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证明》

第十五章 野性的证明

作者:森村诚一

送走浦川以后,北野心里还是充满了一种忐忑不安的预感。虽说知道了味泽的栖身之地,却不知是否应该立即采取行动。当然,他丝毫也不想通知羽代署。

现在,留在羽代的只有北野一人,村长他们已返回岩手县了。即使请示村长也毫无用处。北野他们现在对味泽是束手无策。如果说动手采取行动,也只有逮捕味泽,再把他交给羽代署。而事到如今,他很不愿意把自己的猎物奉送给别人。

在北野举棋不定的时候,刚才把味泽的消息告诉给他的浦川又打来了电话。浦川声音急切他说:

“喂!是北野先生吗?您在可太好了。”

“究竟出了什么事?”

“咳!是这么回事。刚才我从您那儿出来,马上就到风见牙科医院来了。我自作主张,很对不起。我是想来看看味泽先生的情况。可是,一到门口,味泽先生就和成明从里面走了出来。坐上门前停放的汽车开跑了。”

“味泽和成明在一起?!”

这两个人竟能呆在一起,真奇怪。北野一时困惑不解。

“看样子,成明是在味泽先生成胁之下被迫坐上汽车。”

“是被迫呀,怪不得,这就明白啦。因为风见俊次是成明的喽罗,所以就把成明骗了出来。您不知他们上哪儿去了吗?”

“不知道,车往南开会了。当时味泽先生的样子很反常。所以我放心不下。告诉您一声。”

“反常?怎么个反常法?”

“我和他打了招呼,可是他头也不回,就像下了什么坚定的决心,拖着成明就走,但愿不是对成明擅施私刑。”

“那种可能性很大。味泽对成明恨之入骨,必须预防他施加私刑。您向他打招呼的时候,他一句话也没说吗?

味泽要是私白惩治成明,北野他们就再也没有出场的机会了。北野慌了神。就这么短短的时间里,味泽正在一步步走出北野的行动范围。

“您这么一说,我想起来了。他好像说了一句话、但并不是对我说的。他说是要让成明吃茄子。”

“茄子?是植物的茄子吗?”

“我想是,但不敢肯定,因为隔着一段距离。”

“是塑料温室!”

“啊?”

“谢谢您告诉了我。我已经知道味泽的去向了,为了防止他擅施私刑,我要马上赶到那儿去。”

尽管浦川还想问些什么,北野已挂上电话行动起来。北野按照味泽的足迹追踪过,他从农业技术研究所的酒田博士那里得知,有个“茄子”来自焰火基地附近的塑料温室。

那个塑料温室的具体地点他还没弄清楚,但是,若说是焰火基地附近。那范围就限定了。

来得及还好,若是来不及,以前的所有苦心都将归为泡影,味泽将成为羽代署的肥肉。

决不能让他这样!

“有了。把它带上吧!”

于是,北野把那个作为追踪味泽的武器,从柿树村拿来的“物证”带在了身边。这个举动说明北野本人也许有几分发疯

北野叫住一辆出租车,命令他开往羽代河滩。这时,警笛齐鸣,警车一辆接一辆飞驰而过,好像整个羽代市的警车都集合起来了。北野察觉到这是味泽闯到警戒线上了。也许他正在紧急布置下的天罗地网中像一只走投无路的困兽绝望地四处乱窜,也许已经落了网。

“给我朝巡逻警车那边开!”

北野改变了命令。

“下去!”

在堤外新开地搭起的塑料温室前。味泽刹住车,使劲一推成明。在刚才和“飞车族”的拼命竞赛中,成明差点背过气去。

“干……干……干什么?”

成明勉强从车上下来,双膝颤抖,已经几乎撑不往身子了。

恐怖使他的声带不听使唤了。

“到塑料温室里去!”

“饶了我吧!”

“赶快给我进去!”

虽说味泽手无寸铁。但整个身子好像变成了凶器。充满了令人毛骨悚然的气势,凝聚着无人敢正视的杀气,谁敢触动。谁就会被彻底摧垮。成明被赶进了塑料温室。

“好!站在那儿,摘茄子!”

“茄子?”

“对啦!摘!”

成明无奈,只好摘了一个温室栽培的茄子。

“吃!”

“啊?”

“我不是说让你吃茄子吗?给我吃!吃!”

