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

自杀之行

作者:松本清张

1

关野德一郎在经理催促下,接着往下说。他的视线忽东忽西,嘴chún发干,像是在咬嘴chún似地不时用舌头去湿润。

“在东京站的候车室见到了崛口。我本来不认识他,只凭他在桌上放的一本经济杂志作标志。那时他正和另一个男子说着话。我走近去通名报姓,他让我在对面椅子上坐下,说了两三句应酬话,另外那个人很识相,站起来走了。”

“那个人恐怕也是骗子的同党吧!”律师独自点着头说。

“剩下我们两人时,崛口马上谈到正题。他说,大体情况已听山杉谈过了。他估计可以想办法弄到这个数目。我一听喜出望外,当时我并不认为难题已经解决。崛口提到r相互银行的大山常务董事,说他以前和他有特殊关系,可以请他帮忙通融,只要我们私下里肯出一笔拆息,他可以去接洽。我说那就拜托了。崛口提出要二十万元回扣,我一口答应了。他说,第二天一早就去见大山董事,有了结果用电话通知我。于是我们就分手了。”

后来的事情,方才已经讲过了,大家一清二楚,谁也没有作尸。

经理的追究转到另一个方面。

“你知道受骗后,立刻去找山杉了吗?”

“是的,我从银行回来向专务汇报,和专务一起去找了山杉。”

专务董事对经理说:

“是的,我听了关野的汇报后,大吃一惊。全部进程,关野都—一跟我商量过,所以我也有责任,于是就同关野一起去找山杉。”

“山杉说什么来着?”经理没有去看专务,目光仍然盯在关野身上。

“当时山杉正在事务所,我和专务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山杉也非常吃惊,说那太遗憾了。”

“遗憾?”

“他的意思是此事和他无关。他说,崛口这个人经常出入他的事务所,如此而已。对这件事他不负任何责任,他的女秘书上崎也这样说。他们并没有把崛口介绍给我,只不过提到有这么一个人。问他崛口的住址和来历,山杉也不甚了了,说像崛口那样的据客有的是。他硬说崛口虽然常来事务所玩,但从来没有和他做过一次交易。”

经理陷入了沉思。

山杉喜太郎是位手段高明、心狠手辣的高利贷者。他的话令人迷惑不解,不知是否该相信他。山衫和支票骗子之间是否有一条无形的纽带?

经理抱着头,显出一副中了圈套、难以自拔的弱者的样子。

“经理,”专务霍地从椅子上站起身来,矮胖的身子立在经理眼前,深深弯腰一鞠躬。“对这次失误,实在抱歉之至。真诚向您谢罪。”

他两手贴在裤线上,毕恭毕敬。以谢罪方式而论,可谓极其标准。但这种礼节令人感到空泛,毫无意义。

关野德一郎仍然茫然若失地看着这一切。作为被告,他根本没有谢罪的余地。他脸上毫无表情,仿佛是个旁观者。

“失误之类的话以后再说。”经理的手从头顶摸到脸颊上。

“当前首先要考虑的是这笔被诈骗的三千万的支票该如何处置?”

“就公司目前情况来说,三千万元数目实在太大了。”常务董事说道,“我们总不至于眼睁睁地看着叫人拿走吧?上告司法当局,追查这伙骗子。如何?”

“常务说得对。”懒沼律师说,慢悠悠地点燃了一支烟。“不过,这样一来,这一事件就会传到社会上去,有损于公司的信誉,总而言之,这种案子对智能犯来说,不过是略施小技而已。正因为简单,反而容易使人上当受骗。”

律师的言外之意是:如此简单的骗局,竟然也有人上当,社会上知道后,会笑掉大牙。

“那么明知是诈骗,支票到期难道还要照付吗?”常务望着律师说道。

“如您所知,支票的性质是无形证券,只要有正当的第三者的背书,就不能不支付。在支付前,想要采取法律措施,必须在骗子尚未将支票脱手前向警方申诉,但恐怕这也无济于事。此刻支票大概已转到第三者手里,双方联名背书去提款。所以,即使去申诉,只有徒然损害公司的信誉,毫无效果。这一点,我请各位慎重考虑。”

问题归结到一点,是损害公司的信誉和体面呢,还是秘而不宣?

