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

在湖畔吊死的人

作者:松本清张

1

长野县北安昙区,有一个不大的湖泊,名叫青木湖。是海拔八百米高原上的淡水湖,为仁科三湖之一,方圆一里半。湖里有少量的苍复和石斑鱼。东西两岸是崇山峻岭。

湖西岸自北向南,有白马岳、春岳、鹿岛枪岳等将近三千米高的群山。

一天早晨,黑泽村的年轻人,上鹿岛枪岳与青木湖之间的一座一千五百米高的山上去砍柴,发现一具已化成白骨的尸体。从穿的衬衣和裤子判断,这是一具男尸。

大叮警署接到报警后,派警察前来现场验尸。

尸体躺在草地上,已经半成枯骨,上面贴着一块块腐肉。脖子上缠着绳子,烂绳已经发黑,当头的树上还挂着一段断头的绳子。

“是上吊死的,绳子朽烂了,禁不住尸体的重量,就断成两截。”警察推测说。

“死了大约有五到八个月的样子。”跟来的警医鉴定说。

“什么身份?”

从烂成碎片的衬衣和风吹雨淋的蓝哗叽裤子上,查了一番,没发现什么线索。口袋里只有一个小钱包,里面装着六千元钱。

然而,在翻动尸体时,警察惊得目瞪口呆。尸体下原来有一把手枪。在阳光照射下,发出乌黑的亮光。

“他居然带着一把好家伙。”

警察又望了望死者的面孔。那已经不算什么脸孔了,只是骼髅上粘着烂肉的“物质”而已。

手枪拿回警署,经鉴别确定为美制19if型45口径自动手枪。

“等一等!”

警署里的工作人员忙找通缉令。对这支手枪记忆里尚有印象。

当天夜里,东京淀桥警署的专案组接到大呀警署的通报。

“长野县北安县区的山里,发现一具自杀者的尸体,好像是黑池健专。”

这对专案组是一大冲击。

里村科长和矢口主任颇为激愤。

“真糟糕!”矢口主任捶胸顿足地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查出犯人的真实姓名。他就死了。太遗憾了。”

对警方来说,没有比犯人自杀更令人懊丧的了。为了这桩案子,折腾了五个月,竟会落到如此结果。

“先不要悲观嘛。”里村科长安慰他说。“自杀者是否就是黑池,尚难断定。要泄气,为时尚早。”

“不,可能就是黑池。我总觉得手枪是不会错的。”矢口主任膜上毫无生气地说。

“呢,别气馁嘛。”科长仍然抚慰地说,“先核实清楚再说,事情还刚开头。矢口君,你亲自出马,到现场去一趟,如何?”

“明白了。”主任领会了科长的意图,答道。

报纸以“原新宿杀人案的凶手自缢身亡”的大字标题,报道黑地位吉溢死的消息。各报情报来源同出专案组一家,所以内容大同小异。

吊死经五月有余,尸体几成白骨。原系青缢树上,因绳索朽蚀而坠落于地。死者身份不明,但查其携带之手枪,大阿警署立即同新宿案专案组联络。矢口侦查主任火速赶赴现场。黑地健吉在红月亮酒吧做过酒保,为确认起见,约红月亮酒吧女招待a子及友人小柴安男随同前去认尸。因尸体面部腐烂不堪,几近骷髅,无法辨认。但a子(二十一岁)证实,死者所着蓝裤子和洗衣房印记,以及皮带扣确为黑池之物。矢o主任即sw京,已将手枪转交鉴定科。经查论波,该论为美制lgll型45口径自动手枪。同新宿区击毙濒沼律师事务所职员田九利市的手枪为阎一物。据此判断,尸体确为凶手黑地本人。据有关当局推测,黑池子新宿作案后,随即离京逃往长野县,最后在北安昙区白马村山林中自缢身亡。现场位于青水湖畔,鹿岛枪岳东麓之丛林里。此处平日人迹罕至,故陈尸五月之久未被发现。此外,抢内尚留有二发子弹。专案组宣称,黑池健告案侦查工作到此结束。今后当全力追查獭酒律师绑架一案云云。

秋崎龙雄是在甲府附近汤村温泉看到这则消息的。

这消息使龙雄惊讶万分。他逐字逐字地看着报上的铅字。

—黑地位吉是自杀的吗?