在味泽威逼之下,成明赶紧把生茄子塞进嘴里,勉强咽了下去。

“再摘一个!”

“再也吃不下啦!”

成明哭着说。刚从秧上摘下的茄子,没有一点滋味,多吃不了。

“吃!”

这吼声充满杀气。成明为了从这种杀气中摆脱出来。又勉勉强强吃下一个生茄子。

“再去摘!”

味泽眼看成明勉强把第二个茄子咽到肚里,又无情地命令道。

“再也吃不下了,说什么也吃不下去了。我长这么大从没吃过生茄子。”

成明真的哭了出来。

“吃!你要把塑料温室里的茄子,全给我吃光!”

“那……那太过份了。”

“你用这里的茄子污辱了越智朋子,然后又把她弄死。为了补偿你的罪孽,你要把茄子全部吃掉。”

“饶了我吧!我错了。让我干什么都行。对了。我给你钱吧!我跟我爸爸一说,要多少给多少。你若想要工作,我给你介绍一个好工作。”

“你要说的只是这些吗?”

“让你在我爸爸的某一个公司里当董事。不!当经理也行。你知道吧.在羽代要是让大场一家盯上了就休想活命。要是你能开恩。决不叫你吃亏!”

“给我吃茄子!”

成明终于明白了,不论是多么诱人的香饵,或者是大场家族的势力,对面前这个人都毫无用处。他一边哭着一边把第四个茄子塞进嗓子眼儿里。在吃第四个时,他脸上淌满了痛苦的泪水,到吃第五个时就吐了起来。把刚才吃下的茄子全都吐出来。

“这次吃这个!”

味泽指着温室地上吐得狼藉不堪的脏物。

“这些东西。实在吃不下呀!”

“那是从自己肚子里吐出来的,不用再嚼,岂不更好!”

正说到达里,传来了摩托车的排气声。在塑料温室前停了下来。

“有了!他在这里!”

“头头也在这儿呢。”

可能是被味泽甩得远远的“飞车族”为搭救成明。终于赶到了。

他们是成明的卫队,在“狂犬”中最凶猛。

一直哭哭啼啼的成明一下子振作起来,他赶快跑进卫队里说。

“味泽!吃吐在地上的东西的该是你了!你连落到这般地步也不知道,一个劲儿他说些大活!全都给我收拾干净!赶快吃我吐的茄子。”

成明方才被折磨得不堪忍受,现在却乐得手舞足蹈,畏缩到恐惧背后的残忍,一逃进安全圈里便又抬起头来。

但味泽毫不畏惧,岂止不畏惧,根本就没有把面前的十几个“飞车族”放在眼里,他向成明招招手。

“过来!到这儿来!”

“你还不知道你自己处在什么境地吗?”

“好啦!好啦!趁着你皮肉还没疼,过来!”

“他妈的!还敢放屁!”

对卫队的这一藐视,激起了他们更大的怒火。一个个掏出了锁链、铅头棍俸、木流星、木刀等自己随手的武器,把味泽团团围了起来。而味泽完全是赤手空拳。

“哈哈。你们要动手吗?”

味泽的眼睛炯炯发光。这时,成明以及自诩占压倒优势的”狂犬”派最强大的队员都感到有一股令人毛骨悚然的冷风从头吹到脚。事实上。他们全身都起鸡皮疙瘩。他们感到,他们要对付的不是人而是一个魔鬼。

“这儿施展不开,到外边去!”

味泽的话就像天上掉下来的一道赦令,要不是你盯着我我盯着你,“狂犬”队员早就想借此机会跑掉了。

“上呀!”

为了掩饰自己的胆怯。“狂犬”们一声呐喊扑了上来。对手不过是孤身一人,又是赤手空拳,在这种情况下要是被他吓倒了,就丢了“狂犬”的脸。

塑料温室前尘土飞扬,人影闪动。不一会儿,两个人便倒在地上疼得哼哼起来。卫队中特别勇敢,特别凶暴的两个人。转眼间就被打翻在地,一下子丧失了战斗力。

不知道味泽是怎么打的,也不知道击中了那两个人的哪个部位。味泽的手法使得“狂犬”们以为眼前被打倒的那两个人可能是在装蒜。

不过,虽说打倒了两个,压倒的优势并没有改变。

“对手就一个人,赶快干掉他!”

