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铁管的迷宫

作者:江户川乱步

从那以后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在明智侦探事务所门前的漆黑的道路上有个影子一样排徊的人。

他好像怕别人看见似地避开路灯,在黑黝黝的围墙后面蹑手蹑脚地于一定距离内来来去去。是个穿黑西装的瘦削的男子。在不留神走近檐灯时,仔细一看,他与那个丑陋的人豹的脸一模一样。当然一定是明智的一副伪装的样子。但他为什么在自家的前面这样形迹可疑似地徘徊着呢?

“唉,会不会是我估计错了呢?是该来的时候了。那老头,儿子总是不回来的话,一定担心得不得了,来这附近找他的,这估计我想是不会落空的,可是……”

明智一边这样思索一边不停地透过黑暗看着四下里。

他乔装成恩田,等待着恩田的父亲来找儿子。他从出发的时候起就作了这副异想天开的伪装,其实也是为了这个目的。即使是父子,在这黑暗中也是不会察觉到这伪装的,而且在伪装技术方面他有充分的信心。

“哎呀,好像有人打电话到家里来了。”

明智突然竖起耳朵来听了一下。确实是自己家的电话铃声。

“是谁打来的呢?文代应该锁在二楼的居室里,所以一定是小林接着电话。会不会有什么急事呢?”

他不能跑进屋里去,说不定恩田的父亲过会儿就来。如果被他发现自己进了屋子,计划就打乱了。

当时地注意到远处的宅内的电话铃声,也许是一种预感。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那电话对他来说才是致命的;正因为没有能听到那个电话,他才不得不犯下了出乎意料的错误。但这是马后炮了。

就在他耐心地在黑暗中不停地徘徊之时,终于有了反应。从黑暗中浮现出一个衣衫褴褛光着脚的乞丐一样的男子,透过黑暗定睛看了他一会儿,谁知又突然不客气地走了过来,递给他一样纸片般的东西。

和这东西一起回去!有急事想商量。

将纸片靠近檐灯一看,只见上面用铅笔写着这样几个大字。眼熟的笔迹。一定是恩田的父亲。

“不会错吧,你是叫恩田的人吧。”

乞丐一样的男子叶咛似地说道。这么看来,这家伙不认识恩田,恩田的脸有特征,以至即便不认识也不会弄错。一定是人家告诉了他那特征而来的。明智已经用不着害怕了。

“嗯,没有错。但我的父亲现在哪儿?在家吗?”

“不知道在家里还是在什么地方。我是在芝浦受委托的。”

哈哈!这么说,那家伙的巢穴是在芝浦附近喽。

“要说芝浦,不是挺远的吗?是走来的?”

“是的。当然啦。但我的腿比电车还要快嘛。”

“但我不行。怎么样?咱们狠狠心雇辆出租车吧!”

“我讨厌乘出租车。但你难办的话我可以乘。”

即便这样,恩田老人派来了一个多么笨的人啊!由此看来,那家伙的身边好像连一个机灵的手下人都没有了。

明智把呢子礼帽拉到眼眉上遮盖着脸,喊住了一辆出租汽车,并和乞丐并排在车内坐了下来。车子按乞丐的吩咐,朝芝浦疾驶而去。

“托你这封信的人确实是我父亲吧?你说说他的模样儿。”

明智为了慎重起见想确认一下。

“不知道是为什么,大爷对我很好,常常给我零花钱。是位满脸长着白须、目光炯炯、身材瘦小的大爷呀。”

“嗯,要是这样就没有错了。那他是在芝浦等我去吗?”

“是的。在铁管大宅院等着。”

“铁管大宅院?”

“你不知道吗?大爷常来铁管大宅院玩。喂,是指横在那儿的许许多多水道的铁管呀!我也很早以前就住在这铁管大宅院里了。”

流浪汉把水道用的大铁管作为他们的窝,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这就是说,恩田父子把这铁管里面作为他们临时躲藏处了。

这样交谈中,车子来到了芝浦的黑暗之中。

“去哪儿?这前面已经没有街了。”

司机显出诧异的神色问着,于是决定下车。

下车后朝无边无际的黑暗中走去。到底是流浪汉习惯,他在头里一个劲儿地在看不见的道路上走去。随着眼睛习惯起来,看到阴沉的天空渐渐泛白了。这朦胧的反射光使地上的东西犹如水墨画淡淡地浮现了出来。

“是这里,我这就找大爷去。”

听着流浪汉的话凝眸一看,啊,这是多么众多的铁管的行列啊!黑黝黝的地上,一直到遥远前方的目力能达到的地方,密密麻麻地排列着看上去特别漆黑的巨大的圆筒。

“喂——!大爷在吗?我回来啦!”

