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与线》

作者:松本清张
《点与线》目击者
正文预览:

一安田辰郎一月十三日在东京赤坂区的“小雪饭庄”宴请一位客人。客人的身份是政府某部的司长。安田辰郎经营着安田公司,买卖机械工具。这家公司这几年颇有发展。据说,生意蓬勃的原因是官家方面的订货多。所以,他时常在“小雪饭庄”招待这类身份的客人。安田时常光顾这家饭庄。在附近来说,它虽然称不上是第一流,却正因为如此,客人到了这里才不会挤得肩碰肩的,吃得心里踏实。况且,伺候酒席的女招待也能个个招呼周到。在这儿,安田是位有名的好主顾。出手豪爽乃是当然的……

在线阅读
《点与线》 殉情自杀
正文预览:

一通往门司的铁路,在博多前面的第三站是个名叫香椎的小车站。在这个车站下车后,向山那边走去、山脚下就是香椎宫;如果向海边走,就到了饱览博多湾的海岸。海岸前还有一座“海中道路”,一直通往志贺岛,从这边望过去,风光明媚,颇为引人。这段海岸,人称香椎湾。一月二十一日早晨六点半钟左右,正是天寒地冻的时候,一位工人从这一段海边路过。他从家里出来,前往位在名岛的工厂去上班。天也就是蒙蒙亮。海湾里笼罩着白薄雾。志贺岛、“海中道路”在雾中若隐若现。潮……

在线阅读
《点与线》香椎火车站和香椎电车站
正文预览:

一鸟饲重太郎七点钟回到住处。开门的声音虽然不小,却没有人出来迎接。正在门道里脱鞋,妻子在里面招呼说,“回来啦,洗澡吧。”掀开帘子进去,妻子正在织冷衫,“餐桌上铺着白布。“我猜你回来得晚,先让隅子吃了。隅子同新田先生看电影去了。你先洗澡吧。”重太郎默默除下西装。这套西装可有年代了,衬里已经破旧不堪。把长裤折起来时,尘土、砂粒扑啦啦地散在席子上。今天一天把人都走累了,连话也懒得多说。因为工作关系,时常不能按时间回家。为了不让妻子和女儿久等,……

在线阅读
《点与线》 从东京来的人
正文预览:

一鸟饲重太郎来到香椎车站的水果店前面。“稍微打听些事情。”正在揩拭苹果的老板也就是四十岁上下,马上转过身来。任何商店老板对于打听事情的人都不会表示欢迎,重太郎说明自己是警探,老板才认真起来。“这间店铺晚上营业到几点钟”重太郎开始问道。“一直开到晚上十一点。”老板郑重回答。“那么,九点半左右出车站的旅客,都可以见得到吧”“九点半是啊。看得到。九点二十五分车到,这里看得到。那时候店里不忙,买水……

在线阅读
《点与线》第一项疑问
正文预览:

一一看见鸟饲重大郎就带着笑脸站起来的这个男子,也就是刚过三十岁。身量不高,倒浪结实,双颊通红,生得一副娃娃脸,两条浓眉,一双大眼。“是鸟饲探员先生吗我是警视厅侦缉二科警司三原纪一。你好。”他露出一口白牙,满面笑容,递过名片。一听是侦缉二科,鸟饲马上就直觉到,这个人是调查情死的候补科长佐山事件来了。侦缉一科一向负责暴行犯,二料才是负责谋杀犯的。目前,东京正在调查部的贪污事件,报纸上登载得如火如荼。佐山所属的那一科正是事件的中心。现在……

在线阅读
《点与线》 四分钟的安排
正文预览:

一三原纪一在靠近黄昏时抵达东京车站。从九州坐长途火车回来,他很想立即喝一杯上等咖啡。出了收票处,立刻跳上汽车,到银座一家常去的吃茶店。“三原先生,有好些天没见了。”相熟的女招待笑道。三原差不多每隔一天要来这里饮咖啡。这五六天,他没有露面,女招待才这样说道,当然并不知道他到九州去了。店里常来的客人另有二三名在座,和平日相比起来,看不到什么变化。女招待也好,客人也好,过的还都是往常的生活。不仅如此,就是窗子外面的银座百态也都是原样。只有三原……

在线阅读
《点与线》偶然乎?有意乎?
正文预览:

