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证明》

第十三章 马利奥特盲点

作者:森村诚一

味泽刚一回到公司,就有人告诉他,他不在的时候,山田道子来过电话,大约是两个小时以前。味泽马上按留言条的电话号码回了电话。

电话一打通,很快传来了道子的声音。看来道子病情有所好转,已经能到电话机旁接电话了。

“我是味泽。

“啊!味泽先生,我该怎么办呢?

道子的声音在发颤。

“沉住气!出了什么事?”

“我都讲出去了,不知怎地我只考虑了自己。

“喂,喂!你说讲了什么啦?

“妹妹坚决要去控告大场,我就……就把这事告诉了大场。

“告诉了大场?!是告诉了成明吗?”

味泽禁不住大叫起来。

“真对不起/

“那,成明说什么啦?

“嗯……他说一定要妥善处理。味泽先生,我很担心。大场会不会对我妹妹下毒手呢?

“你妹妹什么时候到你那儿去的?”

“给您打电话之前。已经两个小时了,可是现在还没回到家。

“什么?还没到家?!

不安的成分着实增加了。

“味泽先生。您说我该怎么办呢?”

“不管怎么样。我马上到你那儿去,在我到达之前,你不要把此事告诉任何人。

味泽安慰了不知所措的道子,离开刚沾了一下屁股的椅子,站起来。

味泽刚要走出分公司的门,一个目光锐利的中年人和一个青年人,像从前后夹击他似地向他走来。

“您是味泽岳史先生吧?”

年长的开了腔。他们好像等了很久似的。

“是我。”

“我是警察。有点事要问问您,请跟我们到警察署来一趟。

话说得很客气,却是不容分说的口吻。

“警察,你们到底有什么事?”

“您去一趟就明白了。

“我现在正忙着呢,过会儿去行吗?”

“不行!马上就得去!

“是强制传讯吗?

“倒不是强制传讯,不过,拒绝了对您可大力不利啊!

年长的那个警察板起面孔狞笑着,他的神气充满了自信,知道味泽身后的那个警察已经拉开了架势。味泽察觉到自己处在十分不利的境地。他虽然惦记着山田范子的安全,但眼下还得服服贴贴听他们的。

随同他们一到警察署,一种剑拔弩张的气氛立即把味泽包围了起来。

看来事情还非同小可呢!

味泽心里警觉起来。

“是味泽先生吧?我是搜查科的,叫长谷川。我先问一下,昨晚,不!是今天凌晨四点左右,您在哪儿?”

看样子这位是接任竹村的搜查科长,他连句客套话也不说,便单刀直入地提出了问题。那种直截了当的态度说明他们已很有把握了。

“凌晨四点?当然在家睡觉了,在那种既不是白天也不是黑夜的时候。我哪儿也没去呀!

味泽觉得问得很奇怪。

“此话不假吗?

长谷川盯着味泽的眼睛。味泽也理直气壮地上盯着他说。

“千真万确!

“真奇怪呀!有人说那段时间在某个地方一清二楚地看见你了呢!

“谁!是谁说的?我就是在家里睡觉的。

“谁能作证?

“我女儿,她和我在一起睡。

“女儿不能作证!

“那人到底说我干什么了?这岂不成了调查当时在不在犯罪现场了吗?”

味泽大声提出了抗议。话一出口。他不由得猛然一惊,有件事儿突然涌上心头:我撬开了风见的嘴巴,查明了杀害朋子的犯人,那犯人是个非同小可的人物,对大场家族来说,就等于被我掐住了他们的颈嗓咽喉。

大场一成的儿子成了强姦杀人犯,这不仅是大场家族的天大丑闻,说不定还会成为大场王国崩溃的缺口。正因为这样,对大场来说,肯定要千方百计地把它掩饰过去。

眼下的证据只有风见俊次的口供,只要把风见的嘴巴一封,就再也没有任何有力的证据了,这样他们就能瞒天过海。不过。他们不会作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吧!

“怎么?好像想起点什么苗头了吧?

“哪里,难道……”

对自己的不祥的揣测,味泽吐了口气。

“难道什么?”

“是不是风见竣次出了什么事?”

“哦!您很清楚嘛!

长谷川眼里现出讥讽的神色。

“请告诉我,到底出了什么事?”

