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阶梯》

一天假

作者:松本清张

村濑美容室的老板村濑进太郎住在四谷瓮城的美容室附近。

店里有六名雇员,后面的公寓里每个房间住两个人;加上见习工,共有八个人工作。

村濑的私宅是五年前建造的,面积虽不算大,质量却很好。那时候正是村濑美容室的兴隆期。

佐山道夫走过茶室。村濑的妻子美直子正戴着眼镜在计算银行存款折和证券之类,见到道夫,连忙把贴本放在上面盖了起来。

“早上好!’”

“早上好!哟,看作的样子没睡好觉把。”

“是吗?”

“昨天晚上睡得很迟。”

“没有,不到11点就回去了,在新宿遇见了熟人,又被拉到酒吧喝了两杯。”

“你不是不大喝酒吗?”

“我喝了一点就先走了,回去后看到了您留在屋里的字条。”

“是吗?没什么事,想请你来吃吃早饭。”

“谢谢!”

“你在那边等一会儿,我准备一下马上就来。”

村濑美直子32岁,长得眼尖chún薄,看上去比实际年龄显老,同村濑进太郎是恋爱结婚,以前也在邻县的美容院工作。她主管财务,参与经营。有人说她比丈夫还精明,店里能经营到今天这样全靠她。比起她丈夫,雇员们更加怕她。

兼作居室的厨房像高级公寓里的房间一样干净漂亮,一等品的家用设备像广告照片一样应有尽有,明亮的窗外绿叶摇曳,洁白的窗帘微微摆动。

道夫坐到椅子上,拿起聚酯加工的大理石花纹桌面上放着的晨报,翻到社会版。栏外载有昭和xx年5月12日,星期二。没有什么重要新闻,可是左侧第三条消息的标题却赫然入目:

“一女雇员在公寓被杀,大阪消息”

道夫正要往下看,村濑美直子进来了。

“这就好了,稍等一会儿。”

美直子吩咐着女佣。里面传来锅和盘子的响声。

等早餐的当儿,道夫测览了一下。

“大约11日上午6时50分,大阪市福岛区下福岛五丁目渡部庄公寓管理人伊藤作,发现女雇员日下部哲子(19岁)死在该公寓五号室,尸体浑身是血,衣服撕得稀烂。大阪府警察署侦查一科根据室内的纷乱情形判定系强盗杀人案,已在福岛警察署设立侦查本部,现正调查被害者的交际关系。”

一起常见的凶杀案。道夫翻着报纸,看了看广播、电视版,目光落到妇女栏。一年中,不断有女人被男人杀死。这些凶杀案同自己无关,过去也无关。

“让你久等了。”

美直子把碗和盘子摆到桌上,有咸菜、烧真绍鱼、烩甘薯和蜂斗菜、煎荷包蛋、五香紫菜。

“谢谢款待。”

“我同你一起吃。”

村濑夫妇经常邀道夫到家里吃早饭.这是对店内雇员表示的一种恩惠。午餐一般是在店里同雇员一起吃,有时村濑把他带到外面吃午餐。

“老师今天回来吗?”道夫边动着筷子边问。在这里他把村濑称作“老师”。

“他来电说改到明天傍晚了。”美直子略显得意地说。丈夫作为讲师到各地讲课使她心里洋洋自得,但嘴上却在抱怨,“经常去跑那些事,店里忙起来真是应付不了。”

“不过,那样老师可以名扬天下,并不吃亏呼。”

“哪也倒是,可是那就叫你受累罗,在店里你可是老师的代理啊。”

果真是村濑进太郎的“代理”吗?道夫在技术上并不亚于村源。比起老板,顾客们倒是更加热衷于自己,美直子也心中有数,当然这些不能明说。他们只是把自己当成一个雇员。

村濑不在时,顾客照样不减,因而美直子把他说成是村濑的“代理”。真是个争强好胜而又工于心计的女人。

假如宣布辞离这个店,这位老板娘会如何呢?一旦知道挽留无效,现在这副笑容可掬的脸孔准会歇斯底里地扭歪的。

雇员们隐约知道他最近要独立。可是,从美直子现在这副热情的样子来看,风声还没有传到她耳朵里。雇员同雇员一条心。

今天下午2点30分要同波多野雅子去看地皮,约定在涩谷碰头。傍晚6点,还要同另一位女宾幽会。他决定早上就请假。

吃罢饭喝茶的时候,道夫若无其事地提了出来:

“太太,对不起,我想今天下午请假。”

“哦,为什么?”