“这种事情,其他公司也碰上过吗?”专务问。他刚才已赔礼道歉过,此刻脸色稍好些。

“就我私下听到的,相当不少哩。”律师回答道。

“碰到这样情况,该如何处置呢?”经理问道。

“一流大公司,”懒语律师说,“绝对保守秘密。有一家公司损失达一亿元以上,可是怕事情外泄,他们不向司法当局起诉。”

再也没有人提问题了。在这间巨头办公室里,一片凝重的沉默,只有常务董事不满地嘟吹了几句。

经理又用两手重新抱起了头,将身体的重心斜到沙发的扶手上。那姿势谁也不敢正视,除了关野德一郎,其他三人的视线落到自己的鞋尖上。

只有关野一个人依然茫然若失不知所措。

经理突然松开两手,抬起头来,脸色通红。

“好吧,既然报警没有用,那就内部保密吧。”经理当机立断,他主张维护公司信誉。其余几个人微微一惊。谁都不敢去看经理充着血的红脸孔,赶紧移开了目光。

“关野君,你给公司造成这样重大损失,你要负全部责任!”

关野德一郎从椅子上摇摇晃晃地站起来,一下子瘫倒在油漆地板上。他趴倒在地,额角贴着地板。

关野走到外面时,已经八点过了。

银座大街人群熙攘。这正是热闹时分。

年轻的情侣和中年的伴侣,缓缓地漫步在街头。人们的脸上无忧无虑,显出兴高采烈的样子。谁也没有注意到关野德一郎这个被厄运压倒的人,张张脸孔都很快活,对今夜和明天满怀着希望。关野恍恍惚惚地犹如走在墓地里,周围的一切同他无缘。他是孤独的。橱窗里明亮的灯光,随着他身子的移动,照在他身上。

他走到舟坂屋前的小胡同,要了一辆出租汽车。他下意识地叫住汽车,身不由己地坐了上去。

“先生,去哪儿?”司机握着方向盘问道。

客人没有立即回答。其实,关野上了车,这才意识到,应该马上告诉去处。

“去麻布。”关野不加思索,随嘴说道。

汽车启动了。关野靠在座位角落里,眼睛凝望着窗外。汽车从新桥穿过御成门,行驶在芝公园中。公园里的树木,在车灯照耀下,呈一片白色摇来晃去。司机本来想跟关野搭讪,见客人不回答,也就不吱声了。

到了电车道上,司机问去麻布什么地方。关野才如梦初醒答道;

“六棵树。”

关野下了车,这才意识到自己一开始存心去找山杉喜太郎,一路上糊里糊涂,来到了这儿。在他的意识深处,他想再见一次山杉喜太郎,究明事情的真相。其实那也是徒劳无益的。山杉根本不会理睬他。然而,对关野来说,就是这个山杉把自己的命运逼到如此地步,不来敲敲这堵墙,他是不甘心的。此刻他心乱如麻,是一种本能把他推到这里来的。

山杉商事公司就在眼前,三层楼房,所有窗子都没有灯光,黑洞洞的。大门自然也关着。

关野拐进旁边的一条小胡同,绕到楼房后面。黑漆漆的楼房寒气逼人。他接了一下门铃。

楼下的一扇窗户亮了灯,闪出一个人影。那人推开半扇窗户,没精打采地探出头来同:

“哪一位?”值班员说。

“我姓关野,山杉先生在吗?”

“有事明天再办吧。经理今天傍晚到关西去了。生意上的事,明天找主管的人谈吧。”

关野顿了一下。

“那么,能不能把女秘书上崎的住址告诉我?我有急事,今夜务必要见她。”

值班员打量一下站在暗地里的关野的脸。

“你找上崎也没有用,她和经理一起走了。不知有何贵干?生意上的事,请您明天来找别人吧!”

