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阶梯》

妨碍

作者:松本清张

快到三点的时候,剧院的人到后台来叫道夫接电话。草香田

鹤子正在前台演出。江头坐到观众席上去了。

电话在办公室里。到办公室要在黑暗的通道上走三四分钟。办公室里有五六个办事员,电话听筒搁在桌子上。

他拿起听筒。果然是幸子的声音。

“我就在附近,这会儿能出来吗?”幸子爽快地说。

“出去一小会儿还可以。”

“…哦,边上有人吗?”

幸子对道夫这样正经感到怀疑。

“咽”

“你是在哪儿?后台?”

他知道幸子为什么要问这个,她是怀疑草香田鹤子在旁边。

“这儿是办公室。”

“不知道你是在哪儿打的,我都等你半天了。”

他对她解释后台离办公室很远。旁边的办事员们好像听得莫名其妙。电话必须赶快结束。

“你在哪儿?”

“毛纳米饮食店。顺着剧院斜对面的那条路,拐角的第二家,步行不要五分钟,快点儿来。”

“好,我这就去。”

“哎,柳田君在那儿吗?”

道夫不禁一愣。柳田刚去机场接雅子。他觉得好像幸子猜到了似的。幸子爱胡猜,感觉也很敏锐。

“哦,现在不在。有事吗?——”

“啊,没什么。你快点来吧。”

道夫出了剧院的后门。前面是电车道,汽车拥挤不堪。人行栈道的绿色信号老是不亮。

他已对幸子说过,白天只有很短的时间能同她会面,可是看样子她会缠住他,使他久久不得脱身。那就尽可能顺从她,争取早点摆脱。——可是,幸子在电话里问柳田干什么呢?以前她从没说过找柳田有什么事。

毛纳米饮食店一下就找到了。幸子一个人坐在角上的桌子旁,道夫进来她也不马上转过脸来朝他微笑,仍旧一动不动地瞅着墙壁上的装饰,送来的咖啡一点儿也没喝。她不高兴的时候就是这副神态。

道夫坐到她面前,要了一杯咖啡。

“怎么了?”

“没怎么。”幸子果然不高兴了。

“太宰府去了吗?”

“没去。

“为什么?你不说想去看看的吗?”

“一个人去有什么意思!”

幸子这才把脸转向他。也许是心理作用,她眼圈发红,眼睛湿润。

“我有什么办法呢?这会儿离开后台就很不容易了。”

“侍候草香田鹤子就那么忙?”

她又开始讽刺他了。

“不是侍候。真拿你没办法,那是工作。”

“刚才的电话真是在办公室打的?”

“哦,是啊!”

“我总觉得草香田鹤子就在边上,你的话太生硬了……我想见见柳田君,找他问问。”

“问柳田也是一样。”

此刻,道夫头脑里浮现出柳田正往机场接雅子的情景。

“我知道,柳田是你的人,不会对我说实话。不过,他总会告诉我什么的。”

“请你说些什么呀!老想着这些,想玩的地方也没能去成吧?”

道夫仿佛看到幸子一直待在山庄旅馆胡思乱想。

“哪里,你呀,一点儿都不理解人家的心!”

幸子终于端起已经冷凉的咖啡。

“我把你早上说的详细地研究了一番。”

“什么事?”

“傻瓜!你不说要买下青山一间酒吧的地皮,在那儿开个分店,钱不够吗?”

“是啊·”

“你的想法太幼稚了,不科学,行不通。”

“有什么科学的方法吗?”

“有啊,你想想看。”

“我想不出来。你脑子好,听听你有什么好办法。”

幸子两手支着下巴,眼睛瞅着天花板,好像在思考什么。道夫想,她会把主意说出来的。

“你想从一两个人那里筹到钱,这很困难。”她眼睛又盯着道夫说。

“我认识的人中,没有多少人肯借钱给我。”

“想办法嘛。你开店,如果实行会员制,怎么样?”

“具体怎样搞?”

道夫觉得这个想法别出心裁。

“让有钱的演员作会员,暂且可以先请藤浪龙子参加。有这样的名人作发起人,其余的废物便会一哄而上,那样,你的美容院就等于是得到了艺人的支持,又等于作了广告,岂不一举两得?青山在位置上也很适中,不正好吗?”

