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名犬夏洛克

作者:江户川乱步

警视厅搜查一科科长恒川警部刚入睡就被人叫醒了。从官署回来,与孩子玩了一会,又看了一会儿书,刚刚就寝。叫醒他的是明智小五郎。明智一跑出艺浦的公用电话亭,立即叫住出租汽车往自己家里赶去。途中访问了位于这条路线上的恒川的家,请他帮助逮捕人豹。

恒川当然踢开被子从床上跳了起来。

从这位既是职业上的竞争对手又是亲密朋友的民间侦探那里一听取了详情,立即给警视厅打了电话,吩咐他们挑选得力的刑警立即赶到明智侦探事务所,随后迅速穿上制服,就这样与明智同坐到了那辆出租车上。

“啊,等一下。你家的夏洛克也一起载去吧。无论如何需要那家伙。”

明智制止正要出发的车子,喊道。

“好!你把夏洛克带来。”

恒川连一句话都没有反问,照明智说的做了。这位名侦探如果说是需要,那一定需要。不久,恒川夫人亲自牵出一条警犬,载到了车上。名犬夏洛克一点也不吵闹,由于某种预感而神色紧张地蹲在主人恒川警部的两腿之间。夏洛克生来嗅觉敏锐,而且接受了恒川的训练,被培养成了一条名副其实的侦探犬,迄今为止,不止一次地帮助警部立了功。

“你把夏洛克带出来,定下了什么目标吗?”

车子一开动,恒川才问道。

“嗯。这条狗是否派用场,这是我的命运的分水岭。如果夏洛克不需要的话……啊,我怕的就是这点呀!”

明智露出无可名状的焦虑神色,不堪担心似的。

“正如我刚才所说的,在电话里头我对那家伙说了许多大话,但并非有坚定不移的信念。只是一个瞎指望呀!啊,他要是顺利地替我干的话就好啦!”

“你说的他,是指谁呀?是说没下了伏兵吗!”

恒川难以推测对方的意思,反问道。

“啊,三分钟……不,两分钟也行。他的一口气哪怕给我屏住两分钟就好啦!我说,恒川君,你认为人的气能屏住两分钟以上吗?”

“说得好奇怪呀!这是你的毛病咧。当然有屏住两分钟左右的人喽。海女什么的,也许能成倍屏住呢,但普通的城里人怎么也不行,就是30秒钟也够呛。”

“这就是我的着眼点。这城里人中如果有屏住两分钟气的人那会怎么样呢?不是在某种场会说不定会派上大用场吗?”

“你知道这种人吗?”

“嗯,知道,知道。”

说到这里,名侦探就沉默不语了。恒川也知道对方的脾气,所以也没有想深问。

不久,两人在明智侦探事务所门前丢下车子,朝空房一样见不到一个人影儿的屋内走去。

“夏洛克这家伙,在直蹦地呢!果然嗅到了犯罪的气味吧。”

恒川边说边把爱犬挂在大门口的柱子上,脱掉了鞋子。

明智让恒川在楼下等着,自己来回看了一下二楼的各间房间后徒然走了下来,但在这期间,警部灵机一动,迅速地悄悄靠近走廊里边儿的厨房,把门开个缝儿一看,在,在!小林少年、女佣、还有连人体模型都姿势奇怪地躺在那里。

“喂,在这儿,在这儿厂

听到恒川的声音,明智也走进了厨房。

“唷,在那里的不是夫人吗?夫人没有被劫持呀!”

他指着把脑袋伸在灶台下的人体模型,认定那是文代夫人。

但明智顾不上这个。他在倒着的小林上方弯着腰,拼命地凝视着他的脸,像是祈祷什么似地一眼不眨地凝视着。

于是,大概是明智的精诚所至吧,少年的眼睛睁开了一条缝。被长长的睫毛覆盖着的稍稍睁开的眼睛和明智的眼睛互相试探似地对视了一下。如果是平时,不会这么费事,应该一目了然的,但如读者所知,此时明智还没有洗掉“人豹”的化妆。

“啊,先生!”

终于明白了。小林少年一叫就突然站起身来。哎呀哎呀,刚才一直不省人事的人突然间竟能这样活蹦乱跳了!

一看到这情景,名侦探的充满不安的脸上刷地露出了喜悦的神色。

“嘿,小林,干得好!干得好!”

明智扑向站起来的少年,不胜感激地抱住他的肩,紧握住了他的手。

“好像是父子相会的场面呀。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恒川目瞪口呆地问道。

“不,我猜对了。我决没有撒谎。为我高兴吧!文件没有事了。逮捕恩田也有了希望,夏洛克没有回来呀。”

明智陶醉在胜利之中。

“那真是可喜可贺,但夫人没有事,不是刚才就知道了吗!总不会是被杀了吧。”

恒川焦急地指着那个人体模型,说。

“我可是一直认为那是偶人呀。你也听了我的话吧,我今晚使用了文代的替身偶人。是个从衣服到所有东西都完全一模一样的,偶人。只能认为是那家伙躺在地板上,因为真的文代被放进假人的箱子带走了嘛。但从小林的这副样子来看,那还不是偶人。哎,你说是吧?”

