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名侦探的忧虑

作者:江户川乱步

邸宅内的客厅里,在靠在安乐椅上的明智小五郎面前,神谷详细说明了与人豹恩田相逢以来的所有事件。

明智以其青年时代以来的习惯,一面将右手的5根手指像梳子一样插进乱蓬蓬的头发中,一面不时随声附和,非常热心地听着。因为是相当长的谈话,所以其间美丽的明智夫人文代竟有3次端着亲手制的饮料走进那间屋子。

“所以,兰子暂且好像是安全的,但绝不能麻痹大意,而且那家伙对我怀有深仇大恨,我自己也感到身边不安全,所以除了警察以外,想另请先生侦探恩田潜藏的地方,这才找上门来……”

神谷一结束他的谈话,明智忧心忡忡地问了一件奇怪的事:

“你说那个叫熊井的柔道专家将兰子小姐介绍到了高梨家,这个人的住所你知道吗?”

“知道。跟母亲两个人在浅草的千束町租了房子。”

“有电话吗?”

“我想附近大概有传呼电话,问一问大都剧场的事务所,也许会明白的……您有什么事要找熊井吗?”

神谷倒是听说过名侦探有怪癖,但觉得这问题有点太离奇了。

“不,详细情况回头再说。非常急,对不起,你用这部电话问一下大都剧场好吗?”

明智指着桌子上的电话,催促说。

“是问能井的传呼电话吗?”

“唉,是的。……我感觉到熊井母子俩可能已经搬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如果在的话就好了,可是……”

这侦探究竟在考虑什么呢?不是昨天上午刚和熊井分手吗?当时他一次也没有谈起要搬家什么的。跟熊井应该没有见过一次面的明智侦探预测他已经搬家,这话简直令人莫名其妙。

神谷虽然不胜怀疑,但明智锐利的目光不停地在催促着他,所以他不能反问,按照吩咐拿起话筒,向大都剧场询问了这件事。

“明白了吗?那请你给那里打个电话,传呼一下熊井君或是熊井君的母亲。”

“您有事吗?”

“唉,有事。”

明智板着面孔。

神谷不得已把电话接到了刚才听来的叫“柳屋”的小酒馆里,请他们赶快跑到熊井家里。

“喂喂,是熊井吗?是那个干柔道的熊井吧?他今天下午突然搬家啦。”

“啊?搬家了?那是真的吗?”

“唉,我不会说说的。好像是件非常急的事,衣柜啦,厨具啦,大体上都卖给了旧货店了。”

“你是说他回老家去了,是吧?他的老家在什么地方?”

“这……我不太清楚。’

电话就这样挂了。

神谷完全被吓破了胆子。听说过明智是当代罕有的名侦探,但又不是算卦的,他究竟为什么能猜到素不相识的人今天会搬家呢?

“说他回老家去了,是吗?”

“唉,是的。可先生您是怎么知道那个的呢?”

“详细情况回头再谈。我是听了你的话,担心着一件事情。现在只是一部分猜中了,其余的只有调查一下现场才能知道。来,咱们一起去吧!话在汽车里面也能谈嘛。”

明智好像非常焦急似的,根本不想回答想要询问的神谷的表情,叫来了小林少年,叫他喊辆汽车。

“事情是这样的,刚才在你说话的中途,我去了一下厕所,当时通过大门口的时候发现了这么一个东西。当然,这一定是你来了以后有人投进来的。”

明智说着给神谷看了一下像是笔记本的碎纸片的一张纸。那上面用铅笔潦草地写着如下可怕的字句:

明智君,你断乎不可插手神谷芳雄所依赖的案

件。你现在不是和美貌的妻子享受着新家庭的乐趣

吗?别冒险!假如不采纳这一忠告,跳进案件的漩

涡中,你将会遭遇后悔莫及的一大不幸。

“是恩田平的吗?”

神谷吃惊地看了看明智的脸。

“当然啦。你被恩田一伙的人跟踪了。那跟踪的家伙看到你进了我的家,马上写了这种威胁的字句。”

“可是,这个所谓一大不幸,究竟意味着什么呢?”’

