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阶梯》

抓证据

作者:松本清张

枝村幸子拿着《女性回廊》的名片,来到西多摩郡青梅市所

属警察署。昨天晚上同冈野正一在公寓附近黑暗的街道上边走边谈得到的启示,变成了今天的这一行动。

到底还是《女性回廊》有名望,编辑部的名片收到咒文般的效果,对平民百姓严然关闭的大门,她轻而易举就通过了,警察署侦查股长高兴地同她会谈了一个小时,主动地介绍了许多情况。

用这张名片,“名人”一般都能见到,就是一些难以接近的人也不需要介绍人,名片上的头衔是最有力的介绍人,上次就是用一张名片见到了波多野伍一郎。

幸子觉得没毁掉《女性回廊》的名片是件好事。那家杂志社那么吝啬,在外面的影响却非同寻常。机构内部同在社会上的影响大相径庭,这是件怪事,内部人员并不怎么样,机构却声名显赫。幸子想,要是拿出‘咱由采访记者”的名片,侦查股长会狐疑地打量著名片上的铅字,将她逐出门外。

幸子想,既然还有这个名片,就要充分利用。《女性回廊》编辑部以后一旦知道,也许会来指责,但没什么大不了的,又没用来干坏事。

青梅西面是山林,听说有不少人在那儿自杀或情死,想就这些事件的实质写篇报告文学,特来采访素材。这是《女性回廊》记者枝村幸子向侦查股长说的一席话。今天的幸子特意穿一身潇洒的西装。

头发稀疏的侦查股长深信自己的谈话将刊登在一流妇女杂志上,并不知道自己正中圈套。他拿出统计表等笔录文件,热情地向她介绍。

“自杀者中男性多还是女性多?”

做记录的幸子继续问。股长的周围,一些便衣和制服警察在工作中不时瞟瞟幸子。

“男性占压倒多数。”

股长报出统计表上的数字。

“为什么?女性天性懦弱,应该多些的呀。”

“一般人都这么认为,实际上女性自杀者只有男性的三分之一。女性动辄就说想死,却很少付诸于行动。据外国统计,比率也大体相同。而且,女性很难有决心只身到这一带的山林中自杀,胆子小嘛!还是在室内,即在自己家里或旅馆里口用煤气管、服毒或缢死容易。”

“女性自杀多是缢死?”

“是的,还有瓦斯自杀,可能在葯店买葯手续麻烦吧,服毒自杀一直不多。”

“女性自杀的原因呢?”

“年轻人多是因为恋情,中年人往往是由于家庭原因。可是,最近一个时期,女性的心理也越来越现实,那种烦恼已逐渐减少了,大概女性的自杀就像常来月经一样多是发作性的。”

波多野雅子的身体怎样?

“……男性多是由于金钱上的原因,自杀者大都是中年以上,而且都是早有准备。”

男人怎样都没关系。

“最近,据说中年女性自杀者多是因为家庭原因,你们管区有这种例子吗?最近的例子就行。”

“有啊,对了,半个月前吧,在前面的御岳那地方,东京的一位经理夫人在山林里吊死了,原因好像是因为丈夫另有新欢而精神苦恼。那位太太是只身进山的。”

猎物落网了。

“尸体很快就发现了?”

“不,一星期之后,在一个人不常去的地方,是村里人发现的。”

“尸体恐怕腐烂了吧?”

“对。上吊用的绳子断了,尸体掉到地上。”

“那种情况就很难断定是不是缢死了吧?脖子上的皮肤也变样了吧?”

“腐烂到那种程度还是能知道的,因为脖子上有缢沟。”

“缢沟?”

“勒住脖子时,大体上在脖子的一圈要形成一道索条沟,因为在脖子后面打结,缢沟朝后倾斜。勒死或扼死时,被害者一定要反抗,脖子周围的皮肤会留下擦伤,而缢死时则没有。一般情况下,通过这一点可以区别开来。”

幸子想,波多野雅子或许是被凶手用臂勒死的。她猜测,脖子上没有伤是因为没有手扼,而是用手臂勒的。幸子作为一般的推测向侦查股长提问。

“嗯,用手臂勒,脖子上的皮肤不会脱落,可是,要使她窒息而死,凶手手臂无力就办不到。听说外国有这样的杀人手法,日本人怎么样、’

“即使不死,也要致成假死状态吧?”

