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证明 》

第14章 畏罪潜逃

作者:森村诚一

栋居和横渡毅然决定直接试探八杉恭子。在证据不足的情况下直接去找嫌疑人,并非高明之举,因为这有可能打草惊蛇。

但是,就目前而言,八杉恭子还未被列入嫌疑人的行列。栋居他们准备对她进行直接试探,也只是将其作为寻找线索的一种手段。八杉恭子可是个新闻界里的红人,摸不准她何时在家,为了打她个措手不及,这种试探还是突然袭击更为有效。

八杉恭子在一家民间电视台的“清晨节日”中担任角色,栋居和横渡决定在那儿“伏击”她。

当地播完节目,从摄影棚走出来时,栋居及时叫住了她。

“是八杉恭子女士吧?”

“是的,我就是。”

八杉恭子以新闻界人士特有的那种做出来的笑脸迎着栋居,但眼睛深处却流露出冷冷地审视对方的神色。

“有事要同您谈一下,不会占用多少时间的。”

栋居用一种不由分说的口吻说道。

“嗯,你们是……”

恭子刚才脸上做出的招人喜欢的笑容立刻消失了,转而变得神情紧张起来。

“我们是警察。”

栋居把警察证朝她晃了晃。他本不太喜欢使用这种方式。但在对方工作忙或者盛气凌人的情形,这一招是比较有效的。

“噢,警察?找我干什么?”

八杉恭子的表情露出了不安的神色。

“不。没什么大事儿.只是想了解一些您儿子的情况。”

森户的供述只要属实。八杉恭子对栋居的话就不会无动于衷。由于没有其它借口,栋居只好拿森户的申诉当作进攻的突破口。八杉恭子停住了脚步。

“恭平现在去海外了。”

八杉恭子脸上的戒备神色换成了一副怀疑的神态,这是她擅长的演技,还是自然的流露,真让人难以分辨。

“没关系。问答就行了。”

“我很忙,但如果是十来分钟的话……”

八杉恭子无法回绝栋居那强制性的要求,只好将他们领到电视台内部餐厅的一个角落。这儿像是一个自助式餐厅。这对他们的谈话最合适不过了。

“那么,你们究竟有什么事儿?”

八杉恭子在他们对面落坐后说道,并随即瞅了瞅手表。这大概是想提醒对方,就十分钟,再多一分钟也抽不出来。

“那我就开门见山啦。夫人知道‘雾积’这个地方吗?”栋居觉得这一句话能包含所有的意思,便紧紧地盯住对方的表情。

“雾积?”八杉恭子脱口应了一声。但脸上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的变化。

“位于群马县的一个温泉,夫人可曾去过?”

“没有,这地名我还是第一次听说呢,在群马县的哪一边儿?”

八杉恭子表情自然,看不出是在努力抑制自己的感情,这也可能是她作为一位十分走红的家庭问题评论家。已经擅于故做姿态了吧。

“从轻井泽前面的横川进去,就在与长野县交界的附近。”

“我一点也不知道,怎么啦?”

“49年7月您没去过那儿?”

“连名字都是现在头一次听说,怎么可能去过呢?”八杉恭子显得不屑一回。

“我要是没说错的话,夫人是富山县八尾町长大的吧。”栋居稍稍转换了一下话题。

“记得真清楚啊。”

“是在您写的一份随笔上看到的。不过,在雾积有位名叫中山种的女招待,也是八尾长大的,夫人认识她吗?”

“我怎么会认识她呢!刚才已经说了,不知道!我从未去过,从未听说过的地方,不管那儿有哪的人,都与我无关。”

八杉恭子显得有些激动,但是,这说不定是她认为这样做反到自然,而故意做给人看的。

“我还有约会。告辞了!”

八杉恭子显出无法再同这种无聊的对手继续谈话的姿态,就要从座位上站起来。栋居一下子也想不出什么可以阻止她要走的借口。

“夫人!”

一直沉默不语的横渡突然开口了。

“您知道那首‘草帽诗’吗?”

“草帽诗?”

八杉恭子向横渡投来疑惑的目光。

“妈妈,我的那顶草帽,现在怎么样了?在那夏日从难冰去雾积的路上,落在溪谷里的那顶麦秸草帽!”

