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墙有眼》

绑架

作者:松本清张

1

声音似乎来自远处什么地方。耳朵里清清楚楚地听见有人在喊:“秋崎先生,秋崎先生i”龙雄猛地睁开眼睛。

房东大婶跪在被褥旁边,睡衣上面披着和服外褂,肩膀正对着灯光,记得临睡时,电灯确实已熄掉了的。龙雄的意识渐渐清醒过来。

“秋崎先生,有客!”

房东大婶的背后,露出田村满青那圆圆的脸。

“原来是你啊!”

龙雄拿起放在枕边的手表看了看,刚过三点钟。

“你真能睡啊!”

田村满吉矮胖的身子,一屁股坐了下来,满脸通红,好像唱了酒。其实不然,额角上汗津津的,他兴奋的时候,老是这样呼陈呼解,鼻息很重。

“这时候睡觉还不应该吗?谁像你深更半夜闯到人家里来。”

房东大婶见龙雄坐起身来,便下楼去了。

“你这时候跑来,出什么事啦?”

“是突发事件,你先看看报吧,清醒一下脑子。”

田村从衣袋里掏出叠成四折的报纸,摊开来,用食指点了点说:

“最新消息,市内版,刚印好的早报。还飘着油墨香哩。你瞧,在这里。”

龙雄凝目而视。标题占四栏,字体较其他标题大。

刑警出身的律师事务所职员

昨夜在新宿遭枪杀

四月二十五日十一时五十分许,新宿区xx街,通称xx胡同,玉枝酒店(业主宇土玉枝,现年四十一岁)内发生一起凶杀案。昨晚有顾客两人闯至该店楼上。其中一人被枪杀,另一人在逃,估计他是凶手。该犯年纪三十左右,身穿蓝色西装。另一顾客头戴贝雷帽,四十岁上下。两人来到酒店后,年轻者和女招待t子(十八岁),去楼上嬉戏。戴贝雷帽者在店内等候。半小时后。“贝雷帽”上楼,隔门呼唤。据t子供称,年轻者曾说“此人甚可厌”,遂藏于壁橱内,令t子谎称“已走”。“贝雷帽”听而信之,一度离店而去。年轻者向t子道谢,馈赠千元,嘱其下楼。t子下楼后,在店堂内招待客人,发觉“贝雷帽”自外逸入,又闻得二楼一声枪响。t子至楼梯口察看动静,见年轻者自楼上狂奔而下,被撞翻在地。后年轻者从酒店旁夹道逃窜而去。t子上楼一看,发现“贝雷帽”躺在被上,已被枪杀。玉枝酒店遂拨“11矿’电话报警。警视厅侦缉一科科长里村率矢口警长等一班人马赶赴现场勘查。被害者侧腹中弹一发,倒地后,口内复中一弹,死体修不忍睹。死者上衣袋内有名片,印有“港区麻布xx阿濑沼律师事务所职员田丸利市”字样,估计为死者本人。据称两人均初次到玉枝酒店。警视厅在淀桥署特设专案组,开始搜索凶犯。濑沼律师现出差在外,不在东京。据该所值班员称,死者田丸原系列警,五年前入所供职。警方现正录取t子口供,据称有卖婬嫌疑。凶犯所用凶器为柯尔特式手枪。经解剖已取出尸体太子弹,将由化验科精密鉴定。

“这条消息,刚刚赶上凌晨二时b报最后一版发稿。正好我值夜班,从派驻警视厅的记者那里接到这条消息,不觉大吃一惊。濑沼律师不是你们公司的法律顾问吗?”

是的,没错。——一龙雄没有出声,只在心里那么回答,好像说话给自己听。睡意顿时烟消云散。龙雄赶紧把自己散漫的思考力集中到一点上。

“是吧?那个濑沼律师。”田村又叮问了一句。

“是的。”

—贝雷帽,那个戴贝雷帽的人。在红月亮酒吧里,在东京站的候车室里都见过他。咽!对了。当时,濑沼律师同他在一起,正谈着什么。

“我以为这同资公司“倒票爷”事件有关系。不,肯定有关系。这是我的直觉。你有什么线索没有?”田村口沫四溅,急匆匆地说。

—等一等。龙雄抱着头苦思冥想。迄今为止,自己一直把濑沼律师当作对方的人。看来是错了。既然事务所的职员当过刑警,不正是受律师委托,在秘密调查诈骗案吗?这么说来,是濑沼律师派“贝雷帽”、这个原刑警追查什么事了。——力雄想到这里,眼前浮现出“贝雷帽”在红月亮酒吧和东京站候车室里的身影。濑沼律师在候车室同地交谈,或许是商量什么事。要么是听他汇报情况。

