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去的世界》

十二、森林里是可怕的

作者:柯南·道尔

我说过——或者也许我没说过——当我的三位同伴,因为我带来的帮助和高原地图而感谢我的时候,我感到多么骄傲。这种骄傲导致我当天夜里经历了一场我一生中最可怕的遭遇。

事情是这样发生的。树上的历险使我极为激动,睡觉象是不可能了。索摩里在值岗,靠着我们的小火堆坐着,枪横在膝盖上打吨。约翰勋爵静静地躺着,而查伦杰很响地打着呼噜,满月明亮地照耀着,空气寒冷。多么适合散步的夜晚!忽然我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可以?”设想我偷偷地溜出去,设想我找到下到中央湖的路,设想早饭时我带着那个地方的记录回来——难道在那种情况下我的伙伴们不会认为我是这一行中更有价值的成员吗?假如找到了某一条下去的路,我们将带着高原中央区的第一手材料回伦敦,而这高原中央区我是所有的人中单独一个穿过去的。我想起了格拉迪斯,还有她说的“英雄的事业就在我们周围”.我象是听到了她说这话的声音,我也想起了麦卡德尔。这是一番事业多么好的基础啊!于是我拿起一支枪——我口袋里装满了子弹——快步溜出了我们的寨子,而索摩里还在继续打吨。

还没有走上一百码,我就悔恨我头脑的轻率了。正象我以前说过的那样,我太富于幻想,做不了真正勇敢的人,但是我怕被人看成好象我胆小。就是这种力量带着我往前走。我就是因为不能空手而归才没有往回走。

森林里是可怕的。树木长得那样密,它们的绿叶伸展得那样宽,我根本看不见月光。慢慢地我的眼睛对黑暗习惯了。我想起了昨晚上的怪兽,我是在它的猎食区内。任何时候那个叫不上名字的可怕的怪兽都可能从黑暗里跳出来扑到我身上。我停下脚步,从衣袋里拿出一粒子弹装进我的枪里。当我发现我拿的是猎枪而不是步枪的时候,我的心凉了。

我又有了一个冲动想回去。不过,犹豫了一小会,我恢复勇气继续走我的路,把我无用的枪挟在胳膊下面。

森林里的黑暗是可怕的,但是禽龙出没的开阔地上明晃晃的月光更糟。躲在灌木丛里,我向外望着。空地上没有大野兽。在飘看雾的银夜里,我看不见任何活物的踪迹,因此我继续沿着小河走着。只要我沿着它向下走,我一定走得到湖那儿;只要我沿着它回来,我一定回得了我们的营地。

我贴着翼龙沼泽走了过去。正当我这样走着的时候,一个这类的大动物在身旁惊起向空中飞去。当它遮住了月亮时,那亮光清晰地从它脯质的翼透了过来,看起来就象一个飞着的骷髅架子。我躲在灌木丛里,一直等它重新安顿好,才敢继续走我的路。

夜一直是出乎寻常地静,但我前进了一段的时候,我听见在我前面的某个地方,有一个低低的、断断续续的轻微响声。我继续向前走着,声音变大了,一直到最后它明显地离我十分近了。很快我看到了这声音的来源,在一小片空地的中央,我发现了某种黑色物质的池塘,在它的表面,某种气体形成了大个的进发的泡泡。上面的空气和周围的上地很热。很清楚,好多年前把这块奇异的高原拱起来的剧烈的火山运动,还没有完全消失它的力量。我看见过黑色的岩石,茂密植物中到处可见的熔岩,但是丛林中的这个沥青池塘还是第一次见到,这说明老火山口在斜坡上还有活动。我没功夫进一步仔细观察了。我必须赶快,因为我想在早晨回到营地。

这是一次我永远不会忘记的行程。在空地上,我在阴影里走。在丛林里,每当我听到——而我常常听到——野兽从我旁边走过,碰断树枝发出的响声,我就停下脚步,心怦怦地跳着。我常看到巨大的影子在远处走了过去。有多少次我停下来想转回去,然而每一次我的骄傲战胜了我的恐惧,又使我继续前进了。

最后透过丛林的树木我看到湖了,十分钟后我到了它岸边的芦苇中,我渴极了,趴下来喝着新鲜冰冷的水。就在我到的那个地方。有一条挺宽的踩出来的路,上面尽是足迹,很明显,这是动物喝水的一个地方。附近有一大块孤零零的熔岩。我爬了上去,躺在顶上,从那里四面八方都能看得非常清楚。

我看见的第一件东西就让我吃惊不已。当我从那棵大树的顶峰描写景物的时候,我就说过在更远一些的绝壁上,我看到了很多黑点,它们象是洞的入口。现在,当我望着绝壁的时候,我看到到处是红颜色的光点。那会是什么?这些红颜色的光点肯定是洞内的火光照了出来,而火只能是人的手点燃的。那么,高原上有人类?!我只身探险有结果了。这对我们确实是可以带回去和我们一起成为轰动伦敦的巨大新闻。

