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女佣人兰子

作者:江户川乱步

离开兰子家,沿小马路走50来米有一条热闹的通电车的马路。神谷、熊井和兰子三人在这大马路的人行道上肩并肩地走着。

“兰子,你不能当一个乡下姑娘吗?不,是用你拿手的化妆,伪装成一个从乡下初次到城市来的乡下姑娘,能吧?”

熊井说出了非常离奇的话。

“这倒也没有什么不能的,可这样做干什么呢?”

因为每天迎送,兰子和这位豪杰青年成了好朋友。

“有一件正合适的事,事情是这样的,我母亲受当事人之托,正在找那样的乡下姑娘,但怎么也找不到理想的那种人。是有点儿与众不同的佣人的工作。”

“哎呀,我去当佣人?”

“唉,是个好主意吧。如果你现在逃到了朋友那里,结果一定会被恩田发现的。我们就将计就计,来一个敌人都没有想到的大飞跃,打扮成乡下姑娘,去完全没有关系的别人家里当佣人。喂,神谷,这主意怎么样?”

神谷佩服得都想猛然拍一下膝盖。这是一个只有歌舞剧场的事务员才能想得出来的异想天开、离奇古怪的主意。正因为如此”它完全可以蒙蔽敌人的眼睛。

“这有意思,不管怎么说,那家伙大概压根儿都不会察觉兰子会当女佣。……可是,一旦当了女佣,大概会叫她跑外,这有点叫人担心呀。”

“不,围墙外面连一步都不需要出去。去当女佣的那个家也非常与众不同,对兰子正合适。外观非常森严,家的四周围着高高的混凝土围墙,那上面大概像针山一样插着啤酒瓶的碎片。主人整年闷在一间屋子里,一步也不出去。是主人的话伴儿或是侍女这样的工作。”

“这主人真奇怪。是老年人吗?”

兰子也被这话吸引住了,渐渐感兴趣起来。

“但还很年轻。大概跟兰子小姐年龄相仿吧。不,用不着担心,我说的这位主人是个姑娘,而且是个残疾人。是个极端内向的小姐,只因脸上有什么残缺的地方,所以总是戴着蒙面具,没有给任何人看过本来的那张脸。因为过着这种生活,所以很想有个话伴儿。当然,听说有个老执事什么的跟她果在一起,但老人当不了她的话伴儿,所以……”

“是个有钱人吧?”

“是的。也许你们知道,是一个叫高梨的高利贷者的独生女,两三年前父母去世,现在是个孤苦零丁的可怜的残疾人。不用说出嫁,甚至都不愿意被人看到脸,听说就是过着这种孤独的生活。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因他爸爸职业上的关系,在提防小偷这方面,这个家是建得非常森严的,所以作为兰子的躲藏处是最合适不过的了,就是人豹也不能弄破那扇大铁门,翻过针山一样的围墙嘛!”

多么合适的事啊!他出了一个与豪杰青年不相称的好点子。

“好可怜啊!总觉得想跟那小姐说说话儿。我说,神谷,我就下决心去高梨家当佣人吧!

再加上对孤独姑娘的好奇心,兰子越来越起劲了。

“我也认为这是个好主意。虽然有点儿离奇,但如果不做这么点儿事的话,也许很难逃过那家伙的眼睛。到恩田被逮捕为止,这期间你一直躲藏在那里吗?”

神谷也对这一奇妙的计划感到一魅力。

“就这样做如何?那家伙一逮捕,立即说明情况,请个假就行了嘛。兰子妈妈会有点儿寂寞,但叫亲戚来陪陪不就行了吗?人豹并不会对兰子妈妈怎么的。”

熊井也一个劲儿相劝,结果三人商定,下决心实行这个计划。

“我可以送去,但那样的话,恐怕会被对方觉察到。神谷也不要一起去的好吧,如果担心的话,若无其事地监视的方法多的是嘛!我会写信的,就说是乡下朋友的女儿。兰子小姐伪装一下,拿着这封信去就行了。对方一定会雇佣的,我让我妈妈也事前跟他们说好这件事。”

熊并传授了具体的方法。

于是三人先回到家里,私下里跟兰子的妈妈耳语了相谈的经过。她妈妈起初好像不大乐意,但三人告诉她说如果不这样做就无法逃脱怪兽的袭击,所以勉勉强强答应了。她不能拒绝自己非常信赖的神谷的劝导。

主意商定了,熊并随即写了一封长长的介绍信交给了兰子,兰子只穿着贴身的衣服,由神谷陪着离开了家。

途中换了几次车子,顺路去了兰子的好友名叫s的女歌舞演员的公寓,让这位朋友跑了一趟旧衣服店,完全伪装妥了。走红的女演员江川兰于忽然间从这个世上消失了,站在那儿的梳妆台前的,是一个身穿条纹衣服,结着薄毛呢衣带,一头和用流子挽起的发型一模一样的乡下洋发,微微发黑的脸蛋泛起红潮的姑娘,虽像一个从上州一带初次来到城市的乡下人,但显得十会可爱。

“妙极了!妙极了!这样,谁看了都不会知道的。毕竟化妆是兰子的拿手好戏呀!”

“啊,好可爱呀!神谷,兰子小姐的这副样子也有可取之处吧。”

神谷和s开着玩笑互相评论着兰子的伪装。

“那我就在这里告别了,你一个人走出这公寓的后门,要像个乡下人一样,跟出租车司机讨价还价呀!而且多换几辆车,尽量绕个大圈去筑地的高梨家里。乡下话可别露馅了呀。”

神谷把兰子叫到屋子的角落里,低声耳语道。

“我心里总有点不踏实呀。不会有事吧?”

“不会有事的。我乘另一辆车子,跟你到对方的家前面,看到你平安地去他家当佣人后我再回家。另外,如果有什么急事,你可以给我家里打电话,我会立即跑去的。”

不久离开公寓的这个可爱的乡下姑娘按照神谷吩咐的,忽而乘车,忽而下车,如此反复了几次以后才到达筑地的高梨公馆。不用说,乘另一辆车子的神谷青年一直奇怪地跟踪着。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