“嗯——这样的话,也不是没有线索。”龙雄一边追索自己的思路,一边突如其来地说。

“听着,濑沼律师恐怕也在追踪那件案子。不愧为律师,在你神不知鬼不觉之中,已经干起来了。他们已找到诈骗犯的线索。结果当过刑警的那个人,在跟踪追查时,反被所害。”

是的,肯定是这样。——龙雄暗自思忖。自己堕入五里雾中,尚在摸索彷徨之际,濑沼律师已经一直深入到案件的核心。这就是内行与外行之别。龙雄不能不承认,自己是力所不能胜任的。不论自己有多大干劲,终究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濑沼律师昨晚去热海了,据说是律师同仁聚会。得知这一消息后,我立刻从社里给他打了电话。”田村接着说。

“噶,律师在吗?”龙雄睁开眼睛问。

“在,他亲自接的电话。”

“他怎么说?”

“他说,方才警方电话通知他了。田丸利市确是他们所的人,但受害人是不是他本人,还须去现场认尸后才能肯定。明早,也就是今天早晨,乘早班火车回东京。”

龙雄听了田村的话,心里觉得奇怪。从热海坐出租汽车也可以赶回来的、既然发生这样大的变故,应该越快越好,还要等导班火车,也太悠哉游哉了。难道本所人员被杀,党觉得没什么要紧吗?

“你没问问,田丸利市被杀的原因,他有没有什么线索?”

“当然问了。他说没有掌握任何线索。律师的回答已经来不及发排了。”

关于被害的原因,他说没有线索,当然是撒谎。那位原刑警是在濑沼律师的命令下进行活动的。律师怕报社多事,才那么回答的,其实律师心里很明白。

他们追查骗走三千万元的“倒票爷”,是受公司委托呢,还是另有动机?

不管怎么样,濑沼律师肯定也碰上同舟饭英明有联系的右翼组织这条线。正因为如此,龙雄去东京站给专务董事送行时,濒沼律师才对龙雄提出忠告:

——危险的事,尽可能避而远之。

龙雄何所事事,他是了解的。而且也知道他在冒很大风险。

这里有两种解释。他既然知道龙雄在做什么,这可能是听专务董事说的。据此推测,濑沼律师的活动是受公司委托的。

另一种解释,从那个泡在红月亮酒吧的当过刑警、戴贝雷帽者的情况来看,也是有意在舟板英明周围进行搜索。

他拿出从前当刑警的手腕,紧追犯人。犯人被追得走投无路,反过来开枪打死追踪者。这究竟为了什么呢?难道事态已发展到非杀人不可的地步了吗?

田村见龙雄陷入沉思,便又张开他的厚嘴chún说道:

“等到天一亮,濑沼律师就回东京了。他将到专案组出面认尸,看他会说些什么,很值得一听。这样,案子也许会暴露出来,不管怎么说,这可是一件杀人案。警方必定要彻底搜查犯人的。”

“可是,为什么要杀人呢?”

“恐怕是狗急跳墙吧。”

“充其量不过是件诈骗案,况且追查的人既不是警察,也不是什么有头有脸的,不过是律师事务所的一个职员罢了,何至于要开杀戒呢?”龙雄说。

“这正是这个案子深刻性所在。不论怎么说,只要濑沼律师一张口,总会抓到线索的。好久没有碰上这样能过把瘤的大案了。多亏你老兄,真不希望别人捷足先登啊。”田村说着,长长地吁了口气。他的小眼睛闪着光芒,表现新闻记者的一种野心。

过了一会儿,田村便急急忙忙赶回去了。龙雄送他到大门口,回到屋里一看表,四点已经过了。他钻进被窝,一时睡不着,便趴在被窝里抽了一支烟。刚才一直坐在那里的田村的宽肩膀,仿佛还留在自己的视觉里。

龙雄陡然想起同田村去见岩尾议员的事。会不会因为那次会见,岩届议员向其同伙发出各报了呢?如果是的活,对方说不定会有动静。这次凶杀,难道是一个征候吗?