“你不是知道得一清二楚吗?”

长谷川的口气变了。

“到底出了什么事?风见还好吗?”

“你可真是个名演员啊!竟能装到这种地步。真了不起。今天早晨,天没亮,也就是三四点钟吧,风见被杀死了。是用塑料薄膜把鼻子和嘴捂住憋死的。”

“被杀死了!

味泽气得咬住了嘴chún。他恨的不是犯人,而是自己的粗心大意。这种事情他本来旱就应当预料到的。风见对大场家族来说是致命的缺口,为了保护整个家族和成明,为了维护大场体制,他们肯定会把魔掌伸向风见。这都是能预料到的。

尽管如此,他却把这个对敌人来说是致命的缺口。对自己来说是个杀手宝锏的风见丢下不管,这有多么粗心大意!他悔恨得直咬牙。

“别那样大惊小怪的,本来就是你干的嘛。

“我干的?”

“今天凌晨四点左右,有人看见你从风见病房里走出来。

“瞎说!纯属捏造。

“嘿!如果不是你杀的,那是谁杀的呢?事情很明显:你差一点儿被风见的摩托车辗死,因而耿耿于怀。无时不想报仇雪恨。风见不是也说过怕你杀死他吗?

长谷川这么接二接二地一讲,使得味泽猛省到这是敌人巧布的圈套。他们不单单封住了风见的嘴,而且还想把这一罪名加到味泽头上。到了现在,味泽才对昨晚,不,今晨黎明赖子的奇怪举动回过味儿来。她口口声声说听见了朋子的呼叫声,一再叫他给某人挂个电话。那是她的特异功能察觉到了这个圈套,让味泽作好准备,应付这次在不在犯罪现场的审讯。这或许是朋子的灵魂为了搭救味泽在向赖子呼唤吧!

那时要是听从了赖子的劝告就好啦!味泽非常后悔,但为时已晚。只是迟了一步,敌人就逃进了铜墙铁壁的安全圈里,自己反而被置身子万丈悬崖之巅了。

“你硬装糊涂也是妄然。我们知道是你杀的,还是老老实实彻底交代了该多么利落啊!

长谷川洋洋得意地把罪名加在味泽头上,那副神气,似乎完全肯定了味泽是凶手。可是,他们要是把握如此之大。为什么还不逮捕呢?味泽突然想到了这一点。

“或许,他们还没的掌握足够的证据来抓我。”

对味泽的怀疑,可能是出于味泽险些被风见碾死,因而也许会怀恨在心的推测。以及所谓目击者的证词。说是在今天黎明估计柞案的那段时间里,看见他从风见的病房里走了出来。反正目击者能够随意编造。

“这么看来。也许还不至于像开头所想的那样完全没有挽救的希望。味泽转而又想。

敌人干掉风见,满以为这回可去掉了唯一致命的隐患,可是。他们却又编造出来一个假目击者这一新的致命证据。而且,除了风见以外,成明还有另一个同伙津川。这里还留着一个可以进攻的缺口。

总之。只要摆脱了眼前的被动地位,还可以抓到反攻的机会,味泽的大脑飞快地开动起来。

“风见算收拾掉了。

听了中户多助的报告,大场一成满意地点了点头。

“辛苦了!这回可把味泽套住了。

“他想逃也逃不掉了!

“嗯!没发出逮捕证还有点美中不足呀!

“那不过是时间问题,那家伙越挣扎.套子就会越紧。

“作证的护士靠得住吗?

“这一点请放心。我们不会让味泽知道证人是谁。

“津川呢?”

“给他点钱,让他到九州我弟弟那儿去了。咱们尽可放心。那小子完全知道,如果稍微露出一点儿出卖的行道,后果将是如何。而且,不论他跑到哪儿去,我弟弟的眼睛都会盯住他。

“这么说来,剩下的只有味泽这块骨头了。他妈的,这个案子连我这样一个人也让个跳梁小丑给弄得心惊肉跳.这都是你们的责任!多年的平静把你们惯坏了,放松了警惕,所以才让那帮家伙钻了空子。

