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死坐席》

第15章 权力的争斗

作者:森村诚一

1

希尔比亚尽管是被当作障碍物用的,却不失为一个靓女。她是黑白人种混血儿,生就一副像是精心描绘过的粗短眉毛和一双乌亮的大眼睛,朱chún厚实而肉感。将高挺的胸rǔ与石臼般壮实的腰骨连接在一起的,却是那蜜蜂般细细的腰身。两条大腿堪称肉柱,可是小腿到脚腕一带却又收敛得恰到好处。

水野提醒说:颇有迹象表明山岸英光已来这里,因此,与琳达的幽会务须慎重。希尔比亚就是水野为了遮掩山岸等人的耳目而不知从哪儿找来的妓女。

每次与琳达幽会都要变换旅馆,并且订两间中间有门相通的房间。琳达通过邻室的门进来,希尔比亚便避到邻室去,完事后,琳达再从邻室出去。天知道这点小伎俩到底能对山岸起多大作用,但毕竟聊胜于无。另外,希尔比亚在场,还可在萨森发现时作为一种掩饰。

希尔比亚获取相应的报酬,她对此而感到满意,看来让她干什么都行,可琳达却警告弦间不许染指这个障眼工具。眼下若得罪了琳达应当得到的情报就会付诸东流。

“鸣海参造和原泽成幸来这儿了,正在与萨森会面呢。”水野来向弦间报告。鸣海是墨仓商事公司的专务董事,被视为墨仓高明的右臂。

“鸣海亲自出马,想必谈得已相当成熟了。”

“他还带了两名公司的法律顾问,大概是来就合同进行最终谈判。”

“已经发展到可以签署合同的程度了吗?”

“完全有这种可能。”水野的口气像是在谈与己无关的事情。

“合同一旦签定,连董事长也无法挽回了。”

尽管未得“三金会”的一致认可,但对于以墨仓商事公司代表的资格而签定的合同,墨仓高道是不能进行任何干涉和介入的。

“但是,未经‘三金会’的通过而擅自决定的海外合作项目,是会成为攻击他们的理想材料的。对于我们来说,有这点儿就足够了。若有可能,倒希望能在合同签定之前就得知它的具体条款。琳达夫人那边怎么样啦?”水野脸上因讪笑而露出的皱纹里,包藏着对弦间那种卑下的才能所持有的好奇和蔑视。

“正在进行着呢。”弦间难堪地吐出这么一句。

倘若此道也算男人的才能,他则不得不承认这只是“卑才”,并为此而生闷气。但就算是“卑才”,毕竟也还是别人没有的才能,自己就是靠它才混到今天的。

不管怎么说,现在最重要的是从琳达那儿搞到情报,否则弦间的才能充其量也就是任何一个花花公子都具有的卑才而已。

“但您得千万注意。您与琳达夫人的关系若被萨森发现,这绝好的情报渠道就会被切断的。所以目前还必须绝对保密。”

“所以我们每次相会都换旅馆,并且用希尔比亚遮人耳目嘛。”

“您的对手是山岸英光,千万大意不得。您在东京和琳达夫人幽会的事没被金森那边捉捕到纯属侥幸。若非我事先察知,早就被萨森发现了。”

“我对那次轻率之举正在反省。但是,山岸是墨仓财团的情报官,说不定他是遵照董事长之意而活动的呢。”

“董事长启用我们,就是因为有不能全信山岸之处吧。我了解山岸,对他不可大意。他就像一把双刃剑,若能为我所用,那倒是一件威力无比的武器,但说不定他哪天就会背叛我们。他若知道董事长在他之外又起用了我们,肯定会不高兴的。我们对他不可掉以轻心。”

“你认为山岸是高义和金森专务董事的人?”

“权且这么认为吧!不过……你跟董事长是什么关系呢?跟山岸似乎也不是泛泛之交吧!现在是否可以告诉我了呢?”

