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证明》

第05章 拥抱蓝天

作者:森村诚一

清晨,去向敌方发起攻击的人大部分都没有回来。回来的人都是因为在途中发动机出现了故障,或者是因为受阻于恶劣的天气。

但是,尽管这些生还者都是出于迫不得已的原因才掉转了机头,他们还是被斥责为贪生怕死的胆小鬼。人们一旦被选进特别攻击队,就必须贡献出自己的生命,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况都不能改变。因为特别攻击队活着回来,就会使费尽了心机才勉强树立起来的军神形象受到损害,从而

特别攻击在刚开始的时候确实曾取得过比较辉煌的战果。仅以小小的特别攻击机为代价,就击沉了敌方的好几艘航空母舰,特别攻击取得的这种战果,是普通攻击中使用几百架飞机都无法取得的。

但是,美军很快便从特别攻击带给他们的惊慌和打击中镇静下来。他们加强了对特别攻击的防御,逐渐使这种攻击的战果降到了零。

尽管如此,日本军部还是顽固坚持特别攻击作战。因为对于他们来说,那已经是他们最后一招了。

美海军机动部队像刺猾似地以航空母舰为中心,组成了环形编队。在编队的上空,最新式的格鲁门“恶妇”式和p一51“野马”式飞机严阵以待,简直连一只飞虫也难钻进去。

然而,日军的特别攻击机却在7.7事变以未一直使用的破旧飞机上装1250公斤炸弹,然后摇摇晃晃地飞向美海军舰艇编队。这种行动真可谓是“飞蛾扑火”。

特别攻击机只带着单程的燃料和炸弹,不带具它武器,甚至连一挺机枪也不带。即使有极少数特别攻击机十分偶然地闯过了“格鲁门”飞机的拦截网,也会受到美海军舰艇编队狂风暴雨般的防空火力的洗礼。

这种完全没有生还之路的攻击,其实是无谓的自杀。

尽管如此,军部仍顽固坚持空洞的精神至上论。鼓吹什么“敢于用身体去撞击敌人是大和精神的体现,是只有日本人才能够做得到的攻击,这种攻击具有超乎想象的威力。‘精神所到,无所不成’。只要坚持进行下去,就必定可以击沉敌舰。就这样,在”一死报国”的华丽词藻掩盖下

矢吹帧介根本就不认为这种像大蚊子似的飞机能够飞到敌方舰队的上空。他也根本不相信军部所说的仅凭“大和魂”就能击沉敌人航空母舰的神话。

但是,他却把捐躯当成了一种为保卫祖国而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虽然他向檀野雅子作了保证一定要活着回来。却根本无法想像自己能够在这场战争中生还。

受父亲的影响,矢吹也具有一定的反战意识。但是,自从被编入特别攻击队之后,他开始被那种悲壮的“舍身殉国”的爱国精神所感染,如同中了集体催眠术。

但是。就在出击之日渐渐临近的一天。矢吹亲眼目睹了一桩事情,使他从催眠术中清醒了过来。

那天,矢吹到基地的司令部去。那里有一位比他早些时候参军的同乡,是一名士官。司令部虽然不远,但这种地方矢吹并不大愿意去,但那位同乡说有话要对他讲,让他有空去一下,正好特别攻击队员在出击命令下达前闲着待命。于是。他便信步溜达到了司令部。

在司令部大楼里他却没见着那位同乡的身影。当他在大楼里到处寻找同乡的时候,突然听到一问屋子里传出了说话声,其中夹杂着作战参谋的声音。

矢吹想赶紧离开,突然,一个声音却使他停下了脚步。

“……参谋官,这张战功奖状上的姓名错了一个字。大桥多喜男少尉的‘男’字写成‘雄’字了。

说话的正是那位同乡。矢吹心想,原来他在这里呀!这时只听参谋说。

“什么?错了?那就重写一张吧!

“可是已经没有多余的奖状了。

“没了?空白奖状什么时候能到呢?

“据说是已经没有纸张了,所以空白奖状不知什么时候才能到。

“这可就难办啦!

听参谋咂了一下嘴,接着说道。

“好啦,就那么寄出去吧!

