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证明 》

第17章 人性证明

作者:森村诚一

警方决定对八杉恭子是否在案发现场进行查证。但这一次并不是要查证她的口供,而是根据谷井新子提供的情况,去彻底核实10月21日她随丈夫邵阳平去高崎市的行踪。

再次到高崎市去核实情况的还是横渡和栋居俩人。高崎是去雾积的必经之地。

他们下榻的饭店坐落在高崎城旧址南侧的高崎公园中,由于地处乌川河畔,上信越山岳的美景尽收眼底。

来这儿后,栋居和横渡就发现了可疑之处。像八杉恭子这样的名人到这儿来,理应给店员留下深刻的印象,可没料到她几乎没给人留下什么印象。

“什么,八杉恭子来过店里?”当他们查询情况时,店员们却反问道。最后,好不容易才有一位当时负责接待八杉恭子的楼层服务员若有所思他说道:

“啊,那人到底还是八杉恭子啊。”

“你是负责接待她的?”栋居问道。

“嗯。我觉得她就是八杉恭子,就请她签名,但她却说我认错人了,就逃跑似地走了。她虽然换了发型,戴着太阳镜,但肯定她就是八杉恭子。当时我还觉得非常奇怪,她为什么要化妆隐瞒身份呢!?”

“住宿登记上没填八杉恭子的名字吗?”

“当时有个叫郡先生的议员是领队,只让他填写了以下随行几名,而没有让其随员一一填写。”

“这么说几乎没有人知道八杉恭子来过这儿?”

“请她签名时,她是那样冷淡,我还真以为认错人了呢。”

“那么,八杉恭子跟丈大一起来到底是为了什么呢?”

两位刑警面面相觑,不得其解。她和丈夫一同来地方游说,莫非并不是为了要用“八杉恭子”的名声来声援其夫?

既然要隐姓埋名,那为何还要与丈夫一同来呢?这真让人费解。不仅饭店里没人知道,就连市内也几乎无人知道八杉恭子来过这里。不用说,她并没有出席丈夫的演讲会。

郡阳平是受地方邀请来高崎作演讲的,于是两位刑警又去拜访了当时的主办者。据说原来并没有安排八杉一起来。可是她却突然一起来了,当时大家都很吃惊。然而她却解释说这回是以妻子身份、即因私陪丈夫一起来的,不参加声援讲演。因此,连主办单位也有人不知道八杉恭子曾来过高崎。

“以妻子身份,作为私人关系……”

横渡抚然地摸着下巴。八杉恭子是个名人,她随丈夫一起来竟不露面。这地方并不像东京。有那么多人都知道八杉恭子就是郡阳平的妻子。因此,想隐瞒身份完全可以办到。

结果,八杉恭子虽来过高崎,但其行踪却无人知晓。换句话说,无法得到她是否去过雾积的证据,说她来过高崎最初是由谷井新子查出来的,这有据可查,但这仅仅是郡阳平办事处的内部记载而已,而她在高崎却几乎没留下足迹。

警方已查清了八杉恭子的履历。1927年id月3日,她出生在八尾町的一个名门望族,小学时成绩出类拔萃。受到教师的举荐,深得父母的崇爱,毕业后寄宿在东京的亲戚家中。就读于当时的“圣信”大学附属女子学院。

后来由于战火激烈,她曾一度回家,战后因复学她又来到东京。但从这时起到1949年10月回乡止,她并没到“圣信”女子学院复学。她曾给家里去过信,说是已经就职,但具体职业却丝毫未提。由于现在八杉恭子的双亲均已去世,娘家的家业由弟弟继承,所以详细情况不得而知,但据说父母对她的话深信不疑。

当时社会秩序十分混乱、一个年轻的姑娘只身闯到已化作一片废墟的东京,应该说是非常冒险的。后来,她作为新闻界的宠儿,靠故弄玄虚出入头地,混得这样不错,也正是得益于她的这种胆量。

1951年6月,她同郡阳平结了婚,并一直持续到现在。假如她同威尔逊有什么瓜葛,就应该是在从她第二次上东京至回乡这4年间发生的。然而,这期间的情况却一无所知。

八杉恭子同郡阳平结婚后,很少回娘家。父母去世后,就与娘家基本断绝了来往。

高崎的秘密调查结束后,警署得到了两份令人振奋的报告。一是在奥多摩山区发现一具高度腐烂的女尸,检到了一个隐型眼镜盒子:二是郡恭平在纽约被人抓住,对轧死小山田文枝后把尸体埋到山里的事实供认不讳。