“这些事情您就别去费心了吧。我尽管对所长怎么会和琳达夫人是老交情很感兴趣,却并不打算向您打听。”

这可真是一记响亮的耳光。

2

弦间康夫紧随访日归国的萨森突然飞赴美国,其目的是什么呢?山岸英光一到洛杉矶,便把弦间可能下榻的饭店一家不漏地筛了一遍。这儿日本人投宿的饭店数量有限,却都不见弦间下榻的踪影。他若以某个人的住家为据点,那可就难找了。

据说弦间曾在这儿留学两年,因此,在这儿有知心朋友也不足为奇。最近弦间热衷于搜集与萨森有关的资料,因此也可判断他来此地的目标似乎在于萨森,但是萨森周围却不见弦间出现的形迹。

山岸决定采取迂回的办法,从留学生这条线来追寻。海外的日本人都难融入当地的社会生活,大都固定在各自特定的区域里生活。日本人的锁闭式性格不管到什么时候都难从日本的壳体中飞脱出去,形成了一种独特的日本人租界,犹如日本的海外飞岛。洛杉矶的“小东京”就是这种性质的商业区。

他们拒绝与当地文化融合,一成不变地保持着出国时的古老日本风俗,在海外的诸城市中形成了奇妙的日本人街。随着二世三世的出现,他们多少和当地有些融合了,但这同时又增大了与一世的落差。

这种日本人租界又进一步分化为海外就职者、驻外工作人员及其家属以及留学生等几个圈子。从这方面进行调查,一般便可打听到日本侨民的消息了。

据说弦间曾在这儿留学两年。他虽在英语学校有过形式上的学籍,但实际上在干什么就难说了,也许是一种寄生于女人的“游学”吧。弦间在洛杉矶投靠的“知己”,最有可能的也就是他的那些主顾。

墨仓高道曾一度命令山岸调查弦间在洛杉矶时的情况,但后来又取消了这个命令。但现在把弦间在洛杉矶干过些什么调查清楚,以后总会有用的,更何况目前也只能从这个途径才能摸到弦间的住址。

弦间这个神秘人物犹如龙卷风一般的突然出现,并叼走了董事长的女儿,势力眼看着一天天增长,这使山岸产生一种不祥的预感,也可说因一个将来也许会夺取自己位置的可怕的敌手出现而产生了不安。这敌手虽然刚刚出现,却已显示出一种不可估量的势头。若不趁现在封杀这种势头,后果将不堪设想……

山岸那动物般的感觉就是如此告诉他的。老犬对夺走主人宠爱的新犬的出现是极为敏感的。

日本留学生集中的地方大致是有数的。山岸首先去了哈罗汶国际英语学校,弦间曾在那里持有形式上的学籍。可是那学校和东京那些五花八门的语言学校毫无二致,只要缴学费就算入学,学生的履历表及住址一律不存档。

这种学校只不过是留学生——其实称作“游学生”倒更合适——在美国逗留期间存放木屐的落脚点。那些吊儿郎当的留学生来到美国,在这些地方落下脚后,便可随心所慾了。

只要能找到几位这种类型的留学生,就能打听到弦间的消息。山岸打听到了日本留学生比较集中的地方后,便逐一进行调查。

最后,终于在第五大街东边与贫民区交界处的日本留学生旅馆找到了弦间的踪迹。

“弦间曾在这儿短期借宿过。起初他整天足不出户,但不久就‘抖’了起来,搬到高岗地带的高级公寓去住了。”一个胖得像啤酒桶似的意大利血统的旅馆老板娘说。

“一个穷留学生怎么会突然‘抖’起来了呢?”

“无非是靠女人,就是说,被有钱的女人弄到手了。”

“不是他把女人搞到手了?”

“对。他属于出卖自己肉体的那种。洛杉矶常有一些情慾得不到满足的女财主四下寻觅男人。”

“你知道弦间把什么样的女财主弄到手了?噢,不对,是他被什么样的女财主弄到手了?”

“那女人常打电话来。我没问过她姓名,即使问她,想必也不会报上真实姓名。”

“弦间是通过什么途径干这种行当的?”

“只要到饭店的游泳池或海滩长堤城之类的地方去,就可找到那行当的多种途径。最近网球场也多起来了,那些球场侍应生不仅仅陪阔太太打球,而且还陪睡觉。噢,对了,跟弦间在一起住过的一位日本留学生现在在这附近的银行工作,你找到他,也许会打听到更详细的情况。”

旅馆老板娘所说的那个日本留学生在闹市区的一家日本银行工作,他对山岸的突然来访有点措手不及,但似乎对弦间没大有好感。

“我跟弦间是在哈罗汶国际英语学校认识的,旅馆也是我帮他介绍的。起初他整天垂头丧气地闷在屋里,因此我就把他拉到长堤城去散散心,可他在那里勾搭上了女人,不,也许应该说是被女人勾搭上了吧。从那以后,他在女人圈子里左右逢源,尽情地享受起在美国的生活了。他在勾引女人方面是个天才。”

“你知道弦间当时交往的那些女人的身份吗?”

