一个人,她就是这一幕的主人公、江川兰子所扮演的卖花姑娘。

观众席上是完全相同的笑脸,如刚才所说,当时正是假面的时代,爆满的观众的一张张脸像是用戳子按的总是一个模样儿。从这假面下,粗声、尖声等种种的声援声以掩盖舞台歌声之势只集中在江川兰子一个人身上。

这是兰子最擅长的一幕戏。她静静地离开合唱着的女子的行列,走到舞台中央,一面轻轻地摇动着拿在手里的花蓝,一面开始唱起最受观众欢迎的“卖花姑娘之歌”。

她走红就源于这支歌,甜美柔媚的声音随着与管弦乐伴奏的不即不高的交错,或高或低,时而如怒涛一般汹涌澎湃,时而如小河一样淙淙流淌,尽显旋律之奥妙,使数千名观众如痴如醉。正在这时,“巴黎的卖花姑娘”突然(实在是突然)从舞台上消失了。江川兰子如同烟雾一般不见了。

由于过于不可思议,观众席上一时鸦雀无声,人们完全不了解它的意思。如果这是杂技的舞台,就不必那样感到奇怪,因为也许是“消失的卖花姑娘”这一大魔术。

但在歌舞的脚本里,当然没有连歌都还没有唱完的歌女像是抹掉了似的消失的情节。

“这可不是件平常的事情!”

观众们的脑海里闪过一种可怕的预感。

但比观众们吃惊几倍的是江川兰子本人。在入迷地唱着时感到一阵冲击,站着的地板仿佛从脚下消失着似的。她觉得头昏目眩,横着倒了下去。

待她突然察觉时,只见舞台和观众席都已经从她周围消失,那里是潮湿而昏暗的地窟一般的地方。

啊,明白了!不知是怎么弄的,舞台传送装置的木板落了下来,掉到了舞台下面的地下室。不,不对,舞台传送装置的木板怎么会发生塌落呢?一定是有人恶作剧,事先玩了个把戏以便让舞台传送装置塌落下来,自己在那里等候她若无其事地走到那儿,随即逆向转动辘驴,像放下电梯一样突然使她的身体从舞台上消失。

那么,闹这种无聊的恶作剧的究竟是谁呢?

兰子一下子明白是他。兰子倒在吊在半空中的四角形的板上,抬头透过昏暗的舞台地下室一看,果然不出所料,那里有三个蠕动着的人影。

舞台传送装置的木板落到地上的时候,其中一人像幽灵似的走近她的身边。啊,是那家伙!黑暗中也发光的一对磷光,野兽一般的呼吸。是恩田。是人豹。因为戒备森严,他没有空子靠近兰子身边,于是想到了这种离奇的劫持手段。并且他的右手里握着像是把手帕揉成一团似的白色的东西,一定是打算使兰子*醉以后,扛着失去意识的她进出这舞台的地下室。

因为这是连旋转舞台都不需要的歌舞演出,所以当时舞台的地下室里连工作人员的人影都看不到。

舞台下,观众不知道发生了这种悲剧,一动不动地沉默着。剧场里鸦雀无声,人们手里捏着一把汗,心想:下面会发生什么样的可怕事情呢?

于是,果然不出所料,不知从什么地方发出的声如裂帛的惨叫声响彻整个场内,最后细细的像是一根线~样消失了,兰子遭到了可怕的命运。

楼上和楼下的观众都站了起来,发出了像是起沫子的波浪一般的喧哗,但那是多么奇怪的光景啊!这可怕的一刹那间全部站起来的数千名观众,与他们心惊肉跳却恰恰相反,那表情全是青一色的笑脸。是赛略格制的“歌舞假面”的那张快活的笑脸。看上去那无数张笑面可笑得不得了似地捧腹大笑着江川兰子的可怕命运。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