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性的证明》

第二章 独裁王国

作者:森村诚一

味泽岳史有一套特殊的本领,他身体有如立地金刚,按说要是找个更好的工作也是易如反掌,可是他却偏偏挑选了这个行道,而且一干就是近两年。这是因为这一行与以前所于的截然相反,而更主要的是他打算折磨自己。

中途,他曾几次想撒手不干,但每当这时,他都咬紧牙关忍耐下来。其实,也没必要非忍耐不可,干现在这一行,都是无情无义之人,非但谈不上情义。连公司也把他们当消耗品使用,不时招收一些新的工作人员。

味泽岳史是羽代市菱井人寿保险公司羽代分公司的外勤。当人寿保险公司的外勤,是他作为“第二次人生”而挑选的职业。说他干这一行的动机是同以前的工作唱对台戏,那是因为以前的职业与人寿保险格格不入,也就是说,只要于以前那行,就不能加入人寿保险。

以前那一行是生命不保的危险工作,现在挑选的正好与其相反,可是,虽说没有生命危险,遭受的屈辱却是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

眼下,没有一户人家欢迎人寿保险公司的人去劝诱访问,只要一听到保险二字,就说“够啦!够啦!”给你来个闭门羹。

进门给个闭门羹尚且算好的,最近,许多人家门前挂出了“谢绝推销”的“禁令牌”,根本“不许进门”。这种人家连电铃也按不得。

在居民区、公寓里要是有一户挂出这种禁令牌、其他居民立即效仿,这也说明推销员如蝇蚁之多。当然,推销员若是因条令牌就垂头丧气、偃旗息鼓。那就根本作不成买卖了。

如果无视禁令登门拜访,有时就会被兜头泼冷水。

于是,保险公司指示外勤人员改变战术。放弃直通通的劝诱,使用调查卡或征求意见等迂回方式接触。可是。凭这点小伎俩,如今的客人是不去俯首上钩的。

为了劝诱人们加入保险而漫无计划地“闯入”陌生人家里,是种事倍功半的笨拙办法。初出茅庐的外勤员首先走访的地方,照例是亲友。在亲戚、朋友、熟人中串一串,凭面子可以请他们加入保险。但不出三个月,亲友就串遍了。经亲友们的介绍,能开辟新的战区固然更好,不过,过不了一年左右,这类外勤员就会像磨烂了的破鞋一样被弃于路旁。

在这个城市里,味泽本来就举目无亲,一开头就不得不施展“闯入”的手段。不过,这倒使他老早就养成了耐性。

因为一旦把亲友走访完,这些推销员也就气数已尽,渐渐被公司罢免,其中好歹能苟延残喘下来的,就是从开头就投身子“闯入”的寒流中,名副其实地闯开了路子的人。

在过份的屈辱下,有时感情一冲动真想干掉对方,而味泽所以能抑制住感情冲动,不妨说是对自己以前干的那行工作的反击。

闯进去被赶出来,再闯进去又被赶出来。开头那段时间。有亲友的同行们都功誉满载,而味泽却两手空空。分公司的部长对他冷嘲热讽地没个完。

“要是就此撒手不干,自己就完了。”味泽这样激励自己。

一大,味泽顶着禁令牌冒然闯进了一家,在那里接受了一个意想不到的委托。那家主妇好似没在家,出来的是位四十来岁的男人。也许他正在午休,披着睡衣来到门口,一听是来动员加入人寿保险公司的,就破口大骂起来。

味泽惶恐万状、狼狈不堪,转身正要溜走,不知何故那个男人又从背后叫住了他。

味泽扭头一瞧,那人和方才简直判若两人,脸上堆出了颇为尴尬的笑容,对味泽说。

“有件小事,能否劳驾一趟?”

“干什么呀?”味泽一问,那人用食指和拇指比划了一个圆圈说。

“去葯房。喏!买这玩艺儿。”

“那是什么?”

