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致意 》

二 圣佩德罗之虎

作者:柯南·道尔

走了几英里又阴冷又凄凉的路程,我们来到一扇高大的木门前。门内是一条阴暗的栗树林荫道。这条弯曲而阴森的道路把我们引向一所低矮黑暗的房屋,在蓝灰色的夜空下,它显得黑影憧憧。大门左边的窗子里露出一丝微弱的灯光。

“这是一名警察在值班,"贝尼斯说,“我来敲一下窗子。”他走过草坪,用手轻扣窗台。透过朦胧的玻璃,我隐约看见一个人从火旁的椅子上跳起来,并且听见屋里一声尖叫。过了一会儿,一个脸色苍白、气喘吁吁的警察开了门,一支蜡烛在他发抖的手中摇晃。

“怎么啦,瓦尔特斯?"贝尼斯厉声问道。

这个人用手绢擦擦前额,长长叹了一口气,算是放了心。

“先生,您来了我真高兴。这个夜晚真长,我想我的神经不如往常那么顶用了。”

“你的神经,瓦尔特斯?我倒没有想到你身上还有神经。”

“嗯,先生,我是说这个孤寂的屋子,还有厨房里的那个奇怪的东西。您刚才敲窗子,我还以为那个东西又来了哩。”

“什么东西又来了?”

“鬼,先生,我知道。就在窗口。”

“什么在窗口?什么时候?”

“大约两个钟头之前。天刚黑,我坐在椅子上看报。不知怎么我一抬头,却看见下端的窗框外面有一张脸在向里面望着我。天啊,先生,那是怎样的一张脸啊!我做梦都会看到它。”

“啧!啧!瓦尔特斯,这可不象一名警官说的话呀。”

“我知道,先生,我知道,可是它使我害怕极啦,先生,不承认也不管用。那张脸既不黑又不白,说不上是什么颜色,一种非常奇怪的色彩,就好象泥土里溅上了牛奶。至于那个脸盘,总有您的两个脸那么大,先生。还有那副样子,两只逼人的大眼睛,眼珠突出,加上一口白牙,活象一只饿狼。我对您说,先生,我连一个指头都不敢动,也不敢出一口气,直到它突然消失不见。我跑了出去,穿过灌木林,感谢上帝,那儿什么也没有。”

“如果我不知道你是个好人,瓦尔特斯,就为这件事,我也可以给你记上一个黑点。如果真的是鬼,那么,一个值班警官也绝对不应当为他不敢用手去碰它一下而感谢上帝。这该不是一种幻觉和神经的错觉吧?”

“至少,这一点是很容易解答的,"福尔摩斯说着,点燃了他的袖珍小灯。"是的,"他迅速地检查了草地之后说:“我认为,穿的是十二号鞋。照脚的尺寸来推断,他肯定是个大个子。”

“他怎么啦?”

“他似乎是穿过灌木林朝大路跑了。”

“好吧,"那位警长带着严肃而沉思的脸色说,“不管他是谁,也不管他想干什么,现在他已经走了,我们还有更急的事情要办。福尔摩斯先生,如果你允许,我要带你巡视一下这所住宅了。”

每个卧室和起居室都经过了仔细搜查,什么都没有发现。显然,房客随身带来的东西很少,甚至什么也没有带。从全部家具到细小的物件,都是连同房子一起租用的。留下的许多衣服上都缀有高霍尔本的马克思公司的标记。电报询问的结果表明,马克思除了知道他的买主付账爽快之外,其他一无所知。还有一些零碎东西,几个烟斗,几本小说,其中有两本是西班牙文的,一支老式左轮手枪,在个人财产之中,还有一把吉他。

“这里面没有什么,"贝尼斯说,手里拿着蜡烛,高视阔步地走出这个房间,进入那个房间。“福尔摩斯先生,现在我请你注意厨房。”

厨房阴暗,天花板很高,在这所房子的背后。厨房角落里放着一个草铺,显然是厨师的床铺。桌上堆满了装有剩菜的盘子和用脏了的餐具,还有昨天晚餐留下的残菜剩饭。

“看这儿,"贝尼斯说,“你看这是什么?”

