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证明 》

第13章 车库取证

作者:森村诚一

森户邦夫调查郡恭平开始进行得很顺利,很快就掌握了他去美国的情况,但以后的调查却毫无进展。为此,他受到了委托人新见的不断催促。可是再怎么说也不能偷偷地潜入他人的车库去检查那辆车吧。再说,也不清楚恭平的“gt6”型车现在是否停放在郡家的车库里。

但是,新见催得要命。

“森户,你是怎么搞的,你究竟在磨蹭什么?”

“那可是擅闯民宅呀。”

“这我早就知道。你又不是去偷东西,万一被逮住,也没什么大下了的,就说是喝醉酒走错了地方。”

“可到时候被捉住的是我呀!”

“这点思想准备你还是有的吧,况且你已经干上了。”

“这个我明白。”

“明白你怎么还不快点动手?恭平毫无理由地去了美国。这是十分可疑的,你要是不干的话,我可以叫别人去干。”

新见暗示要中止对他的资助。

“部长,你可别这么狠心。到目前为止,我可从未辜负过您的期望。”

“那你要好好干,今后也不要辜负我对你的期望。”

新见如此咄咄逼人,森户已经完全被逼得走投无路了。在此以前,森户倒是做过很多不光彩的事儿,但从未像小偷那样悄俏潜入他人家中。

然而,对森户来说,新见是他的资助者,可以说,森户那斐然的成绩也是在新见的资助下取得的。如果新见要引进碎纸机,采取“一桌一台制”的话,森户的公司就会获得很大的利益。而这些就会同森户的地位和信誉紧密地联系在一起。

因此。不沦发生什么事情,都绝不能失去新见的关照。森户终于打定了主意,反正只能挺而走险。

“在车库即使被抓,其罪行也要比潜入内室轻得多。”森户找出了自我安慰的理由。

郡阳平的住宅位于千代田区二号町里面的一角,离皇宫很近。附近太多是各国使馆、高级住宅和豪华公寓。尽管地处大城市中心,这里却是保有格调气氛的一流地段。然而,即便是在豪华住宅如此汇集的地方,郡府也显得格外显眼。

房子是郡阳平用铁厂赚来的钱建造的,现代化建筑模仿英国中世纪住宅风格,将柱子和房梁从雪白的墙壁中显露出来,房顶的坡度造得颇像休养胜地,屋脊高耸,给人一种特别时髦的感觉。

然而,那四周水泥预制板的围墙和罩着铁板的便门,却戒备森严。旁边的大门只有在宾客来访和车子进出时才打开使用,平时紧闭。

车库造在房子的一层,车库的卷帘式铁门落下后,就无法进去人。总而言之,若要想进到车库里面去,只有从门进或是翻墙进去,否则别无它法。

使森户犹豫至今的主要原因,就是那儿的戒备太严了。但幸运的是,院子里好像没有狗。

他终于在一天深夜采取了行动,为了防备万一。森户特意换上了一身极其普通的服装。如果头上套上长筒袜、身上穿黑衣服,扮成蒙面人,要谎称自己是找错了地方就说不通了。

为了提取证据,他还准备了照相机和照明灯。当森户出现在郡府围墙外面时,已是凌晨3点了,此时此刻,府内的灯全熄了,不仅全家人都进入了甜蜜的梦乡,就连大吠声也听不到了。天上没有月亮,四周漆黑一片。

森户准备从白天事先看好的地方翻进去,因为他发现水泥预制板围墙的一角有个地方掉了块水泥,正好可以用来翻墙。

果然不出所料,他借助那儿作脚窝毫不费劲地翻墙而入,脚一踩上去整个脑袋几乎都在围墙上面。他再一次观察了里面的动静,当确认房子里的人都酣睡如泥后。使用了个引体向上法,轻松地翻过了围墙:快步穿过布满草坪的院子,径直来到一层角上的车库。门已拉了下来,是一种卷帘式铁门,伸手轻轻一摸,发现没有上锁。

森户在黑暗中不禁暗自笑了起来,这下他就可以轻而易举地进去了。他将门打开一个可容身的缝隙,钻了进去。为了不让人从外面看见这儿的灯光,他又将门重新关好,打开了照明灯。

“在这儿啊!”他情下自禁地喊出了声来,但又急忙捂住了自己的嘴。在像是郡阳平专用车的大型轿车旁边,停放着一辆gt6mk2型车,它那光滑锐利的流线车体,似乎感觉不到空气的阻力似的。

