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阶梯》

反侦查

作者:松本清张

任山道夫来到加油站。

“你好!今天天气不错啊。”

一位熟悉的雇员将输油软管插进油箱,起动加油机。

“很忙嘛!”

“还好。

“听说你的美容院要搬到青山那边去了,什么时候搬?”

“年底吧。”

“现在的店怎么办呢?”

“转让出去。”

“可惜啊。不过,你的生意扩大了是好事,遗憾的是我又少了一位顾主。”

“不,我还尽量来这儿,开着车,经常能到各处转悠。”

“谢谢!工作不忙的时候勤来这边兜兜风。……哦,说起兜风,是前天吧,有人来打听你上次到多摩川岸边兜风用了多少汽油。”

“到多摩川岸边兜风?”

“你第二天来加油,车身不是很脏吗?我还给你洗了车…那是几号?11号?”

道夫呆然盯着雇员的脸。

“谁来打听的?”

“那人三十四五岁,头发长长的,戴眼镜,看上去土里土气的。”

“那是谁呢?”

雇员叫出接待过那位来客的女雇员。

“他说是从柳田先生那儿来,所以我告诉了他。”

“柳田?”

女雇员看到他眉头拧成个疙瘩,担心地问:“不该告诉他?”

“哦,也许是吧,我没听柳田说过,那个戴眼镜的人向你打听了些什么?”

“噢,是这样,他说想买台车,为了参考,想知道佐山先生一个月要花多少汽油费。我给他说,大概要一万日元左右吧。他说,那不少啊。后来他问,最近什么时候来加过油?我查了一下发票,告诉他是11号。于是他又问,加了多少?我说32公升。他又问32公升能行驶多少公里。他说他是第一次买车,从柳田先生那儿来,所以,我以为他是您的朋友。”

同他素昧平生,却什么都告诉了他。刚才那位雇员接着说:

“当时我就过来了。我对他说,佐山先生的车平时用油不多,只是前天到多摩川岸边兜风才用得多了点儿。这话还是听您说的呢。”

道夫两手背在身后。

“车身脏也告诉他了?”

“是啊,说到可能转了不少地方,就把那话也说了,还告诉他轮胎也很脏。”

“轮胎脏?”

“是啊,上面沾着许多红土和杂草。”

“说得那么详细?”

“是啊,越说越有劲。……不该说吗?”

雇员手拍着脑袋,担心是自己太轻率。

“不,没关系。”

“真对不起,因为听说是柳田先生介绍来的。”

“不要紧,……我猜到是谁了,那人戴着深度近视镜,皮肤黝黑,土里土气的模样,是吗?”

“是的,脸上老淌汗。”

“对,他爱出汗。”

道夫笑吟吟地上了车。

他改变计划,回到了美容院。他表情严肃并不是因为集中精力驾驶,而是在想心事。

—冈野正一为什么要到加油站去打听那些事呢?打听11日的加油量,了解10日的情况,是为什么?

他把车开到御岳的小路上,轮胎带上了那一带的红土,沾上了被人踩断的杂草。请加油站洗车时,因为加油站里的人问起,便哄骗说的是到多摩川岸进兜风去了。冈野打听这些,似乎颇有兴趣。

可是,冈野……

不,是冈野吗?不可能,恐怕不是冈野,说不定还有人也戴眼镜,爱出汗,模样土里土气的。

下了车,走进自己的店内。

“你好,你好!”

道夫向店内的顾客点头致意,脸上笑容可掬,举止稳重。大方。

“哦,太太,好像瘦了嘛,在洗蒸气浴?确实苗条了,更漂亮了,看您这模样,不比明星逊色。”

他向客人大献殷勤。一个徒弟走过来时,他若无其事地对徒弟说:

“叫柳田到我这儿来一下。”

他恭恭敬敬地向顾客鞠躬。

“太太,待会儿再见…”

道夫的小办公室在店铺的里面。柳田走了进来。

道夫说了说店里的工作,便转变话题。

“前天冈野君到这儿来过?”

“是啊,来过,是傍晚吧,当时您不在,到银座去了。”

“都说了些什么?”