很长时间我躺着看这些红色的光点。我想它们离我们有十英里远,就是这样的距离,人也能一次又一次地观察到,这些光点当有人在它们前面走过的时候闪烁起来。在我们对这些人类没有确切的了解以前,我们当然不能离开高原。

格拉迪斯湖——我自己的湖——是美丽的,湖中央反射出明亮的月光。湖水不深,好多地方沙洲微露出水面,静静的水面上,我到处能看到生命的踪迹,有时候水面泛起波圈,有时候银色的大鱼跃出水面。有时候一个游动的怪物露出弧形的、石板色的脊背。还有一次,我看见沙洲上一个象巨型天鹅的动物,长着高高的弯弯的脖子。转眼间它下到水里,好长时间。我只能看见它的头。而后它潜入水中,我什么也看不到了。

两只象巨大犰狳的动物来到喝水的地方。一只巨鹿,很美的一只动物,长着分叉的角,它的一家也在犰狳的旁边喝水。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都下会有这样的鹿。忽然它惊叫了一声,它和它的一家跑到芦苇中去了,而犰狳也找个地方躲了起来。一个最为怪异的动物沿着小路过来了。

刹那间我说不出我曾经在哪儿看见过这个向上长着尖刺的弧形脊背,还有那个寓地面很近的鸟样的怪头。后来我想起来了,这是剑龙,就是那个梅昔欧·怀特曾经在他的速写本上画过的动物,这就是第一个吸引查伦杰注意的东西。在它惊人的体重下,地面颤动着。有五分钟,它离我躺着的岩石很近,而后慢慢地走开,在岩石堆里消失了。

瞅了一下表,我看是两点半了,是我该动身回家的时候了。我出发了,情绪很高,因为我觉得我干得很好,并且将为我的伙伴带回去好消息。

我沿着斜坡往上走,到了一个我想是离家还有一半路的地点,这时我听见身后有个奇怪的声音。这是个低低的、沉沉的、超乎一般的威胁人的声音,某个古怪的动物显然离我很近,但是我却看不到什么,所以我加快了脚步。我走了半英里左右,这时声音忽然又响了起来,它依然在我的背后,但比以前更响了,更威胁人了。当我明白这个野兽在跟着我的时候,我的心凉了。我站住了,向我身后月光照亮的小路瞪大眼睛望着,我的膝盖不由自主地抖着。一切象梦中那样安静。然而从寂静中,再一次传来低低的、威胁人的声音,比以前响多了、近多了。

我忽然看见了它。就在我走过来的空地那一边的灌木丛里,有东西在动。一个巨大的黑影跳到了皎洁的月光中。我说“跳”,是因为这个野兽的行动象袋鼠,个头极大,有力气极了。尽管体型极大,但它的动作出乎寻常地迅速。当我看到它的形状时,我希望它是条禽龙,这东西我知道是不伤害人的,但是我很快看到这是一个完全不同的动物。它那威胁人的叫声向我肯定,这是大食肉恐龙的一种,是最可怕的野兽,曾经遍布全球。

甚至现在我想起这场噩梦的时候,我的脑门也会突然冒出汗来。我怎么办?我无用的枪还在手中。它能有什么用处呢?我绝望地想在附近找到块岩石或大树,但是我只看到些灌木丛。我唯一可能的机会是跑掉。当我绝望地观察周围时,发现在我面前有条小路。我是个跑得很快的赛跑运动员,而且现在竞技状态极好,所以我扔掉无用的枪,沿着小路飞跑,不论在这以前还是以后,我都没有这样跑过。最后我停下来,几乎不能动了。我想我把它甩掉了,可是我突然又看见了这个野兽。它再一次赶上了我,近极了。我完了。

我恐怖地尖叫了一声,转过身来又沿着小路跑着。我身后那动物的呼吸越来越响了,每一秒钟我都觉得它就要扑在我身上。突然间卡嚓一声,我掉了下去,一切都是黑暗的,安静的。

等我醒过来,我闻到一股很难闻的气味。黑暗中我伸出手去,碰到了一大块肉,而我另一只手摸到了一块大骨头。我头上是一个圆圆的星空,这向我表明我是躺在一个深坑的底上。慢慢地我站了起来,把全身摸一摸。我从头到脚都是僵直的,疼痛的,但一根骨头也没有断。我恐惧地向上望着。准备着看见淡白色天空的背景下那个可怕的脑袋,不过没瞧见那怪兽的踪迹,也没听到上边有任何声音,因此,我开始慢慢地走动走动,到处摸摸,想弄清楚我掉进来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

我已经说过,这是个坑,底大约二十英尺宽。在底上,是一块一块的肉块,大部分已经腐烂,气味难闻极了。在窟窿的中央,我发现一根往子。柱子很高,用手我够不着顶端。我划了一根火柴,四下看看。