不出所料,美直子表情骤变。

“我有点儿事,同昨晚在新宿遇见的朋友有约会,对不起。”

他想,这种事不宜过于偏就。

“非今天不行?”

美直子眉宇间皱纹凸起。

“是啊,已经约好了。”

“不知道你们是什么样的约会,能往后推一推吗?”

“已经没法同那位朋友联系上了。”道夫不答应。

“这可不好办哪,老师又不在家。”

美直子似乎想说,这一点你分明是知道的,可是对这位尖子雇员不能不客气点,话没说出口。

“让您为难了,对不起。其实,我原以来老师下午能回来的。”

“计划变了,没能按预定时间回来。……哦,你那位朋友是谁?”

“老家的同学。”

“九州的。”

“对,曾在宫崎县的中学一起读书,后来到了东京,现在在品川的一个工厂里工作。听说他最近要回九州,今天在一起聚聚。”

“是这样!”

美直子脸上愈来愈显得为难。

美直子问到今天会的朋友是谁时,道夫认为她是想摸摸底,可她脸上却装作随便问问的样子。假如她从雇员那里听到他要独立的消息,她准会凶相毕露,而现在是单纯地对骨干雇员今天请假感到为难。

如果是别的雇员,她一定要斥责说不许放肆,对道夫却得忍让三分。当然,这是为了生意。

“哦,对了,今天那位太太该来了。”美直于忽然想起来似地说道。

“难呀?”

道夫以为她指的是波多野雅子,心中不由得一惊。雅子今天不该到店里来。

“桑山太太呀!”

“桑山太太?”

“喏,就是脸蛋圆圆的、个子小小的那位呀,说是检察官先生的太太。”

“……检察官的太太?”

“看着不像吧?她没架子。”

“哎,你在想什么?还没想起来?”

“不,我知道了。”道夫抬起头,“不管怎样,今天就给我一天假吧!”

美直子好像对道夫意外强硬的话吃了一惊。

“那好吧,有什么法子呢!”

果然不高兴了。不快的气氛一时笼罩着两人。

“对不起。”道夫从椅子上站起身,看到她的脸色,又微笑着坐下了。

“哦,太太,冒昧向您打听一件事,我们店里有没有丈夫在公司里担任要职的顾客?”

“怎么?”

美直子眼睛忽闪忽闪的,似乎内心有种直感的不安。

“是这么回事,我住的公寓有个邻居是商业图案设计家,会画招贴画、小册子、标签什么的。他想寻求合适的顾主,让我给他介绍一些公司要人的太太。”

他说这番话有两个意思,一是履行给冈野帮忙的诺言;再就是想用这番题外话消除美直子的不悦。她也明白,这样僵下去会下不来台的。

“唔,可能有这样的人吧。……波多野太太的丈夫不就是证券公司的经理吗?”

美直子可能也意识到冷淡的气氛不合适,表情又恢复了常态。

“证券公司好像不行吧,那里不需要什么宣传品。”

话里有几分嘲笑的意味。

“是吗?好吧,这样的人我今后多留心。”

2点20分来到约定的涩谷站附近那家点心店时,波多野雅子已经坐在里面的座位上,因为体型微胖,一眼就看到了。今天穿着西装。

“让您久等了。”

道夫来到座位前弯腰。

“我也刚到。”

她是想表明并没等多久,可是面前的茶杯里红茶已经喝干了。

“你要点什么?”

“咖啡。”

“来杯咖啡!”

“今天差点儿没请出假。”道夫望着雅子说。

“为什么?老板娘不高兴?”

