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公园的怪异

作者:江户川乱步

体形如人的猛兽,对他来说最合适的隐身之处,就是逃入都市丛林。有山有水有树林,还有大大小小形形色色的建筑,以各种形态、从各个角度杂乱无章地排列着的大道、小巷、街道……寻遍整个东京还会有比浅草公园更复杂的迷宫吗?而且,那儿终年都有川流不息的人流在令人目眩地蠕动。要搜寻混入这样的人工密林之中的犯人,必然比寻找掉进火盆中的银币还要难。

第二天一大早,警视厅和所辖警察署组成了混成便衣队。并且,作了各种乔装改扮的刑警们,从公园的四周,不分住宅、商店、饭馆,几乎一个不漏地收缩着搜索的范围。搜索极其细致,流浪汉们被驱赶出来,从浅草寺正殿的天花板到地板下面,五重塔自不必说,就连仁王门的大灯笼里面都检查到了。但,两天时间毫无收获地过去了。

第二天,根据恒川警部的动议,浅草附近的街头路旁开始贴满了奇异的招贴。招贴的正中央印着请画家描绘的人豹恩田的肖像画,是实物的两倍大小。下面写着这样一段浅显易懂的文字并给汉字注上了假名:“这是最近使世人騒动的杀人犯恩田的肖像画,发现此种人物者请毫不犹豫地通知最近的派出所”。那张肖像画是曾经在大都剧场目击过人豹形象的一洋画家,根据明智夫妇的描述而画成的,这张颇具特征的背人的肖像画,凭借记忆作出了充分的描绘。

作为警察非常大胆的这一招贴战术,在街头路旁引来了人山人海。一双双充满恐惧的眼睛集中在丑陋的肖像画上。关于人豹的恐怖的传言,在大众当中被一传十十传百地传播开来。

“哇,太可怕了!听说这家伙的眼睛,在黑暗中也会发出蓝幽幽的光呢!”

“有牙齿呢!”

“真的!有牙齿。听说不管是狗还是什么都会狼吞虎咽地吃掉哪!”

“不对!不是狗。是吃女人哦!”

“真是讨厌啊!这种东西进了公园,公园也会冷清了。”

“我见过这家伙!瞧,就是上次大都剧场騒乱的时候。和这幅画一模一样。不对,不是这种温顺的表情。当时这家伙,站在歌舞剧舞台的正中,瞪着观众席,露出这排牙齿,嗷地一声大吼的时候,实在是,怎么说呢,真是吓死人了!”

“啊?那次你见到了?我也听说了,不是说江川兰子在舞台上被他抓得浑身是血吗?”

“那都是过去的事了,俺就在昨天晚上还见到了这家伙呢!”

“在哪儿?在哪儿?”

“在殿后面的大银杏树那儿。俺正在下面睡觉,不知道谁踩上了俺的头。俺吃惊地跳起来,看到一个漆黑的东西哧溜溜像猫似地爬上了大银杏树的树枝。我‘喂!’地吼了一声,结果那家伙就从树上瞪着我。”

“是这张脸吗?”

“是啊!蓝幽幽的眼睛在树枝上闪着星星样的光。俺吓得头也不敢回地跑开了。”

“你去向警察报告呀!”

“报告啦!虽然报告了,但等警察去搜查那棵大银杏的时候,已经什么也没有了。”

流浪汉、报童、中学生、青年团员、商店的老人、过路的公司职员都聚在一起,纷纷议论着招贴画上的那个可怕的主人公。

理发店里、澡堂里、电影院的观众席上,只要有人聚集,就必定有关于人豹的传言。各种各样的奇谈被创作出来,再添枝加叶地传播开去。

说是某地的老板娘,在打开公共厕所门的时候,竟然发现人豹正蹲在里面,眼睛闪着蓝幽幽的光芒。

还有人说,在深更半夜的时候,有人看见人豹,仿佛石川五右卫门一样,从仁王门的栏杆上,托着腮,俯视着观音堂前的商店街。

还有这么一件事,说是每夜参拜观音娘娘的年轻的艺人,和朋友两人结伴,在通过仁王门的时候,其中一人无意中抬头看了看门上的天花板,结果,借着远处商店街的灯光,隐隐约约看到在前面提到过的供奉用的大灯笼上,忽然露出一个人头样的东西,仿佛枭首一样。

因为她抬头看天花板停下了脚步,另一个人也随之一起往上看去,的确有一颗人头,而且两眼闪着磷火样的蓝光。

两人吓得喉头梗塞,两腿发麻,差点要晕倒,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刚刚轻手轻脚地离开了门的下面,就突然尖叫了一声,向商店街方向飞奔而去。

警察之所以连仁王门的大灯笼都搜查到了,就是因为有这段原委。不知道是趁着那段时间逃走了,还是一开始就只是两位年轻女子的幻觉,搜查的时候,灯笼里面自然已空无一物了。

奇谈再生奇谈,欢乐地顷刻化为恐怖巷。白天暂且不说,到了夜间,一离开电影街,那宽大的公园就仿佛墓地一般不见人影,一片萧条景象。如今的浅草公园,甚至可以说已被便衣警察、青年团员、好事爱起哄者而不是游客所占领。

招贴贴出来的第二天早上,在那些街头路旁,又由于另外的原因,聚集起了人山人海。那是因为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在一夜之间,招贴上的肖像画整个变了样。

“真奇怪啊!是谁捣的乱呢?那边的招贴上也贴上了同样的东西。”

“替换人豹的这回不是个大色狼吧?这张脸好像在那儿见过。”

人群中到处都在交谈着这类话题。

人豹的肖像画上又贴上了另外一张纸,上面用笔画着一张美男子的脸。所有的招贴画都变成了同一张脸的画像。一定是有人在夜间,细心地转来转去,在所有的招贴上都贴上了这样一幅相同的肖像画。

“啊!明白了!这幅肖像画是那个人,是人豹的仇敌的脸!”

“仇敌?谁呀?”

“你难道不知道吗?明智小五郎呀!不是听说人豹就是因为明智才倒的霉吗?”

“嗯,叫你这么一说,是明智先生。跟明智先生很像。”

的确,那一定是明智小五郎的肖像画。无须的清洁的脸庞、浓密蓬松的头发、颇具特征的浓眉,真是一幅非常逼真的名侦探的漫画。人们通过报纸上的照片,已经很熟悉这张脸了。

“喂,这可滑稽啦。下面的句子你读读看。也就是说明智小五郎变成了要寻找的杀人犯了。这可太过分了。到底是谁搞的鬼呢?”

“绝对不会是警察吧!”

“也许是对明智先生心怀怨恨的家伙干的。”

“说起心怀怨恨,那不就是人豹吗?”

一听这句话,人群中一下子静了下来。因为这实在是太可怕、又大确切的推断。

在夜深人静的半夜里,那个眼睛闪着蓝光的怪物,一边自言自语叽哩咕噜地咒骂着,一边像一阵黑风似地转来转去,到处张贴着仇敌、明智小五郎的肖像画,这样一幅稀奇古怪的情景令人们打心底不寒而栗。原来那家伙还藏在浅草公园里的什么地方。原指望他已经逃去了别处,现在这个希望又落了空。当地人开始大声抱怨警察的无能。

警察和青年团员们重又开始了挨门逐户的访问,但当天也一无所获就天黑了。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