“嗯?姓名的错字就让它错着吗?”“‘男’也好、‘雄’也好,都不是什么大错,这形势,每天死这么多人,谁还注意一个错字呀!

“可是,如果姓名写错了的话……”

“没有关系!

“是。

看来参谋的话一锤定了音。矢吹呆呆地在那里站了老半天。他们的对话中所提到的“战功奖状”,是部队以航空部队总司令官的名义发给阵亡的神风敢死队员家属的。

矢吹也曾见到过那种奖状。

那上面印着这样一段话:其战功卓著,忠烈实乃全军之楷模。故特授予此状,以昭示全军”。只要再填上阵亡地点、姓名及年月日,便大功告成了。看到那奖状时。矢吹曾受到了很大的震动:以死报国的代价难道就值这么一张印刷出来的奖状吗?虽然他知道。军人井非为得到这张奖状

可是。刚才参谋说的那番话结矢吹相当的刺激。他居然轻描淡写他说什么‘男’也好,‘雄’也好,都不是什么大错!

就是这个人在今天早上刚刚把神风敢死队送上了死亡线。当时他曾慷慨陈词:

“诸位的肉体虽死,但精神永存。神风敢死队将战斗到最后一个日本人。早晚有一天。本人亦将决死,决不会只让诸位捐躯。诸位请放心地去吧!

那些神风敢死队员之中就有大桥多喜男少尉。

矢吹在那个时候才算认清了那些家伙的真正嘴脸。他们唱着精神至上的高调,将年轻人随手推向了死亡。

就为执行这样一个家伙的命令,小伙子们便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对于他们来说,阵亡的冲风敢死队员根本就不是人。只不过是要填人奖状空白处的一个符号而已。可是就连这样一个符号,他们竟然都不管对错!

尽管如此,能得到奖状的人应该说还是幸运的。现在空白奖状已经用完了,下一批空白奖状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运来。

我决不为这样的家伙去死!矢吹当时暗自下定了决心。

有一个人当时在矢吹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印象。那是一位从缅甸战场回来的战斗机飞行员。名叫迫水,是毕业于航空土官学校的一名中尉。

他原来所属的飞行队。除了他之外均己丧生。他不得已回国,负责神风敢死队的战果核实和护航任务。

他是一位久经沙场的飞行员,是保持着击落二十几架敌机辉煌记录的空中英雄。如此有才干的人却被送到了特别攻击基地,等着被编进神风敢死队。由此可见,日本的战斗力已经山穷水尽到了什么地步。

但是,迫水却总是默默地去完成上级交给自己的任务。

迫水经常对特别攻击队的队员们说!

“你们这些家伙,别急着去死!不管指挥所那帮家伙说什么,如果飞机出了故障或者天气情况不好。你们就只管飞回来,多少次都没有关系!既然已经加入了特别攻击队,早晚总有一死,但决不必急着去死。

有实战经验的人可不像那些只会在国内发号施令的上层人物。他们不会去宣扬歇斯底里的精神至上论,而是以冷静的目光注视着战争。

迫水的哲学是: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决不能乱发议论,到时候唯能自主的就是选择死亡的最什时机和地:、,就是他在实战中悟到的心得。

特别攻击基地的夜晚相当安静,虽然也有人酗酒滋事,但那吵闹声却被四周的寂静重重包围着,不会扩散漫延。一旦出击。必死无疑。直接面对死亡的人想要借助酒的力量,在一瞬间消除其对死亡的恐惧和对生存的留恋,但其结果却还是无法把目光从死亡上面移开。

在没有电灯的兵营里,人们点燃用菠萝罐头盒做的煤油灯。有的在写信,有的则只是呆呆地望着自己在墙上不停晃动的影子。

迫水中尉正在写着什么,这种情况是比较少见的。迄今为止.矢吹还从来没有见过他写信。迫水也没有讲过他家里的事情。他身上散发着孤独的气氛,似乎他是在举目无亲的情况下。才子然一身投军的。

“中尉先生。您写信可真是不多见呀!

矢吹朝迫水搭话道。迫水脸上露出了一副不好意思的表情。就好像是小孩子在调皮捣蛋时被人发现了似的。

“这可不是信呀!