他沉浸在既不是冲动也不是感慨的感情之中、不论是外行的他,还是内行的侦查当局,在尚未动手之前,黑地健吉早已自杀身亡了。正当双方竭尽全力,搜寻他的下落时,黑地健吉的尸体已经在信州的山林里开始腐烂。龙雄意料之中的徒劳无功,竟以出其不意的形式表现出来了。

但是,对黑地的死,龙雄还缺少一种真实感,觉得难以接受。

—黑地健专不是那种自杀的人!

这是昨天他去八岳山麓下,走访那个高原山村时所得到的结论。黑地健吉的为人处世,在龙雄的心中已有了轮廓。

根据逻辑推断,侦查当局至今尚未知道,黑池在作案后,从羽田乘日航机飞抵名古屋。显而易见,他的背后有舟级英明在操纵。那么黑地怎么又会在北情浓的山里自杀呢?而且,陈月已达五个月之久。如果这个鉴定没有错的话,那么他作案后不久就自杀了。

就在一个月之前,还有人打发上俯绘津子去瑞派都局提取十万元现钞。这是黑地用来作为逃跑的路费。龙雄对此确信不疑。

黑池健古绝不是那种自杀的人。他的性格中具有一种野性的意志。尤其是他在舟圾英明的右翼组织中大肆活动后,这种野性更是有增无减。

报上说,黑池的尸体几乎腐烂成一堆白骨,面相已无法辨认。既然不知长相如何,令人感到有人为假象的可能。

作出判断的根据,只有裤子、皮带和手枪。因手枪与作案时所用的凶器属同一型号,故而认定是同一把手枪。其中会不会有什么计谋呢?

龙雄请旅馆女招待找来一份地图。去北安昙区白马村,最近的路线是从松本站乘支线,经过越后的系鱼川,在梁场站下车。根据火车时刻表,从甲府乘火车去要五个小时。

龙雄鬼使神差达不回东京,而在甲府下车,他拿定主意先去现场探查一番再说。

梁场站仿佛是被人遗弃的一个小站。龙雄下车的时候,太阳已经西斜,在狭窄的走廊上,投下一道细长的影子。

走出车站,有首便是青水湖。夕阳迟疑,波光怨和

走到烟铺,买了一盒和平牌香烟,顺便向中年的老板娘打听道:

“听说这儿附近有人吊死,不知在什么地方?”

中年妇女目光炯炯地说:

“就在旁边这座山里。”

她还特意走到路上指给龙雄肴。小山!伤湖而立。山上树木茂密,山后便是鹿岛枪员。

龙雄从发电所旁边的小路走去。不一会儿便走到山坡上,在山明处有一个村落。

一个老人站在门口,一直望着龙雄。龙雄走过去向他打听。

“听说这儿附近有人吊死,不知在什么地方?”

老人咧开缺牙的嘴,笑着说;

“看光是,吊死人这事儿传得很快,方才就有人问我。”

说着,老人指着右面一座陡峭的山,详细告诉龙雄去现场怎么走法。

“从这儿直奔山上,那儿有棵分成两权的大杉树,你就以杉树为目标朝前走。”

龙雄接老人的指点上了山,只有一条人迹刚走出来的小径。愈往山里,树木愈多。山高一千六百米。方才的小山海拔将近一千米,因而感觉不出有那样高。

爬上山顶,果然有棵两股权的大杉树。据说顺着山脊再向北走二百米,便是现场。

山的右方是青木湖,像片叶子似的,夹在两山之间。

树茂林深,人迹罕至。跑到这里自杀,可以掩人耳目达数月之久。

走到一处青草被踩乱的地方,龙雄才意识到,这里便是现场。大科是警察一窝蜂赶到这里的缘故。

抬头看了一下,枝繁叶茂。不知黑池吊死在哪根枝上。绳子早已被取走。

黑池健吉果真死在这里吗?——这个疑窦紧紧地拴住了龙雄的心。说是疑窦,毋宁说更近于思索。

龙雄瑞想当时那人在这里自杀的情景。他六种无主,悄然走上山来,若非这样,决不相称。

—不是黑地位青,自杀的应是别人。

黑地决不是那种人。为了寻死,一个人独行,跑进深山。他腰悍、强劲、充满活力。不会像老弱病残那样,在这荒凉的地方投环绝命。即使准备一死,也要选择符合他性格的更壮烈的方式。手枪在新宿打了两发,送了别人的性命之外,枪膛里不是还留有子弹吗?对黑地来说,就该如自己头上打一枪。这才是他性格的表现。

此外,他有的是钱。在瑞浪邮局提取了十万元。既然有那么多钱,他根本不会自杀。

薄暮四垂,太阳已经落山,只有落b的余晖照得天空通红。

山荒寂更寒,归途向湖畔。

龙雄脑子里又浮起一句徘句。

这对,树林里有个人影在闪动。矮个子,胖身材。尤难不由得一怔。

“喀,”对方先打招呼,“这不是秋崎吗?”