他有点怀疑关野,说罢便关上了窗子。

关野在纸烟店里,拿起公用电话的红色听筒,对接电话的人说:

“我是隔壁邻居关野。总是麻烦您,劳驾请叫我的妻子接电话。”

等了约摸三分钟,听筒里传来收音机播送的音乐。一会儿“咯咯”一声,听筒里传来妻子千代子的声音。

“喂”

“千代子吗?是我。”关野说。

“嗯”

“我摊上了点事,最近回不了家。你知道就行了。”他按照事先想好的说道。

“喂,喂,那么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知道,总之暂时不能回家了。”

听筒里妻子还在“喂,喂,”喊着,关野咋嚎一声,挂断了电话。妻子的声音还在耳际回响。

他叫住一辆过路的出租汽车,说去品川站。

湘南线的月台上,灯火通明。开往热海的列车进站了。关野上了车,身子往座位上一靠,闭上眼睛像睡熟了似的。鼻梁上冒出油脂,眼圈上渗出冷汗。将近两小时的路程,他没有睁开眼睛往窗外瞟一眼。

至汤河原站下车时,已过了十一点半了。出了站,他才发现已满天星斗。

打着灯笼的旅馆茶役摆出一字长蛇阵招待客人。

“内汤河原有没有旅馆?”

该地旅馆的人把关野送上出租汽车。

汽车沿着河岸一路上坡。家家旅馆灯火辉煌。关野想起从前和妻子来这儿的情景。

到了旅馆,女佣把他领到靠里面的房间。

“这么晚了,真对不起。”

关野对女佣说,晚饭已经用过,不必开饭了。其实,他中饭、晚饭都没有吃,但一点也不觉得饿。

洗完澡,他坐在桌前,从包里拿出信纸。

女佣拿来登记簿,他写上了本名。

“明天早晨您不急着起身吧!”

“不,我要早起的,现在把账结清。”

接着他说马上还要写信,请她把信发掉。

写信花去很长时间。给妻子千代子、经理、专务董事、还有副科长秋崎龙雄,一共四封。

他写给秋崎龙雄的信最长,把这次事件经过详尽地告诉他。除了秋崎以外,没有别的可诉说的人了。

写完四封信,已经凌晨四点了。他把信放在桌上,并留下邮票钱。接着抽了两支烟,站起来穿上西装。

出了旅馆,关野德一郎从公路向山上走去。天还没亮,夜色朦胧。只听得河里流水哗哗响。他踩着春草,用手摸索着,走进黑洞洞的森林…

2

东京天气异常干燥,连日放晴。好不容易才下起蒙蒙细雨。

秋崎龙雄在麻布山杉商事公司门口下了出租汽车。这是一座很破旧的三层楼房,外观灰秃秃的,谈不上有什么格调。门旁黄铜做的横招牌上,有的字已经脱落。这就是在东京屈指可数的大金融家山杉喜太郎的老巢。据说他一次能调动几亿元资金。

一进门,便是传达室,一位坐着看报的少女,抬起头来。

“我是来接洽贷款的。”

秋崎递上名片。名片是昨天才印的,上面没有昭和电器制造公司字样。

少女接过名片朝里边走去。不一会儿出来将秋崎领进旁边的会客室。这间会客室十分陈旧,粗俗。墙上挂着一个横幅的镜框,是金池液糊的字画。题字和落款,龙雄都念不出。西式房间加上这样的摆设,显得不伦不类,倒和金融家的身份十分相称。

一位四十来岁的职员,手里拿着龙雄的名片走了进来,说道:

“听说您是来接洽贷款的,我负责办理这项业务,能否请您具体谈一谈?”

“两三天以前,我在电话里和贵公司经理谈过。具体情况想必他都知道了吧?”龙雄反问道。

“跟经理谈过。”

职员把龙雄的名片重新看了一遍,只有姓名,没有公司名,歪起头想了一下,问道:“是哪一位介绍您来的?”

“这个嘛,经理也该知道。总之,请您向经理通报一声。”

龙雄说得很硬。

“很不凑巧,经理昨天大大皈了。我没有听他谈起过这件事。”

职员相当客气。龙雄今天早晨打过电话,知道经理不在。

龙雄故意做出为难的样子。

“是不是另外有人听经理谈起过这件事广

“那么,请您等一下,我去问间秘书。”

龙雄叮嘱一句:“那就务请问到。”他听职员说会间秘书,心里不由得暗暗高兴,但又不放心,怕来的是另外的人,或者就只刚才那职员一个人折回来。

过了五分钟,玻璃门映出一片蓝色,有人敲门了。龙雄想:准是来了。

一位身材苗条的年轻女郎推门进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自杀之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墙有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