“那……”

矢吹本想问是不是遗书,但又犹豫了。分配到这里来的人早已都写了遗书。有的人是把家信当遗书,有的人则另外单写遗书。

迫水虽然不是纯粹的神风敢死队员,但是他曾多次从鬼门关逃得了性命,这是那些学生兵出身的速成神风敢死队员所无法相比的。看来,没有必要现在再重写遗书。

“这是一首诗!

迫水像是看透了矢吹的心思,便告诉他。

“诗……?

“别显出这么一副奇怪的表情,我也可以写诗嘛!

“这个嘛……是绝命诗一类的东西吗?

“绝命诗?你要说它是首绝命诗,也不是不能这么说。但说实在的,这并不是我所作的诗。

“那么是谁的诗呢?”

“想看看吗?”

“想。

迫水点了点头,将笔记本递到了矢吹的面前。那上面写道。

披负着温暖的晨霞,

我们生命交付给翅膀。

太阳光支撑起我所有的坚毅,

金色的海染亮我燃烧的目光。

为了祖国,你哪怕被招断翱翔的双翅,

为了祖国,我也愿用碧血染红白云。

无论是谁的生命化作了流星,

我们的灵魂都将漂浮在这海空,

与永恒的阳光为伴,交相辉映。

虽然我们正在为祖国的尊严而战斗,

但我坚信将来总有那么一天,

在和平的蓝天中我们比冀双飞,

那时的阳光将会比此时更加灿烂。

“这……”

矢吹读完这首诗,抬起头来。

“怎么样?是首好涛吧?不过,我对翻译它不是很有信心。”

“您说这是您翻译的?”

“其实,这首诗是一位美国人写的。”

“美国人写的?”

“嗯。不管他是美国人还是英国人,好诗就是好诗。我很喜欢它,因此就按照自己的风格,将这首诗的意思瞎胡翻译过来,并悄悄地一直带在身边。”

“这首诗是个什么样的美国人写的呢?”

“你想听吗?”

菠萝罐头盒做成的油灯十分昏暗,迫水中尉目不转睛地盯着矢吹。

“是的,非常想。

“那好吧。”

迫水用力地点了点头。

当时,迫水隶属于第101独立飞行支队,进驻了缅甸平原最前线的马圭基地。

整个缅甸都处于日军的控制之下,战线已经推到了若开山脉的那一边。但是,在那北面有个莱文机场,那是美空军的最后一个据点,配备了陈纳德将军麾下的美国志愿航空兵“飞虎队”的p一40型飞机,连日与日本空军进行激战。

据司令部侦察飞机拍摄回来的照片表明,在这个莱文基地共集结了30架大型飞机和40架小型飞机。为了消灭这些美军飞机,日方共出动了27架97式重型轰炸机和12架“隼”式战斗机,实施联合攻击行动。重型轰炸机以每3架组成1个小编队,再由3个小编队的9架飞机组成1个人编队,共?

机群编队的飞行高度约为6000米。低空弥漫着旱季缅甸平原的雾气,能见度很低。

在距目的地还有5分钟的时候,带队长机大幅度地倾斜机身,甩掉了副油箱,并下达了命令:

“投副油箱,准备空战!

虽然还看不到敌机的踪影,但投掉副油箱可使飞机轻装上阵,随时都可以迎击敌机。

“注意前方、后方上空!

空战最具威胁的方位是前上方,而后上方则是空战中最为有利的位置。

果然前方上空有什么东西闪了一下光,但凝神细看时,刚才出现在视网膜上的东西却像是出现了错觉似地消失了。然而实战告诉他们,那不会是错觉。战机正在成熟。

几秒种之后,在右前方15度方位出现了像芝麻粒似的黑点。

“发现敌机!

“芝麻粒”在逐渐放大,并向着右侧方向移动,不久便可以识别出敌机是p一40型战斗机,共4架。

“迫水编队,阻止敌机的攻击!

带队长机下达了命令。迫水率领另外2人驾驶着3架“隼”式战斗机。一翻机翼便像放开了爪环的猛禽一样,朝着敌机猛扑过去。剩下的日军战斗机则掩护着当时已经临近目的地上空的重型轰炸机群继续前进。

4架敌机彼此的首尾之间分别保持着约500米的距离。呈一条直线地猛冲过来。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5章 拥抱蓝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春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