推销员森户潜入郡恭平父亲家中被谷井新子抓住时,就对郡恭平提出了同样的话。如果得到的情报准确无误的话。那就证实了森户的报告。

因此,若能断定隐型眼镜盒是郡恭平的,那他就难逃罪责。

“这对八杉恭子来说将是个不小的打击呀。”

“总之,她的那个模范儿子曾是她扬名的跳板,现在竟成了恶性交通事故的肇事逃犯。”

“这么一来八杉恭子也就完啦。”

搜查本部的刑警们悄悄议论着。

“什么八杉也就完啦,这样说就好像她是局外人似的。她杀害约翰尼和中山种的嫌疑极大,也许就是她杀了那两个人。不过眼下还不到揭锅的火候,但八杉恭子早晚会被我们的双手逮住归案。光让她因为那没出息的儿子而名誉扫地,那太便宜她了。”

栋居大声地斥责道,平时他脸上总是没表情,这次却动了真情。接着他又说道:

“约翰尼胸口上被人捅了一刀,但他不顾插在胸口上的刀,硬是拖着濒死的身躯,爬上了皇家饭店的顶层餐厅。那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啊!近一段时间,这一直在刺痛着我的心。”

“约翰尼还不完全记事儿的时候,跟父母到雾积玩过一的,这给他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而且这很可能是他记忆中最珍贵、最美好的东西。在黑暗、短暂的人生中,这一直是他对宝石般的母亲的甜蜜回忆。在雾积得到的印在彩色纸上的那首草帽诗,当时母亲十分亲切地译给他听,不,也许那时小约翰尼已经懂幼儿园语。草帽与雾积就如同母亲的面容一样,铭刻在约翰尼的心中。多么想见她一面,哪怕是看一眼也好。她拉着自己的小手,领着自己沿着那层峦叠翠、郁郁葱葱的雾积峡谷往下走,那时多么快乐!多么想见到日本的慈母啊,这种思念长大之后己到了难以抑制的程度。约翰尼随父亲一起回美国后,其人生之路何等残酷,我们不难想象,生活越是凄惨,思母之情越是强烈,约翰尼终于忍耐不住自己的一片思念之情。决定攒钱来日本。不足的部分,父亲就用自己的生命去换。这全是为了想见母亲一面。然而等待他们的是母亲为了保全自己而对他的无情拒绝。”

“生身母亲在自己胸口上扎了一刀。这难道就是万里迢迢来日本寻母所得到的报偿吗?约翰尼是以何等绝望的心情接受这一刀的呢!在他那渐渐模糊的意识中,出现了皇家饭店的顶层餐厅。那餐厅远看就像是用美丽彩灯装饰起来的草帽,也许自己真正的母亲就在那儿等着呢。于是他就极力地恢复正在渐渐模糊起来的意识,拼命地去追寻那草帽。母亲的面容大概一直也在他的眼前晃来晃去,那样重的伤还登上了顶层餐厅,这一事实充分说明,他对母亲的思念之情是多么深切啊!”

“八杉恭子为了保全自身,就这样像捻死个虫子似地将约翰尼杀害了,而她杀害的却是自己亲生的儿子。我憎恨这种女人。她不是人,还不如禽兽,这种女人无半点人性。”

栋居极力地控制着自己激动的心情,像是在讲给自己听似地倒出了心里话。

此时此刻,遥远的昔日景象又浮现在栋居的眼前。

——一群美国兵正围着父亲殴打。他们对父亲拳打脚踢,猛吐唾沫。父亲毫无反抗,任凭他们蹂躏。周围虽围着许多日本人,但他们谁也不想出来救父亲。

“救人哪,谁来教我爸爸呀!”

幼小的栋居在拼命地求救,但无人愿意出头搭救。相反,他们都站在旁边,就像隔岸观火似地注视着事态的发展,毫无责任感的好奇心暴露无遗。

只要不把危险引向自己。就再没有比这更好看的光景了。由于阻止了一帮美国兵正要对一位年轻姑娘施暴的行为,于是他们就把怒火转向了父亲。这帮正要发泄兽慾的年轻禽兽们,在失去了发泄对象后,就把凶呆的*火一古脑儿全倾泻到了父亲身上。在这种情形下,如果出来搭救,就等于是引火烧身。