神谷用后悔自己不该依赖这个案件的口吻问道。

“哈哈哈哈哈,不用担心。我也只是大体上明白那意思,但如果害怕那种事,侦探的工作是根本做不起来的。我已经习惯于这种恐吓信了,几乎毫无感觉。”

明智若无其事地断言道。

就在他们这样交谈之际,告诉说车子来了,于是两人急忙走出屋了。

“小林,你也一起去。说不定会碰上稍有点儿厉害的敌人。”

明智拍了拍送到大门口来的美少年的肩,说道。

“啊,我陪您去。”

小林少年用斩钉截铁的口吻答道,喜笑颜开地跑过去打开了车门。

“去筑地!”

三人并排坐到座位上后,明智立即吩咐了目的地。车子转瞬间跑了起来。

“所说的筑地,是……”

神谷任明智催促,连去向都还不知道。

“当然是高梨家喽。你知道吗?你刚才是从什么地方到我家的?不是从筑地的高梨家的前面吗?如果有人跟踪你过来了,……途中擦肩而过时发现了你再跟踪,这有点儿不适当嘛,……不得不认为那个人是从高梨家开始跟踪你的。即使你没有察觉,但对方说不定监视着你的举动。”

“是高梨家的人监视着我吗?”

神谷因为明智的想法过于飞跃,所以陷入了奇怪的混乱之中,提出了一个回头想想深感羞愧的愚蠢的问题。

“是呀。啊,你完全相信那个叫熊井的人,是吗?也难怪,因为他都当着兰子小姐的保镖嘛。但恶魔的诱惑会伸向任何地方的,事实上也有大都剧场的配电企工作人员波恩田收买这种例子。不能认定熊井设有被以同样一种手段收买。最可疑的是他突然搬家,而且又是在替兰子小姐介绍工作的那天下午,别的不说,一个柔道家的青年介绍女佣的工作,这不太离奇了吗?你没有怀疑这点吗?”

疾驰的汽车中,明智详细地作了说明。

听到这里,纵说是陷入了混乱,也不能不领悟到明智担心的意思的神谷大吃一惊,不由得瞪了一眼明智的侧脸。

“就是说,恩田的手绕到了那高梨家……”

“是的。不着一下不知道真正的情况,但恐吓信也好,熊井君的搬家也好,我总有那种感觉。熊井说,那高梨的小姐是残疾人,总是蒙着面,是吧?听到这话的时候,我可吓了一跳。也许是我想过头了。要是那样就好了。但那种手段是狡猾的犯罪者常用的,我曾看到过与此相同的手法。”

“啊,你认为那蒙面的小姐说不定是……”

“唉。我想,若不是恩田的伪装就好了。”

“畜牲!是的,一定是的!啊,我多么糊涂啊!竟然煞费苦心使兰子落入了那头野兽的圈套中……”

种谷已经脸色苍白,在汽车的地板上在跺脚。

“喂,司机!车费无论多少都给你增加,更加快一点好吗?事关人命,快,更快一点!”

他发疯一般嚷着。

“可是,再怎么加快,我们说不定也已经晚了。”

“为什么呢?兰子去高梨家以后,还只经过了两个多小时呀…”

“不,一般的话用不着担心的,可有人跟踪了你嘛。那家伙害怕我。正因为害怕,所以才留下那种恐吓信。害怕什么呢?是害怕我的想象力。我也许怀疑高梨家。怕的就是这个。于是,那家伙也许抢在我们的前头回到了高梨家,作好了准备,以便什么时候遭受袭击都没有关系。”

“你所说的准备,是指……”

“这个味,我最害怕的就是那准备。当然不去一下对方那里是不知道的。如果是把人忧天就好了,但弄得不好

“兰子她……”

“唉,是的呀,因为对方不是人嘛。从以前的例子中也可以明白,简直是等于肉食兽的家伙嘛。”

明智这样自言自语道,之后便露出难言的不安的神色,默不作声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