“她说村濑明天才能回来,叫我今天别请假。”

“岂有此理!要是没有你,她的店就完蛋了。”

“不,是人手不足。”道夫谦虚地说。

“你和村濑一不在,那个美容室就门可罗雀,老板娘大光其火了吧?”雅子开心地说。虽然搽着厚厚的香粉,可是脸上一笑皱纹就暴露无遗,实在无可奈何,丰满的胸部把驼色西装撑得鼓鼓的。

“她很不高兴,可是作为我还是这边重要啊……”

“哎,就是啊,这关系到你的未来。这次对不起她也是没办法的。”

“而且,我也想见到你……”声音很小。

“真的?”她只拿眼睛瞟他,“别光说好听的。”

“哪儿的话,是真的。”

“好,我相信你。……哦,你是怎么说要请假的?”

“我说得很巧妙。”

“哪个老板娘不会联想到我吧?”

“根本不会。”道夫使劲摇摇头。

“好吧,咱们这就去吧?”

“走,去哪儿呢?”

“先去候选地之一的自由之丘,然后一直坐车到另外几个地方转转。”

“带车来了?”

“真傻,我能开车来吗?……哟,你的咖啡还没喝完呢,不喝了吗?”

“不喝了。”

道夫站起身。雅子不慌不忙地拿起传票。

他们叫了一辆出租汽车。乘电车说不定会碰上熟人。

身旁是雅子浑圆的大腿。雅子也为自己那双胖脚而有一种自卑感。

出租汽车一驶过繁华街,雅子的手便伸了过来。道夫悄悄地握住她的手。

“我想好好和你兜兜风。”雅子说。从车窗吹进来的风拂动着她的发际。

“哦!也是啊。”

“我可以在外过两宿。”

“没关系吗?”

“我给我丈夫说过了。他自己也经常以出差为名外出旅行。”

“是吗?不过,我在村濑的店里工作就不能在外住宿,像今天这样一天不上班已经不得了了。”

“那就等你辞去村漱的店以后吧。”

“那倒可以。可是辞退之后要忙着进行美容室的设计和改造,筹备开业,还要招一些人……”

“你这样说就没完了,到时候找机会出去就是了。……咦,你脸上不大高兴啊。”

“哪里,只是有了店以后,我也要对您负责,不免有些担心。”

“用不着那么紧张,你会干好的,所以我才对你投资的嘛。”

“能盈利就好向您交待了。”

“祝你如愿!”雅子开玩笑地笑着说道,那口气全然没有盼他还账的意思。

出租汽车从新建住宅鳞次林比的宽阔马路驶入一条狭窄的小街,街道两侧是商店,使人感到是战后在郊外发展起来的繁华街。街面太窄,行人几乎贴着车窗行走。

“这一带不大有美容院。”

事前来看过的雅子作了说明。

驶出商店街,是私有铁路的站前广场。

“这是自由之丘车站,来过吗?”

“没有,头一回。”

道夫透过车窗,饶有兴趣地往两边张望。

“先生,到哪儿下车?”司机回头问。

“唔,从那条沿着轨道的马路到那边去。”

铁轨路基的斜面长满了杂草,杂草上开着小白花。

出租汽车离开轨道朝右拐去。从那里开始便是一大片结构显眼的住宅区,写着“奥泽x丁目”的地名标示牌挂在围墙上。

“司机,慢点儿。”

雅子朝道夫那边瞅。

“渐渐地,从这一带开始好房子就多起来了。”

两边的房屋缓缓向后流去。住宅都有大门,还带着围墙,和式的、西式的、日西合壁的,各式各样。也有一些是旧房子,但新房居多。新房子大概是文人住宅,备有车库。

“到那儿往左拐。”

向左或向右,雅子—一吩咐司机。汽车每转一个弯,便出现一条新的大街,可是房屋的外形和格调却依然没变。道夫仍是那副沉静而做作的表情。

“怎么样,这地方?”

雅子同道夫一起朝外看。

“可以。

实际上道夫心里想,这里很不错嘛,照这样看来,自己设想的客源同实际就一致了。这是一条僻静的街道,看不到有女人行走,可是住着这样的住宅,有没有女人是不难想见的。要说缺点么,就是人口少了点儿。一些公寓还正在建着。

“什么可以,简单地说吧,你是要建一个店的。”

“是啊。”

“别有什么顾虑,你看怎么样就直说吧!”

“我觉得不错。”

“我看把握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一天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女人阶梯》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