“你到葯房这么一比划就行了,一千元足够,钱你先给垫着。”

真是莫名其妙的差使。味泽姑且来到葯房。照他说的那样一比划,葯房店员立即心领神会地点点头,递过一个包好的小盒。

这时味泽才恍然大悟。那人让自己干的是何美差。这次跑腿,竟是买避孕工具!想必是那男人要和妻子同房时,发现避孕工具用完,偏巧这时味泽登门来访,自然成了及时雨,便托付给他。这真使人哭不得笑不得气不得。

把那盒东西给他后,那人掏出一千五百元钱和一张名片说:本人员然已加入了足够的保险,不过你还可以来公司给我介绍一下你们的保险。名片上印着羽代市大名鼎鼎的夜总会总务科科长的头衔。

这件事成了开端,味泽头一道争取到了保险合同,但凭这样的机会是远远不能达到公司下达的苛刻定额的。

某公寓住着一个女人,大概是个私匿的情妇,养着一条爱叫唤的德国尖嘴狗。味泽看出她有加入保险的意思,就三番五次登门动员,那女人含着别有用心的微笑说:

“我正要求您一件小事呢!”

“什么事呀?只要我能作到一定效劳。”

味泽尽量装出恭维的笑脸回答说。

“真的?你可别骗我!”

“要是我办不到就不好说了。”

“简单得很哪!你办得到。”

女人用娇滴滴的目光上下打量着味泽,味泽有了某种预感。听老外勤员说,有的女人日子冷清,禁不住*火如焚,常在暗中与男外勤员寻欢作乐。”

只要双方守口如瓶,顾客就有了理想的情夫伴侣,而对外勤员来说,用肉体赚来的主顾也是最踏实不过了。对味泽这样健壮的男子来说。也可以把积蓄的慾望发泄出来,这真是一举多得的妙法。

眼前这女人,体态丰盈,确实招人喜欢。味泽所以热心前来走访,也不单是为了工作。

听那女人说“您办得到”,这话正合了心中的鬼胎,味泽浑身越发痒痒起来。

“我想让丘比特在您那儿呆四五天。”

“丘比特!”

“是呀!我要和我的那位出门玩去,不过呢,总不能带着丘比特呀,可是,又没个地方能长期寄存,真愁死人了!您要是肯帮忙,我想,丘比特也跟您熟了,不会出差错。”

味泽这才弄清对方未明说的意思:“丘比特”这个听起来怪吓人的名字,其实就是女人那条心爱的狗,她的意思是打算在和男人出门旅行期间,把那条心爱的狗交给味泽代养,这和他琢磨的好事差了十万八千里,味泽不由苦笑起来。

“噢!那就拜托啦。吃的嘛,我给您留下它喜爱的食物,您每天喂它两三顿就行了,我想绝不会给您添很大麻烦。”

女人仿佛把味泽的苦笑看成了应诺的表示。生拉硬扯地交待开了。

“还有,您每天得带它出去散步一次。好吗?现在市公所、保健所对小宝贝的大小便都管得挺严,所以您别忘了带塑料袋。对您的报答嘛,等我们回来的时候,可以考虑您那保险的事。”

女人越发放肆起来。

那女人旅行一回来,就说服男人。加入了一百万日元的保险,遇到灾害,保险金是二十倍,保险金领取人当然是女人自己。味泽对那女人的生意经惊叹不已。但总算又取得了一项合同。

不过,这类合同还附带了日后的服务项目。打那以后,那个女人一出门旅行或外出,就把狗寄放在他那里。

不光如此。还产生了一些副产品。那女人可能到处作了宣传,到味泽这里寄猫存狗的人与日俱增,有人不仅外出时前来寄放,就连领狗出去散步也让味泽代劳。

不过,由于这一招,味泽的工作也渐渐有了起色。

当人寿保险公司的工作多少有些眉日的时候,味泽外出了几天。对公司他只字未提到何处去。回来的时候,他领来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味泽把小女孩送进了市内的小学,和她一起生活起来。

小女孩是个孤儿,寄养在母亲的远房亲戚家里。以前,味泽曾对那房远亲说过,想把女孩作为养女领走,女孩的这个亲戚,家境贫寒,没有余力养活这个几乎没有一点血缘关系的远亲之女,所以他们很欢迎味泽把她当养女领走的古怪要求,他们根本没去怀疑味泽说自己是父系亲属的那套话。能减少一张嘴吃饭。也就使他们心满意足了。