“嗯,没说工作上的事。……对了,他说要买辆车,打听一下情况。”

果真如此——他明白了。可是,他不知道冈野为什么要那样做。

“打听什么事?”

“问汽油的事。我正好忙着,没功夫同他细聊,叫他去加油站问问,把经常去的加油站告诉了他。”

果然不错。可是他没斥责柳田多管闲事,不能让柳田也起疑心。

也许是不知不觉中显得不高兴,柳田有所察觉地问:

“不该把加油站告诉他吗?”

“不,没什么关系。”道夫连忙作出笑脸,“只是冈野君也太小气,车还没买就担心起汽油费来。”

“就是啊,又不是新车,不过是辆30万日元左右的旧车。”

松了一口气的柳田防他一起笑了起来。

“他真要买车?”

“是啊,他可真是个小心谨慎的买主。”

“噢,他会开车?”

“我也问过他,他说买来再去教练所学习,没有车,工作不方便,他就是小里小气的。”

“柳田君,别对冈野君说同我说过这件事。”

“是。

“冈野君会不高兴的,他会以为我们背地里笑话他。”

“是啊,我不告诉他。”

他想让冈野以为自己还蒙在鼓里。惊动了他,就会给自己的侦查带来麻烦。

“我到山根君那里去一下,青山的工程现在是件大事。”

“是啊,能早日完成就好了,客人们也都在议论,开头的舆论很重要啊。”

冈野打听汽油的事果真与那件事有关?道夫心中又疑惑起来,坐车到青山工地去的途中,思绪一直不断。

也可能冈野真想买车,因为要买车,才关心耗油量。他生性规规矩矩,处世谨慎,这样做是可能的。

或许是自己的胡乱猜疑。车身污脏、轮胎上沾着红土和杂草之类的话并不是冈野间的,而是加油站的雇员随便说出来的。既然如此,就不必担心。

冈野没必要打听这些。要打听,就要有原因,而冈野没有这种原因。死在御岳的波多野雅子同冈野有何关系?什么关系也没有,冈野甚至都不认识波多野雅子。

况且,他也不会因为同在御岳自尽的女人有关系,就调查自己10号那天的耗油量。道夫觉得,是自己的神经太紧张了。不能神经过敏,这样下去是危险的,要当心。青山美容室的工程很顺利,现在正朝着希望步步迈进,不能遇到意外的挫折。道夫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

在青山的施工现场,设计师已先到一步,正同现场指挥商谈。工程进展顺利。

三人商量后,现场指挥走了。山根所长年轻,设计水平高,道夫很赏识他的感觉。

“嗯,我想说件事……”山根说,“我想说说冈野的事,只是不好在你面前和…”

“冈野怎么了?”

“不,没什么,就是他的设计,感觉有些过时了。因为是推荐的,我想凑合着算了,可是…”山根又苦笑着说。

“是吗?这下麻烦了。”不是那件事,他顿时放下心来,可是听了设计师的话,又皱起眉头。“我同冈野以前就认识,同住在四谷的公寓里时,冈野夫妇对我很好,那时候他们就拼命干,现在还没取得成功,所以我想帮助他们。我知道他的感觉有些过时,至今未能出名也就是因为这个,不过细小的地方可以让他搞…二倍么样,也不行?”

“因为你说过话,所以我一直将就着,可是门旁陈列窗的设计说什么也不能让他搞,不能因为那儿不显眼就一味迁就。所以,最近我几次要求改设计,实在不满意…大前天我不在,冈野来找我说要商量一下,要改部分设计。”

引起道夫注意的是设计师最后这句话。所谓大前天,就是冈野来打听耗油量的那天吧。

“你不在?冈野君怎么样?”