“假死?嗯,对,就是不省人事,压迫给大脑供血的颈动脉,意识不清了。”

“那种意识不清的状态会来得很快吗?”

“很快。缢死时,脚离开地面,体重吊在脖颈上,压迫颈动脉,马上就失去知觉。”

“那具女尸解剖过了?”

幸子提出核心问题。

“横死尸体原则上施行解剖。”

“胃内物查清了?”

“如饭后时间不长,食物还留在胃里,时间一长,就进入肠内了。”

“那女人呢?”幸子若无其事地问。

“哦,请等一下,我把资料拿来。”股长很热情。

附近发生了交通事故,据报有人负伤,数名警察慌忙赶赴现场。

股长在那边边找资料边说:“那个女人的食物一半在胃里,一半在十二指肠里,这是饭后两三个小时的状态。”

“那种状态还知道她吃了些什么吗?”

“知道,即使成粥状也能进行科学鉴定。”

“那女人呢?”

语气平静,心中却怦怦直跳。

“你瞧,很清楚,有蘑菇、小虾、竹笋、猪肉、青豌豆。”

“中国菜?”幸子禁不住大声问。

“是的,竹笋和虾不容易消化,所以分辨得很清楚。对啦,吃的是炒面,解剖报告书上有记载。”

—波多野雅子吃过炒面,她是陪同爱吃中国菜的道夫。昨晚同冈野散步时得出的推断果然不错。由于雅子死亡时间不明,不知道那些食物是什么时候吃的,反正两人一起吃过晚饭是事实。

可是,冈野说道夫4点左右就离开了自由之丘的美容室,如果是在那之后不久就同雅子吃饭,时间又嫌过早。从市内到御岳乘车要将近两个小时,这样算来,要在6点半左右到达。

6点半还亮着。道夫无论如何也要等到天黑以后再作案,因此,可能是在八九点左右。就是说,有两三个小时的间隔,就是在那中间吃炒面的。

在哪儿呢?如果是在去御岳的途中,就可能是在青梅的街上,也可能是在车上随便看到的餐馆里,不是背静处,是汽车通过的路边上。

“哦,对了,还有,”翻阅笔录的侦查股长说,“有一个樱桃核…,”

“樱桃核?”幸子反问了一句,随即恍然大悟,“噢,是吃雪糕了,雪糕上有樱桃。”

“对,对。”股长笑着应道。

“我还想提一个问题。”

“请吧。”

“您刚才说女性一般不只身进入那样僻静的山林,去山林的路上有很多人家,那个女人独自朝那方向去,一定是很显眼,有人看到过吗?”

“噢,没有人看到她。”

“如果是乘电车在胸岳站下车,站勤人员会看到她的,车站上也没人见到过?”

“没听说,我们没专门调查目击者,因为那是明显的自杀,不是他杀,她丈夫也说家里有遗书。”

幸子微微一笑。既然如此就不必探究了,没人看到雅子走过,也因为是乘车。

“股长先生,我想看看女性选择什么样的地方自杀,能画张草图,让我知道那个女人的自杀现场在什么位置吗?”

“行啊!”

股长当即画出草图,在现场打上x记。

“杂志记者什么地方都要看吗?”他把草图递给她时说。

“为了作参考,这也是工作,没法子。”

幸子又一次浮现出微笑,向股长鞠躬致意。

幸子离开警察署前往站前广场。等客的一大溜出租汽车中,最前面一辆恰巧是一位年长的司机,看上去为人和善。她乘车去御岳,来到多摩川大桥附近。大桥旁边有大众饭店、小餐馆,没有中国菜馆。大众饭店里大概有快餐面,不卖炒面。她叫司机到店里核实一下,果然没有炒面。

“再到这儿,你看一下。”

她向司机出示侦查股长圆的草图。

驶过大桥,在通向另一个村子的道路上行驶。右侧是山,左侧是低丘和田地,林木茂密。一只手拿着草图的司机在离桥300米左右的地方停下车。

“是这条山道吗?”他指着有面的山。

往他手指处望去,只见茂密丛生的杂草之间有一条狭窄的小径通往山林深处。

“里面能进车吗?”

