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豹》

可怕的房客

作者:江户川乱步

书归前言。

不见了爱妻文代踪影的明智小五郎的狼狈是理所当然的。再有名的侦探也是人。有对侯也会失策,也会狼狈。只是他的优秀之处,就在于不会让精神上的打击缠绕太久。即使失策了,最终他还是会挽回失利局面,保持充足的智力和活动能力。对于这样的人物来说,失策也非失策,狼狈亦非狼狈。

他在现场附近转了一圈,想要抓到某些线索,但当他明白没有希望之后,就借用附近商店的电话,把事情的原委急报到k警察署的搜查总部。正好警视厅的恒川警部也在,于是得以拜托他进行充分的部署。

然后他的心情稍微平静了一点,顺便来到前面提到过的六区派出所,不走运的是,和“人豹”接触过的那位英俊的警察,正好刚刚和别人换了班,明智也就无从听说患羊癫疯的女人的事了。如果明智听到那件怪事的话,就会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并采取正确的搜查方针了,只因为一两分钟的差错,就导致了不可想象的结果。

虽然搜寻文代夫人的事已由恒川警部去部署了,但以明智的作风,是不可能将爱妻的事件交给别人就不管的。他以电影街为中心,或正街或后街信步转来转去。这也证明他已失去了平日里的冷静。因为他原本不是“动脚的侦探”。

过了一会儿,他来到某条后街的蔬菜店前,随便站了下来。摆放着蔬菜的店铺前,有三四个附近的主妇模样的人在买东西。明智突然注意到,其中的一个人正在聊着一件奇怪的事情。

“那可真奇怪哟!哎!根本不让人见到脸和身子。我不是要去送三次饭吗?都是默默地打开厨房的门,把饭放到房间就走的。那可是事先特别关照的。过一会儿我不是要去取餐盘吗?再一看里面干干净净的什么也没有了,空的饭桶和餐盘整整齐齐地放在原来的地方呢!”

“哎哟!那可真讨厌啊!那,你从来没见过那个人吗?”

“没见过呀!新近搬过来的人啊,哎,那可是个很有派头的绅士呀。可好像并不是那个人。”

“咦?这事儿好像怪可怕的。不过,哎,你怎么知道不是那个人呢?”

“我见到手了呀!脸虽然没见过,只有手见到了。”

“你说手怎么了呢?”

“今天早上啊,我去取空餐盘,一打开拉门啊,可能我去得早了一点,看起来是刚吃完饭,和餐室之间的拉门开了一道缝,我看见了从那儿伸出来放空餐盘的两只手。那手啊,因为我开拉门的声音大吃了一惊,唰地一下缩了回去,突然啪地一声关上了餐室的门,接着传出了咕咚咕咚逃往二楼的脚步声。”

“哟!那么怕人看见啊!可是,你只看倒手就知道不是那个人了?”

“是啊!我啊,还从来没见过那么吓人的手呢!黑乎乎。毛烘烘的,青筋暴露,手指长长的,指尖长着三分长的漆黑的指甲。最初租那个房子的绅士绝对不是那样的人。”

“真讨厌!那,那个人就呆在房子里,不出门喽!”

“但是,有时候好像也出门。看起来那也是悄悄出去的,虽然从未见到过,不过有证据表明出去过,因为不知什么时候变成了两个人。好像不知从那儿弄来个女人。而且,你说怪不怪?午饭的餐盒上放了张字条。说是让我从晚上开始拿两份来。”

“你打算不管他们了?”

一旁听着的主妇,压低声音,一脸认真地问道。

“我正在考虑怎么办呢。要是干了蠢事,后面可就吓人了!”

“可是,这要万一就是那东西的话,”那主妇使劲凑近前小声耳语道,“要是人豹的话那不糟了?”

听到这儿已经足够了。明智突然走近说话的主妇,报出了他的真名。于是,因为那主妇已熟知最近颇具声望的名侦探的名字,便滔滔不绝地讲起来。

她是附近一家管送外卖的饭馆的主妇。说到送饭的地方,是就在四五天前才住进人的一处小出租屋,因为那房子太破旧,而且后面隔一道堵就是“花园”的动物房,两边又是某家的库房,有点阴森森的,所以很长时间都没人租。

租房的是一位独身一人的挺有派头的绅士,跟主妇约定,每天送三顿饭,不管里面有没有人,一定要把餐盘放在固定的地方便回去,绝对不可以从厨房进到里面,并且支付了一个月的定金。但是,现在住的,刚才也说了,绝对不是那位绅士。

“我去看看那房子吧!如果是可疑分子的话就立即交给警察,如果不是那样,就由我来处理好,不给你家添麻烦。怎么样?能不能带我去看看?”

