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

死的沸腾

作者:松本清张

1

秋崎龙雄陪着加藤大六郎老汉乘上北上的列车。十二点零四分在中央线上的瑞浪站下车。

昨天半夜到达盐夙,在那里住了一宿。如果去上瞰访温泉,便赶不上这趟车。本来答应老汉去洗温泉澡,只好改在回来时再去,便径直赶到瑞浪。昨晚很晚才下火车,今天又赶乘早车,老汉虽然不大乐意,不过很久没有坐火车了,兴致也很高,精神十足,一点不像七十岁的老人。

他们走出检票口,田村便大摇大摆地走过来了。

“你好!”

两人同时伸出手来。

“看到电报了吗?”龙雄立即问道。

“看到了,看了才来的。”

田村很兴奋,回过头去,身后还站着三个龙雄不认识的人。

“都是我们社里的人,是特查组的。”

田村简短地介绍了一下。一见到龙雄身后的老人,不由得露出诧异的神色。

“是黑地健吉出生地,长野县南佐久区春野村的。”龙雄说。田村听了莫名其妙。

“是黑地健吉的……”

“嗯,待会儿你就知道了。”

龙雄先把老人安顿在候车室的椅子上休息。旋即走到”田村跟前问:

“怎么样?丹绒买的什么葯?查明白了吗?”

“查明白了。昨天一早到伊势市,几个人分头去查。”

田村把记事本送给龙华。舟级拨购了大批浓硫酸和重铬酸钾。

“这是工业用品,一般人用不着。单买这两种东西,很扎眼,所以,另外买了玩具、碟子、扫帚等,来这人耳目。他这样乱买一起,别人以为是精神失常。其实,正是叫人以为他疯了,才来这一手。”

龙华说到这里,田村又问:

“那么浓硫酸和重铬酸钾是做什么用的?”

“用来处理青木湖畔吊死的那具尸体。”

田村和另外三名记者,目光一齐射向龙雄。

“我先从事情的结局说起吧。那具吊死的尸体就是黑地位吉。”

“你说什么?”

田村惊愕得两眼滚圆。这怎么可能?他一直以为尸体是哪个不相干的人,用来做黑他健吉的替身。而龙华的见解恰恰相反,一口断定尸体是黑地本人。难怪田村要瞠目结舌。

“我再从头说起,装扮成激沼律师的模样、戴绿帽子、爬上拆古木山的人,恐怕就是黑池健吉。那时,律师不知在什么地方,被迫吃野草毒和通草籽,快要饿死的当口。他们为了制造律师是在山上遭难而死的假象,便设法让第三者看见律师活着上了山。假扮律师的就是黑池健吉。目击者只看到服装的颜色,没记住死者的脸容。——他们这一手搞得很漂亮。”龙华逐一说明自己的推测。

“当然,这是舟报英明一手策划的。律师本人已濒临死亡。他们大概趁着黑夜,在无人经过的大平街上,用汽车把律师运上山,再从木曾峰把他扔到现场。第二天刮台风,又是降温,可怜的潮沼律师终于在山上断了气。”

“这些全明白。不明白的是这些事情发生在一个月之前,而那具化成白骨的尸体,如果是黑地健吉的话,他早在五个月前就死了。”

“能解开这个谜的便是这些葯品。”龙华指着记事本上的葯物名字说:“如果把浓硫酸和重铬酸钾混合在一起,就可变成溶解力极强的溶液。加了葡萄糖可以还原,减低溶解力,再接上适量的水,溶液就更稀薄,可以用来疑制皮革。这两种酸的混合溶液,俗称浓铬硫酸,泡在里面,任何有机物都能溶解。倘若在澡盆大小的容器里倒港这种溶液,把尸体泡在里面,一个晚上便能溶化掉。”

“哦,那具上吊的尸体化成白骨也是,…··”田村用手捂住嘴,惊叫道。

“不错,黑地健育被杀害后,给沉到铬硫酸池子里。大约有四五小时光景,尸体上还留些烂肉,看上去像腐烂的程度,便捞上来。用水把溶液冲洗掉,装进麻袋,一伙犯人带着上了火车。”

“麻袋?那么说,那个老太婆说的口袋竟是真的了!”