“这里?”司机瞪大眼睛,“走这条路全是山,哪儿也出不去。”

“我想到山里看看。”

“那不好办呐,那边就是上坡。”

“能到哪儿就开到哪儿吧,除了车费我再给你一笔酬金,下车后请你一起在附近走走。”

可能是这句话使司机动了心,不仅有小费,还可以同一位女性一起在山里玩玩,在年长的男人来说并不是坏事。

高高的杂草足有齐腰深,草丛中的热气闷乎乎的。山道是红土。——

司机走在前面。草图又回到幸子的手上。蝉叫得烦人,小鸟拍落树叶飞走了。

来到离马路150米左右的地方,山道的下面突然出现一座陡坡。

“在这儿停一下。”

幸子呆呆地望着下面的陡坡。陡坡上杂木茂密,无数根树枝伸到斜坡上,哪根树枝上都能系住绳子。

看到这块地形,幸子明白了。以往一直不知道一个男人怎能把意识不清的波多野雅子那肥胖、笨重的身子抱到系在树上的绳子上。利用这处陡坡,将绳子系在脖子上之后,往陡坡上一推就行了。只一推,她便双脚离地,重心落在拴着脖颈的绳索上,完全压迫住颈动脉。她在意识不清中被窒息致死。

手段明白了。幸子盯着那块地方,发现草丛中有些料粒状的紫色种子。

“司机,那草籽叫什么名字?”

站在幸子旁边的司机瞅了瞅说:

“哪个吗?叫猪殃殃,你看,茎上有倒刺,秋天开小紫花。”

“什么时候结籽?”

“6月初开始给籽。”

6月10日猪殃殃已经结籽。

“这种草籽沾衣服吗?”

“嗯,好沾衣服。”

幸子请司机采几粒草籽。司机往斜坡下走了几步,采了十二三粒。幸子将草用白纸包上,装进手提包里。

“瞧,我的裤子沾上了吧,啊,刺拴住裤子了。”

司机让她看。藏青色哗叽裤子下半截沾满了紫色草籽。

“真的哩!”幸子显得很感兴趣。

两人离开那里,回到停车的地方。

“还去哪儿?”

“回青梅。”

上车前,她瞟了一眼轮胎。车是硬开到山道上的,轮胎上全是红土,还沾着杂草。不过这一带没有猪殃殃。

“让你的车也搞脏了,对不起。”

“不,没关系,反正我要洗车。”

她上了车。

“到青梅的站前广场吗?”

“对。……哎,能在青梅的街边上找一家中国菜馆吗?从青海到立川那一段都行。”

她没叫出租汽车到八王子和立川那边去。从御岳回到大街上往东,不一会儿就驶过青梅的街区。东青梅车站就在街区的边上,那里有家中国菜馆。

“司机,停下。”

汽车在餐馆门前过10米的地方停了下来。

“怎么了?”

“回到餐馆门前。”

中年司机往后倒车。汽车一辆接一辆从后面驶来,半天没能倒过去。

那家中国菜馆是个乡下的小馆子,正好在去御岳方向的马路附近。门上挂着“和来轩”的招牌,门口带花边的大布带上写着同样的店名。

幸子从车里窥视室外的陈列窗,只见陈列窗摆着塑料制作的中国菜,样品中确实有炒面,色泽鲜艳的蘑菇、竹笋、虾、猪肉丝等盖在褐色的养麦面条上,同所属警察署侦察股长说的波多野雅子胃中的残留物一模一样。

可是,仍不能放心。这种炒面的样品是现成的,哪家餐馆的都差不多,因此,还不能说完全准确。然而,幸子的眼睛瞅到陈列窗的最下面一层时,便确信无误了。那儿摆着雪糕的样品,洁白的雪糕上有一颗通红的樱桃——

“司机,吃炒面吗?”幸子问道。

“行啊,肚子正好有点儿饿。”

中年司机很高兴,可是却为没有停车场发起愁来。马路狭窄,上下行混在一条线上。

布帘里走出一个塌鼻梁、矮个子的30来岁的女人,指了指右侧。

“同机,要停车,往那边走二三十米,后面有块空地,可以停在那儿。”

幸子下了车,司机把车往那边倒。

(对,道夫也是开车来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抓证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阶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