他举起蜡烛,照着橱柜背后的一件特别的东西。这件东西已揉皱干瘪,很难说它是个什么。只能说它是黑色的,皮做的,形状有点象个矮小的人。我查看的时候,起初以为是个经过干燥处理的黑种小孩;再一看,又象个扭变了形的古猴。究竟是动物还是人,我最后还是莫名片妙。它身体中部挂着两串白色贝壳。

“确实是很有趣——很有趣!"福尔摩斯说,并注视着这件邪恶的古物。"还有什么没有?”

贝尼斯一声不响,把我们带到洗涤槽前面。他把蜡烛朝前一照,只见某种白色大鸟的翅膀和躯体被撕得七零八落,上面还留着羽毛,盛满一盆。福尔摩斯指了指割下来的那只鸟头上的垂肉。

“一只白公鸡,"他说,“太有趣了!这真是一件非常离奇的案子。”

但是,贝尼斯先生把他那最不吉利的展览一直坚持到最后。他从洗涤槽下面拿出一个铝桶,桶里满装着血。他又从桌上取来一个盘子,上面放着烧焦了的碎骨头。

“杀死了一些东西,又烧了一些东西。这些都是我们从火里收集起来的。今天早上我请来一位医生,医生说这些不是人体上的东西。”

福尔摩斯微笑着搓着两手。

“我得恭贺你,警长,你处理了一件如此不同一般、如此富于教益的案件。你的才能似乎胜过你的机会,如果我这样说不致于有所冒犯的话。”

贝尼斯警长的两只小眼睛露出高兴的神色。

“你说得对,福尔摩斯先生。我们在工作上停滞不前。象这样的案件可以给人们带来机会。我希望我能利用这种机会。你对这些骨头是怎么看的?”

“我看是一只羔羊,要不就是小山羊。”

“那么,白公鸡呢?”

“很怪,贝尼斯先生,非常奇怪。可以说从来没有见过。”

“对,先生。这房子里住的人一定很奇怪,行动一定也很奇怪。其中一个已死啦。难道是他的同伴跟在后面把他打死的?如果是这样,我们早就抓住他们了,因为所有的港口都有人监视着。不过,我本人有不同的看法。是的,先生,我本人的看法大不相同。”

“那么你自有主张喽?”

“我要自己来进行,福尔摩斯先生。我这样做只是为了我自己的声誉。你已经成名了,我也得要成名。如果以后我能够说,我在没有你的帮助下破了案,那我就高兴了。”

福尔摩斯爽朗地笑了起来。

“好吧,好吧,警长,"他说,“你走你的路,我过我的桥吧。我的成果可以随时供你使用,如果你愿意向我索取的话。我想,这房子里,我想看的都看过了。把时间花到别处去也许更有好处,再见啦,祝你运气好!”

我可以举出好多微妙的表情来说明福尔摩斯正在性急地追寻一条线索,这种表情,除了我以外,别人可能不会注意到。在一个不经心的观察者看来,福尔摩斯象往常一样冷淡,但是,他那双发光的眼睛和轻快的举止却显示出一种抑制着的热情和紧张的情绪,这使我确信,他是正在考虑对策。按照他的习惯,他一句话不说;照我的脾气,我什么话也不问。能和他一起参加这场游戏,为捕获罪犯而提供出我微小的帮助,又不致以不必要的插话分散他的注意力,这对我来说已是很满意的了。到时候,一切都会转向我的。

因此,我等待着——可是,我越来越失望,白等了一场。一天接着一天,我的朋友毫无动静。有一天的上午他是在城里度过的,我偶然了解到,他是去大英博物馆了。除了这次外出之外,他成天作长时间的而且常常是孤独的散步,要不就是同村里的几个碎嘴子闲聊,他力求与这些人交往和结识。

“华生,我相信在乡间住一个星期对你是很宝贵的,"他说道,“重又看见树篱上新绿的嫩芽和榛树上的花序,那是非常愉快的。带上一把小锄,一只铁盒子,和一本初级植物学读本,就可以度过一些有意思的日子了。"他自己带着这套装备四处寻觅,可是带回来的只是寥寥几株小植物,而这是在一个黄昏就可以采到的。

在我们漫步闲谈的时候,偶尔也碰见贝尼斯警长。当他同我的同伴打招呼的时候,他那张又肥又红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一对小眼睛闪闪发光。他很少谈起案情,但从他谈起的那么一点情况来看,他对事情的进展也倒不是不满意的。然而,我得承认,在案子发生五天以后,当我打开晨报看见这样的大字标题的时候,我还是不由得有些惊奇:

奥克斯肖特谜案揭破

被认为是凶犯的人已捕获

当我读着标题时,福尔摩斯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好似被什么刺了一下。

“啊!"他叫了起来。"你该不是说贝尼斯已经抓住他了吧?”