这是个陷饼,人的手做成的。中间的柱子,有九英尺高吧,顶头尖尖的,由掉在上面的动物的血弄得黑黑的。坑底下的肉块就是那些遭难动物的尸体,被切开了,好腾出柱子准备下一次动物掉下来,我记得查伦杰宣布过,高原上不可能有人类,因为他们的武器抵挡不住这类的巨兽。但现在已经十分清楚了,武器管用。巨大的蜥蜴样的动物钻不进当地入住的小口的山洞子,而当地人运用他们发达的头脑,为这些巨大的野兽伏设了陷阱。人类总是主人。

对一个行动灵敏的人来说,坑的斜墙是不难往上爬的,但是在冒险往上爬以前,我犹豫了很久。我怎么知道那个差点害了我的可怕的动物会不会在最近处的灌木丛里等着我出现呢?我想到了查伦杰和索摩里关于这类大爬虫的一次对话,他们都说在它们那个小小的头盖里,根本不能产生理智。

自然,当我不见了以后,一个没头脑的动物是会放弃它的追捕的;它会走开,想法去找别的猎物。我爬到坑沿,看了一看。星星很少了,天开始发白,清晨的冷风吹到我的脸上非常舒服。我看不见、也听不见我的仇敌。慢慢地我爬出来,在地上坐了一会,准备一旦有什么危险出现,就再跳进坑里去。而后我鼓起我仅有的那点勇气,沿着我来的路走回去。走没多远,我捡起了我的枪,而后不久我找到了指引我道路的小河。

忽然在清澈的、宁静的黎明空中,远处响起了一声步枪的枪声。我停下来听着,但再也没有什么了。刹那间我想是不是什么动物袭击我的朋友们了。随后我想起了一个简单些、更合乎情理的解释。毫无疑问,他们发现我不在了,他们设想我在森林里述了路,放这么一枪帮助我找到回家的路。

我想要加快脚步,但是我累了,不能照我的打算走得那样快了,最后我来到了我认识的那个地方,左边是翼龙沼泽,前面是禽龙出没的空地。现在我是在最后一道林带,过了它就是查伦杰要塞了。我呼喊着,但是我听不到答复。我的心凉了,我跑着。寨子还象我离开时那样,但大门开了,我冲了进去。在冷冷的晨光中,我看见我们的东西扔得地上到处都是。我的伙伴们不见了,在靠近那堆火的灰烬的地方,有一滩血。

震动来得太突然。我在空营地的周围林中到处跑着,呼叫我的伙伴。静静的阴影里没有传来回答。一种可怕的想法促使我绝望:我可能再也见不到他们了,在这个毫无生路的地方,可能就剩下我自己,而且没有下到下面世界去的任何办法,我可能就在这个噩梦般的国度里活着死去。离开我的伙伴,我就象一个在黑晴中的孩子,无依无靠,没有力量。我不知道怎么办了。

我忽然想起了忠诚的赞波,他还在悬崖底下等着我们,这还是某种安慰。在这个世界上我还并不完全孤独。我到了悬崖边上,伸出头望着。赞波正坐在他小帐篷的火边。但是,奇怪的是,还有一个人坐在他前面。最初我以为是我的一个伙伴平安地爬下去了,但我很快看出他是印第安人,我高声叫着,挥着我的手。赞波马上朝上望着,挥着他的手,并且转过身去向那块岩石上爬。一转眼,他就站在岩石的顶上了,听着我给他讲我们的遭遇。

“你们进了魔鬼的国度,马隆先生,”他说,“魔鬼要把你们都抓去侍候它,马隆主人,你接受劝告,下来,快,要不它也把你抓去。”

“我怎么下得去呢,赞波?”

“从树上弄些藤蔓,马隆先生,往这扔,我来做个桥。”

“我们想到过这个。可这没有能经得住我们的藤蔓。”

“派人找绳子,马隆先生。”

“我能派谁,往哪儿派?”

“派人上印第安人村庄,印第安村庄有的是绳子。印第安人在下边哪!派他。”

“他是谁?”

“我们的一个印第安人。他回到我们这儿来了。准备带走信,带回来绳子——什么都可以。”

带封信!为什么不?也许他可能带来帮助。我已经有两封信等着发。我用今天的时间写第三封信,描述我夜间的险遇。印第安人能把这个带回世界。因此我通知赞波傍晚再来,我用这忧郁的一天写了这封信。我也写了一个纸条,让印第安人交给任何他能遇到的白人,请求他给我们送些绳子来。这些信件我在黄昏的时候扔给赞波,还有一点钱。他必须把钱给印第安人,答应他如果带回来绳子,还会给他更多的钱。

那么现在你会明白了,我亲爱的麦卡德尔先生,这封信是怎样到达你手里的,万一你永远再也听不到你的记者的消息,你也会知道事情的真相了。今晚我大累了,做不成什么事情。明天我一定要想出办法未,寻找我不幸的朋友们。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失去的世界》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