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证明》

第01章 雾夜凶杀

作者:森村诚一

夜,雾夜。浓雾将黑暗中的万物搅成一团,一切都显得那么朦胧,那么神秘莫测。雾还在不停地飘散,伸手不见五指。

在东京都的一座小公园里。因夜静更深,四下里看不到一个人影。公园的中央有个水池,水池内留有小喷水塔的残迹。园里除有几架秋千和一座滑梯、和几张破旧的木制长椅外一无所有。与其说它是个公园,倒不如说它是个简陋的儿童游戏的小广场。由于大雾掩映。它似乎才被装扮成

“好大的雾呀!

墓地,穿过大雾传来了一个女青年的声音。原来在寂静的公园里。长椅上正依偎着两个人,他们是一对热恋之中的年轻情侣,正在热情的拥抱和甜蜜的亲吻,他们忘却了时间的流逝,似乎已经溶化在浓雾之中了。青春的陶醉已经使他们忘却了在这治安状况尚未完全恢复的时期,每到夜

他们是因为迷路而第一次进入这座公园的。在当时。除了大米之外.其它所有的食物总算都可以随便买到了。日本人正在从饮食生活中恢复自由。

这天晚上,他们俩到市中心一家刚刚装饰一新的西餐馆吃了晚饭。

饭后,两个人舍不得马上分子,男青年便送女青年回家。在路上。起了大雾。这场大雾使尚未完全治愈战争创伤的东京街道改变了面貌,疮瘦的街道仿佛变成了童活世界。大雾似有一种神奇的本领,使物体不由自主地随着它变化。就连平凡的一排排房屋和没有任何出奇之处的街道两旁

大雾引起了女青年的伤感,半路上她提出想下电车走走。男青年也觉得那主意不错。于是,他们便下了车,在夜幕下的东京街上,大致确定了一下方位,然后就朝着女青年家的方向走去。

但是,还没有走出多远,他们便迷失了方向。

尽管迷了路。可还是在东京的街上。他们就好像随雾漂流似地漫步而行,走进了这座公园。因为已经步行了将近一个小时,他们觉得有点儿累了,他们从那几张已经破旧的长倚当中,挑了一张稍好一点的,就在那儿歇息了下来。

恰到好处的散步运动,使他们在西餐馆里喝的葡萄酒的酒劲几散发到了全身,感到一阵阵热血翻涌。雾气虽然带着阵阵凉意,但rǔ白色的衣襟和梦幻般的迷雾却仿佛在怂恿人抛却往日的羞涩与拘谨,尽情享受爱的甘露。

“小心会有人来的!”

女青年虽然嘴里这么说着,却把身子主动地靠了上去。这种大胆放纵的举动是她平时连想也不敢想的。

“都是雾的缘故!

他为自己大胆的行为进行辩解。他们把一切责任全部都推给了大雾,在人雾底下忘情地结合在一起、缠绕在一起。伴随着压低了的声音,大雾将他俩美好而又销魂的秘密掩盖了起来。

他们完全没有听到那脚步声。或许认定那只是雾气在空气中飘荡的声音。

“你们倒挺快活的嘛!

这两个已经进入了忘我状态的恋人突然听到背后有人的说话声。他们吓了一跳,刚想回头看,却被一声低沉而含糊不清的断喝制止住了。

“不许回头!就那么老老实实地给老子呆着!

随即.男青年感到有件冰凉的金属物体压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你、你是什么人?”

男青年颤抖着,好不容易才从嗓子眼几里挤出了这句问话。

在大雾的掩盖之下,他完全放松了警惕,丝毫没有防备地正和女友贪享男欢女爱,没想到却会遭受突然袭击。

“少说废话!把这个女人借给老子用一会儿!

背后那个男人压低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凶残的杀气。如果不服从他的活,真不知道他会于出什么样的事情来。这种感觉就像从背后吹来一股透人肌肤的寒风。女伴的身体也瘫痪了似地呆住不动了。这时,男青年闻到了一股强烈的气味。他今身麻木的神经似乎只有嗅觉还在起作用。

“笠冈,救救我!女青年向男伴发出了求救。

“不许嚷!老子用完就还。要是再嚷,你俩都甭想活!

那个男人的话语当中有一种慑人的威力,那并不仅仅是一种单纯的威胁。

“你要好好想想!请不要乱来呀!”

