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

红月亮酒吧

作者:松本清张

1

天气转暖,暮春之夜寒意料峭。

红月亮酒吧位于西银座一条热闹非凡的胡同.秋崎龙雄用肩膀顶开一扇漆黑。沉重的百叶门,走了进去。

里面烟雾腾腾,这得灯光昏暗不明。站在一旁的女招待,扭过一张白脸嗲声嗲气地招呼龙雄。右侧是柜台,厢座设在尽里头。龙雄瞅了一眼,厢座里坐满了顾客和女招待。

两个弹吉化的人,站在里边弹唱,顾客搂着女招待跳舞。龙雄局促地从他们身后挤过去,坐到柜台跟前。酒保站在摆满洋酒的酒柜前兑鸡尾酒。他身旁站着两个女招待,一个穿和服,一个一身西装。

“您要点什么?”

眼睛大的一个问道,很漂亮、年轻,看来不像是老板娘。

“威士忌苏打。”

他要了一杯威士忌加苏打。这时,三四个女招待送走客人,便踱到龙雄跟前。

“您来了,欢迎,欢迎!”

龙雄喝了几口,这时一个女招待挨着他坐下了。龙雄打量着她的脸问道:

“你是老板娘?”

女的笑了。

“对不起,您弄错了。妈咪还要漂亮哩,您瞧那边。”说罢,扭头用眼睛示意。

厢座里,三个女的挟着一个顾客,顾客已醉得相当可以了,一只手搂着女人的肩膀。分不清哪个是老板娘。他正要问,其中一个把脸转过来,手上夹着香烟,站起身走了过来。

“瞧!妈咪过来了。”身旁的女招待说。

那女子身穿和服,细高挑儿,比想象的要年轻,一长脸,细眼睛。黑地碎白花纹的和服上系着黄腰带,打扮得不俗气。她袅袅亭亭地走过来。

“晚上好,初次见面。”她端详着龙雄。笑盈盈地说,“不知该怎么称呼您。”又立即对身旁的女招待说:“不仅是醉酒的缘故,也许是上了年纪?最近我常常把客人的模样一下子给忘了。”她转过脸,鼻子的轮廓很美。

“妈咪!”

女招待正要站起来,老板娘使了个眼色,示意叫她坐下,手指按住龙雄的肩膀。

“是第一次来吧?”她装模作样地歪着头,凑在龙雄的耳际,娇声娇气地问。

“是的,听朋友说,这儿生意兴隆。”

龙雄端着酒杯,扭过身来。凑近看,女人笑时,眼角上已有细细的皱纹,脸颊上还光艳照人。

“真的?那太高兴了。请多光顾。”

这时,三个客人推门进来。女招待在后面“妈咪,妈咪!”喊个不停。于是老板娘离开龙雄,身旁的女招待也朝新来的客人奔去。

—原来她是舟圾英明的情妇!

林子里的冰块磕碰着牙齿。龙雄喝着黄澄澄的饮料,出神地想着。女人的面影已留在眼帘里了,可是他还想看她一眼。

方才一直没有留意,坐在一旁同别的女招待说话的客人,此刻正盯住龙雄看。一会儿,他拿起自己的杯子踱过来。

“你是第一次来吧?我今晚是第三次。”

此人戴一项贝雷帽,三十二三岁。样子像公司小职员,两眼醉意朦胧。刚才他一直独自喝闷酒。

龙雄不知所措。

他虽然没有放弃追踪上崎绘津子的念头,可是她的背后出现了舟坂英明。事态有了新的发展。案子的范围越来越广了。三千万元支票肯定落到右翼头子手里了。

迄今为止,龙雄总以为山杉喜太郎操纵着“倒票爷”,看来并非如此。“倒票爷”的后台是舟坂英明这个右翼头子。正巧山杉得知昭和电器制造公司急于筹措一笔款子,便把情报出卖给舟坂英明。

因此,在这个案子中山杉也扮演了一个角色,但运筹帷幄的主谋却是右翼头子舟坂英明。这样看来,在r相互银行中自称崛口的“倒票爷”和他的几个同谋是怎么一路货色了。议员岩尾辉辅的名片不过是戏中的小道具,被他们用来做手脚的。

龙雄从关野科长的遗书中,了解事情的详细经过,并把要点记在记事本上。至于岩尾辉辅议员这张名片,龙雄打算过几天去查一下来历。

可是,案子的关键人物自称崛口的“倒票爷”,关野只写了一行字,三十来岁,瘦长脸。没有记下别的特征,单说三十来岁,瘦长脸。不足为凭。不过,一般人对别人的长相只能留下模糊的印象。

