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证明》

第十六章 植物造成的野性

作者:森村诚一

精疲力尽被警察抓住的味泽,由于出现了神经错乱的症状,被送到神经科进行了周密检查,结果发现味泽颅内长了肿瘤,埃尔维尼亚菌已从脑肿瘤中分泌出来。

埃尔维尼亚菌是造成白菜、圆白菜发生软腐病的病原菌。人和动物的体温大大高于植物,动物的病原菌和植物的病原菌的生存条件完全不同,所以,人们都认为植物的病原菌不会在人体或动物体内滋生。

可是,研究报告认为,有一种埃尔维尼亚菌也会侵入人体或动物体内。造成病态性变化。

专科医生认为,味泽岳史在柿树村作案时,该村的圆白菜正好发生了软腐病,因此,他可能感染上了埃尔维尼亚菌。可是,医生却没有用同样的推理想到该村的居民一—包括长井孙市在内——也会受到埃尔维尼亚菌的感染。

警察确认,味泽岳史杀人时,是由于神经失常,处于不能辨别事物能力的状态中,或者是在行动不受大脑支配的状态中,根据刑法第三十九条,不迫究责任,按精神卫生法第二十九条送进精神病院。

但是,味泽发疯真的就是埃尔维尼亚菌造成的吗?他在自卫队训练学校时,学校向他灌输了根本没有用场、只是专事杀人的各种技术,把他培训成杀人专家,整个身体都化为一部效率极高的凶器。尽管如此,从现在的情况看来,难道可以说发挥杀人技术的那一天已经来到了吗?那毫无意义的杀人专长,还要求必须拼命学习掌握,味泽觉得这种技术荒诞、愚蠢、空洞无聊,便离开了自卫队。

可是,离开了自卫队,那种杀人技巧和野性并没有因此去掉,而是在他身上扎下了根。为了有朝一日大显身手,这些技术和野性就像人鞘的钢刀、关上保险的枪支一样。在善良的小市民的外衣下暂时沉睡下来。

如果这些技术一次也不应用,白白衰老死去的话,耗尽自己全部青春的火花而掌握的本领,岂非白辛苦一场了吗!他体内的野性在不停地蠢动翻滚、跃跃慾试地反复冲击着他。

在太平盛世中培训杀人魔鬼,有组织地训练,助长每个人都有野性,而且,还把这种野性死死地禁铜起来。味泽的结局,不是证明了这些人必然的悲惨下场吗?

不管怎样,埃尔维尼亚菌对人体的影响,医学上还没有探讨清楚。

驾驭味泽的疯狂,到底是埃尔维尼亚菌,还是属于野性的爆发,或是二者兼而有之。本文就无须再去证实了。

成了味泽牺牲品的“飞车族”,死者六名,重伤八名,轻伤三名,健全无伤者竟无一人。

另外,人们认为把凶器交给味泽的宫古署北野探员的行动也很反常,经专科医生诊断,证明他的血液和骨髓里也有和味泽一样的埃维尔尼亚菌。

破案大军中唯独北野感染上了病菌,恐怕只好说是命中注定了。

柿树村大屠杀案的真相,随着味泽的发疯永远被埋藏在黑暗世界之中,味泽的背后隐藏着真正的凶手,味泽却背上了野性的十字架,事实真相成了马利奥特盲点。从那以后,再也没人知道赖子的行踪了。羽代河滩地非法行为大白于天下,是大约半年以后的事情了。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野性的证明》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森村诚一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森村诚一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