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证明》

第十二章 窒息致死的阴谋

作者:森村诚一

大场一成有四个孩子。长子大场成太是大场企业集团的核心企业——“大场天然气工业”的总经理”次子大场成次是羽代交通公司的经理,兼任人场几个子公司的董事,女儿繁子嫁给了《羽代新报》社长、大场集团专务董事岛岗良之。

最小的四子成明还在上高中。尽管他的哥哥姐姐个个出入头地。成了家庭的支柱,唯独这个成明从中学起就走上了邪路,整天和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鬼混或是嗅香蕉水,因而常被警察拘留。

但是,因为警察也是大场一成手下的走卒,所以总是内部悄然处理,从不声张出去。不过,成明却屡教不改,警察很感棘手。

最近,他在市里组织了一个叫“狂犬”的“飞车族”集团,自己当了头头。每当周未。他们就开着车从郊区一直窜到外县去,和其它地区的”飞车族”打架斗殴。

羽代警察署不只一次对大场一成说:在我们管区内怎么都好说,在外边闯了祸,我们可就爱莫能助啦。”

一成也很挠头,就把成明叫来严加训斥,成明当场虽然表示要痛改前非,可是一转身,依然恶习不改。

“这小子是大场家的败家子儿!”

一成气得直骂。可是,逆子反招宠,他对成明最偏爱。成明完全看透了一成的偏爱,便越来越有侍无恐。他以大场家的势力为保护伞随心所慾地胡闹,一闯祸就逃到父亲偏爱的翅膀下。

最近几天,大场发现成明有些心神不定。大场发家以后,一成的孩子一个个都独立出去,成了一国一城甚至数城之主。成明是小儿子,是在一成以为不会再有孩子的时候出世的,现在还没有成家立业。最近几天,成明一直没在餐桌上露面。

“成明怎么啦?”

一成问摆饭的女佣人九野。

“他说心情不好,不肯出屋子。

九野比一成的妻子还了解成明的事。

“心情不好?已经三四天没露面了,是病了吧?

“不像有什么病。”

“饭都不吃,整天憋在屋里,就会真的憋出病来呀!

“我把饭送到他房间去了,可是他总是吃的不多。”

“成明这小于是不是又闯祸啦!

一成猛然回过味儿来,而且,这次的祸看来还不小。他咋咋舌头,急忙吃了点饭,便起身离开餐厅。别的孩子,已成了他得力的帮手,协助他掌管着大场王国,唯有成明使他头疼。可是,也正因为如此,又觉得成明可爱,为了保护成明,大场王国不借倾国出动。

一成溺爱成明。

一成走到成明的房间,想推门进去。谁知门从里面锁上了,他越发感到事情非同小可。一敲门,他觉出里面正屏息注意着自己的举动。

“成明!侠开门!是我呀!

一成说。

“爸爸,现在我谁也不想见,您让我一个人呆着吧!

“到底怎么啦?大小伙子整天憋在屋里……”

“行啦!让我一个人呆着吧!

“开门!

一成斩钉截铁他说。这位大场家族的统帅,又是这个巨大王国帝王的一声充满威严的大喝。顿时把败家子软弱无力的抵抗征服了。

屋里乱七八糟,成明蜷缩在屋子中间,像堆腐肉瘫在那里。实际上,屋里也确实充满了霉烂的气味。

“臭!真臭!把窗户打开!怎么能老憋在这种地方。”

一成紧皱双眉,亲自把窗户打开,转身看了看成明的面孔,见他面容憔悴,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

“你怎么啦?要是病了,就快让大夫看看。

一成让成明那憔悴的模样吓了一跳。

“没什么。

“还嘴硬呢!快说实请,闯什么祸了?”

“我不是说了什么也没干吗!

“成明!

冷不丁听到父亲厉声大喝,成明吓得哆嗦了一下。一成抓住这个瞬间机会,立即用温柔的声调说。

“好孩子,听话啊!你是我儿子,你闯了祸,正烦着哪,这点儿事我这个当爸爸的还会不知道!父亲有保护子女的义务,不管你闯了多大的祸,爸爸都有本事把你搭救出来。”

“不管多大的祸……”

成明抬起眼皮,法生生的眼神里显出要依偎的哀求。

“是啊!不管你闯了多大的祸,没有我办不到的事。

大场一成的话里充满了自信。

“爸爸!我害怕!