“对,一只手能提得动,那是相当轻的。重量大概只有原尸的七分之一。火车走的这段时间,还不至于发臭。对犯人来说,没有比这更方便的了。”

龙华接着说:

“后来,他们把麻袋扛到山里,将尸体放在现场。他们要了些花招,把事先准备好的烂绳子,缠在脖子上,又在树枝上挂上一段,仿佛是新落下坠的样子。尸体在三天后发现的。一过三天,残留在栏肉上的葯液已经阿空气氧化,完全是腐烂状态。发现的时候,尸体好像已经过了半年似的。连警医验尸时也被蒙骗过去了,弄得大家不明真相。”

听龙雄说到这里,田村的红脸变得像白纸一样,接口问道:

“可是,他们为什么还要故弄玄虚,运一木箱电瓷瓶来?”

“那是为了使某人相信,从上歧津用木箱运来一具尸体。”

“为什么要这样做?某人是谁?”

龙雄脸上倏地掠过一丝苦涩的表情。

“那等以后再告诉你。”

田村凝视着龙雄的脸,又问:

“你是从哪里得到启示,想到铬硫酸的?”

“这也等回头再说吧。”

“好吧。”田村接着问,“黑他健吉为什么被杀?”

“因为他的真名实姓已被查出来,主犯感到发发可危,便干掉他,弄成自杀的样子,警方就不再追查了。”

“是这么一回事!”

三个记者一直默默地听着龙雄说话。这时,有一个人走进来告诉龙雄说:

“东京的专案组快解散了。”

“哦?这正中主犯的下怀。”龙雄回答说。

“可是,主犯现在在什么地方?你知道吗?”

“知道。”

说罢,龙雄发现车站前的公共电话亭里有一本电话号码簿,便大步走过去,迅速翻起来,找到了一个名字。便向田村招招手。

“你来看。”

田村看见在密密麻麻的电话号码中间,龙雄的手指指着“清华园”三个字。

“清华园是什么?”

“你再看这个。”

手指滑过去,指着“清华团精神病医院院长岩尾辉次”。

田村的眼睛瞪得老大。

“精神病医院,啊,原来他在这里。”

可是,不论是龙推,还是田村,两人顿时怔住了。

岩尾辉次,岩尾辉次……诈骗支票时用的那张名片,议员的名字叫岩尾辉辅。

“这么说j院长同那个右翼议员岩尾,不是兄弟,就是亲戚。”

两人的眼里清晰地浮现出舟圾英明同岩尾议员之间千丝万缕的关系。

龙雄突然感到焦躁不安。

“你把全部情况报告警察了没有?”龙推问田村。

“还没有。单看电报不知是怎么回事?”

这也不无道理。龙雄知道自己太冒失了。因为详细原委只有自己知道,别人却未必了解。现在一刻也不能犹豫了。他算了一下人数,总共有五个人,怎么也能对付了。

“没办法,必要时咱们一起闯进去。”龙雄拿定了主意。

“舟板英明的事,我现在已经知道。他大概在这家精神病医院里。可是,你在电报上说,‘一个人生命危险!’此人是谁?”田村问。

“是个女人。”龙雄立即回答说。

“女人?”田村露出惊讶的神色。“哪个女人?总不见得是红月亮酒吧的老板娘吧?”

“总之,去了就明白了。现在首要的是赶快去医院。”龙华嚷嚷着,“一切等以后再说。”

镇上没有出租汽车,决定赶紧步行走去。龙雄走到候车室同加藤老汉说:

“老人家,咱们马上去见阿音,要赶快才行。不巧,镇上没有出租汽车,您走得动吗?”

老人张开没有牙的嘴,笑着说:

“晦!我虽然上了年纪,在田里干活。两条腿也锻炼出来了。决不比城里的小伙子差。哦,阿音就在这镇上?”

“对,您去见见他吧。”

老汉哼解一声站了起来。

从车站到清华园有相当一段路。龙雄、田村和三个记者径直大步走去。怪不得老汉能夸口,走起路来,腿脚的确很硬朗。

曾几何时,龙雄走过的那座桥,此刻又走了过去。他还记得隐没在丘陵中的一排屋檐,此刻又出现在眼前。这条路龙雄走过,所以熟门熟路。

走进正门,便是那座阴森森的楼舍。龙推走在前面,来到办公处前。他的心跳得厉害。

病房在侧面,窗子很小,装着铁栅栏,外面不见一个人影。

田村用手碰了碰龙华。

“你瞧!”