那个叫做笠冈的男青年只是在嘴上徒劳地进行着劝说。别的什么也不敢做。

“谁说老子要乱来啦?老子只是借这女人用一下。

“借”的目的不是乱来。还会是别的吗?

“你给老子听着!你要是他妈的有一点儿可疑的举动,这女人可就没命啦!

压在笠冈脖子上的冰凉的金属物体被拿开了,却又对准了女青年的身体。笠冈虽然已不再受到直接的威胁,可他依然不敢动弹。

“站起来!跟老子走!

那个男人向女青年命令道。

“救命啊!

女青年的呼救声在袭击者和笠冈之间响了起来,但是没有任何用处。就算女青年的生命不受任何威胁,笠冈也被恐怖紧紧地捆住了手脚,一动也不敢动。真正面对着腾腾杀气。这是他有生以来的头一次。受到这种可怕的威胁,他全身都酥软了。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

“栗山,别做蠢事!

从黑暗之中又冒出了另一个声音。

“啊!这个阴魂不散的混蛋!

那个叫栗山的袭击者的声音有些惊慌失措。

“放开那个女人!

一个人影分开浓雾,慢慢地走近了。

“别过来!你要是再靠近一步,老子就杀掉她!

栗山把女青年当成了“挡箭牌”。

“往手!你这家伙,一见女人就头脑发昏啦!

新来的人影竭力地制止道。

“哼!别那么可笑了!老子凭什么要听你说三道四的?!

就在他破口大骂的一刹那,他的手指头稍微松了一下。女青年马上抓住这个机会,跑到了笠冈的身边。

“哎呀!这个臭娘儿们!

栗山惊惶失措地正要迫过去,新来的人影却挡在了他的面前。双方立即展开了激烈的搏斗,雾气被搅得大乱。栗山的力气和体魄似乎都比对方要强一些,追踪者的情况看起来好像有些不妙。

“我是警察,过来帮帮我!

那个人影表明了自己的身份。他在不利的形势下向笠冈发出了求援。但是,笠冈仍一动不动。不,他是动不了。两个进行搏斗的人正在争夺一把凶器,凶器从他们互相缠斗在一起的手中掉到了地上,落在了笠冈的脚边。

“别让他拿到刀!

被按倒在地上的警察拼命地叫道。他们两个人的手扭在一起,都朝着凶器伸了过去,但总是差一点儿够不着。

“笠冈,帮帮他!

女青年实在看不下去,便朝笠冈喊道。可是,笠冈却依然动弹不得。由于恐惧,他的身体已经完全僵硬了。虽然他的大脑在命令他动,可他的身体却偏偏不听使唤了。

就在那个女青年看到笠冈如此窝囊,便准备替他冲上前去拾起那把凶器时,栗山的手抢先够到了那把刀。当时警察也已经精疲力尽了。

栗山一抓住凶器,便把刀深深地刺进了警察的胸部。激烈的搏斗结束了。人影还原成为一具人体,四肢伸展地躺在了地上。周围被搅乱了的雾气又重新恢复了平静,严严实实地笼罩在那位警察的身上。

栗山似乎由于刚才的搏斗而打消了情慾,咂了一下嘴便在大雾中消失了。雾,继续飘动着,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刚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就像是做了一场噩梦,让人无法相信。但,在大雾下却明明白白的躺着一具警察的尸体。浓雾虽然掩盖了悲剧的凄惨,但那却是抹杀不掉的事实。

罪犯的脚步声在雾中渐渐地远去了。过了许久,笠冈才好不容易清醒过来。是另外一种恐怖感解除了他的麻木。

“咱们也赶快走吧!

笠冈催促着在一旁呆立不动的女友。

“‘走’?去哪里?

女青年脸色苍白地问道。

“无论如何,咱们得先离开这个地方再说。”

“‘离开’?这个人难道就扔在这里不管啦?

“咱们是这起凶杀案的见证人。万一罪犯再折回来,呆在这里是很危险的!”

笠冈不由分说地强拉着女青年的手,朝着与罪犯逃走的相反方向跑了起来。

跑了好一阵子,笠冈才停下脚步。因为女青年已经喘得上气不接下气,再也跑不动了。

她好不容易才使自己急促的呼吸平静下来,问道:

“笠冈。那个人难道就扔在那里不管了吗?”