“因为我不在,他说下次再来就回去了。……哦,对了,他老是对在家的人说,他10号那天同你我三人在事务所商谈过。”

10号,就是那一天。

“在家的人说,我10号那天上午到横滨商谈设计业务去了,他又问我什么时候回来,我觉得他一定有急事,大前天回来后就在事务所等他,可他再没来过。真叫人捉摸不透。”

道夫觉得一度消失的阴影重又浮上心头。

冈野的意图是关键性的。

10日下午4时30分左右,为了同波多野雅子在涩谷碰头,托冈野向有约在先的技村幸子转达不能赴约的歉意,当时的借口是要去会设计师。冈野追查山根所长10日的行踪,大概就是为了核实他的话是真是假。道夫觉得心中一阵发虚。

“我找冈野君问问。”

道夫自己也发觉说话腔调变了。

“给你添麻烦了,其实冈野倒是个好人,人品不坏,我给你说这个,有些不应该吧。”山根道歉似地说。

—冈野是好人?人品不坏?

道夫又上了车,在车上自言自语。那是发自内心的自言自语。

波多野雅子同冈野之间的“没有关系”被一条线联结起来。10号那天,他托冈野把要去见山根的话转达给幸子,枝村幸子就是那条线。

那个女人会注意到10号那天的耗油量的。

幸子以当时来传话为由,在利用冈野正一(原来如此!冈野在香幸子…)

道夫将车停在路旁,掏出了一支烟。

道夫下了汽车,到香烟店旁给什崎弓子挂电话。她是赤板烹饪店的老板娘。电话不是打到店里,而是要到老板娘的房间里。老板娘是专用电话,号码没登记在电话号码簿上。

占线。或许在同她的后台老板通话。看了一下手表,一点多了。她的资助人每月来东京两次,弓子曾经笑着说,资助人不在东京的时候便经常打电话来,检查她在不在家。

如果是他正给弓子打电话,说明他不在东京,因此弓子就能够外出。3分钟后,他又拨了一次。还占线。上年纪的人打电话就学唆,资助人已65岁,将一个32岁的女人放在摸不着看不见的地方,难免放心不下。

第三次挂通了。虽是专用电话,先接电话的却不是竹崎弓子,而是她的女佣。她处世谨慎,生意兴隆。

“3点钟能出来一下吗?还没吃饭吧?”换上她接电话后,道夫说,由于职业上的习性,她还没起床。

“正想吃点什么呢。”女人娇声娇气地说。

“那就再忍一会儿一起吃吧,我也没吃中饭,在自由之丘和青山之间来回奔波,忙得没顾上。”

“我连早饭都没吃呐!”

“跟睡懒觉的人在一起,真受不了。”

“嘻,嘻嘻……青山的工程进展顺利吧?”

竹崎弓子是出资人之一。着湖本求深,大阪的那个老头儿才是“出资人”之源。

“托作的福,还顺利。吃了饭,想请你到现场去看看。”

“去哪儿呢?”

“是啊,虎门的兰亭饭后怎么样?”

“我喜欢中国菜馆,行,3点钟夫。”

“刚才电话好长嘛。”

“哦,你早就打来了?”

“从10分钟之前,打了五次。”

“嘘……嘻,嘻嘻,做生意嘛,什么样的事都有。”

挂断电话,又塞进一枚硬币。“藤花在”公寓管理人还是以前那对夫妇,太太客气地寒暄两句,就去叫冈野了。

“你好!”不多时,话筒里传来冈野的说话声和气喘声。大概听说是道夫的电话,匆匆忙忙从屋里跑下来的。

“关于设计上的事,想同你谈一谈,现在忙吗?”道夫说。

“哦,手里正干着,不过我能去,到自由之丘?”冈野爽快地问。他好像毫无觉察。

“不,我3点有约会,想在3点之前同你见10分钟,地点在虎门的兰亭饭店,是一家中国茶馆。”

“噢,名字我知道,2点40分到那儿可以吗?知道了。”

冈野语气恭恭敬敬。同住一幢公寓时的主宾关系已经颠倒过来,如今是年长的冈野从属于他。

道夫觉得确实什么事都有,没想到冈野竟会被技村幸子利用。——不过,现在还只是推测,即使没错也要核实一下。核实这件事当然要浪费些时间,但能讨好竹崎弓子,也不算浪费。

──2点40分,道夫走进虎门的中国菜馆,冈野已先到一步,在角上等着他。

“哦,你早。”道夫笑吟吟地望着从椅子上站起身的冈野,“这么热的无,还让你出来。”

“哪里。”

“喝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反侦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阶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