成明的神态就像婴儿要扑向母亲怀抱似的。他这么大了,懂得父亲的心理,在父亲面前作出害怕的样子,就会得到父亲更宽厚的庇护。

“不要怕,有我在你身边。来,快说吧!

一成把手温存地放在成明的肩上,这副样子,与其说是普通的父亲,倒不如说是个溺爱宠儿的糊涂父亲。

“风见被抓住了。

“风见是谁!”

“我手下的人。

“你手下的人被谁抓住了?”

“被警察!他肯定都招了。

“风见怎么会被警察抓住了?你说招了,招了什么呀?你从头按着次序说。

一成一边诱导一边归纳成明前言不搭后语的话,等到弄清了成明闯的祸,一成轻轻地舒了口气。

原来是这么回事啊,一成一块石头落了地。强姦一两个姑娘,花上几个钱总会了结,警察那方面通融一下也就会给打圆场的。可是,一看成明还是心神不定,一成心里又出现了新的不安。

“你是不是还瞒下了什么?”

“都说了,没瞒下什么。”

“既然那样,就别愁眉苦脸啦,不管风见讲了些什么,我会很好给你处理的。你要接受这次教训.不要再搞良家妇女了,像你这个年龄,搞女人还太早。”

一成准备事情处理完后,再好好教训成明一顿,现在要是训斥他。恐怕会起反作用。

“我再也不干了。

成明一本正经地低下了头,这在他是从没有过的。一成心里的疑团并没有消除,而且越来越大。是啊!成明刚才的话里有个人名他好像听到过,这在他心里结成一个疙瘩,加上成明愁眉不展的样子。越发加重了他的疑虑。

“成明,你刚才说过ajisawa?”

“嗯!那人三番五次在‘钢盔’快餐部打探山田道子的情况,所以我们才去吓唬他。”

“那家伙是个什么人!

“不知道,好像和山田道子有关系。风见就吃了那人的亏,给逮住了。

“ajisawa,是味泽吧……嗨!那人不是人寿保险商吗?

大场按着名字的音终于找出了心中请想的人,他不由得惊得目瞪口呆。

“噢!您这么一说我也想起来了。他自称到‘钢盔’快餐部是为了劝人加入人寿保险什么的,我想反正是瞎说,就没放在心上。爸爸,您知道那个家伙吗?”

父亲对味泽作出的反应,倒使成明吃了一惊。

“味泽怎么会打探山田道子的事?”

一成的眼神顿时紧张起来。

“不知道,不过,一男一女嘛……”

“胡说!

大场一成厉声打断了成明的话,这把成明吓得发抖。对他来说,父亲虽说慈爱,但在任何方面都赫赫不可一世的父亲也还是他敬畏的对象。一成好像看透了成明的内心世界,两眼盯着他说。

“味泽那个人,好像和九月初被弄死的那个名叫越智朋子的姑娘有过来往,你也许知道那件事吧?她是《羽代新报》的记者,越智茂吉的女儿,所以《羽代新报》和各种报纸都大肆报道过,凶手至今没有发现。味泽要是到处活动的话,一定与这个女新闻记者之死有关。那个案子,被害者也遭到了强姦!

一成说话的时候,成明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儿子脸色的变化,一成早就看出来了。

“成明!你怎么啦?哪儿不舒服吗?

成明像个哑巴,身体像筛糠似地抖起来。

“嗨!你说,到底怎么啦?莫非你……”

一成脑子里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但他赶紧打消了。那种事不会是他干的,可是,成明的神色越来越说明事态的严重。

“糟蹋越智女儿的犯人说是不只一个人。

一成像是追溯记忆,自言自语他说。

成明突然歇斯底里地叫喊起来:

“不是我!我没干!

成明态度的突然变化,使一成觉得再也没指望了。

“谁也没说是你干的呀!

“我没干!我没干!我没干哪!