“是!让您劳神。真对不起。

中户赶紧深深鞠了个躬。

味泽岳史作为杀害风见俊次的嫌疑人被羽代署传去审讯的消息,给柿树村大屠杀案搜查本部一个很大的震动。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村长警长双手抱着人说。一直追踪下来的嫌疑人成了另一案件中的杀人嫌疑人,在受别的警察的审讯,而且,据说嫌疑极为严重,眼看就要签发逮捕证了。

同一个犯人到处流窜,干出累犯的勾当倒也并不新鲜,可是,岩手县方面追踪的味泽,根本没有累犯的迹象。

眼下,和羽代署联合起来,就能够一鼓作气把味泽致于死地。不过,从警察的立场看来,羽代署的作法总是有些令人可疑。

“味泽似乎在根据凤见提供的线索追查杀害朋子的犯人。对味泽来说,风见是个最重要的活的证人。所以,味泽决不可能杀害风见。

北野探员也大为困惑不解。

“风见是那个杀害越智朋子的犯人的同伙吧!

“这种嫌疑很大。事情是味泽追问风见,知道了犯人的夏实情况或者掌握了有力的线索。这点虽然还没有得到证实。但我想凤见的嘴巴是被大场一伙人给封住了,并把罪名安到了味泽的头上。

“等等!风见是‘飞车族’吧!‘飞车族’肯定与杀害朋子有关。

“我看也是这样,轮姦以后杀死,这不正是‘飞车族’的一贯手法吗?

“不过,朋子很像是大场为预防造反给弄死的。这么说来,‘飞车族’在是大场的指使下干的。

村长他们并没有像味泽那样对朋子的死因追查得那么深,所以对他们来说,把两者捏合到一起,看来未免有些离奇。

“现在还弄不清杀害朋子的犯人是大场还是‘飞车族’。我只是觉得,风见很有可能是由于知道犯人的一些重大情况才被干掉的。

“干掉风见,把罪名安到味泽头上,这种手法不像是‘飞车族’。我觉得在杀害风见的背后,有大场的影子在活动。

“这么说,是‘飞车族’凤见知道大场的罪恶勾当,那必定是和杀害朋子的犯人有关的勾当。而犯人既可以认为是‘飞车族’,也可以认为是大场集团的人。不过,若是说事情对大场不利的话,只能认为人场与‘飞车族’之间有瓜葛。

“对呀!不是说味泽常常到原《羽代新报》社会部和一位可能被‘飞车族’糟蹋过的名叫山田道子的女子那儿去吗?”

“他会不会打算把他们联合起来,掀起赶走‘飞车族’的运动呢?”

“因为造反败,浦川不是被开除或停职了吗?”

“但他可能还有内线。

“被大场盯住,什么内线也不顶用。味泽追查的目标莫非在别的地方?

“在哪儿?

“羽代河。

“是羽代河滩地的不法行为吗?

“对!浦川和越智朋子联合作战,把羽代河滩地事件作为重磅炸弹,企图发动政变,造大场一成的反。造反事前被发现而失败了。那炸弹没有爆炸,依然完整无缺地保存下来。味泽是不是把炸弹拉出来引爆呢?

“浦川如果有意干,说不定要把这颗炸弹捅到新闻界去?”

“嗯!这时,味泽注意到了山田道子的作用。

“那是为什么呢?

“按理说,羽代河滩地与山田道子风马牛不相及,味泽为什么要把这两个人同时拉出来呢?

村长环视着大家,从他的表情上可以看出,他已经有了一套自己的答案。看来朝杀害朋子犯人同伙问题这个方向探寻一番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这样说来,浦川和山田还有什么瓜葛吧。

佐竹漫不经心地嘟嚷了一句。

“对!对!

村长使劲儿点了点头,仿佛在说:我也同感。

“杀害朋子的犯人很可能是大场集团的人。他们为了掩盖羽代河滩地的不法行为,杀死了朋子,赶跑了浦川。正因为这样,味泽为了共同作战,给朋子报仇,想把浦川再请出来。另一方面。山田道子是‘飞车族’魔掌下的牺牲品。只有在他们有一个共同敌人的时候,他同浦川联合作战才能成为一股强大的力量。”

“共同的敌人?”

由于佐竹这种独自道白似的推理,使大家的眼光进入了一个新的境界。

“是啊!他们的敌人是共同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三章 马利奥特盲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性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