道夫也听得探着身子。同幸于平时的话不一样,好像颇有现实性。

“可是,藤浪龙子会答应吗?”

“说这种没志气的话可不大像你啊,藤浪很欣赏你的才干,你找她说说着麻!”

“我给她说之前,你先探探藤浪的口气,好吗?”

幸子故意停顿一下,拿出一支香烟。道夫打着了打火机。幸子伸长脖颈,脸凑上去吸着了烟。到底年龄不饶人,那张脸近来好像特别显老。

“我先给藤泪说说也可以,不过……”她身子坐回原处,大口地吐着烟雾,望着道夫说,“不过,店是你开的,要看你的决心,凡事都想依赖别人,那太天真了。我是杂志社的雇员,虽然能帮你,但毕竟有限度。”

“只要你的设想能实现,我就豁出去干。”

然而,通过那种会员组织真能筹集600万日元以上的资金吗?乍听以为是好主意,可是仔细一想,实现的可能性十分渺茫。

“可以筹集多少钱?”道夫想听听孝子的预测。

“就以藤娘为大笔出资人吧,她或许能拿300万日元。”

“300万日元?再有10个人就有可能。下余部分我用美容院作抵押,从银行贷款。”

“就是藤派出300万日元,别人也不能出那么多。七个人不行,没有20个人,恐怕达不到预定额。”

“不筹集那么多就不行吗?”

“你想想,虽然支持你,但是一旦出资,人的想法就不一样了,那些人现在各自都有专属美容师,碍于那些情面,她们不会一下子换成你的。”

艺术界似乎是冷漠无情的,但在深处却有着纵横复杂的人情网,并不仅仅是同一个美容师的关系,那些也会影响到其他。而且,实行那种新创的会员制,他自己也会受到美容界的反感,一些美容师会因为失去原来的顾客而恼怒不堪。利用有宣传价值的艺人开分店,将会使现在遭到的嫉妒更加激化。

可是,这些都不可怕。在同业界的无形压力下退缩不前,那就一事无成。为此,他暂时还需要枝村幸子。要抵抗、反击同行的压力,只有利用舆论界。在这个世道,个人的蜚短流长,不如杂志上的一行吹捧之辞容易使人相信。

道夫望着幸子那张早就腻了的脸孔想道,对她还要再讨好下去。

“要能顺利办成就好了。”

道夫故意赞赏幸子的主意。他确实也希望能够成功。

“你呀,没有适当的人跟着指点就完了。”幸子不失时机地。教诲他,“你是搞技术的,搞技术的人应该专心致志地钻研技术,经营管理让聪明人来考虑,按照他的计划于。不论哪个演员,一个人是不能发展的。同以前大不一样,如今干什么都要靠聪明人来经营。”

“这样的人很难得呀!”

道夫真怕她主动要求承担这个角色,如真是那样,就再别想摆脱这个讨厌的女人了,到那时她一定会包揽一切,随心所慾地发号施令,那就完全没有自由了,就是采博多,也别想同别人有丝毫米往,她的肉慾会死死地捆住他,连手脚都动弹不得的。

“嗯,依我想,你要想把青山那所房子弄到手,这是个好办法。”枝村幸子自鸣得意地说。

“这确实是个奇妙的主意,以往还从来没人这样想过。”

“就是没有嘛,而且这正符合你的才能,别人谁也不能胜任。”

他难得听到幸子正面赞扬他。

“我也是这样认为,或许我是夜郎自大吧。”

“你是有些叫人不大顺眼,不过说真的,要是一个普通的美容师也想这样做,恐怕不会有人理睬;而对你,藤浪龙子大概会答应的。因此,你要不断提高技艺,那样,来当会员的自然就会多起来。”

“实行会员制,利润怎样分成呢?”

“必须组成公司式的机构,你担任经理之类的头衔,主要出资人当董事,怎么样?”

“我当经理?”