成明号叫着,一副走投无路、失魂落魄的样子。一成让成明的感情任意发泄了一阵,然后说:

“好啦!都说出来吧!成明也明白,除了投靠在父亲的保护伞下,再也无路可逃了。爸爸也许能把自己从困境中解救出来。只有爸爸有这种能力。

然而,成明的坦白给了一成当头一棒。一般的事情他是不会吃惊的,要是杀人可就不同了。而且这又不是单纯杀人。是轮姦了一个女子之后又把人弄死,这种事是无法搭救的。况且他的儿子已亲口承认自己是主犯。

纵令羽代署是大场的私人警察署,要是知道大场家族里的某人是强姦杀人犯,也不能坐视不管。就是想坐机不管也办不到.还有别处的警察盯着,因为只要是强姦杀人犯,羽代署是不能凭自己的意愿处理的。

“风见也在场吗?”

一成还想找出一线希望似地间。

“快说!在,还是不在?”

一成连连逼问。

“在……在场。

成明用嘶哑的声音勉勉强强地回答。

“还是在呀。

事态比预想的还要严重。风见如果都吐露出来,那就一切都完了。不!也许他已经全部招认了,正因为这样,成明才担心得吃下下饭。如果消息已传到警察耳朵里,总会有个通禀才对,既然还没有风声,那么……一连串的想法在大场一成的脑子里团团打转。

“爸爸,我该怎么办呢?”

成明向父亲作了坦白后,像卸下一副重担似的带着明快的表情问。

“混帐东西,你先老老实实在屋里呆着吧!”

一成这次才真的动了肝火。

不管怎样,一成还是把中户多助找了来。这种时候,最可信赖的还是中户。

“这么说。是成明少爷把越智朋子弄死的?”

凶手出乎意料,连中户都吃了一惊。

“听说还有两个恶作剧的伙伴。但主犯是成明。

“这可不好办啦。

“那混小子竟干了这等意想不到的事,弄不好会要我的。不!要大场家族的命。还有,买河滩地的问题,从河堤里找出井崎明美尸首的问题。现在,无论如何也得把成明闯的乱子遮掩过去。”

“味泽四处活动,真令人担心哪!

“如果风见对味泽都交代了就糟了。不!说不定他已经都交代了。如果味泽拿风见当证人出来控告的话,就一点儿也遮盖不了了。哎呀呀,有没有万全之策呢?”

“把风见的嘴巴封起来怎么样?”

中户不动声色他说。

“这个,我也想过,不过太危险。”

“如果不封他的嘴。不是更危险吗?”

“你看行的话就随你的便吧!但可绝对不能给我惹麻烦。

“过去我干过一次砸锅的事吗?”

“没有,所以我才把你找来。”

“这件事就请您交给我办吧!中户信心十足他说。

中户辞别了大场一成,立即派人了解风见俊次的情况。俊次是市内牙科医生风见明广的次子,羽代高中二年级学生,他的学习成绩在学校居中游,性格拘谨,独自一人什么也于不成,整天围着大场成明转,像个跟屁虫。

他和成明以及另一个伙伴拦劫味泽时,逃迟了一步,从车上摔了下来,住进了市民医院。

“市民医院?他可进了一个好地方呀!

中户冷冷一笑。这个医院完全是大场一成的私人医院。风见俊次困脑震荡和锁骨骨折住进了这所医院,神志还很清醒。

糟糕的是,听说味泽迸过风见的病房。

“不好办哪!”

听了手下人的报告,中户咋着舌头。现在已是刻不容缓了。

“味泽本来是被拦劫的受害者,却装作救了没来得及跑掉而摔伤的风见,博得了风见父母的信任。不过,味泽肯定另有鬼主意。

中户的心腹党羽支仓一五一个地作了汇报。他的头衔是中户家的核心——中户兴业调查部部长。这个部是中户行凶作恶的执行机关,支仓就是这个部的头子。如果说中户家是大场家族的私人军队,那么,支仓就是冲锋队队长。

“另有鬼主意?

支仓的汇报。使中户的脸上动了一下。

“味泽差点儿被风见轧死,所以他不可能真心实意地探视风见。”

“是啊,不错,这点可以利用呀!

中户眼里炯炯发光。

“我们要是将计就计利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十二章 窒息致死的阴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性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