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

东京站头等、二等候车室

作者:松本清张

1

六点钟过了。一小时前去专务董事办公室的会计科科长还没有回来。专务董事兼营业部主任有单独的办公室,和会计科分开。

天空分外清澄。从窗外射进来的光线已很薄弱,暮色苍茫。室内灯光幽暗。十来个科员没精打采,桌上虽然摊开着贴本,却无所事事。五点钟下班时间一过,其他科只剩下两三个人影,唯有这会计科像座孤岛似地亮着灯,人人满脸倦容。

副科长秋崎龙雄想,科长一时回不来,于是开口对科员们说:

“科长恐怕要迟一些回来,大家先走吧。”众人正等着这句话,一听立刻恢复了活力,开始收拾东西,一个一个关上灯,说声“我先走一步”,便告退了。他们三步并作两步,赶紧把自己的身影投到街上明亮的灯火下。

“秋崎先生,你还不走吗?”有人问他。

“不,我再等一会儿。”龙雄答道。

屋里只亮着一盏灯。灯光下,香烟的烟雾袅袅上升。

龙雄想着科长的事。巨额票据明天到期,又赶上发薪的日子。把银行存款和明天的进款一共计算在内,还差六千万元,票据要兑现,自不必说,薪水也拖欠不得。这昭和电器制造公司,连同下属工厂和分店,共有五千员工,近发一天工资,工会是不会答应的。

会计科长关野德一郎从昨天起几乎席不暇暖。月底虽有进款,但还必须为筹划一部分应急现款而四处奔走。凡是涉及这类事宜的电话,科长一向不在自己办公桌上拨打,生怕走漏风声。对自己科员,即便是副科长,他也闭口不谈。需要交涉时,他去使用专务董事办公室的电话,和董事商量着办。

这种事以前常有,可是这一次和银行的洽谈似乎进行得并不顺利。还拖欠着同其有往来的银行一亿元,银行此时不肯再通融。从昨天起,科长设法疏通其他金融渠道,忙得晕头转向。这情形,龙雄心里很明白。

然而,今天这么晚,科长依然呆在专务董事办公室里,准是事情不好办。龙雄想,明天是个关口,董事和科长一定心急如焚。

“科长真作难啊!”

一想到善良的关野科长急得满头大汗、拼着命想方设法的样子,龙雄便不忍心先回家。

外面天黑了。窗上映照着霓虹灯光。龙雄看了看墙上的电钟,七点过十分了。正想再点燃一支烟,忽听得“咯咯、咯咯”的脚步声,关野科长回办公室来了。

“懊,秋崎君,你还没走吗?”科长一边说,一边匆忙地归餐桌上的东西。

“办完了吗?”

龙雄的话虽然简短,但彼此心照不宣。

“哦。”

关野科长简短地应了一声,但声音里透出兴冲冲的劲头。龙雄心想,看样子事情办得还顺手。

科长转过瘦长的身子,从屏风后取下外套,穿在身上。忽然想起什么似地对龙雄说:

“秋崎君,你今晚有事吗?”

“没什么事。”

“你住在阿左谷吧?”

“是的。”

“你乘中央线,正顺路。八点后,我要在东京站会见一个人,你能陪我一起去吗?”

龙雄回答说,可以。反正已经晚了,干脆让科长散散心,便一口答应下来。两人肩并肩走出漆黑的办公室。只有夜间的警备员留在那儿。董事大概已回府了,大门口不见他的汽车。

他们常去的酒馆在银座后街上桥旁,靠近公司的一条胡同里,十分方便。

在狭窄的店堂里,客人熙熙攘攘,烟雾腾腾。老板娘笑容满面,殷勤地招呼来客,从屋角里拉出两把椅子。

龙雄举起冰威士忌苏打酒杯,向科长表示祝贺,轻声问道:“事情办妥了吗?”

