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空港杀人案》

第十章 投保单

作者:森村诚一

1

为赔偿金额已经多次交涉的江差君,向由纪子透露了一个消息。

“您丈夫在生命保险金领取人栏里,怎么不写您的姓名?”

“那又怎么样!”

由纪子没有好声好气地说,可脸上露出困惑的表情。新婚刚三个月,夫妇俩还没有把生命保险放在新家庭的议事日程上。安彦是公司要员,没有必要像机组人员那样急于投保。

“真的?那太奇怪了!”

江差君那失去人味的目光里,流露出悲哀的神色。这一切,没能逃脱由纪子的眼睛。

江差君似乎觉得自己说漏了嘴,一脸后悔莫及的表情。由纪子觉得奇怪,连忙追问江差君。

“您丈夫与m保险公司签订了一千万日元的生命保险合同,可领取人是其他女性的姓名。再者,您丈夫与t海上火灾保险公司签定的保险合同上,又投保了三千万日元的国外旅行伤害保险,可领取人依然是那个女性。当初,我还以为领取人是夫人您的姓名呢!”

突然,由纪子似乎感到头上被人猛击一棍。为了另一个女性,丈夫竟投保总额为四千万日元的保险。而作为妻子的自己,竟然连领取一分钱保险的份额也没有。可是……

这到底应该怎么解释?四千万日元巨额保险金的领取人,居然是妻子以外的女性。充分证明,丈夫另有所爱。

比起保险金额,让由纪子感到茫然的,莫过于丈夫的隐私。比起金额数字,丈夫的隐私更为具体化、形象化。丈夫,竟然如此冷酷无情!

四千万日元,远远超过全日航施舍的丈夫遇难赔偿金额数。可见,丈夫爱那个女人,远远超过爱他自己的生命,可作为妻子的自己,为了早一天看见他的遗体,无论刮风下雨,每天像上班族那样,准时赶到东京湾。

由纪子好像已经忘记江差君的存在,呆头呆脑地站着,一股脑儿地胡思乱想。

“那女人,是谁?”

由纪子仿佛如梦初醒,大声问道。

“夫人,请别给我添麻烦!你自己可以直接问保险公司。”

看着江差君回答时的那般表情,一定知道那个女人的名字,说不定还认识那个女人。

可无论由纪子怎么追问,江差君就是闭口不答。

由纪子不清楚保险公司是否会直接回答她的提问,心想还是先打电话试试看。谁知接电话的对方以为她就是领取人,也没有任何戒备心理,直接用领取人的名字称呼她。看来这笔巨额保险金,那女人还没有去领。

由纪子一听到那个女人的姓名,哑然失色,瞠目结舌。她认识那个女人,她原谅江差君为什么不愿意说的为难之处。

查清一家保险公司合同上领取人的姓名,另一家保险公司合同上的领取人姓名自然也就清楚了。两个领取人,是同一个女人的姓名。该生命保险,是丈夫在与自己结婚的一年前就已经履行手续了。一年前,丈夫与那个女人的关系已经如胶似漆。

如果与那女性关系一般,丈夫不可能为她投入那么大的保险金额。

“果然,丈夫另有所爱!”

尽管结婚时间不长,可丈夫丝毫没有透露那个女性的存在,究竟是丈夫在这方面属于高手?还是自己愚蠢?也许两者都有。

每天像上班族那样去东京湾的自己,也许那么多天来,沉睡在海底的丈夫一直在耻笑自己?

当时也不知什么原因,总觉得丈夫还活着。这,也许就是丈夫的嘲笑所致,以使自己产生了傻乎乎的错觉。

迄今为止对丈夫犹如干柴烈火一般的思念,顷刻化为冰天雪地里的雪水。结婚后肤浅的生活经历,刹那间消失殆尽,化为乌有。

2

那天,吉村君因公务来到羽田空港的全日航办事处。傍晚返回航空部时,他走到车站广场喊出租车。由于不是高级官僚,不可能有那么多的钱让出租车一直等到自己办完公务出来。就在这当儿,天公不作美,哗哗啦啦下起了黄豆般的雷阵雨。不厚着脸皮,也许喊不住出租车。

在吉村君稍前一点的人行道上,正巧有个女人也在招手喊出租车。吉村君好不容易喊住的那辆出租车,却出乎意料地停在那女人眼前的车行道上,似乎示意那女人上车。吉村君急着要回去,顾不上发扬女性优先的美德,一弯腰弓入后排座位。

司机板起脸望着他,可吉村君毫不介意。

兴许累坏了?在全日航驻空港办事处,需要处理的事务比较复杂,加之对方是个慢性子,拖拖拉拉地直到下班时分才完成。最近,一直睡不好觉,好像睡觉着了凉。此刻全身发烫,脑袋有跳跃般的疼痛感,仿佛患有轻度症状的感冒。今天,不回航空部了,快些回家睡觉休息吧!

