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顶楼里的喘息

作者:江户川乱步

面向里院的六张铺席大小的起居室里,兰子和兰子的妈妈以及神谷看着奇怪的足迹,吓得面面相觑。

“神谷你别回去呀。如果只是我和妈妈两人,会害怕得怎么也呆不住的。”

因昨晚的激动而犹如病人一样脸色苍白的兰子,像被猫缠住的小鼠似的缩成一团,一面瞪着眼睛用心神不定的视线环视着四周,一面苦苦哀求道。

“当然行。我暂时不去公司上班,当你的保镖。这姑且不说,可好奇怪啊!那家伙特意到这儿,什么都没有做就回去了吗?伯母,昨晚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

神谷一问,兰子的母亲就惴惴不安地像是说秘密话似地低声答道:

“我一点儿都没有察觉呀。不过,那以后一直有两名刑警呆在这屋子里,刚才才回去,说是白天大概不会有什么危险的。大概那家伙知道有刑警在,没有能下手吧。”

“啊,原来是这样。那太好了,如果刑警不在,也许这回真的是不可挽回了。那么,那家伙只是从防雨板的外面站着听了一会儿,垂头丧气地返回去了吧?”

神谷边说边凝视着院子,但立即不知发现了什么,吓了一跳似地变了脸色。

“伯母,看一下那个。”仿佛人豹就站在近处听他说话似的,他用恐惧的声音悄悄说道,“好好看着那足迹。虽是戏装的仿制品,但足迹的前后很分明的,那足迹不都朝着这边吗?朝那一头的不是一个也没有吗?”

“哎呀,是呀。这是怎么回事呢?”

兰子妈妈还没有觉察到这可怕的意思。

“这就是说,那家伙翻过围墙到廊子这地方以后,再也没有回去。只是来的足迹,没有回去的足迹。”

“哎哟!”

兰子和她妈妈毛骨悚然似地面面相觑。

“我害怕。神谷,你快跟警察这样说好吗?那家伙一定躲在这房子的什么地方。”

“不用慌张,一旦有事,有街坊四邻呢!那家伙即使潜伏在这里,也绝对不会大白天里慢吞吞地出来的。”

神谷边说边走到廊子上,提心吊胆地张望了一下廊子的地板下。刚一张望,便“啊!”地发出低低的喊声,吃惊地返了回来。

“在吗?在地板下吗?”

兰子和她母亲已经欠起身子,脸色苍白地做好了逃跑的准备。

在!廊子地板下的里面昏暗的地面上,十分疲倦地躺着一匹猛虎。

神谷刹那间犹豫了一下,但勃然而上的憎恨使他忘了自己,一跳到院子里就作好了架式,边张望着地板下边嚷道:

“恩田,出来!别于无耻的勾当!快出来!今天我可不饶你厂

但尽管神谷干劲十足,老虎却既不回答又不动一下身子。

睡着了吗?不,哪会呢。好奇怪呀!啊,对了!说不定

神谷拣起掉在那里的碎木头儿,狠了狠心捅了一下廊子地板下的老虎。不动。不知为什么,感到软糊糊的。

“咳,不是只是张皮吗?那家伙把戏装虎皮脱在这里走了。没有关系,不逃也没有关系。”

他让起居室里的两人安下心来,从廊子地板下拽出了那张虎皮。

“是这个,你们看片

抓着脖颈的地方一提起来,看上去好像是一只大虎的死尸。

“不过,神谷,那家伙脱了那东西以后,究竟怎么啦?不还是躲在什么地方吗?不还是在等天黑下来吗?”

兰子心神不安,好像呆不下去似的。

那家伙也许屏息蹲在廊子地板下更里面的、从外面看不到的角落里,或者也许在顶棚上的黑暗处一动不动地等待机会的到来。不,或许是在那边的壁橱里?会不会一打开那里,那家伙令人可怕的眼睛便像磷一样炯炯发光,从堆着被子的里面凝视着这边呢?

“神谷,对不起,附近就有公用电话,你把这事情告诉警察好吗?”

用不着兰子妈妈说,神谷也在这样考虑。他赶紧跑到公共电话那里,将事情的经过告诉了警视厅和大都剧场事务所。

不久,搜查科的人来了,将兰子家从廊子的地板下到顶棚上仔细地搜查了一遍,但除了那张虎皮和足迹之外,未能发现任何线索。弄清了人豹没有潜伏在任何地方。

警官暂且撤离了,随即大都剧场的人和兰子的朋友们一窝蜂似地来探望兰子,这些人的热闹的话声使兰子暂时忘却了刚才的恐怖。

到了下午,案发以来一直受命接送兰子去剧场的名叫熊井的柔道家、年轻的事务员赶来了。与此相反,热闹的人们回去了,剩下的只是兰子母女和神谷、熊井四人。

家里一冷清下来,无可奈何的不安又涌上兰于心头。已经快到黄昏了,天一黑,这个世界被黑暗一笼罩,那妖怪就会开始飞扬跋扈。今晚也一定会来吧。不,不是来,也许已经早在这个家的什么地方了。警察们断言说没有任何人,但对方是怪物,也许进入眼目,躲藏在一个出乎人们意料的角落里。

她屡屡在正在说话的时候突然侧起耳朵,脸色变得苍白。不仅如此,最后还特地站起来走过去,在屋子的角落里踮起脚来,一动不动地测算细听。

“哎,你怎么啦?不叫人心里发毛吗?”

母亲一训斥,兰子就‘嘴——”他将手指放在嘴chún上,悄悄地回到原来的座位上,用恐惧的口吻说道:

“我听到了,听到了急促的喘息,一定是那家伙潜伏在天花板上面。我怎么办呢?呆在这儿的家里好怕呀!咱们去什么地方吧,逃到那家伙怎么也追不过来的远远的、远远的地方吧!”

“说什么呀!那是你的精神作用呀!从顶楼里听到什么喘息,那还了得!什么也没有的,不会有的。”

神谷责备兰子,说她胆小,但仔细考虑,就这样把她放在家里,实在太危险了。他打算一刻也不离兰子身旁守护兰子,也不是不能依赖警察护卫兰子。但对方不是人,是变幻自如的怪兽,是一个在大都剧场以几千群众为对手作战的家伙。任何护卫在他面前也等于无力。

“最好你藏匿起来,逃到那家伙够不着的地方。但要是兰子的亲戚或是朋友家里立即会被那家伙察觉的,虽说如此,但我也想不到哪个人能把你藏起来……”

神谷困惑地说。

“我刚才突然想到了一个好办法。要是这样就没有事了。……

可是,神谷,你在听吗?”

在神谷左右为难时,柔道家熊井开口说道。说着说着,变成了耳语声,并悄悄望了一下天棚。他也认为:人豹也许还潜伏在什么地方。

“我想没有事的,那咱们在热闹的大街上边走边说吧!”

神谷也担心万一发生什么事情:“啊,那好。那么,就叫伯母看家,我们三人到外面去吧!”熊井也立即表示赞成,催促似地站了起来。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