—慢着,龙雄闭起眼睛苦思冥想。

假定犯人被刑警追捕,也可以认为,他已经接到了警报,但他决不会束手就发。

因为这不仅关系到他个人,而且有可能暴露和破坏他背后的组织。所以犯人无论如何要逃出法网。于是他便反扑过来,开了枪。——能不能作这样的设想呢?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这个案子不是有计划的,而是偶发事件。但即使是偶发的,对方肯定也极其狼狈。因为对对方来说,这是计划外的突发事故。

龙雄想到最后,觉得事情很有意思。敌人一定手忙脚乱,想方设法弥补善后,可能又会出现新的动向。

那么,当过刑警的田九利市是怎样找到“倒票爷”的呢?那家伙肯定是诈骗关野科长的自称“崛口”的人。凭什么他又嗅出那人就是崛口?尤难弄不明白。龙雄对别人能够如此扎扎实实,深追细查清清楚楚,不由得发出了感叹。这是门外汉对训练有素的行家发出的感叹。相形之下,自愧不如。

“贝雷帽”严厉的面影,此刻又浮现在龙雄的眼前。第一次在红月亮酒吧见他时,他埋怨女招待部不喜欢他。第二次去时,他说有点门了而暗暗自喜。他天真烂漫,每晚必去,其实他在探查什么人。他和龙雄一样,知道红月亮酒吧的老板娘是舟报英明的相好,只不过力雄是胡乱瞎问,而他不同,他是对准目标在追踪。

龙雄又抽了一支烟。他凝视着袅袅的青烟,他脑海里又掠过一个新的念头。

昨天被杀的“贝雷帽”田九利市,曾经在东京站拍着自己的肩膀说:

—一起去赛马吧,会有你感兴趣的事。

他说了两遍“会有你感兴趣的事”。当时,龙雄没有理会,现在才恍然大悟。他的用表分明要龙雄当场看看他所要追查的人。

这位当过刑警的“贝雷帽”对龙滩的行动目的一清二楚,是听潮沼律师说的吧?

—当时跟他去就好了。既能看到骗子是什么模样,“贝雷帽”也不至于被杀。

太遗憾了。他后悔当时自己没有明白他的暗示。这是自己的失策。

可是,在自己一旁听他讲过赛马的事,那是谁呢?

龙雄猛地将香烟插在烟灰缸里。

—对!是红月亮酒吧的那个酒保!

当天晚报对“新宿凶杀案”是这样报道的:

濑沼俊三郎律师已于二十六日晨,自热海返京,立即亲往淀桥警察署专案组。该氏认定被害者确系律师事务所职员由克利市(现年三十八岁),并对侦查一科里村科长的质疑一一作了回答。然而,该律师的陈述,并未涉及案件的核。心,致使当局颇感失望。因该氏精神倦怠,遂令暂先回家,候需要时再当传讯。濑沼律师声称,曾委托田九利市调查多种案件。此次缘何道此不测,尚难断言。所查各项事件,均系受人委托,个中内情,不容轻易外泄云云。

2

濑沼俊三郎律师当日傍晚在家里接见了三名分属不同报社的记者,他们先后到了他家。

“濑沼先生,田丸先生被害,您是否有什么线索?”记者们问。

“关于这点,白天在专案组你们都已问过我,我没有什么线索。”律师冷漠地回答。

“被害人田丸是濑沼先生事务所里的职员。他具体从事什么工作?”一个记者问。

“他的工作没有定规,杂七杂八。什么都干。”

“也委托他去调查什么案件吗?”

“也有过。”

“是不是因为田丸当过刑警,委托他去调查某些特殊事情?”

“虽然他当过刑警,但没有让他调查过特殊事项。那是你们妄加猜测。”戴语律师有些不耐烦的样子。

“最近让他调查什么呢?”

“这个问题无可奉告。我必须为委托人保守秘密。”

“今天您去专案组对,是否被问及过这个问题?”

“至于问过什么问题,无可回答,即使是警方询问,我回答也有其界限。首先,他究竟为何被杀?我心中无数。也许因为个人问题,甚至酒后失和也未可知。”

“决非酒后失和。”一个记者生气地说。他便是田村满吉,鼻子上冒着汗。“据店方称,田丸的确在追踪对方,恐怕同某一件案子有关把。”

“这只是你的想象吧。”律师对气鼓鼓的田村瞪了一眼。

田村本想就“某一案件”深究细问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绑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隔墙有眼》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