龙雄之所以要来红月亮酒吧看看,因为他有种茫然的期望,或许能在这儿找到崛口。当内野提起这儿的老板娘是舟坂的情妇时,他脑子里便闪过这个念头。

龙雄本来不清楚崛口的长相,只是觉得崛口同舟坂有联系,他不会不到这酒吧来。崛口根本没有必要东躲西藏。警方还没有动手破案,他尽可以满不在乎随便上街闲逛,很可能在红月亮酒吧露面。龙雄觉得,只要崛口出现在自己面前,他有把握认出他来。

这样一想,上崎绘津子在他心目中渐渐淡漠起来。龙雄意识到,山杉商事公司已成为支流,发现崛口才是案子的主线,他直感地认为,追查这条主线才是关键。

然而,他又感到不安。

那就是因为有舟坂英明这个人在,或者说有右翼势力这个特殊组织存在。他担心崛口会藏身于这个组织之中。这样一来,置身在这个组织之外的他,便会感到束手无策。

然而,崛口会不会是普通的“倒票爷”呢?

这是_条可靠的线索。只要崛口不是那个组织里的重要人物,只是偶然被利用一下,他准会一个人在街上闲逛。

龙雄把希望寄托在这一点上,但他担心会出现别的情况。

他怕舟坂一伙得知崛口受到追查,会起而反扑。舟坂虽然是战后起家,却是右翼势力中的新兴力量。一想到右翼势力组织这个怪物,龙雄不禁不寒而栗。

可是,山杉商事公司的上崎绘津子为什么出入舟坂英明的公馆呢?他们仅是一般来往,还是有别的关系?龙雄不得而知。

他无法撇开上崎绘津子这条线索,中间为了追查崛口,才贸然进了红月亮酒吧。秋崎龙雄游移不定,恰好说明他这个外行侦查的局限性。

坐在龙雄身旁的那个男子,举起酒杯,做出干杯的姿势。

“在这地方,你若不是常客,根本吊不到什么女人。”

可不是,他的身边一个女人也没有。他的身子挺结实,一副严厉的面孔。鼻子挺大,一双骨碌碌四处张望的大眼睛,脖子又短又粗,宽宽的肩膀,实在其貌不扬,衣着并不讲究,只有头上那顶贝雷帽还说得过去。像他这副尊容决计吸引不了酒吧女郎。龙雄出于无奈,随便应付他几句。那人已经醉了。

“老弟,老板娘倒对你有点意思。原先准是艺妓,不知什么人是她的老公?”

说罢,嘴里还不住嘟嘟囔囔地念叨,专拉下脑袋,用杯子敲敲柜台,大声嚷嚷要酒。

龙雄若无其事地朝老板娘瞅了一眼。此刻她陪着刚来的三个客人坐在厢座里,娇声娇气地说着话。另外还有四个女人挤在一起。这一伙大概是所谓“谈生意的客人”。

相比之下,老板娘确比哪个女人都洒脱。她嫣然一笑,侧脸是多么娇媚。应付客人相当熟练。眼睛不时向其他桌子瞟掠。只有这个时候目光才变得很锐利。她随时招呼旁边走过的女招待。吩咐她们送酒什么的。客人杯子里的酒,她也端起来喝,嘻嘻哈哈,可是对生意一点也不马虎。

一想到她是舟坂英明的情妇,龙雄不由得感到从她身上散发出一种妖气。

龙雄不动声色地朝店堂内的客人扫了一眼。

——三十来岁,瘦长脸。

这是他要找的人的根据。起先他认为仅凭这一条很靠不住,可是没料到,此刻倒成了衡量人的尺度了。

四十岁以上的人可以排除在外。再说来这样酒吧的人中,上了年纪的居多。鉴别起来比较容易。

凡是白头发、秃顶的人,可以不管。显然是五十出头的人更不考虑。他以这个标准,用眼睛来回筛选顾客。

灯光昏暗,烟雾弥漫,看不很清楚。还有坐在厢座里的客人,更不能走过去张望。正在困惑之际,他心中又产生新的疑虑。

三十来岁,瘦长脸。关野科长写得实在太简单了。这岂不说明对方没有给他留下特殊印象吗?就是说,自称崛口的人,实际上没有什么惹人注意的特点。仅凭这些条件去识别相貌,实在无从着手。

既然印象淡薄,那么三十来岁也罢,瘦长脸也罢,都是含糊不清、不确切的说法。年龄的印象,因人而异。目击者的证词,往往有很大出入。即使说长脸也是模棱两可,实际上未必是长脸。

—一仅凭这两点,难道能识别出来吗?