流浪汉大声一嚷,立即从地上的各个地方如潮涌一般发出了“别吵!”、“静一点!”等训斥声。原来在看上去完全没有人呆着的铁管中,无数居民在忙碌了一天以后正在休息。一定是妨碍了他们安眠。

但脑筋迟钝的流浪汉又发出了大声:

“喂——!大爷,你在吗?”

于是,从地底下的什么地方隐隐地、隐隐地传来了回答声:

“喂——”

“好像是很里面的地方。你当心别碰了头呀。跟我来!”

领路的流浪汉说着钻进了一根铁管中,明智也不得已趴下身子,喀哧喀哧地跟了进去。里面有一股冰冷的铁的锈味。

穿过一根长铁管,立即有另一根铁管张开着口。爬着爬着,发生了非常遭糕的事。明智不知什么时候着不见领路人了。因为是在什么都看不见的黑暗中,所以不是看不见,而是感觉不到动静了。

“喂,你在哪里?”

即使用声喊一下,也只是自己的声音在铁管中回荡,没有回答。苦恼的是,忘记了事前问好流浪汉的名字,想叫都无法叫。连经验丰富的名侦探也不知道铁管大宅院是这等奇妙的场所。

侧耳静听,从远处什么地方传来了鼾声。并非无人之境。有人是有人的,但已经不知道方向。铁管未必都是并行地排列着的,所以在钻过了几根之间,就等于陷入了迷宫。

不久,来到了铁管的口与口之间稍大间隙的地方,所以明智站在那儿的地面上,把头伸到铁管上面看了看。令人吃惊的是,只见四面八方都是铁管的海洋。天又黑,几乎猜不透往哪个方向去便能最快地到外面的地面上去。

不管怎样,先瞎定了一个方向,又开始喀哧喀哧地爬起来,但爬了一阵子,不知为什么感到周围喧哗起来,听到四处里叽叽咕咕地交谈的声音。发生了什么事呢?竖起耳朵一听,传来了稍稍清楚的声音。

“喂,听说人豹逃进这里面来了。”

“什么人豹?”

“你不知道吗?是这些日子被世人议论纷纷的大坏蛋呀!是杀死江川兰子的可怕的野兽呀!”

隐隐约约传来了这样的话。

明智还没有清楚地领悟到这一可怕的意思。

“什么有人豹,真是岂有此理!那家伙不是早被捕获了吗?”

他一时糊涂地考虑着这样的事。

不久,铁管里的吵嚷好像越来越厉害了,到处都开始响起吼声:

“喂——!大家快起来!听说人豹逃到这里面来了!”

“听说有杀手呀!”

这些声音在铁管中激起回响,发出了巨大的轰鸣声。

明智这才知道他处于可怕的境地。

“不是另有人豹,现在我就是人豹。如果其中有人知道恩田的模样儿,我一定会转眼间被当作是人豹的。”

明智陷入无法形容的困惑。纵然想立即抹掉脸上的化妆,但如果没有油(至少是水)的话也毫无办法。

“这下可糟了!”

事已至此,除了打消捕人念头逃出去以外别无主意了。他一面注意远离人声,一面从这个铁管到那个铁管地胡乱地爬起来。

于是转眼间遇上了可怕的障碍物。

“啊,痛!是谁?是谁?!”

与明智迎头相撞的男子察觉到对方形迹可疑大声嚷起来。

“喂……!弟兄们,在这里那!人豹这家伙在这里那!“

明智连话都不说地赶紧逃向相反方向,但结果这会使事态更恶化。它使他们确信,既然逃跑,那肯定是人豹。

“逃了!逃了!阿吉,逃到你那里啦!逮住他!”

就这样,铁管迷宫里的胡乱的捉迷藏开始了。逃!逃!汗流夹背的乱窜着。

明智处于这种异常的境地,有生以来还是第一次。他觉得自己深切地明白了被人追的心情。

逃呀逃呀逃的,待猛然发觉时,啊,得救了!终于从铁管的迷宫中脱身了,眼前已经没有任何障碍物。是一片黑黑的空地。

就在他舒了一口气,慢吞吞地开始爬起来的时候,他的耳畔突然响起了喊声:

“哇——!”

一边吃惊地缩过头去,一边窥视了一下外面的样子,他立即明白:以为得救,只是短暂的瞎指望而已,原来流浪汉们事先察觉到了明智的逃路,聚集在那里的出口处,手里各自拿着得意的武器,严阵以待着。

明智一下察觉到了那动静,迅速缩过头去,旋即开始往来的方向逃去。但是,前方也有无数敌人等候着。每穿过一根铁管就得小心翼翼地选择接着爬过去的铁管。

“哎,这家伙总觉得有点奇怪呀!瞧这些流浪者们的一副执拗劲!一定有什么理由。啊!说不定……”

明智在黑暗的铁管中加紧地爬着,突然察觉到了这一点。

说不定恩田老人识破了明智的真面目,所以老人自己躲藏了起来,只是唆使流浪汉,企图反过来折磨侦探。这样的话,明智伪装成兽人恩田不是意外的幸运吗!

