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春的证明》

第08章 忌讳青春

作者:森村诚一

朝山由纪子和笠冈时也自从在石井雪男的病房里偶然相识之后,便开始了彼此之间的来往。年轻人也不需要什么特别的理由。二人都在对方那里找到了某种感觉。

“我仿佛很早以前就认讽你。”

时也刚一说出口。由纪子就双颊绊红地点了点头。

“我也是……。”

“所谓的很早以前。不知这么说好不好,就是在出生之前的意思。

“暖呀,我也有这种感觉。

他们相互凝视着。这是爱的表白。两人都意识到这是命运的安排。

时也不久就参加了工作。工作单位是颇有名气的中中银行。估计是父亲从事的职业在招考时赢得了银行的好感。待遇也高于一般标准,即使是马上结婚每月的工资也够用了。

时也参加工作之后,对由纪子的态度更加积极了。由纪于是老字号店铺“朝山“家的千金,前来提亲的一定很多,现在也许已经有了意中人。

时也虽然知道这些情况,但他感到有了工作就等于获得了向女方求婚的经济资本。

“时也,到我们家去玩玩吧?“由纪子说,她意识到时也与自己的将来有着重大关系。

自己选择的男人一定要让父母中意。

有关时也的事,由纪子还没有向父母讲,她打算讲之前先将时也引见给父母,在培养了好感的基础上再和盘托出。

他俩只是有同命运的预感,并没有用话挑明。唯恐他们之间会出现什么障碍。

“嗯?我可以去你家吗?”时也吃惊他说。他还没有被邀请到异性朋友家里去过。

“当然喽。想让你见见我父母。”

“见你父母?

时也愈发感到惊讶。在异性交往中,被引见给对方的父母,就意味着在征得双亲的同意。

“你能来吗?

“当、当然,我很高兴去。”

在由纪子凝祝的目光下,时也慌乱地点了点头。

“你别太紧张了,心里想着是到我家来玩,顺便见见面就行了。

“你父母知道我的事情吗?

“我简单地跟母亲说了几句,我母亲可是个通情达理的人。一说起你的事,她就一定叫我带你到家里来。”

“你父亲怎么样?

“父亲也是个好人,不大爱说话,但很温和。只要是我说的事,他都听。父亲和母亲是恋爱结婚的。

“不过,你母亲是招婿的吧?

时也从由纪子的只言片语中,听说过她父亲人赘这件事。

“即便是招婿,也能够和相爱的人结婚呀。母亲与父亲相亲相爱,是自愿结婚的。

“要是你遇到了那样的人敢和父母说吗?”

时也又毅然决然地迈进了一步。

“你是想让我去说?你真坏。

由纪子用滇怪的目光瞪了时也一眼,撒起娇来。

第二十星期天,时也去朝山家登门拜访。朝山由纪子的家在银座7丁目的“朝山餐馆”的背后。与“筑地饮食街”仅一尺之遥。居住区与“朝山餐馆“有走廊相通,但丝毫也听不到餐馆那边的嘈杂声。由纪子穿着朴素的碎白条花纹的和服在门口迎接时也。时也平时看惯了身着轻快西服?

“有什么好惊奇的?

在由纪子的催促下,时也才恢复了常态。进到屋里,他首先被领到了由纪子的卧室。被年轻女于带进自己闺房的男人,一般可以说是获得了相当的好感和信赖。

时也掂量出了这件事的份量。这是一同极普通的、有六张席大小的日本式房间。室内摆设有写字台、书架、小巧的梳妆台和衣柜,房间的一角有一架立体声组合音响。

房间布置的很简朴,丝毫没有朝山家独生女的闺房那种奢华之感。写字合上装饰的蔷蔽花和音响上诜诺牟┒嗳伺迹哦嗌俸嫱谐瞿昵峁媚锏木邮宜τ械哪侵制铡?

“屋里有些脏乱,你感到意外吧?”