丝毫不错。对方正是田村演古。龙雄陡然见他竟怔住了。

“他乡遇故知,想不到在这儿碰上你!”夜色朦胧,田村笑嘻嘻地从草丛里走过来。

“是田村吗?”龙雄这才开口问道,“方才在山下村子里,听说一人上山来,没想到是你。”

“我也没料到你全站在这里。”田村的两眼在眼镜后面露出高兴的神采。

“你不是去九州了吗?”龙雄惊讶地问。

“昨天从九州回来的。在报社听到这个消息,今天一早就赶来了。”

“你是想看看现场吗?”

“可不是,我想查查清楚。”

“查清楚?查什么?”

“黑地是否真在这里上吊。”

原来田村也在考虑这个问题,龙雄思量着。

“那么你是怎样看呢?”

“你怎样看?”田村反问。

“尸体已化成一堆白骨,究竟是不是黑地,已经无法辨认。我觉得尸体是别人。”

龙雄刚说完,田村拍拍他的肩膀喊道:

“说得对。我也是同样看法。手枪、裤子、皮带扣,全是别人布置的,决不会是黑地健吉。他不会在这里自杀。”

田村十分肯定,龙雄凝望他的脸孔问:

“有什么商靠的依据吗?”

“依据就是操纵黑地的舟坂英明。”

“什么意思?”

田村满吉没有立即回答,叼着香烟,将身子转向湖面,湖水在树林隙缝间,泛出幽暗的白光,·

“我去了一趟九州。”田村换了个话题。

“听说了。去采访贪污案的事吧?”

“什么贪污案,我不过找了个借口。”田村低声笑了笑,“我去九州,告诉你吧,是为了调查舟级英明的身世。”

“顺?舟坂是九州人吗?”

“不,这个人来历不明。听说他本来是朝鲜人。”

“你说什么?”

“我去了九州的博多,向一个朝鲜人团体作了调查。”

2

“天黑了,下川巴。”田村说,“反正今晚回不了东京,就在大叮住一宿吧。我有许多话要跟你说,到了旅馆再慢慢谈吧。”

湖光渐暗源俄之中夜色沉沉。村子里更加幽暗了。不如趁早走出去,免得迷路。

下了山便是一个村落。在路上可以望见有的人家正在半暗不明的灯光下吃晚饭。路的一端,向西走去,是通往鹿岛枪岳的登山口。

在村边一户低矮的农家前,一个老婆子背着娃娃站着。

“晚上好。”

老婆子见龙雄和田村走过来,从幽暗的屋檐下寒暄道。

“晚上好。老大娘有事吗?”.

田村停住脚步。老婆子走近两三步问:

“你们是电力公司的吗?”

“不是。有什么事吗?”

五六天前有电工进山来,所以我问一下。他们最近要架高压线哩。”

“哦,我们不是。”

田村说完,仍旧走自己的路。拐过下坡路,能看见梁场车站的灯光。小小的湖面上,暮色苍茫,微微泛着白光。他们二人在大叮的旅馆里下榻,吃了一顿误了时光的晚饭。

“方才在山上讲的事,请继续讲下去。”龙雄央求道。

田村洗完澡进来满面红光。

“好,我正想接着讲呢。”他擦了擦眼镜片。重新戴上。

“你说舟坂英明是朝鲜人,真出乎我意料之外。你从哪里查到的?”龙雄刨根问底。

“是从其他右翼团体打听来的。不是我问来的。”

“不是你问来的?那么说,你现在不是孤军作战牌?”

龙雄凝视田村的脸。田村眼里微露歉意笑道:

“不瞒你说,我一个人实在干不下去了。首先不能随意行动。常要派我去干不相干的事。不得已之下,我向部主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在湖畔吊死的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墙有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