“不会把他丢在那里不管的。我一直在找电话或者派出所呢!这里是什么地方呢?”

深更半夜,几乎住宅区所有的灯光都已经熄灭,一切都进入了沉睡状态。连一条狗的影子都看不到。

“那个人说不定还活着呢!”

女青年用一种不肯罢休的口吻说。

“麻子,这个时候就别说那样的话了!

“当时要是马上给他叫辆救护车的话,没准儿他就会得救了。

那位叫做麻子的女青年目不转睛地盯着黑暗深处说道。

“现在说那样的话还有什么用呀!

“不!当时你要是帮他一下的话,那个人就不会死了。

“请不要说那种废话了!咱们赶快找电话报警吧!

“笠冈。你太窝羹了!

麻子将注视着黑暗深处的眼睛转向了笠冈。那眼睛里蒙上了一层强烈的失望和轻蔑。

“我是想帮他来着。可是。我失去了冲上去的机会。

笠冈羞们地垂下了头,不管怎么说自己确实是没有采取行动。

“那个人是为了救我才豁出了性命的呀!可是你却连把刀拿过来的忙都没有帮上。

“对不起。

“也许他还有口气呢!可是咱们却根本没想到把情况搞搞清楚就达到这儿来了。

“我是在为你担心哪!说不定那个罪犯什么时候就会返回来。

“我党得实在是对不起那个人。我这就回到那座公园里去。

“站住!那样做是没有什么用处的。还是找部电话,叫警察和救护车来吧!

“是要找电话,你去叫开一家的门,借部电话用用就是了。我得到那个人那儿去看看。

麻子转身朝着刚才逃来的方向飞奔而去。

一对恋人深夜在公园里幽会时,遭到了一名歹徒的袭击。一名警察在制止犯罪时,被歹徒刺了一刀。接到那对恋人的紧急求救电话后,救护车火速赶到了公园,将受伤的警察送往医院。但因失血过多,警察死在了去医院的途中。

警察的胸隔膜、肠道及肠系膜上动脉被刺伤。造成死亡的原因是腹腔内大出血。

那名警察叫松野泰造,是淀桥警署刑侦一股的刑警。凶杀现场在世日谷区的一座小公园内,靠近目黑区与世田谷区的交界处。那儿并不是松野泰造所管辖的区域。可是他为什么会在半夜三更的时候到那个地方去呢?

警方理所当然地向报案的情侣详细询问了事情发生的经过。那对恋人已经订了婚,男的叫笠冈道太郎:女的叫檀野麻子,在同一家公司上班。他们向警方叙述道:那大晚上,他们一起吃完饭后,正赶上起了大雾。那雾使他们一一时产生了要在雾中散散步的念头。在散步的过程中,他们

“关于凶手,您能不能提供什么线索呢?”

负责处理这起案件的警官向笠冈提了一个理所当然要问的问题。

“因为事情发生得太突然了,所以我记不入清了。”

笠冈羞愧地低下了头。

“凶手的相貌、打扮呢?”

“凶手一直呆在黑暗的地方,所以……”

笠冈始终觉得自己似乎遗忘了什么重要的情节,可就是想不起来。恐惧和惊慌还在抑制着他的记忆。

“那么,您究竟有没有发现什么呢?无论是多么琐碎和微不足道的情况都可以。

“那个么……”

“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负责本案的警官急躁地咂了咂嘴。自己的同事是为了救这两个人而以身殉职的。因此他非常希望他们能够记起一些凶犯的情况,哪怕只是些零零碎碎的情况也行。

“您要是这么说的话,我倒是记得当时那位警察先生好像曾对凶手说了句‘栗山。别做蠢事!’”

檀野麻子看不下去了,代替笠冈做了回答,办案警官将目光转向了麻子。

“‘栗山,别做蠢事!’他是这样说的吗?”

办案警官推敲着这句话的含义。既然松野能够叫出歹徒的姓氏。那就说明他从一开始便了解凶手的底细。这么说,松野并不是偶然路过公园,才遇上了那对危难中的恋人。

“他还说了什么其它的后没有?”

“后来,好像凶手用惊慌的声音说了句‘这个阴魂不散的混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1章 雾夜凶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春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