一“有一件特别的事情要请教,不打扰你吧。”三原开门见山。“啊,是吗。就请提出来吧。”安田辰郎说着话,拿起桌上的待客香烟招呼吃烟。然后,自己也取了一支,用打火机点燃。他的态度始终是极为安详,大概是四十岁左右的年纪,头发略秃,面色颇好。看样子,买卖做得很大,也很有自信,是个中年能干人物。“是关于部候补科长佐山情死事件的。报纸上登载了不少,你已经知道了吧。”三原的话只说到这里,安田辰郎已是一边吐着烟,一边频频点头说,“知道。佐山这个人我不……

在线阅读
《点与线》 北海道和九州
正文预览:

一第二天早晨,三原纪一进入办公室,警部笠井科长已经到了。“早安,”三原招呼了一声,正在看文件的科长也抬起头来说。“早。你等一等。”用手招呼他。“怎么样,旅行九州一趟,疲劳已经恢复过来了吧。”科长一边喝茶,一边问道,那个茶碗大得好像寿司馆端来的。“睡了两个晚上,什么疲劳也没有了。”三原笑道。“本来应该让你休假一天,可是工作正忙,只好对不住你了。”“那没有关系。”“马上就要办的,就是安田辰郎这件事。……

在线阅读
《点与线》数字上的风景
正文预览:

一离开电车路,下了一道缓缓的斜坡,就是这家人了。附近有许多人家,都围着竹篱或木篱。安田家围的是密密的木篱,一所整齐雅致的平房,果然是宜于病妻养病的所在。三原按了大门的电铃。里面“铃——铃”的响起来。他尽力使自已平静下来。这样情况的访间,怕是不无困难吧。大门向里打开,出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女仆。“我是从东京来的,姓三原。和安田先生是很熟的朋友,今天到附近来办事,顺便探望一下夫人。”老女仆弯着腰,仔细地听了三原的话,便转身进……

在线阅读
《点与线》 北海道的目击者
正文预览:

一第二天黄昏,三原搭乘“十和田号”快车,自上野车站出发,前往北海道。这就是安田所乘的那列火车。一方商是这列车去北海道最为方便,另方面则是“实地检查”一下安田的口供。三原在火车驶过勿来市之后才开始睡觉。对面坐着两个人,操着东北口音,天南地北地闲谈,吵得人的神经丝毫不能休息。可是,快到十一点钟时,白天的疲劳终于带来了睡意。翌晨,晨曦檬陇,大海罩在白色的天幕中,别有新鲜之感。车内已经开始了下车的准备。列车员站在门口,道了声早……

在线阅读
《点与线》难破的障碍
正文预览:

一三原回到东京,在警视厅前搭上了前往新宿的电车。夜晚八时左右,旅客挤车的已过。车内空荡荡的。他缓缓坐下,叉着双手,靠在椅背上,随车摇幌。三原很喜欢坐电车。凡是想不起到什么地方去的时候,就去坐电车。所谓想不起到什么地方去,其实就是要考虑什么问题,心不在焉地坐在电车里,思索腹稿。缓慢的速度和适当的摇摆,很容易把思路带入陶然的境地。车子时停时走,身体端坐在椅上,随着摇前摆后。把自己关闭在这样的环境中,思路的漂浮范围,可以更广。……

在线阅读
《点与线》 一封启发性的信
正文预览:

一三原警司阁下:久疏音问,至以为歉。在博多首次识荆以来,倏已三月,近接来信,至感至感。记得首次会面时,玄界滩尚寒凤扑面,将近早春;现在五月近半,日照逼人,汗流泱背。阁下如遇闲暇,务祈再来一游。大札提及该案调查之事尚在进行之中,令人感佩。愚年齿徒增,对阁下精神,实深欣羡。但目前也有数言,随信提出,仅供参考。今年一月二十一日早晨的香椎海岸男女情死案,愚曾在本署诸先辈冷眼旁观中,略事调查,后经尊驾全力追查,发现了意料未及的重大事……

在线阅读
《点与线》水落石出的报告
正文预览:

一鸟饲重太郎先生:溽暑逼人,炎日之下走在街头,鞋底几乎为沥青拔下。下班回来,立刻冲洗全身,闲饮用井水冰冻的啤酒,是为一乐。前次由你带领着我到香椎海岸,吹拂着玄界滩的冷风,到现在还是值得怀念的事。早就想按下心情给你写信。我首次与你在博多会面,乃是今年二月的事,在香椎海岸一边次着玄界滩的海风,一边听你谈话。转眼间,七个月过去了。这么多日子,看来从容;其实,在搜查之时心劳日拙,反而更觉为时短促。直到今天,心情才如秋阳一般,渐趋沉稳。每逢棘手案件结束后,心中……

在线阅读
点与线电子书下载

《点与线》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