“我听说过南希、琳达之类的名字,但具体身份并不清楚,反正是一些有钱有闲的阔太太在猎取男人。”

“他没向你谈起过这些女人的身份吗?”

“我也不好意思向他问这些。他从旅馆搬到高岗区一所称心如意的公寓去住时,说是找到摇钱树了。”

“摇钱树?”

“我总觉得,似乎有一个阔太太们组成的秘密团伙,她们共同享用弦间。”

从那位银行职员处得到的情报仅有这些。

秘密团伙中的那些女人为了团伙成员的安全起见,对于弦间的事肯定会守口如瓶。即使搞清了南希或琳达等人的身份,她们也不会承认自己与弦间的关系。

但在这时,山岸的脑细胞深层突然闪现出这样一个念头。

弦间说过自己“找到了摇钱树”,而且他的那位银行职员朋友说觉得他似乎在阔太太的秘密团伙中周旋,那么,这摇钱树当中有没有萨森的女人呢?不能断言没有。倘若是与萨森有关系的女人,那可是一棵理想的摇钱树了。

萨森最近携夫人访日,山岸虽然没见到,但听别人说其夫人是位妖媚的金发美女,比萨森小20多岁。

此外,萨森回国后,弦间便紧追似地也到了美国。山岸脑海中浮现出了一幅关系图。

——萨森的太太叫什么名字?

他要捕捉的猎物现在已清晰地出现在瞄准镜中。

3

“大概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吧!”

琳达漫不经心地递给弦间一沓文件。弦间打开一看,身体顿时像触了高压电似地僵直了。文件的封面打印着《萨森国际公司与墨仓商事公司协定草案》几个赫然大字。

弦间粗览了文件内容后兴奋不已。这果然是一份代理店合同的细目条款草案复印件,是供萨森国际公司与墨仓商事公司换文用的。文件承认墨仓公司为萨森公司在日本的总代理,并规定了一些业务合作的具体内容。

“这究竟是从哪儿弄到的?”弦间由于过度兴奋,气都喘不过来了。

“看来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喽!是从萨森的文件夹中抽出来的。”

“你家先生会立即发现的呀!”

“那种蠢事我才不干呢。这是复印件,原本已放回原处了。”

“我可要好好谢谢你。”

“哪里的话。我觉得也该有个转机了,再继续与萨森厢混,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该弄的东西已基本弄到手,什么时候都可以同他分手。只要你弦间高兴,我也就高兴。不过,我得向你提出忠告:同萨森做交易必须提高警惕!他可是个真正的冷血动物,只要能赚钱,与魔鬼合作他都不怕。他到哪里,哪里就遭殃。你们公司也要当心,弄不好就会成为他的猎物。”

由于光线强烈,琳达脸上的皱纹依稀可见。这是花再多的钱也无法掩饰的老化。十年前还能吸引住萨森的这尊肉体,如今已无人问津了。这倒并不是因为萨森衰老,而是因为浓妆艳抹的女人脱去外壳后,便失去了观赏和玩赏的价值。

当弦间与琳达颠鸾倒凤的时候,突然发现她那光彩夺目的发根部已闪着银光,于是产生出了一种恐怖感,似乎眼前的这美妙无比的胴体顷刻间变幻成了一位狰狞可怕的魔女。

“她已被萨森吮吸干营养,成为一具行尸走肉的尸体了。”

弦间内心这么想,但没有说出口。不过,对于那文件,弦间还是向她道谢了。

琳达复印的合同草案着实令人震惊,其要点如下:

一、萨森国际有限公司(sic)受托销售rce(rifinamiento compania de estado)炼油厂生产的精油;

二、不管精油的销售状况如何,墨仓商事都应保证支付萨森国际公司与原油供给人之间签定的批发购买原油的所有资金:

三、墨仓商事公司依照合同附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5章 权力的争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致死坐席》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