森户走到车子的前面。开始了仔细地检查。其实用不着多看,就可发现前保险杠和散热器格子窗上有明显变形的地方。

终于抓住了对手的要害,我森户的调查没错。他抑制住内心的激动,按动快门拍摄起来,闪光灯的闪光像庆祝胜利的火花,在那里欢快地跳跃着。

谷井新子在睡梦中感觉到有什么动静,睁眼醒来。她看了一下放在枕头边上的夜光表,才凌晨3点多钟。

一一一这钟点,会是什么动静呢?

但确确实实像是有什么动静把自己从睡梦中惊醒了。新子在黑暗中竖起耳朵仔细倾听。楼内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今天晚上,夫人外出旅行演说去了,只有先生和小姐在家。他们好像也都在酣睡。

一一一会不会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呢!

新子这么一想,就准备继续接着睡。但就在这时,在周围一片寂静的黑暗之中,确实出现了“喀嚓”的响声,接着这声音又接二连三地响了起来,这动静像是被关起来的小动物在里面东奔西跑弄出的。

“哎,原来是它们啊。”

新子已悬到嗓子眼的心又落了下来。以为动静是从家里养的一对斑纹松鼠的笼子里传出来的,她猜想是松鼠在夜里“戏闹”呢。

“不过。已经这么晚了,它们还不蓄下来,这可有些怪了。”

另一种不安又袭了上来。会不会是有野猫潜入了家中。现在正威胁着松鼠的安全呢。真要是那样,必须乘松鼠还没受到伤害前将野猫撵走。

一一一保护松鼠也是她的工作内容之一。

新子立即从床上爬起来,披上了长睡衣。松鼠笼子放在紧挨着她住的小房间的楼梯下面,那儿有一块三角形空场。一楼是餐厅、卫生间、厨房、客厅、车库等。二楼是家里人的卧室。

新子打开楼梯灯,刚探头往松鼠笼子里一看,两只小松鼠就从塑料小房子里窜了出来,绕着8字撒起欢儿来。

“哎呀,罗密欧、朱丽叶,你们到底怎么啦?”

新子叫着松鼠的昵称,对它们的举动甚感吃惊,松鼠不知为什么像是特别兴奋似的。这么晚的夜里看到松鼠如此撒欢儿,新子来这儿后还是第一次看到。她环顾了一下四周,没发现有什么野猫或是其它威胁松鼠的动物。

“好啦,快回自己屋里睡觉吧,别妨碍家人体息。”

新子刚轻轻一伸手,罗密欧就尖声叫起来。

“莫非真的怎么了?”

——大概这就叫“发情”吧?……这突然引发的联想,使新子暗自羞得面红而赤。这时,又出现了响声,不过这次是从其它方向传来的,和“松鼠发情”的动静完全不同。

这响声像是什么东西炸裂发出的,但又不很清楚。那响声接连不断地传了过来。松鼠这回蹦跳得更加厉害了。

“这不对劲儿呀?”

新子将视线从松鼠的笼子处移开,朝新响动的方向望去。那动静好但是从浴室隔壁车库方向传过来的。

车库里不可能有窃贼,难道还会有人想把汽车从车库里偷出去吗?

新子是一位好奇心强、而且胆子大的姑娘。正因为如此。她才找一门远亲。只身来到了东京。

今晚要是对那动静不弄个水落石出,她似乎是没法入睡了。家里倒是有保镖的,但冒冒失失地把他叫起来,而什么情况也没有,让人说话见了鬼,那可要羞死人了。去车库,必须走外面。于是她出门下到院子里,来到了车库的前面。她立即发现门缝里不时透出强烈的光线和刚才所听到的那种声音。车库门本应关得严严实实,现在却闪着一条小缝,并不时从缝里射出光来,车库里并无那种光源。

新子蹑手蹑脚地接近车库,将眼睛贴在门缝上往里一瞧。瞬间眼睛受到了强光的刺激。新子顿时恍然大悟,原来那奇怪的光源是拍照的闪光灯,有人潜入车库正在拍照呢。

新子吃惊得一瞬间竟忘了自我,失口大叫。

“抓贼啊!”