“不,就好像看到了不加掩饰的你,我很高兴。

“真的?听到这活我就放心了。母亲总说把房间装饰一下,要像个女孩子的房间。可我讨厌那种过于装饰的屋子。人居住的房间只要有书和音乐就够了。

这话听起来有些冠冕堂皇,可时也一点也没有觉得反感。

正像她所说的只需要“书和音乐”一样,堵满了墙壁的书架上全都是国内外出版的文学书籍。唱片盒占据了书架的一角。书和唱片都参差不齐地排列着,有些零乱。一看便知不是在用“全集”等做高雅的摆设。

“听听唱片吧。由纪子说道。

“你父母呢?”

时也非常注意他们的存在。

“等一会儿咱们去客厅。我不想一进门就把你带到客厅去。光在客厅里呆着,就好像没把你真正迎进家里来。”

“可是,我一下子就钻到女孩子的房里不出来,他们会不会认为我太不懂礼貌了。

“没关系的,我已经跟母亲说了。别担心了,还是听音乐吧。一会儿我父母就会出来的。

由纪子拉开唱片盒,高兴地问。

“你喜欢什么曲子?

“随你放什么都行。

时也回答着,他感到今天的会面意义重大。由纪子要把他做为“意中人”介绍给父母。这将是决定两个人命运的“面试”。由纪于想用听音乐来让他放松一下紧张的情绪。

在由纪子介绍下。来到朝山夫妇面前的这位青年,具有着男了汉刚毅的性格,经体育锻炼养成的强壮体魄,浑身散发着青春的朝气。

初次见面说话得体,彬彬有礼。母亲由美子当听到女儿说要把男朋友带来让她见见时,心里就感到有些意外。虽然由纪子说只是一般的男朋友,但从要把他带到家里、介绍给父母这一点上,母亲直觉地感到这不是位普通的同学或朋友。

“由纪子,这位男朋友和你的关系不一般吧?

母亲不由地认真发问。

“不是的,妈妈,你大多心。我只是想给你们介绍一下,他是我最要好的朋友。

由纪子笑着敷衍道。

“照你这么说,又何必特意给我们介绍呢?

“怎么?难道妈妈对我和什么样的男人交往不感兴趣?”

“那倒不是。因为你讲的太突然了。”

“所以嘛,您一定要见见,向父母引见自己的异性朋友,这是同异性朋友交往的原则嘛。

然而连父亲也被叫了来,可见由纪子的用意了。因此,对于今天的“首次见面”母亲感到很紧张。

要是女儿带来的是个不三不四的人,该如何是好呢?她昨晚担心得一夜都未睡好。

“你也真是的,又不是什么恋爱对象,别胡思乱想的了。

丈夫取笑道。可母亲心里仍然不能平静,这可是女儿第一次把男朋友带到家里来。

结果,来到家里的是位很好的青年,超乎了他们的想像,母亲这才放下心来,同时也感到高兴。

丈夫纯一虽然笑话妻子,但他心里也很不安。当他见到了时也后,便一下子高兴起来。特别是听说时也喜爱登山,史感到意气相投了。纯一在年轻的时候,也参加过大学的登山部;精神饱满地登过许多山。两人围绕着登山的话题喋喋不休地谈论着,不时地从他们口中蹦出几个女人们不

“我们给晾在一边儿了。

母女俩人相视而笑。

“嗅,还没打听一下你家里的情况,令尊在何处高就?”

朝山纯一在宽松融洽的气氛中切人了实质性问题。这个问题早就该提出了,可刚才他们都沉浸于登山的趣闻中。

“我父亲是警察。

“什么?是警察!

纯一的声调暮地变得僵硬了。

“是刑警,刑侦技术不是很高明。所以一把年纪还是个受人管的普通刑警。”

时也像是在说自己的事一样羞于启齿。母亲时子经常教育他“将来可不能像父亲那样”,久而入之,时也便对父亲的职业、甚至父亲本人产生了一种蔑视感。所以他最不愿提及父亲的事。可是这个一直回避的问题终于被提出来了,也只好迫不得己回答了。他没能注意到纯一表情和声调

然而,由美子和由纪子两人却都觉察出来了。

“是刑警啊?