被明智这么一说,主妇马上答应,走到了前面。然后又得到了屋主的同意,这样,到了出租屋的厨房门口,明智就打发主妇回去了,他一个人特别小心不让对方发现,悄悄地潜入了屋内。

房子里面空荡荡的没有家具也没有人影。他蹑手蹑脚地把楼下检查了一遍,然后是二楼。按照主妇的说法,好像可疑的男人就住在二楼。

明智乔装改扮的时候,特别没忘侦探的七件工具。小手枪就是其中之一。他在口袋里紧握着那支手枪,尽量不发出一点声音,以蜗牛般的速度上了破败的楼梯。

不过,这样花了很长时间,当他终于从楼梯口探出头来的时候,出乎意外的是,二楼也一样空荡荡的,一点不想有人的样子。二楼只有两个房间,打开着的隔扇的两边,看起来空空的。

也许那个怪人出去了,但不可能是两个人一起。应该至少有一个人,那个女人,是留在这里的。不,应该是被关在这里。

明智渐渐放松了戒备,趴在草席上,爬进了里面的八张铺席的房间。没有家具的空荡荡的略有点臭的房间,已经发红的草席,拉门的那边有一个狭窄的走廊,玻璃门关闭着。

明智本打算到那个走廊那儿,查看一下拉门的背后。如果那么去做了的话,就不会发生后面的事了。但是,当地来到屋中间的时候,有一个异样的声响把他吓了一跳。

他感到有什么大物件在什么地方蠕动着。绝不是老鼠之类的。他忽然注意到,右手壁橱的拉门,每发出一声声响都会微微地晃动。

壁橱里面有什么东西!当然一定是人。不过,肯定不会是那个怪人。因为如果是他的话,不可能察觉不到明智的侵入,也不会发出会令敌人察觉的响动。

那么,被关在这个壁橱里的人,一定是那个女人。一定是人豹诱拐的“女壮工”打扮的文代夫人。

明智已不能犹豫。就像前面说过的,他因为太关心爱妻的缘故,已失去了平素的冷静。他一下站到壁橱的前面,倒地拉开了拉门。

果然不出所料,里面躺倒着一个被捆住手脚、塞住嘴巴的人。但是,实在令明智,也许也会令诸位读者意外的是,那不是文代夫人。不是女的而是个男人,而且是明智熟识的人。就是最初令他卷入这件怪事的人,读者当然还记得吧!那是前面提到过的那位牺牲者歌舞剧女演员江川兰子的恋人、神谷青年可怜的身形。

就连明智也不能不对这次和这位不期而遇者异常的再见面惊愕不已。

“啊!你……”

他是想说你不是神谷君吗,但没来得及说完。

这时,隐身于走廊拉门后面的男子,穿着红黑色的对襟毛衣和土黄色裤子的拳击选手一般的大汉,迅速闪到明智的背后,使劲挥下了手里的棍棒。

明智毫无察觉地遭到了突然袭击,不及闪身,头顶被猛地击了一下。感到天旋地转一般,眼前立即变得一片漆黑,仿佛不断向地底坠去。他失去了知觉,当场倒了下去。

“呵呵呵呵呵!活该!名侦探先生!怎么这么没出息呀!”

大汉一边用鞋尖戳明智的身体,一边恶毒地咒骂。

“看来您二位还是熟人呢。正好!好好作伴在这儿睡觉吧!”

他取出准备好的细麻绳,把像死人一样的侦探的身体一圈圈捆了个结结实实,又把毛巾团成一团牢牢堵住了他的嘴。

“你就这个样子坚持到明天晚上。因为明天晚上就万事ok啦。”

那男子俯视着两个俘虏,似乎颇为得意地嘟哝道。

是什么事情万事ok呢?是说明天晚上要解决这两个人吗?还是意味着别的、更可怕的事情呢?

这个大汉到底是什么人呢?自然一定是“人豹”的手下,但从他把重要的敌人明智小五郎交给这个男人来处理这一点来看,“人豹”本身也许还有无法脱身的工作。这也不难想象。诸位读者都知道,他正守护着熊小姐。正在别的什么地方看守着熊笼。而且,一定是在一边舔着鲜红的嘴chún,一边狂笑着,马上就要准备执行可怕的死刑。

啊!文代夫人的命运会怎么样呢?可怜的她还不知道明智遭到了眼前的厄运,还在笼里,在阴暗的熊的毛皮里,望穿秋水,期待著名侦探的奇迹般的出现。

可是,这位名侦探却还在沉沉地昏睡着,不知何时能醒来。而且还被牢牢地捆绑着一动也不能动。啊!他到底能不能不负爱妻的期待呢?不管明智拥有怎样的意志力,也不管他是如何地机智,要想突破眼前的困境,可以说几乎是没有希望的。

明智小五郎啊!现在正是展现你的能力的大好机会。而且,正是在体被打倒、被捆绑、你的灵魂伪作在这个世界之外的黑暗中的现在,你必须彻底发挥出你超人的意志力,以及魔术般的机智。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豹》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