小女孩老老实实地跟着味泽来羽代。她名叫长井赖子。今年十岁,两年前父母被人杀害以后,就忘记了自己所经历的事情。

后来,她慢慢地会写自己的名字和住址了,在学习上记忆力还行,智商数也是优等,因此,上学念书也顺利还没什么妨碍。

味泽领来了女孩,慢慢安顿好在羽代的生活后,又秘密地跟踪起一个人来。就在这种跟踪工作如同蜗牛爬行那样缓慢进行的时候,想不到天赐良机,让他一下子就和那人接触上了。

爸爸创办的《羽代新报》,内容已完全变了质。在越智朋子看来。那不是变质,而是堕落。羽代市已完全腐败了,就像一块充满臭气的污泥。爸爸曾孤身抨击过市政的腐败,那种朝气,在报社里已荡然无存。现在的《羽代新报》已经彻头彻尾变成了那位主宰羽代市的大场家族的御用喉舌。

也正因为成了他们的御用喉舌,才得以保存至今,而且,不仅仅是保存下来,还发展成县内首屈一指的地区报纸。

大场一成是现在的一族之长,也是一市之长,以他为核心,市议会、商工会议所、警察、市立医院、市立学校、银行、报刊、本市广播电台、大的地方企业、交通部门等市内的要害部门.全都由大场家族及其手下的喽罗牢牢控制着。

羽代市位于山国下县的中部,是下县政治、文化、商业、交通的中心,四面群山环抱,这种地理环境,使它成了一个与世隔绝的中心。形成了独自的文化和自给自足的经济囵。

江户时代初期,羽代氏在这里兴建城邑,后来,经过历代藩主的惨淡经营,发展成为近世的城邑。明治初期,这里还是中部养蚕区的一个中心,盆地里的蚕茧都集中到这里,兴建了巢丝工业。从大正到昭和年代“羽代生丝”在全国市场一直占有独特位置,这对城市的发展起了很大的作用。

太平洋战争末期。市内的街道遭受了战人的浩劫,大部分夷为平地,但战后很快恢复起来,现在,面貌已焕然一新,成为一座现代化城市。

战后。大规模地开发了埋藏在地下的丰富的天然气资源,从而打下了矿业发展的基础。

而且,还引进了机械、化学、造纸、精密仪器等许多企业,羽代市完全变成了现代化的工业城市。

县公署所在地虽然让给了县南部的f市。但在经济、文化、交通的规模方面,羽代市依然占据着县中枢的位置。

过去,大场家族世世代代都是羽代藩的下级武士,连藩主的面部没正式见过,明治时期的废藩置县,给了大场家族出头露面的机会。

以前,羽代藩对萨长二藩心怀不满,在戊辰战争中,投靠了幕府方面,因而在实行废藩置县时,羽代藩便彻底瓦解了。照理说,应该是建立“羽代县”的,但羽代反而被并入到下县里,县城也移到了下市,就是因为有这么一段原故。

由于这种藩政改革,现在的族长大场一成的祖父大场一隆便不再当武士而沦为农民。但事隔不久,竟从他的土地上发现了天然气,这个地下资源是取之下尽的。

大场一隆雄心勃勃,根本不去安分守己,他没有放过老天爷对他偶然微笑的机会,马上把天然气企业化,不久,天然气的开发和利用便成了市的中心企业。他还靠其利润积累起来的巨大财力。把手伸进市政机关,控制了全市。

由于他控制了丰富的天然气资源,而这一资源又成为发展羽代市的动力;便接二连三地派生或引进了与此有关的企业,牢牢掌握了羽代的财政大权。因此,人们都在背后纷纷议论说,羽代市的藩主,不过是由大局家族接替了羽代氏而已。事实上,羽代市里,谁要是成了大场家族的眼中钉。谁就休想活命。所有的市民都在某个方面同大场家族有着联系,即使自己本身没有直接联系。家里人或亲戚也会有人和他们有联系。

不管你到学校、还是到医院,不管你在哪儿工作,都会有大场的影响存在。大场的势力甚至伸展到了县城f市,要想完全摆脱他的影响,除非远遁他县。

不过即使脱身县外,倘若是临近的县,他的势力还能把你追上。现在他通过提供资金这种门道,已经和中央的政界拉上了关系,大场的好几个傀儡国会议员,盘踞在政界的重要职位。

战争也加速了大场势力的崛起。他巴结军部,钻进军需工业,战后又马上摇身一变,改成和平工业。当时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 第二章 独裁王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野性的证明》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