这突如其来的喊声;也使车库里面的森户吓得魂不附体。他趁宅院里的人全都熟磨的绝好机会,为取证正拍得起劲之时,猛然听到背后有人大叫一声,哪能不惊慌失措!

他在慌乱中被脚边的空汽油桶绊倒了,发出了足以惊醒整座宅邸里人们的巨大响声。空油桶轰隆滚动着,这声音更助长了新子精神。

“有贼,有强盗,杀人啦!?”

各种罪名一古脑儿全落到了森户头上,使森户惊恐万状,而且更槽糕的是,退路让新子给堵住了,其它又无路可逃。

万般无奈,森户只好钻到了汽车底下。听到新子的惊呼声,主人和他女儿都从二楼下来了。

保镖急忙跑了过来。

“到底发生什么事啦?”主人睡眼惺忪地问道。

“车库里有贼。”

“贼?从车库里偷什么呀。”

“不知道。反正有人在里面。”

保镖立即跑进了车库。森户被轻而易举地从汽车底下拖出来,并被保镖那结实有力的大手紧紧地揪住。

这时,小姐已拨通了110电话。鞠町警署近在咫只,森户立即被赶来的警官带走了。

就这样,森户邦夫作为夜闯民宅的现行犯,被鞠町警署拘留了。然而,对警察的审间,森户的回答却十分奇妙。

他在回答警察的提问时声称,他所侵入的那家户主郡阳平的儿子恭平,压死人逃逸的嫌疑非常之大,为了取证而在检查他的汽车。

肇事现场在郊区k市的“牌坊前”,肇事日期推断为9月26日凌晨2时半前后,受害人名叫小山田文枝。森户还提供了一系列具体情况。

最后他还补充说:现场一带所辖警署已经搜查过了,只要去问一下就会明白的。

即使森户所讲的全力事实。森户的行为也丝毫不具正当性。可是,他告发了“轧人逃逸”的犯罪,警察对此也不能熟视无睹,于是就向k警暑进行了询问。结果得知k苦署确实根据小山田文枝丈夫提出的诉求,对“牌坊前一带”进行了检查,但没有发现轧人逃跑的犯罪痕迹。

森户的供述并非毫无根据。最初,警察怀疑森户背后有政治倾轧或思想犯罪意识。现在则稍稍松了口气。但是。k警暑并没有掌握轧人逃逸的任何证据。总而言之,只是受害人一方有怀疑而已,实际上连轧人选逸是否是事实都尚不明了,现在却将其断定为郡恭平的罪行,并潜入人家的车库擅自进行调查,这也未免太胡来了。森户那种推断为郡恭平的“外行气十足的推理”,其中有相当牵强的部分和许多跳跃的地方。

警方不能信其供述盲目地去检查郡恭平的汽车。森户交的胶卷洗出后,确实可见车体上的变形,但这并不能断定就是人身事故造成的。恭平的父亲是政界明星,作为警方,也必须考虑到他的面子。

“小山田文枝至今下落不明,就是最好的证据。”尽管森户这样申诉道,但却没有将文枝的下落不明和郡恭平连起来的确凿证据。

小山田文枝也许是出于个人的什么情况,而故意隐匿起来的。郡恭平现正在海外旅行,因此他父亲郡阳平主动要求说:森户的行为,并没有使自己受到特别的损害,所以希望尽量妥善地处理这件事。

警方在权衡了各方面的利弊后,决定对森户教育一番就将其释放,但他所拍的胶卷必须没收。

约翰尼·霍华德杀人案的搜查本部。就设在处理森户这一案件的鞠町警署里。因警署要听取事情经过,郡阳平家的女佣人谷井新子被叫到警署好几次。一般情况下。都不愿出去见警察,但她却是积极主动去的。看来,她对这件事情倒挺感兴趣似的。

在第二次或许是第三次警方询问结束回家时,她在警署的走廊上与栋居不期而遇。

“哎哟,大刑警先生。”

在昏暗的走廊上。栋居突然被一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轻姑娘喊了一声,瞬间以为自己是不是被认错人了,于是回头看了一下。

“大刑警先生,是我呀,怎么不认识我了?”

她的确是在冲栋居微笑。

“哦,是你呀!”

栋居好不容易想起她是八尾站前旅馆的年轻女招待。

“瞧你这身打扮,都让人认不出来了。”

栋居重新细细打量了一下对方。浓妆艳抹,在八尾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车库取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性的证明 》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