正当出租车徐徐启动时,车窗玻璃上影映出一个女子的正面相。噢,就是那个刚才被自己抢先上车的女人。尽管瞬间功夫,可女人脸上仿佛在瓢泼大雨中迷失方向的表情暴露无遗。这一切,映入了吉村君的眼帘。

“是她!”

吉村君瞪大久盼的眼神,大声嚷道。

“停车!”

吉村君声嘶力竭地对司机吼道。没有想到这乘客如此气势汹汹,司机猛踩刹车踏板,把车急急刹住。

吉村君从玻璃窗探出脑袋,拉大嗓门朝女人示意。

“请上车!”

见陌生男子突然邀请她上车,她稍稍吃了一惊,可脚步却不由自主地朝车里走来。

当车驶入高速一号公路的时候,吉村君才想起应该询问她的目的地了。如果女人不是去东京,那怎么办?主动邀请异性拼车的举止,固然令人感到多少有点失常。可女人上车后的表情更让人觉得奇怪,一声不吭,两眼凝视着窗外。

吉村君从这个女人身上,似乎找到他长期所梦寐以求的“她”。

影映在车窗玻璃上的女人,无疑生活在现实社会里,无疑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女性。正因为本能地意识到这一点,他才歇斯底里地朝着司机大嚷。他已有家室,孩子也已上小学念书,却完全失去理智和正常思维。

果然是自己的梦中情人!人生的重要契机,已经来临。对于快到中年、且对家庭感到厌倦的男人来说,偶尔遇见妻子以外的梦中异性,往往只是瞬间的憧憬。

可吉村君的憧憬,却非常认真。他深信,梦中情人总有一天会像仙女下凡,来到他的身边。

吉村君寻找那个真正的妻子,已经走过很长的岁月。如今,幻想变成现实。“她”不仅与自己同乘一辆车,而且就坐在自己身旁,还能感觉到她身上散发出的体温。

“终于找到了!”

吉村君心里乐滋滋的。无比激动的心情,使他不知所措。他没有主动自我介绍一番,也没有向她献殷勤,只是希望能尽情地多看对方几眼。他那迟钝的目光久久地停留在对方的脸蛋上,津津有味地欣赏着……

吉村君炽热的视线,射得女人脸庞微微泛红,渐渐变成红彤彤的苹果。她察觉到来自陌生男人的眼神里,没有恶意,也没有敌意,而是充满了好感。她愿意让这样的男人眼光,在自己的脸上作短暂停留。

女人,二十岁刚挂边。身着淡紫色的套装西服。清澈的眼睛,脸上富有弹性,瀑布般的长发垂挂在背上,扎着一根黑色的大蝴蝶结。丰盈的面容,在长发的衬托下,似乎显得有点紧张。

躶露在服装外边的肌肤,虽细腻,但肤色稍暗。外表很有气质,似乎受过良好的高等学府教育。服装略紧身,没有性感的流露。腰部和胸部,线条分明,没有松弛感觉。

如果未婚,服装和表情似乎过于朴素和呆板。如果已婚,则过于整洁、清爽。

最初,吉村君全身心地注视着对方,渐渐的,他开始冷静,开始告诫自己,必须赶快询问对方的目的地。

吉村健太郎和小室由纪子之间,就这样相识了。由纪子到全日航空港办事处,是办理有关丈夫遇难赔偿金的手续。

虽吉村君一见钟情,可由纪子没有轻易表露在脸上,没有表白自己的内心世界。

可吉村君一路上有说有笑,没有让小室由纪子感到丝毫不快。在吉村君的邀请下,小室由纪子欣然应允下次见面。她,似乎并不讨厌吉村君出现在她的生活里。

3

“小室安彦赴欧出差前,与海上t火灾保险公司签订了三千万日元的旅行伤害保险合同。”

这消息,是横渡警官从全日航负责事故赔偿的职员那里打听来的。

“十君,谈谈你的观点?”