龙雄又把视线落到自己的酒杯里,手臂支在柜台上,茫然地陷入了沉思。坐在身旁那个戴贝雷帽的人醉意腰肌,低声哼起小调来。

龙雄第三次老红月亮酒吧,是在第三天晚上,九点刚过一点。

酒吧里仍然生意兴隆。龙雄刚一进门,女招待一齐朝他看。她们是现金交易,一见不是熟客,使转过脸,扭回到自己客人一边。

龙雄朝店堂内扫了一眼。老板娘不在。柜台前坐着五六个客人。上次见过的“贝雷帽”也在其中。今晚有两个女招待坐在他的左右。他似乎也变成熟客了,仍然是醉醺醺的,跟女人说着话。

龙雄刚坐下,一个扁平脸的女人镇到柜台前,问道:

“您来了。要点什么?”

龙雄回说要威士忌苏打后立刻问起:

“喂,老板娘呢?”

他马上意识到问得太急了,但这是他最关切的事。

“妈咪嘛,”女人眯起眼睛盯住他看,“刚出去,一会儿就回来。”说完抿着嘴笑了笑。。龙雄喝着酒,还像前天晚上那样,观察着店里的情况。

厢座共有五个,一桌坐着一位白发绅士,手按着一个女招待的肩膀,劝她喝酒,另外四个女招待陪着他。大概是这里的上客。另一桌上,一个上了年纪的人带着三个年轻小伙子,看样子是上司带着部下来的。第三桌是四个中年男子在高谈阔论。第四泰是三个已过中年的公司职员,一看便知为谈公事而来。最里边一桌,因为光线暗淡,看不清楚。好像只有一个顾客,却有三个女人陪着他,仔细一看,原来搂着一个女人。

—这样子能找到崛口吗?

龙雄忐忑不安,心里觉得这样做毫无意义,白费劲,空忙一阵。

忽然,后面有人拍他肩膀,回头一看,原来是‘贝雷帽”端着酒杯,在朝他笑。

“晚上好,您又来了!”说着,踉踉跄跄地在龙雄身旁坐下,咧着嘴,露出一口黄牙,宽大的鼻子上起了皱纹。

“我好歹在这儿有点吃得开了。”

他显得很高兴,“喂!”的一声,招呼那两个女招待。

“那不错啊。”

龙雄举起酒杯。

“哈哈,你也快了。瞧你相貌堂堂,比我容易上手。”他端详龙雄的脸,嘻嘻一笑道:“不过,你好像在打老板娘的主意。”

龙雄微微一愣。话虽单纯,他会不会有更复杂的用意呢?怎样理解他的话呢?龙雄一时难下判断。

这时门开了,进来一个人。龙雄朝门口处看去,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

原来是上崎绘津子进来了。

2

龙雄赶忙朝柜台低下头,装作喝酒的样子。此刻不能跟上崎绘津子照面。

上次他去山杉商事公司,要求通融一笔现款,说是经理答应的。现在山杉喜太郎大概已出差回来了,上崎绘津子准知道龙雄说的是谎话。所以,在这儿叫她看见,事情不妙。再说要冷眼观察她的话,还是不被发现为好。幸亏上崎没有朝龙雄这边走来,在柜台最边上坐下。中间隔着三四个人,彼此谁也看不见谁。龙雄则用心地听上崎说话。

“妈味呢?”上崎问女招待,口气很随便,足见她是这里的常客。

“刚出去,马上就会回来的。”女招待回答。

“是吗?来林社松子酒加柠檬水吧!”

“好的。”

头发梳得光溜溜的酒保,脸上堆着殷勤的微笑,向上崎绘津子微微一鞠躬。

“您来了。”说着摇摇鸡尾酒搅合器。

坐在龙雄旁边的“贝雷帽”探出身子,朝上崎望了一眼。

“喂,她是谁?”他小声地问旁边的女招待。

“妈咪的朋友”

“是商店的老板娘吧?”

“哪儿啊,不是的。”

女招待只是摇摇头,不加说明。“贝雷帽”好像被说服了,把酒杯送到嘴边。

从女招待的话里,龙雄猜测上崎绘津子同这里的老板娘有关系。那也是同舟报英明的关系。进一步说,是开场同山杉喜太郎的关系。其间骗取了三千万元的“倒票爷”在活动。那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红月亮酒吧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墙有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