横渡开始吟咏起西条八十的那首诗来了。八杉恭子的脸上立即起了变化,刚刚站起一半,就躬着腰僵在那儿了,瞪大了眼睛盯着横渡的脸,就像在盯着什么令人难以置信的物体。

然而,那也不过是一瞬间的事情,她立即就恢复了自己那训练有素的职业性表情。

“不知道这是首什么诗。失陪了。”她甩下这么一句,低头行了个礼,便径直地离去了。八杉恭子走后,栋居和横渡两个人仍茫然地坐在那里,漫无目标地盯着她所离去的方向。待了一会儿两个人才回过神来。

“栋居,看见了吗?”

“看见了。”

他们俩互相对视了一下,点了点头。

“没错。八杉恭子对那诗有反应。”

“这就足够了,看来八杉恭子确实知道这首草帽诗。”

“明明知道却说不知道。”

“诗中出现了雾积的地名,这也就证明她是知道雾积这个地方的。”

“她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实呢?”

“真是可疑啊。”

“可疑的还不仅仅是这些。最初你说想了解一些有关她儿子的情况,可她却全然没问那是什么事儿。这并非是她忘了,而是注意力过于集中在雾积这个主要问题上,她根本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个问题。从情理上看,警察是冲着她儿子的事情而来的,若是通常的母亲,她的注意力应当集中在这一点上。”

“嗯,照你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八杉恭子准备起身告辞。是在你背那首草帽诗之前。”

“刑警是为她儿子的事来的,而作母亲的却问也不问就要离去,这是很不正常的。”

“可以理解为她想从我们面前逃走。”

“不错,她的确是想逃走。不,她已经逃走了。”

他俩顺着断断续续的线索追寻了一番后,现在似乎感到终于靠近了那真正的靶子。

然而,目前还没有拿到射那靶子的箭。

横渡和栋居将八杉恭子作为重要嫌疑人在搜查会上提了出来。

“如此说来。你们的意见认为八杉恭子与杀害约乾尼和中山种老太太的案子有牵连。”那须眯缝着眼睛说。

“我们觉得她很可疑。”

“如果将八杉恭子看作凶手,其动机是什么呢?”

这当然是他俩预料之中的问题。

“我们认为。她下毒手杀害中山种,是因为老太太知道约翰尼被害一案的什么情况。”

“嗯,为了灭口。可她为什么杀害约翰尼呢?约翰尼和八杉恭子之间好像没有什么联系呀……”

“这正是下面需要好好调查的问题。也许有不为人知的秘密关系。不过……”栋居慾言又止。

“不过,不过什么呀?”

“中山种写给大室吉野的明信片上说,1949年7月她在雾积遇到了一位八尾长大的x氏。”

“你们认为,那位x氏就是八杉恭子?”

“目前还不能断定。雾积并不是一个十分出名的山区温泉,去那里的人不会太多,如果再限定是八尾长大的人,那范围就可以大大缩小了。”

“因此……”

“我们可以假设x氏为八杉恭子,理由是她极力隐瞒当时去过雾积的事实。”

“她为什么要隐瞒这个事实呢?”

“根据中山种在明信片上的文字内容推断。可以看出x氏当时好像还有同行者。因此,她会不去是想隐瞒那位同行者呢?”

“那同行者并非郡阳平。假如调氏是八杉恭子的话,她肯定不愿意让自己的丈夫郡阳平知道这件事。”

“是啊。”

“但是,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她总不会为这件陈年旧事而杀害一个老太婆吧。”

“关于那位同行者——尽管眼下还不能断定是同行——。中山种将其写成是一位非常少见的稀客,说到底会不会是位外国人呢?”

