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性的证明 》

第04章 偷情疑踪

作者:森村诚一

小山田武夫最近对妻子文枝产生了一种模糊不清的怀疑,他在她身上感觉到了除自己之外的其他男人的气味。然而,那并不是他在她身体的某个部位发现了明显不忠的痕迹,也不是他发现了什么证据表明她有了别的男人。

仔细地分析一下,她并没有留下什么不纯洁的东西。可是,他全身上下都缠绕在一种不谐调的感觉之中。就好象是有的人在进行综合体检时,即使仔细地进行检查也查不出任何毛病来,但却总也消除不掉那不健康的感觉一样。

在夫妻俩进行交谈的时候,妻子的答话往往会慢上一拍,在那种时候,他感觉到她的灵魂好象已经悄悄地溜到别的什么地方去了,留在他身边的只不过是一副空空的躯壳而已。

妻子的身体虽然留在丈夫的身旁,但是她的灵魂却在某个地方的其他男人身边游逛。所谓“心不在焉”这样一种状态就像快速闪动的视频广告似地插入进来,使他无法清晰地捕捉到。

当小山田叫了她,她蓦地一下子清醒过来时,那种若无其事地进行掩饰的态度十分巧妙,一点也看不出破绽来,但她掩饰得越是巧妙,小山田就越是感到她的娇揉造作。

她倒不如多多少少露出些破绽来要显得自然一点。妻子在丈夫面前武装到让他没有一点儿可乘之机,这种姿态反而不自然。这也可以理解为一种证据。证明她有着不能被丈夫知道的秘密。

小山田很爱他的妻子。他觉得妻子无论什么地方都可以拿得出手。事实上,当他们夫妻俩成双外出时,擦肩而过的男人们总要回过头来张望,在他们的眼睛里面有一种不加掩饰的羡慕和嫉妒。他觉得妻子比自己强得多,自己简直不配娶这样一个妻子。

正因为如此,小山田总以为世界上所有的男人们都在打文枝的主意,因此感到十二分的不放心。他觉得,只要自己稍微有点疏忽大意。她马上就会被如饥似渴的男人们勾引去,如果不经常用自己实质的东西来充填妻子肉体的话。他就觉得放心不下。

小山田在身体还健康的时候,总要在上班之前向妻子调情。早晨,他将积聚了一夜的精子射入妻子的身体之中,这样就好象是对其他男人们贴上了封条,他注入她体内的精子将成为他保护妻子、防范其他男人的“禁告牌”。

由于体力不支而不能完成早晨的“工作”时,他也必定要与妻子进行“接触”。这样一来,当他想到今天妻子已经不是“处女”了,他就可以放心了。

也许是在这方面逞强过了头,再加上其它的原因,小山田得了肺病。他的肺尖上发现了一个小小的病灶,医生吩咐他要休养两年。由于他是在一家小公司工作,生活保障只有依靠社会保险,他的工资领了半年就停发了,因此他们的生活一下子就桔据了起来。

为了维持一家的生计和小山田的疗养费,文枝只得出去工作了。要找一份时间短而收入又高的临时性差事。只有去干夜里的工作。

文枝在报纸广告上看到的一家名叫“卡特莱”的银座二流酒吧正在招收服务员,就前去应聘,当天便把事情谈妥了。酒吧的经营者一眼就看中了文枝的不凡长相,破例地向她提供了优厚的条件。

听说是在酒吧工作,小山田的脸上露出了不大乐意的神色。但是在超过自己几倍的工资面前,他也不得不保持了沉默。为了早日恢复健康,自己必须花钱服用好葯,还必须加强营养,这些都需要许多钱。

妻子最终还是为了自己,才主动投身到夜间服务行当中去的。

“现在干夜间工作的女性,根本没有像以前那样为了摆脱饥饿才出来干的。想迅速赚到更多钱的人都轻松愉快地加入进来了。她们当中既有公司的女办事员又有勤工俭学的女大学生,还有很多当太太的呢!除了你以外,别的什么人我都看不上眼。所以,无论我在什么地方工作,都请你放心好了。你与其瞎操这份闲心,还不如尽快把身体治好呢!”