回头一看少年,只见他一面笑着一面嘎噔嘎噔地直点着头。

唉呀,如果是这样的话,前后就有矛盾了。恩田不是确实把文代夫人放进偶人箱了吗!不是把它装在卡车上运走了吗!而且不是在九段的护城河畔让那文代尝到了那惨无人道的苦头吗!文代已经身首异处死了。怎么她现在睡在明智家的厨房里,这不是像被狐狸精捉弄了一样吗!

但是,躺在那里的不是偶人。不管怎么样,是真的文代夫人。虽然还不省人事,但无需从灶台下拉出脸来检查,只要触一下身体,立刻就会明白是偶人还是不是偶人。恒川和明智抱起那少气无力的文代,先把她抬到了书房的长椅子上,顺便将女佣胖胖的身体也抬到了那里的软软的交椅上。

立即用电话叫来了医生,但文代只是因为*醉剂而睡着了,用不着怎么担心。此时有比这更重要的事情。必须逮住人豹!

“明智君,我还不太清楚情况,这是小林的功劳吗?不过……”

“是的。是这位少年位探的大功劳呀。这就是说小林忠实地遵照了我平素的嘱咐。”

“你是说,小林,你乘恩田不备,乘机将放入箱子的文代换成了原来的倡人,是这样吗?”

“唉,是的。不过,如果先生没有把恩田那家伙那么长时间地引到电话机那儿的话,那怎么也换不过来的。我拼命地等待着机会。于是,刚巧先生打来了电话,是先生的智慧给了我工作的机会。我听到那电话,感到先生在暗暗地给我下达命令。”

少年苹果一般的脸上满面生辉,挂着微笑说明道。

“但等等!当然那家伙也让你臭了*醉剂吧,要不,他是不会那样麻痹大意的。”

“唉,可是我会屏气。拼命屏的话,屏两分钟以上都不在乎。先生总是教导我说:别忘了利用它,所以即使被他用纱布堵住了鼻子和嘴,我也一直屏着气,装作不省人事的样子。”

连恩田也都不知道这个可爱的少年会有这种胆大包天的别人不知道的拿手玩艺儿,所以看到他瘫软下来后就彻底放心。

“晦,你真叫人没有想到呀!……哈哈,明智君,你刚才说谜一样的话就是这个阳?”

“是的。我的胜负只是取决于这个呀。……可是小林,你没有忘了另一件事吧,把白天用白的,晚上用黑的那个

“唉,安上了。当然是黑的那个。在驾驶室里的手下人好像有点儿怀疑,但好像没有察觉到那装置。”

“恒川君,我发明的东西派上用场啦。”

“挺有意思的话呀,那个白天白、晚上黑的东西究竟是什么样的发明呢?”

警部好奇的目光炯炯生辉。

“可以叫做汽车跟踪器吧。是个在自己不能直接跟踪的时候查明对方行踪的装置。汽车牌照这东西,想换的话什么时候都可以换,而且有时候即使知道牌号,车子的下落也很难查明。所以我的那个发明,那个呀,在装满杂酚油的大铁皮罐上装上一个牢牢的把手,只要把那东西挂在汽车尾部的车体下就行了。铁皮罐的底上开着用针戳了一般的洞,杂酚油就从那里啪嗒啪嗒地,夸张一点说就像是细丝一样地滴到地面上。就是这么一个装置。”

“就是说,随后就让警犬追踪滴下来的那个杂酚油,是吧?夏洛克的任务我明白了,但又是白啦,又是黑啦的那个东西是——”

“白天使用没有颜色的杂酚油,晚上为了避免光的反射使用黑色的杂酚油,即煤焦油。我家里总是备着装满这两种颜色的葯的铁皮罐。追踪可是一件相当要手腕的工作嘛。对女孩子来说是很难的,所以我谆谆嘱咐小林和文代他们一旦有事就使用这个工具。今晚这种情况,特别合适呀。我想请你表扬小林的机灵呐!”

“嗯,不愧是你的弟子呀!乘敌人打电话的机会干了这样子的工作,真是令人钦佩呀!来,那咱们这就开始追踪吧,以便不浪费小林的功劳。”

“嗯,为此需要一辆警车,我们乘在上面,让夏洛克在它前面跑。”

“该是我那儿的刑警们赶来的时候了。”

不久,那两名得力的刑警开着警车到达了。

明智把文代的事托给了医生,和恒川警部一起乘上了那辆汽车。名犬夏洛克身上系着长长的绳子,坐在驾驶室里的恒川握着这绳子的一头。

小林少年拿来了浸足了杂酚油的布片,举到夏洛克的鼻尖上。这是为了让它充分记住接下来要追踪的东西的气味。

狗抽动着鼻子,和葯品的强烈的气味亲近了起来。小林突然拿着这布片一跑进家中,它就迷失了方向,愕了一阵子,但不久大概是嗅到了类似的气味,用鼻尖贴近着地面,精神百倍地开始前进。

“好,出发!”

根据恒川指示,车子出发了。夏洛克时而停下,时而又奔跑起来。虽然每次都得调节车速,但名犬还是没有看丢敌人的踪迹。奇怪的追踪汽车在夜深人静的街上一个劲儿地向北前进

明智在刚才的电话里说黑丝一般的东西缠绕在恩田身上不离,指的就是这回事。现在很明显,他的话不是单单的恫吓字句式是孤鬼故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