“很明显,"我说着就把以下报道念了出来。

"昨晚深夜当传闻与奥克斯肖特凶杀案有关之凶犯已被捕获时,在厄榭及其邻近地区引起极大轰动。人们记得威斯特里亚寓所的加西亚先生系被发现死于奥克斯肖特空地,身上有遭受残酷袭击的伤痕,他的仆人和厨师亦于同一晚上逃走,显然他们参与了这一罪行。有人指出但从未得到证实的是,死去的这位先生可能有贵重财物存放在寓所里,以致财物失窃,构成罪案。经负责此案的贝尼斯警长多方努力,查明了逃犯的藏匿处所。他有充足的理由证明他们没有远遁,只是潜伏在事先准备好的某一巢窟中。首先可以肯定,他们最终将被捕获,因为据曾经通过窗户见过厨师的一两个商人作证说,厨师的相貌非常特别——是一个魁梧而可怕的混血儿,具有显著的黑种人型的淡黄色的面目。自从作案以来,有人曾见过此人,因为他竟敢贸然重返威斯特里亚寓所,以致在当晚被警官瓦尔特斯发现并追踪。贝尼斯警长认为,此人此行定有目的,因而断定可能还会再来,于是放弃寓所,另在灌木林中设下埋伏。此人进入了圈套,在昨晚经过一场搏斗后,终被捕获,警官唐宁在搏斗中遭到这个暴徒猛击。我们知道,当罪犯被带到地方法官面前时,警方将要求予以还押。捕获此人后,本案可望取得巨大进展。”

“我们真应当马上去见贝尼斯,"福尔摩斯喊道,拿起了帽子。“我们来得及在他出发之前赶到他那里。"我们急忙来到村路上,正如我们所料,警长刚刚离开他的住处。

“你看到报纸了吧,福尔摩斯先生?"他问道,一边把一份报纸递给我们。

“是呀,贝尼斯先生,看到了。如果我向你提出一点友好的忠告,望你不要见怪。”

“忠告,福尔摩斯先生?”

“我曾细心研究过这个案件,我还不敢肯定你走的路子是对的。我不愿意你这样蛮干下去,除非你有十足的把握。”

“谢谢你的好意,福尔摩斯先生。”

“我向你保证,我这是为了你好。”

我仿佛看见贝尼斯先生的两只小眼睛中的一只象眨眼睛那样抖动了一下。

“我们都同意,各走各的路,福尔摩斯先生。我正是这样做的。”

“哦,那很好,"福尔摩斯说,“请别见怪。”

“哪儿的话,先生,我相信你对我是一片好意。不过,我们都有自己的安排,福尔摩斯先生。你有你的安排,我也许有我的安排。”

“我们不要再谈这个了吧。”

“欢迎你随时使用我的情报。这个家伙是个地道的野人,结实得象一匹拖车的马,凶狠得象魔鬼。抓住他之前,他差点儿把唐宁的大拇指咬断了。他一个英文字也不会说,除了哼哼哈哈之外,从他那里什么都得不到。”

“你认为你可以证明是他杀害了他的主人?”

“我没有这样说,福尔摩斯先生,我没有这样说。我们各有各的办法。你试你的,我试我的。这是说定了的。”

福尔摩斯耸耸肩,我们就一起走开了。“我摸不透这个人。他好象是在骑着马瞎闯。好吧,就照他说的办,各人试各人的,看结果怎么样。不过,贝尼斯警长身上总有某种我不很理解的东西。”

我们回到布尔的住处时,歇洛克·福尔摩斯说道:“华生,你在那个椅子上坐下。我要让你了解一下情况,因为我今天晚上可能需要你的帮助。让我把我所能了解的案情的来龙去脉讲给你听。虽然案情的主要特点是简单的,但是如何拘捕仍然存在着极大的困难。在这方面还有一些缺口,需要我们去填补。

“让我们回过头去谈谈在加西亚死去的那天晚上送给他的那封信吧。我们可以把贝尼斯的关于加西亚的仆人与此案有关这一想法搁在一边。证据是这样一个事实:正是加西亚安排斯考特·艾克尔斯到来的,这只能说明他的目的在于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二 圣佩德罗之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最后致意 》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