文枝说了这番话,就出上上作了。小山田进疗养院疗养了半年之后就出了院,由于他年轻又有体力,所以他的病比当初的预料要好得快一些,已经得到许可在自己家中进行休养了。但是,他的身体状况暂时还不能参加工作,家庭生活的重担还必须依靠文枝一个人来挑。

小山田总觉得自己对不起妻子,文枝就用眼睛瞪着他说。

“你看你都说些什么呀!咱们不是夫妻吗?丈夫生病的时候,由妻子来支撑这个家庭,这不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吗?你那种外人似的客套,我不喜欢!”

只有半年的工夫,文枝便出落得更加美丽动人。简直令人要刮目相看了。她本来素质就很高,再经过职业上的磨练。她便更加完美了。

但那对于小山田来说,就好比是本来由自己、一个人所垄断的妻子却被公之于众了,使他感到很不开心。

她以前虽然有些土里土气,但却有着小山田所喜爱的美丽与温柔,她现在已经失去了家庭中所烹调出来的那种家常菜的独特味道,而变成了高级菜馆所加工出来的高档菜肴,这种味道无疑会使讲究吃喝的内行咂嘴称妙,但却不是为小山田自己一个人所设计、烹调的,是一种只要出钱,无论谁都可以品尝到的、进行了商业化华丽包装的味道。

小山田一说这样的话,文枝就笑着回答他。

“瞧你在说些什么呀!我是只属于你一个人的呀!如果你有那种感觉的话,那只是对顾客使用的一副假面具罢了。我可是在为你而珍重地保存着只属于你一个人的我呢!”

可是,就连那张本该为自己所保存的不施脂粉的脸似乎都已经商业化了,在短短的半年时间内,别人的锄头已经伸到自己尽心竭力培育的花园里来了,那锄头远比自己有技巧,是经过了精确计算的专业化锄头。

为了把银座的夜色装点得美一些。妻子的那些变化也许是迫不得已的事情。文枝已经不是小山田一个人的妻子了,她已经作为“银座女郎”而被“公之于众”了。为此。小山田那条危在旦夕的生命才得到了挽救,现在他的病情已经好转了。能够像现在这样生活,全都是妻子功劳。

那也许是作为一个窝囊的丈夫而必须忍痛付出的代价。

虽然心里很不愉快,但如果仅仅如此的话,小山田还是能够忍受下去的。他的妻子和公之于众的“银座女郎”同时存在,是为了摆脱困境而迫不得己采取的一种妥协。

可是,作为公开化了的那一部分却侵犯到作为他妻子的这一部分之中来了,侵犯在毫不留情地扎扎实实进行着,为了他而保存下来的小小花园正在受到蚕食。

小山田就连这种情况也咬紧牙关拼命地忍受了下来,他要一直忍到自己病愈为止。等到那个时候到来,他要一口气将现在的侵蚀通通一扫而光,使只属于自己的花园重新复苏。并且在那花园里栽培不让任何人看的、有个性的美丽鲜花。

他有那样的信心。至少在作为妻子的一部分被公开的侵犯期间,必须付出代价,那种侵蚀当中是没有个性的。无论那假面具变得多么逼真,未经修饰的本来面目都是不会改变的。它只不过是被暂时地隐藏起来了。

可是,如果一直被认为是假面具的东西变成了真面目,那么另外一种真面目就会掩盖原有的真面目.而被遮盖了的真面目最终也许就不会复苏了。这就是真面目的变质。

小山田最近开始感到了在对他妻子进行着侵犯的那一部分中,存在着另外一种个性。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别的男人的锄头在自己妻子的身体中留下了新的开拓痕迹,那并不是千锤百炼的职业上所进行的一种训练,而是取决于女人的意志所发生的“变化”。

她正从自己的妻子变成其他男人的女人。供自己欣赏的花园已经毁了,其他男人所播下的种子已经发了新芽,孕育了另外的花蕾,就要开放出完全不同的花朵。

小山田对这些想象感到不寒而栗。这并不是单纯的胡思乱想,而是作为丈夫的本能的直觉,那个男人的脚步声甚至已经传到他与妻子两个人的卧室中的枕头边上来了。

即使他说出自己的怀疑,妻子也只是一笑了之。然后她便做出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埋怨他为什么那么不相信自己。