这帮家伙本来就是战胜国的“神奇之旅”。现在地位比日本天皇还高,所以谁也不能插手。

父亲为了栋居,在下班回来的途中绕道买了一些豆包,现在全散落在地面上。美国兵们就像踩路上的马粪蛋儿似地用军靴乱踩一气。父亲的眼镜也被打飞了,摔得粉碎。

父亲被美国兵围在中间,打得遍体鳞伤,缩成一回不动了,实际上他已动弹不得了。

美国兵中有个特别显眼的大个子,长得像个红毛鬼,小臂上有烫伤似的伤痕。也许是在战场上刚负伤不久。那开裂的伤口泛着令人作呕的红色。猛一看,就如同女人*部似的裂口上还长着金黄色的长毛。

大个子美国兵就用这只手拉开了裤子上的拉锁,朝父亲身上撒尿,其他美国兵也都纷纷效仿,一边向父亲撒尿,一边狂笑,周围看热闹的日本人竟也笑了起来。父亲由于伤势过重,不久便去世了。

栋居在很小的时候就把父亲受凌辱的场面深深地刻在了脑子里,并发誓要复仇。那时在场的所有人不用说。而且当时使父亲遭此厄运的社会,也全是自己的仇敌。

为了要报仇,他当了刑警。那时的仇敌现在已同八杉恭子融为一体。如果有母亲在,父亲和自己就不会饱尝如此屈辱,父亲也不会死去,这都是因为母亲抛弃了父亲和自己。

八杉恭子为了保全自身,抛弃了亲生儿子。不单单是抛弃,还把万里迢迢来看望她的儿子杀害了,母亲对儿子的拒绝,难道还会有比这更残忍的吗?

栋居觉得现在,八杉恭子就好像是抛弃了父亲和自己的母亲。这时,他那沉睡的记忆受到了强烈的刺激,抑制记忆苏醒的薄膜终于破裂了。八杉恭子是新闻界里的宠儿.从她那张颇受大众欢迎的面孔中,栋居逐渐回忆起了只有他才知道的八杉恭子年轻时的模样。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栋居现在终于很清晰地想起来了。

一一一哦。她就是那个女孩啊!

栋居茫然地思索着,脑海里映出了那张意外浮现出来的久远的面孔。二十几年前,父亲自己挺身而出,从一群美国兵手中救出一个年轻姑娘。那年轻姑娘的脸,如今就隐藏在八杉恭子这位大名鼎鼎的颇受大众欢迎的漂亮面孔之中。八杉恭子如今已届不惑之年,有社会地位,也有声望。当年险些被一群年轻美国兵轮姦的那年轻姑娘的狼狈相,现在在她身上已荡然无存。但是,只要剥开地那随着岁月流逝而变化的容貌、成熟老练的气质和作为新闻界名流的画皮后,露出的便是那个将父亲当作牺牲者自己却逃之夭夭的年轻姑娘的脸的原形。

栋居在东京商务饭店头一次与八杉恭子擦肩而过时,她的脸形曾触动了他那遥远的记忆。可以说,新闻界把她包装出来的假像,妨碍了他对真相把握。

当时,如果父亲不路过那儿,他就不会死去。如果不是因为八杉恭子,栋居也不会失去父亲。父亲挺身而出救了八杉恭子,而她却丢下父亲逃跑了。她现在又抛弃了约翰尼·霍华德,这与年轻时有什么两样呢?栋居义愤填膺,怒火中烧。发誓绝不轻饶她。

——她有没有人性呢?不,她有没有连低等动物都有的母性呢?我一定要掏出她的心来看一看。

栋居抬起头来说道!

“我要和她赌一次,看一看她还有没有人性。”

“赌人性?”那须看着他问道。

“如果八杉恭子尚存一点人性的话,我就要穷追不舍,逼迫她自己招供。”

“你打算怎么入手呢?”

“我想冷不防把草帽给她。”

“给她草帽?”

“按照目前的情况,已无法打破僵局,因为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找到关键性的证据,所以我想打动她的心,逼她自己坦白。”

“警部,让我去吧。”栋居紧盯看那须的眼睛。

“你有把握成功吗?”

“还不知道。所以说我要和她赌一把。”

“破案是不能用打赌的方式来进行的。”

“我也是在很小的时候就被母亲抛弃的。我仇恨抛弃自己的母亲。不过,在我仇恨的底层,还有一颗要相信母亲的心。不,是我想相信母亲。八杉恭子的身上,肯定也会有母亲的心。我想赌的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17章 人性证明第[2]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