“晤,差不离了。”

科长眯起细长的眼睛,眼角上现出几条皱纹。手里捏着玻璃杯,眼睛凝视着橙黄的酒液。龙雄见状不由得一怔,他发现科长神情紧张。每逢遇到这种情况,他的眼神总是这副模样。这是他的一贯表现。

科长心里并没有解脱,还牵挂什么事。对了,刚才他说要去东京站会见一个人。也许就是这件事吧。龙华寻思,这事不难猜测,一定与当前的金融有关。科长的眼神说明他还没有完全放下心来。

然而,龙雄不便细问。这是科长和董事的事,作为一个副科长,不穿插嘴。当然,他也能猜个大概,但科长没有把详情告诉他,他不便直截了当地过问此事,其中亲疏有别。

龙雄对此没有什么不平。去年他被提拔为副科长,年纪轻轻,才二十九岁,晋升算是快的,因而招人妒忌。背地里自然少不了闲言碎语。为了不让人反感,眼下他处处谨慎小心。再说,除了董事的赏识以外,他没有别的靠山。

老板娘圆圆的脸,双下巴,笑容满面地向他俩走来。

“每次都让二位挤在角落里实在过意不去。”

龙雄伺机和老板娘搭讪,想逗引科长说话。科长偶而插上几句,跟着笑笑。其实他的心情并没有放松,一种无形的紧张束缚着他,无法自由自在。他不时地看看手表。

“走吧!”过了不多时科长说。已经快八点了。

春意盎然。银座后街行人熙熙攘攘。

“天暖和多了。”

为了让科长心情宽松些,龙雄随嘴说道。但科长不作回答,先坐进一辆出租汽车里。

车窗外闪过五光十色的街灯,灯光映照在科长的侧脸上,一亮一灭,显出惶惶不安的样子。

事情紧迫。明天必须筹措六千万现款。科长为此绞尽了脑汁。他双手插在外套的口袋里,眼睛盯住方向盘前面的车窗,一动不动。丸之内一带的黑洞洞的高楼大厦从车窗外掠过。

“科长的工作真不轻松啊!”龙雄心里想道。

他特意点燃一支烟。

“您今晚回家会很晚吧!”

“可能吧!”科长低声答道。话音里含着一种茫无头绪的意味。

“很久没到府上拜访了。”龙雄又说了一句。

科长答道:“过几天来玩吧,内人常说起你。”

从银座到东京站约十分钟。一路上两人只交谈了这么几句。龙雄几次想提起话头,但提不起劲。

汽车到了东京站的出站口。

科长先下车,朝站内走去。站内旅客们人头攒动。一种令人不安的气氛像激流一般裹挟着人群,推来搡去。

科长没有径直走,拐向左首。明亮的灯光透过玻璃门,照射到门外。那是头等、二等的候车室。

科长推开门回头对龙雄说:

“我在这儿等个人。”

“那么我就失赔了。”

“那好吧。”科长朝室内扫了一眼,又说:“好像还没有来。你进去坐一会儿吧。”

候车室和外部隔开,室内明亮宽敞。蓝色的沙发围着桌子摆了好几圈。宽大的墙壁上,镶嵌着日本名胜古迹的浮雕,地名用的是罗马字。

这儿与其说是候车室,倒更像座大客厅。实际上,这儿外国人居多,一群穿蓝色军服的军人凑在一块儿闲聊,还有带孩子的夫妇。正面窗口前,有两三个男人在打听什么,也有人仰坐在椅子上看报。那些外国人的身旁,横放着大皮箱。

只有三个日本人小声地说着话。

科长走到靠墙的椅子上坐下。龙雄隔着茶几坐在他身旁。

龙雄想:科长在等什么人下火车,要不,就是会见从东京站上车的人。

“多么豪华的候车室啊!”龙华说。

人们会以为这儿是外国人专用的候车室哩。

门开了,进来两三个日本人。科长没有站起来。看来不像是他要等的人。

龙雄随手拿起桌上的美国画报,一页一页地款起来。

刚翻了两三页,只见科长霍地站了起来。

龙雄目送着科长瘦削的背影,只见他慢吞吞地在有图案的地板上走过去,走到对面有京都风景浮雕的墙下站住,微微一鞠躬。

龙雄不由得一怔,那坐在椅子上的正是方才进来的两个男子。难道科长没有发现他们么?要不,科长压根儿不认识他们。

其中一人背朝外坐,另一个人打横坐。离得相当远。龙雄看那人的脸,约摸四十来岁,短头发,胖胖的红脸,戴一副金丝边眼镜。

两人从椅子上站起来,向科长回敬一礼。背朝这边的显得更恭敬些。他向科长挥手示意“请坐”。于是三人重新落座。

龙雄看到这里便站了起来。他向脸朝这边的科长略施一礼,科长点头示意。这时,红脸膛的男子扭过头来,看了龙雄一眼,眼镜片反着光。那个背朝外坐的男子,一直背对着他,一次也没有”回过头来。