纯一马上恢复了平静的口吻。这个话题没有继续下去。他们又接着谈论起登山。可不一会就像断了油的机器。嘎然而止了。

刚才那种和谐的气氛,难以置信地没有了。

由美子和由纪子插着话,斡旋应酬着,想挽救一下这冷落下去的气氛,可是干事无补。纯一始终没有搭腔。

“那么,我失陪了。”

朝山纯一像是被人用绳于拽着一样,兀地起身走了出去。

“爸爸怎么突然走了?人家时也好不容易来一趟。

由纪子用惊愕和责任的目光看着父亲离去的背影。

“你爸爸一定是想起了什么事。

母亲打了个圆场。

“可这是失礼的呀。

“是的,真对不起,他这个人经常这样。

由美子向时也赔不是。

“不,哪里的话,是我在你们忙的时候来的,打搅了。

时也匆匆站起身来。

“怎么,不再呆会儿啦?

“告辞了。我还要到别的地方去转转。

时也像火烧屁股一样着急着要回去。今天本来只安排拜访朝山家的,可是从刚才的气氛中感到了由纪子的父亲对他似乎不太欢迎。

会面的前半程进行的很顺利。情趣相投,侃侃而谈,甚至连那母女俩都埋怨说“把我们晾起来了”。

后半程便有点话不投机了。其原因大概是因为时也父亲的职业。纯一的态度是在听说了时也父亲的职业之后寸冷下来的。

时也想,这是意料之中的。明治以来。筑地地区有名的老字号餐馆的千金小姐与一个刑警的儿子,完全不般配。尽管还不是正式求婚,但为了不让他有勃勃野心,清楚地知道门第的悬殊。故尔采取了冷淡态度。

像“朝山”家这样有钱人家的小姐的婚事可不能萍水相逢、一见钟情那样草率,在考虑本人素质如何之前,首先要考虑对方的门第、家产、父母的职业、家族成员及血统等等。

“总之,是我的奢望太高了,在由纪子好感的诱惑下。做了一场不该做的美梦。

时也沮丧地离开了朝山家。似乎由纪子在背后叫他,但他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对父亲的职业,特别是对社会地位的低下,痛心疾旨地加以诅咒。时也还不知道,就在这个时候,父亲因大出血,病倒在中津溪谷。

“你刚才是怎么搞的?对笠冈先生太欠礼了。由纪子关了房门在屋里哭呢。

时也逃也似地走后,由美子责备起丈夫。

“把由纪于叫来。

朝山纯一对妻子的指责充耳不闻。

“叫由纪子来干什么?”

纯一并没有回答妻子的问题,而是命令说。

“不必多问。喊她来。

不一会儿.眼睛哭得红肿的由纪子来了。

“由纪子,你和刚才来的那个笠冈时也的关系。究竟到了什么程度?”

纯一突然问女儿。

“什么什么程度?只是一般的朋友关系。

“是吗?那太好了。从今天起,不要再和那小子来往了。”

纯一不容反驳地命令道。

“爸爸!

“你?”

面对母女们的不满,纯一又说道。

“那小子根本就配不上你,懂吗?从现在起非但不许见他,也不准和他联系。由美子,你也不准为他们传电话。”

“你,笠冈今天是第一次到咱家来,为什么你就这样?”

由美子替女儿问道。由纪子茫然不知所措。

“那小子不地道。

“你说,笠冈先生哪儿不好?”

“凭我做父亲的第六感觉。不是男人是无法明白的。他是个骗子。”

“无根无据的。对人家也太失礼了。

“父亲有保护自己女儿的义务。在男女之间的关系上出现差错的话,吃亏的总是女人。不管怎么说,我不允许由纪子跟那小子交往。

由美子还是第一次看见丈大如此蛮横。他作为人赘的女婿,总是自我控制着,像是躲在妻子的背后。可这次却充分地暴露了自我。

“爸爸,为什么不准和笠冈先生来往呢?”

由纪于意外平静地问道。

“我刚才不是说过了,他配不上你。

“哪几不般配?”

“全都不般配。现在只是普通的朋友关系,绝交了也没什么问题。男女关系就像燃烧的火,你自以为只是朋友关系,可不知不觉间就会熊熊燃起扑不灭的爱情之火。到那时,你才悟出对方的本质就为时已晚了。这把火还是趁在星星之火时扑灭的好。

“爸爸。这不是你的心里话。

“是心里话。纯一大声说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08章 忌讳青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青春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