他主动与十君警官商谈。

“是呵。”

十君警官随声附和。在专案组里,他和警视厅派来的“猴脸”横渡警官组成侦查小组。横渡警官,多年从事刑事侦察工作,经验丰富,办事老道。十君警官非常喜欢和他在一起,仿佛一见如故。组合时间虽不长,可俩人俨如一对老搭档。

横渡警官,板刷发型,眼眶里大半是眼白,体形骨瘦如柴,个头只有十君警官的肩膀那么高。看上去,似乎出生在贫困的家庭,唯那对目光犹如利剑,仿佛一眼就能识破罪犯的心理。扬善弃恶,富有正义感。从他的气质和眼神,似乎天生就是做警官的。在专案组里,他俩的组合博得一致好评,还被誉为黄金搭档。

“小室生前常去国外出差,从不投保。唯独这次国外出差,居然如此重视,竟投保三千万日元。这种保险,类似赌博台上的赌注。而且,只投保旅行期间。简直不可思议!”

“我也觉得奇怪!”

十君警官心里的疑点越来越大,横渡警官一针见血地道出他心里的疑团。

“我想你可能怀疑,小室事先清楚飞机坠毁的阴谋。”

“是呵,可小室也随机遇难,同归于尽。即便三千万日元的保险金,也不能与生命的价值相提并论。你说是吗?”

“也许……”

“什么也许?”

“小室的遗体,至今还没有发现?”

“是的,还没有。”

“我有种感觉,这家伙可能没有死!”

“不会!旅客登记簿上有他的名字。”

“登记簿不能全信。只要经办人做一下手脚,就可以轻易蒙混过关。别忘了,他本人是航空公司的职员!”

“可从外国返回日本,没有护照是不能通行的。”

“这情况,我不太清楚。总之,唯这一次国外出差投保三千万日元,是绝对不能让人接受的。而且,还有一个奇怪的消息。”

“什么奇怪的消息?”

“领取小室保险金的人,你猜是谁?”

“谁,不是妻子,就是子女。”

“她刚结婚,还没有下一代。”

“那会是谁呢?”

“是妻子以外的一个女性。”

“这消息是真的吗?”

当横渡警官慢慢说出领取人的全名时,十君警官惊愕无语,两只眼睛瞪得像一对杏核,眼看就要蹦出眼眶。

“让你受惊了!当初我也不信。就凭刚成为小室安彦的新娘长相,正如草场警官评价的那样,确实是一个大美人,又漂亮,又富有魅力。可小室安彦投保的三千万日元里,却丝毫没有他漂亮妻子的份。他居然把这笔巨款留给别的女人享用,可见感情非同一般!不单单是旅行投保,远在他还没有与妻子结婚的一年之前,就已经向m保险公司签订了一千万日元的生命保险合同,而领取人就是那个女人。从那时起,这对男女的关系就已经可想而知,非同寻常了……”

“如果小室活着,肯定与那个女人保持联系。”

“看来,他活着的可能性很大。这是一起欺诈保险金的犯罪?!”

“尽快在那个女人的住宅周围布控!”

十君警官喜不自禁,手舞足蹈,宛如已经找到猎物踪影的猎人。

4

当小室由纪子得知丈夫对她隐瞒保险这一情况后,内心始终处在十分复杂和自相矛盾之中。自己一味钟情的丈夫,居然还拥有另一个女人。

自从丈夫出差去了欧洲,自己在家一心一意盼望他归来。飞机失事后,她仍抱着一丝希望,深信丈夫还在人世间。随着遇难者尸体的出现,她仍然像上班族那样,天天去东京湾,不管刮风还是下雨,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希望尽快能看到他。

可日夜思念的丈夫,却彻底背叛了她。这是她无论如何不能接受的事实。四千万日元这一具体的数字,证实丈夫无情地背叛了自己。她感到自己如同坠入万丈深渊一般,处在绝望之中。

由纪子与吉村君相逢,正是她对丈夫的思念彻底变成泡影的时候。虽然吉村君外表没有安彦那么潇洒、英俊。可他那种狂热和真实,深深打动了由纪子。吉村君的出现,无疑成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十章 投保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东京空港杀人案》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