别的男人的脚步声渐渐地越来越响了。在妻子的化妆及穿戴的东西上都出现了微妙的变化,连身上洒的香水也变了。那不是在生意上用的,而是在迎合着某个特定人物的个人嗜好。

她迄今为止一直喜欢用国产香水,说是它与自己的体味比较协调,那是一种似有似无的谨小慎微的香味。但是现在却改用了进口香水,那是一种南方型华贵而强烈表现自我的香水。

她的首饰品中也增加了小山田所不知道的玩艺儿,如俄罗斯产的琥珀项链和美国产的“印地安之泪”手镯。小山田一问,她就回答说:“是从客人那里得到的。但如果作为客人单纯的赠品,这类东西似乎过于昂贵了些。

“银座的客人是不一般的。”她说。可是。小山田总觉得那俄国项链和美国手镯,似乎是同一个人送给她的,因为在色调和形状的选择上两者很相似。

更有甚者,她还在她体内的深处放上了过去夫妻间所没有的“异物”。迄今为止,他们每次行房时,都使用避孕套,理所当然,在小山田完全恢复健康之前不生孩子,这是夫妻俩已商量好了的。

可是,最近文伎却说用避孕套会影响性快感,因而放上了宫内节育环。小山田一开始并不知道妻子在体内放上了那种东西,在干那个事之前,他仍像往常一样正要戴避孕套的时候,她才告诉他已经没有必要采取那种“预防”措施了。

小山田对妻子未经自己允许就自作主张地放上了那样的异物,感到心里很不痛快。但是,他们暂时还必须继续进行避孕,对于妻子忍受羞耻而采取的措施。小山田无法表示异议。

小山田认为妻子肯定是根据男人的要求才放上那个东西的,避孕环不会是女人根据自己的个人意见就会去放的东西。肯定有男人的意志在起作用。他是在那时才清楚地认识到了妻子不贞的。

但是,那也并不是无可辩驳的证据。只不过是“值得怀疑的情况”而已。

无论怎么值得怀疑,但只要没有抓住证据,就毫无办法。自己现在是被妻子养活着的不中用的男人。但是,尽管是被妻子养活着的丈夫,也有能力把被偷走的妻子夺回来,为了尽量阻止蚕食的范围,他必须进行战斗。

当小山田竭尽微弱体力,准备开始那场战斗的时候。妻子突然不知去向了。

那天夜里,妻子终于没有回家。直到目前为止,她虽然不断地散发出不贞洁的气味,但却从来没有采取过如此露骨的行动,这可以理解为对小山田的挑战。敌人积蓄了充分的战斗力,公然向他宣战了,他们摘掉了假面具,露出了充满敌意的本来面目。

一夜没睡等待着妻子回来的小山田,以彻底被打垮了的感觉,迎来了早晨,这是一个丈夫彻底失败了的残酷的早晨。

对于对方的那个男人来说,这无疑是一个胜利辉煌的早晨。他大概正一边抚弄着别人妻子的肌肤,一边仔细玩味着胜利的感觉吧?那位别人的妻子终于挣脱了丈夫束缚,其肌肤也因心满意足的做爱和充分的睡眠而极富弹性。

真惨!太无情无义了!实在是令人气愤!但是,小山田并没有完全死心,也许自己还能够把她夺回来。或许是自己大乐观了,但也可以考虑她是由于其它迫不得已的事情而没能回来。也可能是因为店里关门晚了,没了交通工具,所以就住在店里的同事家中了吧?也许被朋友开玩笑弄得她连个电话都不好意思往家里打了吧?

如果是那样的话,到了早晨之后,她也许就会回来的。自己可不能贸然出错使妻子觉得脸没处搁。女招待有个丈夫,需要靠自己来养活的丈夫,这决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情。虽然妻子并没有隐瞒他的存在,但在妻子的工作地点,他一直尽可能地隐藏在她的背后。

一直等到正午,文枝还是没有回来、小山田再也无法继续等下去了,他拨通了老板娘家的电话号码。

小山田硬让人把还在睡觉的老板娘从睡梦中叫醒。当他听说妻子是在昨天夜里规定的下班时间从店里离开的,他才终于醒悟到,妻子的背叛是确实无疑的了。

“昨天夜里,直美是按时从店里离开的,与平时相比,时间并不是特别晚呀!”

老板娘用睡意朦胧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偷情疑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人性的证明 》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