“有意思!如果是这样,我岂能没有脸面地被这种家伙逮住呢!”

明智反而勇气百倍,“以妖术还妖术!”他想抢先下手。

他停止了逃跑,蹲在铁管正中央,并竖起耳朵听着从背后靠近的脚步声。

来了,来了!听到了急促的呼吸。哐地碰到铁管壁的声音。敌人好像有两三人。

“喂,确实逃到这儿啦!”

“没关系,笔直过去!”

窃窃私语的声音。

前面的黑影子咕容咕容地过来了,在距离三尺左右的时候,猛地察觉了明智的身影,作好了架势的样子。

“谁在那里?!”

有点儿害怕一样的吃喝声。

明智一声不吭,默默地紧握着右手的拳头,瞄准了估计是对方胸脯的地方。

“你回答呀!果真是你呀!喂,干掉他!”

黑影子像风一般扑了过来。

等候着的明智的拳头叭地一声击中了对方的胸脯。他朝倒下去的对方身上压去。

“喂,我摁住啦!确实是人豹。快来帮忙,我去把大伙儿叫来。”

这样装作流浪汉减叫的,是明智小五郎自己。他所摁住的,是由于被击中心窝而昏过去的前头一个流浪汉。不知道此事的后面两人应声扑到了他们伙伴身上。两人一起摁住了。

“好,这里由我们来管。快去叫大家来!”

用不着吩咐。明智在铁管与铁管的缝隙间站起身来,大声嚷道:

“喂——!逮住啦!把人豹逮住啦!”

一钻过两三根铁管,立即站在别处缝隙间同样喊叫,随着又一边装做招集伙伴的样子朝下一个缝隙钻过去,一边逐渐向铁管之列的边上远离而去。

流浪汉们被黑暗中的明智的声音指挥着,接连不断地赶往有人被捕的铁管。在明智悄悄地爬出到外面的空地的时候,周围已经连敌人的影子都没有了。

不管怎么样,明智一面先在黑暗中朝市街方向赶去,一面思索着流浪汉们的奇怪的袭击和潜藏在其里面的意思。

流浪汉里面,即使有人认识恩田,在那黑暗之中也是不会觉察到的。这就是说,知道扮作人豹的明智钻进铁管中的,除了把他领到这儿来的低能儿一样的流浪汉和给他写信的恩田父亲两人以外,没有其他人了。

但是,不管是恩田老人还是低能儿流浪汉,他们都不会暴露自己人的秘密。没有理由唆使流浪者们袭击他。

更是奇怪的是,恩田老人要把自己孩子叫回家来却全然没有露面。不,不仅如此,自己儿子遭受袭击而处于那窘境,却丝毫没有显出救助的动静。就明智来说,总觉得被恩田老人骗了。

如果恩田老人察觉到了明智的伪装……如果他知道按照那封信赶回来的不是自己儿子而是伪装成自己儿子的侦探

对!一定是那样!那样考虑的话,一切谜团都解开了。明明知道是伪装,却把他作为真正的杀人魔鬼恩田抛到正义心很强的流浪汉们面前,这是一种多么有讽刺意义的报复手段啊!明智觉得愚弄了敌人,其实不是被敌人愚弄了吗?这不是很像怪老人想出来的“妖术”吗?

不,等等!总觉得还有地方不能理解。连见都没有见的老人究竟为什么能识破明智的伪装呢?那样的话,那个低能儿一般的流浪者会不会是坏人呢?……不会的。明智没有愚蠢到那么长的时间里并肩坐在汽车里却不能识破他的程度。

在明智一面穿过黑暗的空地一面这样那样地思索之中,不久一个可怕的想法犹如火花在他脑海中闪现。

“啊,原来是这样!”

明智受到了极大的打击,以致情不自禁地发出声来嘟嚷了一句。

“这就是说,这就是说……啊,我闯了大祸,可这是多么狡黠的恶魔的智慧啊!”

就连名侦探也不能不为一个可怕的幻影而不寒而栗。

“也许已经来不及了。但是,即使来不及也必须想尽办法。”

他马上在黑暗之中沿石子路跌跌撞撞地飞跑起来。朝着市街像炮弹一样跑起来。

一走过宽阔的混凝土大桥,那里已经有人家了,不一会儿便是废墟一般的深夜的电车轨道。那十字路口孤零零地建有一个公用电话亭,他一进亭子就边找着口袋里的零钱边猛然取下了话筒。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