道夫不由得撇撇嘴。虽然明知是给自己戴高帽儿,但那番话仍把他那强烈的功名心刺激得痒痒的。

“这种机构,不光是日本,在全世界恐怕也是首创吧?我没做过调查,未敢断言。”幸子一本正经地侃侃而谈,“大概日本的美容界在各地开设自己的分店,想当大老板,想得过头了,没有顾客。他们都在拼命地扩展自己的实力。我认为,这样做的危害同传统的嫡派制没有两样。他们热衷于同反对派进行势力争夺,用那种体系,总有一天会丧失精神,渐渐只剩下躯体,以至失去顾客的支持。……你说是吧?不论多么有天才的美容师,那只是他个人的才能。没有才能的徒弟只能当个分店的小老板。因此,同嫡派制一样,下面的分店只是借权威之名招徐生意。什么技术人才的阶级性体系,纯系一派胡言,那里只存在富有才能的个人。”

幸子陶醉在自己的主意和说教中。

“你的话很有意思。”道夫说。一想到此刻正是波多野雅子抵达机场的时刻,虽然委托给柳田,心里仍有些不安。要是柳田能侍候好雅子,顺利地把她送到武藏温泉那还好,可是说不定雅子因为他派人去接她而不肯听话,到那时,怎样调整同这位心情舒畅。煤煤不休的幸子在一起的时间呢?

道夫看了看表。

“但事我以后再抽空研究一下,咱们早一点吃饭吧。”

谈兴正浓的幸子被打断了话题,不悦地瞪了他一眼。

“还早嘛,夜场6点才开始!

“开场前还要准备呢。”

“就是准备也还有将近两个小时嘛,吃饭慌什么?”

她反正没事,有的是时间,可自己还要工作。看样子她要到什么地方去玩玩。道夫也知道,是对草香田鹤子的反感使她存心这样的。

如果不顺着她,又会惹出麻烦,因此,道夫只好暂时由着她。只要时间能允许,总有办法脱身吧。

“现在吃饭还不到时间,好的馆子还没开门,咱们先吃点儿点心吧。”道夫说。

“你不是要工作到10来点钟吗?我可不能等到那会儿。”

“是吗?我陪着你。”

“这一带乌七八糟的,到哪儿吃好呢?”

“到哪儿吃?别走远,等会儿我还有工作。”

“工作,工作!什么呀!不是还有两个小时吗?坐出租汽车一下就到了。怎么样?博多城很小吧?不论去哪儿,来回都不要对分钟。老坐在这里没什么意思,到能望见海的地方去吃吧。”

女人的任性不依是不行的。

上了出租汽车,幸子对司机说:

“司机,有没有哪个吃饭的地方能看到大海?”

“能看到海的地方?”司机瞪着两人的脸,“吃饭?吃什么饭?”

“是啊,像鱼之类,简单点儿就行了,地方要清静些的。”

“那么,箱崎附近怎么样?就在海边。”

“行啊!”

“司机,太远就不行了。”道夫插言道。

来回40分钟,吃饭尽量简单些,用一个小时,回剧院好像还来得及。

汽车沿着电车道,穿过东公园,在有一片松林的镇子上行驶。道夫指手看了一下手表,已过了12分钟。幸子紧紧地握着他的右手。

“司机,还没到?”

“快了,就在前边。”

听到司机说的博多方言,顿时想起了江头。他今天晚上要带着老婆和小姨子免费来看独唱音乐会——

左侧看见海了。天上一架客机盘旋着往下落。道夫又看了一下表,4点10分过了。

“大概是东京来的飞机吧,今天晚点了。”司机从车窗往天上看着说。

波多野雅子就在飞机上。虽然不可能看到,可是道夫却觉得雅子正从飞机窗户往这辆车上看似的。幸子也扭过脸去,仿佛已感觉到雅子乘坐在那架飞机上。

要是这两个女人都讨人喜欢,那就太幸福了,可是她们双双都那样令人厌恶,置身于她俩的中间,简直透不过气来。他渴望早日自由。

右手有一座石头鸟居民出租汽车驰入住宅街,拐了几条狭窄的小路,来到海边一所有门厅的房子前。这里作为小饭馆,式样很别致。一看招牌,上面写着“烹活鱼·旅馆”。

女侍似乎对几位不速之客的到来毫无准备,身上还没换上和服,只穿着便服。她把客人带上二楼一个六张榻榻米大的房间。

“这房子不怎么样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妨碍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阶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