他用手指了指,压低嗓门说。办公处旁边是车库,可以看见汽车的尾部。

“这辆车,我去伊势,在舟场下榻的旅馆里见过。”田村说,“你前两天在电话里提到自备汽车的事,我猛然想了起来。也许期沼在饿死之前,把他送到木曾峰上的,正是这辆汽车也未可知。所以我随后打电话给伊势通讯站的通讯员,要他去调查一下。你猜怎么着?说是刮台风前三天,那辆汽车就不知去向了。五六天来都没有看到汽车的影子。据说,那辆车是舟场刚到旅馆对开去的。”

“恐怕是这么回事。”龙雄点点头说,“把硫酸坛子和浓铬硫酸运到这里来,也一定靠这辆车子。现在事情已经水落石出了。”

龙华使劲推开了门,五个人连同老汉一齐闯了过去。

门房吃惊地望着他们。

“我们要见舟权英明先生。”

龙雄则说完,门房便装糊涂问道:

“是住院病人吗?”

“是不是住院病人不知道,反正那个人现在在这里。”龙雄说着,忽然意识到这样说不行,便改口说:

“那么让我们见一下院长先生吧。”

“您贵姓?”

田村从旁边递过名片说:

“我们是报社的,不会耽搁很久。我们求见一下院长。”

门房拿着名片走进去。

他们还以为会遭到拒绝,不料,一个身材魁梧、五十上下的男子,穿着白大褂,眼镜片闪着光,从里面走了出来。他神情高傲,自命不凡。龙雄一眼便看出,同那个有一面之交的岩尾议员极其相似。他们肯定是乃兄乃弟。

“我就是院长。”他眼睛骨溜溜的向众人扫了一眼。

“舟权先生到贵院来了吧?他是否住院,我们不清楚,总之我们要见见他。”龙雄开门见山地说。

“他没有来我们这里。”院长斩钉截铁地说。

“也许用的别的名字。反正您从伊势市的旅馆用汽车把他接来的那个人。”

院长神情窘迫,喉结动了一下,咽了一口唾沫。

“不知道。我不记得有这样的事。”

“有也罢,没有也罢。总之,我们要见舟级先生。”田村嗷起嘴来,大声说道。

“他不在这里。”院长睡了田村一眼。声音之响,也不亚于田村。

“应该在。不要把人藏起来。叫他出来!”

“不在!你这个人不讲理。”

“他在2我们打听到才来的。”

“不在就是不在。”

在,不在!双方争执不下,竟至吵了起来。这时通向里面的门突然打开了,走出一个人来。

“你们这些人要做什么?”

声音响彻屋宇。龙雄、田村和三个记者都给唬住了。

小平头,高颧骨,满面怒容。因为生气,脸色通红,眉头紧缩,两只大眼睛仿佛要着起火来。穿一件立领眼,威风凛凛,双手插在腰上,两腿分开站在门口。

“啊!您是山崎总管!”

田村叫了一声,同时又听见:

“噢!这不是阿音吗?是阿音,是阿音!叫人怪想你的。”

站在后面的加藤老汉,张开没牙的嘴,喃喃地说着,向前走了过去。

“什么?他是阿音?”

龙雄一怔,紧张得凝视山崎的脸。田村也呆呆地看着。

“原来你就是舟圾!”

到了这时才露出庐山真面目的舟饭英明,压根儿不理睬他们二人,愕然地望着老汉,达二三秒之久,他的身子颤动了一下。

“阿音啊!你真出息了。二十多年不见了。”

老汉亲热地伸出满是皱纹的手,几乎要碰到舟报的立领服上。

“您是加藤大爷吧?”舟圾盯住老汉的脸孔说。

“懊,你还记得我?我也老了。说是你要见我,是他带我来的。”老汉指着龙雄说。

舟权将火辣辣的目光射向龙雄问道:

“你是什么人?”声音也同样火暴。

“是被你骗了三千万元支票的昭和电业公司的职员。”

龙雄用尖利的目光射向舟报。他的话满蕴着蓄积已久的憎恶。

舟板也盯住龙雄的脸,仿佛要一眼将他射穿似的。

“你干得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死的沸腾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