龙雄慢吞吞地向门口走去。

这时,他瞥见门外站着一个女人,穿着时髦的黑色西服,白皙的脸孔仿佛紧贴在玻璃门上。灯光的反射,把女人的脸和身影撕成两半,那样子分明是朝里边张望。

龙雄刚定睛看,那女人突然闪开不见了。也许她见龙雄走过来,有意躲开了。

龙雄大步紧走几步,推门出去。门外,人头攒动。穿深色西装的无计其数。他拿不准究竟谁是方才那个女人。龙雄想,这个女人仅仅出于好奇心才向头等、二等候车室张望呢,还是在寻找什么人?找人固然无妨,但好像盯着谁似的。

“奇怪!”

龙雄心里七上八下地走上中央线二号月台。

2

上午十一时二十分,会计科长关野德一郎接到一个电话。

“是位姓崛口的先生打来的。”

接线员的话音刚落,话筒里传来一位男子的声音。

“关野先生吗?”

“是的,是崛口先生吗?昨夜太失礼了。”

关野一直在等待这个电话,语气中自然地流露出急切的心情。

“不客气。我已经和对方谈通了。请你马上来一趟,我在t会馆的西餐厅恭候。”对方低沉地说。

“是t会馆吗?”关野叶间了一句。对方回答:“是的。”然后挂断了电话。

关野放下话筒,朝副科长秋崎龙雄看了一眼,正碰上龙雄从账本上抬起来的目光,龙雄的眼神表明他已明白电话的内容了。

“秋崎君,请准备一下,去取现款。”听关野的话音,好像才松了一口气,显得颇有活力。

“有三个大箱子足够了。”

科长指的是硬铝做的大箱子,公司每次从银行提款,总是用这种箱子。霎时间,龙雄也在盘算,十万元一捆钞票,三百捆该有多大的体积。

“是哪家银行?”龙雄问道。

“是r相互银行总行。”关野清楚地答道,“一接到我的电话,立刻派两三个人坐汽车去相互银行。”

“明白了。”

听到龙雄的答话,关野立刻站起身来。

他用手摸了摸上衣里面的口袋,口袋里装着一只信封,里面有一张票面三千万元的期票,是今天早晨刚准备好的。

关野拿着外套,走到董事办公室。

董事正在会客,见到关野,从椅子上站起身向他走来,小个儿的董事,身高只及关野的肩膀,一只手插在裤袋里。

“办妥了吗?”

董事小声地问道。脸上虽然若无其事,其实心里也是挺担心的。

“刚才接到电话,我这就去一趟。”

“那好,拜托你了。”董事露出了如释重负的神色。

关野斜眼看着董事回到客人身旁,才走出房间。

从公司坐车到t会馆只需五分钟,和暖的阳光洒在大楼林立的马路上,前面行驶着一辆游览车。关野从车窗茫然地眺望着乘客的背影,心想:春天已来到了。

到了t会馆,走过红地毯,进入地下室西餐厅时,那人坐在椅子上看报,一见关野进来,赶忙叠起报纸站起身来。

长脸盘,细眼睛,笔直的鼻梁,厚厚的嘴chún往下耷拉,毫无表情。总的说来,相貌很不显眼。此人自称崛口次郎,昨晚在东京站头等、二等候车室里,关野刚跟他相识。

“昨晚讨扰了。”崛口行礼道。

刚一坐下,崛口便递给关野一支烟。跟他的长相不同,人倒很机灵。侍者端来咖啡。崛口慢吞吞地吐着烟,说道:

“刚才跟银行通了电话,说董事外出还没有回来。先在这儿等一会儿吧。”

关野不由得一怔,立刻想到时间紧迫。脑子里一盘算,拿到现款后,会计科全体出动,往工资袋里装现款需要多少时间。一看表,已经十二点钟了。如果赶上吃午饭,那更耽误工夫了。

“不要紧,一会儿就会回来的。”崛口似乎看透了关野的心思,安慰道:“已经谈妥了的,二十分钟准能回来。别着急,稍等一下吧。”

“让你费心了。”关野脸上露出苦笑,心里稍稍释然。

“还有,…关野先生。”崛口从椅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东京站头等、二等候车室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墙有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