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的焦点》

作者:松本清张
《零的焦点》丈夫
正文预览:

秋天,经人做媒,板根祯子和鹈原宪一订了婚。祯子二十六岁,鹈原三十六岁。年龄倒很相配,但社会上看来,结婚似乎晚了点。“三十六岁还打光棍,不知过去有过什么事”提亲时,祯子的母亲最为介意。也许有过什么事,三十六岁还没有碰过女人,似乎说不过去。但媒人说绝对没有。好像是在撒谎。作为一男人,也太懦弱了。工作已经多年,置身于男人世界里的份子是这样想的。事实上,和女人完全没交往的男人,会叫人瞧不起。女人是靠感觉来发现男人的。对这样的男人很少有……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 失踪
正文预览:

祯子每天百无聊赖地在公寓里等待丈夫鹈原宪一出差回来。丈夫说一星期就回来。一星期并不短,倒也不是眼巴巴地盼他回来。她之所以感到无聊,因为家里没有人。她仍像丈夫早晨出去上班,傍晚回来那样等待着他。在狭窄的房间里,丈夫的东西和自己的东西随意地堆放着,还没有变成浑然一体;丈夫的行李和自己的用品还是各归各的。她意识到夫妇之间的关系还不密切。事实上鹈原宪一还不完全归自己所有。所谓所有,应该对丈夫无所不知,这样说来,她连一半的资格也没有。夫妇之间的感情已经建……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北方的疑惑
正文预览:

来到大河边,祯子和本多良雄走在沿河岸的大道上,从河上刮来的风很冷。本多良雄放慢了脚步,拿出记事本摊开来看。“鹈原先生从前租的房子,是从办事处的人那里打听来的,大概是在这一带。”本多朝四周扫了一眼,拐进一条胡同。两旁人家的门大多是很矮的格子门。“就这家。”本多站住,回过头来看祯子。门上挂着古旧的“加藤”的名牌。土间很狭窄,很深。从里首的阴暗处,一个矮个子的老姐迈着碎步走了出来。“您有什么事”白发的老姐坐在榻榻米上……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 地方名士
正文预览:

早晨八时,祯子起床。头重很得。昨夜到深夜也睡不着。洗脸间里虽有热水,可是她故意用冰冷的水洗脸。房间里的电话铃响了,祯子赶紧回房间,拿起了电话听筒。“东京来的电话。”领班从交换台说。祯子以为是母亲打来的,却是嫂子的声音。“祯子,您早,你那儿还是老样子”她指的是宪一的事。“嗯,还没有消息。”“是吗真伤脑筋。你等一下,小孩他爹跟您说话。”接着是大伯子粗矿的声音。“是祯……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沿海的坟场
正文预览:

和暖的太阳照在本多的背脊上。明快的阳光落在这漂亮住宅的白墙上,也落在庭园里树丛中。庭园里有梨树、喜马拉雅松、梅花。在篱笆上爬着干枯的蔷薇技。在小小的叶子上,透着微弱的冬天的阳光。对了,这窗户,这梨树和喜马拉雅松,在那照片上都有。夹在书里的两张照片之一,现在它的实景展现在祯子眼前。这所在东京幽静的住宅区常见到的摊洒的住宅,建在金泽的小小山冈上。这是室田先生的住宅。没错,丈夫经常来这儿走访,于是照了那张相片。为什么仅仅是为了照这住宅,还是另有别的……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 大伯子的行动
正文预览:

宗太郎坐在祯子面前,表情开朗,坚持弟弟一定还沿着。不能想象地会自杀。宪一没有自杀的理由。他不会做出那样的事来的。鹈原宗太郎虽这样说,但并不能说服法子。“他活着。他一定在什么地方活着。”他虽然有力地说,但没有内容。大伯子的口吻有点鲁莽,他确信他的弟弟一定活着,不会自杀。他的坚信出于对骨肉之亲的爱,就像顽固老人。说不出什么道理。孩子默默地等待他的后话,却没有。女招待端了茶来,祯子抬起头来说:“可是,事……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前历
正文预览:

早晨,祯子乘火车到达上野车站。在金泽看惯了雪景的眼睛,对东京晴朗的天空、明媚的阳光照射下的马路和建筑物,感到特别新鲜。她坐出租汽车回世田谷的娘家。母亲在大门口迎接她。“我回来了。”“你辛苦了。”母亲注视祯子的脸,看到女儿瘦了,关切地问道:“那边很冷吧”“嗯。母亲掀起盖在暖炉上的被子,把火弄旺些。“妈妈,还是这儿暖和。”母亲以为金泽的寒冷一直附着在女儿身上。……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 毒死者
正文预览:

门铃连续响了两下。来访者也太不懂礼貌了,哪有这样粗暴地接门铃的,简直不像话。嫂子的脸色变了,看看祯子,不知如何是好,刹那间显露出不安神色。接着从门外传来清晰地喊声:“鹈原先生,电报电报鹈原先生,电报”截子不由地一怔,瞅了嫂子一眼“祯子”嫂子转过脸去,缩起肩膀说:“你出去收一下。”她声音是那么胆怯。她担心丈夫不回来,心中惴惴不安,一声“电报”把她吓痪了,平时那快活的神色烟消云散了。……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北陆铁道
正文预览:

鹈原宗太郎的遗骸由嫂子和祯子确认后,当天就送往火葬场。在金泽警察署所听到的情况介绍,没有超出新闻报道的范围。鹈原宗太郎平十二月二十日下午三时半离开金泽的龟井旅馆,六时半在金泽市十一公里,鹤来镇如能屋旅馆出现。鹤来镇是金泽至白山下电车中达站,约需五十分钟路程。在加能屋,鹈原宗太郎说要等一个人,开了一个房间,在二楼六销席房间内,兑水喝下掺有氰化钾的威士忌而身亡。据旅馆女把行的证词,鹈原宗太郎说威士忌是别人给的,因此,……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 逃亡
正文预览:

早晨八时祯子醒了。昨夜,本多在电话中提到女传达员的事,闹得她心绪挺乱,到半夜一点多还没睡着。事情似乎有点眉目。那个操着。下流的、夹杂着低语的”英语的女传达员,以及在北陆铁道的电车中和鹈原宗太郎同行的、戴桃红色头巾,穿红大衣的吉普女郎,在祯子的脑海里反复地出现。本多说弄明白了,她总觉得很怀疑。再说十二点多特意打电话来,也令她不可思议。她和本多在咖啡店分手时已经下午四点了,从那以后八小时,本多在调查女传达员吗洗完脸回来,被子已收拾好了。暖炉台上放……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丈夫的意义
正文预览:

七点前,子到了金泽站,本多已在候车室了。本多似乎期待着祯子的到来,从椅子上站起来,笑嘻嘻地向祯子走来。“实在不好意思,我马上就回来的,还劳您来送行,真对不起。”本多的表情很高兴。“请您早点回来。”“明天一天没有什么重要的工作,后天开会,再过一天就可以回来了。”祯子在心里扳着指头。“到达东京当天,刚才我说过,如果没有什么工作,我抽空去寻找田沼久子的行踪。”本多脸上的表情很认真。祯子此刻还抱有疑问,本……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 雪国的不安
正文预览:

祯子受到刑警的盘问,一时答不上话来。那倒不是她没听懂盘问,而是头脑混乱了。本多良雄被杀。…她不相信这是现实,好像周围的物体突然倾斜了。和本多良雄分手时,他那最后的姿影仍鲜明地浮现在眼前。上了火车后,他从车窗中探出头来,朝站台上的祯子凝视的形象也展现在眼前。一怎么样夫人来访的刑警催促她回答。她终于开口了。“我和本多先生,个人的交往并不深。”祯子说着,但没有把握这是不是自己率直的回……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零的焦点
正文预览:

叶山警司把名片送给祯子。宝田仅作的名字以及头衔印得清清楚楚。“呵,是吗”祯子说,心里可乱极了。室田经理突然来东京出差。这在金泽总公司已听说了。当时。公司总务科的人对经理出差的内容并不清楚。这时才弄明白,室田经理来东京的目的,不是公司的业务,而是来川署打听田沼久子的事。室田为什么如此急匆匆地到立川警察署为什么把田沼久子的事和立川警察署联系在一起可以认为,室田经理对田沼久子的为人有某种程度的了解。而且可以想象,经理和久子之间有什么关系。这一点……

在线阅读
零的焦点电子书下载

《零的焦点》电子书全集提供TXT及EPUB格式下载,适合运行于PC、IPHONE/IPAD、安卓手机、Kindle等终端上阅读;TXT版本可以先免费下载到电脑再通过数据线传到支持TXT格式的终端上离线阅读;EPUB版本可以在手机上直接下载阅读喔(手机站m.txtgogo.com)!TXT下载 | EPUB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