“你说是外国人?可是,这和约翰尼·霍华德又有什么爪葛呢?1949年约自尼还没出世呢。”

“解开这秘密的关键就在西条八十的这首诗里。”

栋居不紧不但地掏出了复印的《草帽诗》,大家都把目光一齐投向了栋居。

森户一被“释放”,就去向委托人新见报告了。

“这回倒大霉啦。”新见说道。

“真是窝羹透了。”森户挠着脑袋不好意思他说。

“警察死命逼我,要我供出假扮这种小偷是受谁指使,可我守口如瓶,到底没把部长您的名字说出来。”

“其实,说出我的名字来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据说警察去小山田那儿核对,他的回答完全一致。”

“当时我正在不顾一切地进行拍照,却冷不防地给抓住了。不管怎么说,好在证据还是抓到了,那车上确实有碰撞后留下的痕迹。”

“不过,那照片都给没收了吧。”

“在抓我前,我就担心他们会没收我拍的胶卷的,于是就多了个心眼,把最初拍的那一卷预先藏在了身上。

“什么?你把胶卷带回来了?”

“这叫歪打正着吧。照相机里原来装着一个胶卷,已照的没剩几张,当然很快就拍完了,我把那卷藏起来带来了。警察似乎设想到会拍两卷,就只把装在照相机里的那卷没收了。”

“快让我看看!”

“这里有已经洗好了的,都带来了。”

森户将几张底片和冲洗放大的六寸照片递给了他,脸上露出了一副十分得意的神色。

新见很仔细地看着一张张照片。

“怎么样啊?”估计他已经看完了,森户便问道。

“车身的确凹进去一块。”

“不错吧,这可是轧人逃逸最有力的证据呀。”

“这能成为证据吗?”

“你是说?”

森户认为自己好不容易才立下了大功,满心希望新见能对自己大加赞赏一番,谁知他竟这么说,于是满脸的不服气。

“这车身上的凹陷,并不限于撞人造成的。它不能成为无懈可击的证据。”

“可是,光拍那照片,就费了九牛二虎之力了。”

“你干得很漂亮,我也不准备再难为你了。”

新见首次以慰劳的神态说道。那表情意味着,放心吧,必定会给以相应报酬的。森户这才感到,总算是没白冒风险。

新见打发森户走后,就去见了小山田。

“轧您太太的,大致可以断定就是郡恭平。”

“那马上去找警察吧。”小山田立刻奋勇起来。

“那可不行!”

新见说明了他的理由。

“我们现在还没有任何证据可以将郡恭平车上的损伤同布狗熊身上的渍痕联系起来。就说这张照片吧,也是通过违法手段搞到手的。一旦证据效力被否定。就不能拿到法庭上去用。”

“弄到了这么些可疑材料,警察为什么还不动手?彻底检查恭平的车子,假如能发现文枝的头发或血迹之类的,不就构成不容分说的证据了吗?”

“事情并不这么简单。轧人逃逸是否事实本身还不明确。仅仅只是我们的看法。如无确实的嫌疑,不能随便检查私人车辆,更何况恭平的父亲是政界的实力人物,警察就更要慎重了。”

“有证据啊,那‘狗熊’就是证据。”

“那个布狗熊是不是恭平的,目前还未证实呢。”

小山田陷入沉思。

——唉,难道我们自己调查就只能做到这一步吗!?不管怎么说,我们已经干得很漂亮了。要是没有新见的大力相助。恐怕还走不到今天这一步。但是,已经到这个份儿上了。却又这样一筹莫展,真窝心哪。”

“新见,就再没别的招了吗?我也觉得轧我妻子的准是郡恭平。已经走到这一步了,就此作罢,实在太遗憾啦。”

“我也同你一样,感到很遗憾哪。可是。眼下阶段还叫不动警察。森户这个秘密武器,也不便再用了。”

俩人面面相觑,甚感遗憾。细想起来,他们俩人的合作也真是妙不可言。一方是妻子被人偷的被害人,一方是偷人之妻的加害者,两个人以同一女人为基点进行着联合追踪。然而,他们现在却感觉不到这是多么奇妙。自己心爱的女人不仅被杀,而且还被隐匿,对凶犯的极端愤怒和憎恶。使二人忘掉了联合的起点。

“对了,还有一个办法。”新见抬起头来说道。

“还有办法?”

小山田盯着新见,简直就像抓到了救命稻草似的。

“直接去找郡恭平淡谈。”

“找郡恭平?可他现在在纽约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4章 畏罪潜逃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性的证明 》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