成明一声令下,一个厮打的场面又出现了。倒在地上的人多到了四个,不过,味泽也有些喘嘘嘘的了。不知什么凶器划破了他的脸,血从面颊上一滴一滴地淌下来。看来伤势还不只是脸上,动作也显然迟钝了。

“那个家伙快完蛋了,都冲上去把他揍趴下。”

成明在卫队后边指挥着,他自己却连个指头也不动。

就在这时,羽代署的一队警察赶到了。因为他们是接到竹村报告之后,为寻找成明汽车的去向才赶来的,所以比直接尾随的“飞车族”晚到一步。

由于味泽与“狂犬”的厮打非常激烈,警察还不能马上靠近。

警察里勇敢的先锋队员跃跃慾试刚想冲上去,却被担任指挥的长谷川侦探长拦住了。

“为什么?”

长谷川对心急如焚的青年警察说。

“你没看见那儿吗?”

他指着倒在地上的“飞车族”说。

“他只是一个人,又是赤手空拳;就把四个人揍趴下了。这个家伙可不是个窝囊废。这样强行逮捕,我们会吃亏的。”

“可是,这样下去的话,‘狂犬’就要……”

“让他们厮打下去好啦,反正那些人都是一群乌合之众。让他们和味泽斗下去。消耗一下他们的势力,等味泽完蛋的时候,我们再伸手,岂不是一箭双雕吗!”

长谷川抽动嘴角微微一笑。警察远远地拉开包围圈,圈里在继续匹战。倒在地上的”飞车族”增加到了六个,而味泽也付出了相应的代价,累得精疲力尽,肩膀一耸一耸地喘着气,流出的血和汗水遮住了视线。“飞车族”抓住这一时机,把呼啸着的链子、木刀劈头盖脸地打了过来。

“味泽要被揍死了!”

“好!到时候了。”

在长谷川刚要下命令的时候,一个人影闪到味泽身边。

“味泽!用这个!”

说着,他把一件东西递给了味泽,味泽接到手里。这时。一个“飞车族”抡起木刀扑了上来,味泽并不躲闪飞来的木刀,而是把刚接到手的那个东西横着抡了过去。随着一声惨叫,众人看到一道红色的飞沫从那里飞迸出来。

原来,味泽手里的东西是把斧子。一个“狂犬”的下腹部最柔软的地方被味泽的斧子砍了一下,立即倒在血泊中,满地打滚。味泽也被溅了一身血,看来就像从他自己的粗大的动脉里流出来的血似的。

看到味泽手握凶残的杀戮凶器。“狂犬”们慌了,拔腿要跑。味泽赤手空拳打倒了六个人,现在又有了一看就吓人的斧子,事情可真不知弄到什么地步。趁着对方一时畏缩的瞬间,味泽开始了反攻。

味泽一抡开大斧,链子、木流星、木刀全部飞了起来,折成了几截儿或砍成了碎片。“飞车族”们有的头被砍掉、胸被劈开,有的缺了胳膊断了腿。味泽自己也完全浸泡在血泊之中。

一个“飞车族”滑倒在同伴的血泊中,另一个绊在那人身上,身子失去了平衡。这时味泽的大斧竟以无法躲避、不可抵挡的势头落在他的身上,那个人就像劈柴棍儿一样,轻而易举地被砍成两半。

一把斧子拿在味泽手里,使它像一只狰狞的猛兽一般疯狂起来。

“救命啊!”

一个“飞车族”吓得朝着警察方向逃去;但味泽并不放过,一个箭步追赶上去,咋嚓一声,斧子飞到了那人的脊梁骨上。

“不好!快制止住!”

面对悲剧的发展,长谷川吓得瞠目结舌,赶紧下达命令。这时警察们已经吓得想要逃跑啦。

“他疯了!”

“是个魔鬼!”

一阵杀戮狂飙把警察们吓得心惊胆战,一个个只想让自己躲过这场风暴。

然而,却有一双眼睛正在冷酷地看着这血雨腥风:

“终于看到你的庐山真面目了,这就是你的本性,就是你在专事杀人的部队里培养出来的野性!你现在拿着的斧子,就是在柿树村屠杀了十二个人时使用的那把斧子。为了再现一次风道屯的场面。我从本部借来的东西发挥了作用。你可能正渴望着抡起这把斧子吧!长期以来,你披着画皮,好不容易忍耐到今天呀。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五章 野性的证明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性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