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空港杀人案》

终 章 判决

作者:森村诚一

1

十二月二十一日早晨,居住在横须贺市的木匠汤村幸次挎着一架照相机,租借一条小船来到东京湾。他已经好长时间没有像这样痛痛快快地玩过。最近,他突然对摄影感兴趣起来。

他想从海上取景,拍摄一张冬季清彻的蓝天白云与林立的工厂烟囱成对比的照片。船在海上行进的时候,一阵阵刺骨的寒风向他迎面扑来。可他满不在乎,仍忙于取景对焦,寻找最佳镜头。

汤村的摄影作品,最近被刊登在某权威摄影杂志上,获得佳作奖。摄影迷的汤村更是以此为契机,全身心投入到摄影上。

由于光线缘故,烟囱与天空难以三位一体。他东搜西寻,好不容易找到满意的画面时,又觉得这种大众化的镜头谁都能找到,打消了念头。

汤村希望通过清晨厂区的清彻天空与苍白无力的大海对比画面,告诫人们爱护大海,铲除公害。

这种画面,需要配有林立的烟囱、大海以及背负寥廓的蓝天。可尽管是晴朗的冬天,而工厂上空早已失去原来的亮丽色彩。加之大海里漂流着废弃物,染成了灰白颜色。

随着船体不停摇晃,身体开始感到暖和起来。

汤村君渐渐变得焦急起来。如果太阳高高升起,就难以找到理想的画面。为寻找这样的镜头,船开始朝东京湾北面的野岛驶去。就在这时候,汤村君发现n汽车工厂的岸边飘浮着橱窗模特儿形状的物体。

“难道……不可能!”

汤村君虽然打消不吉利的念头,可握桨的手掌汗涔涔的。船来到飘游物旁边,转了几圈。经过仔细辨认,汤村君不由得吓出一身冷汗,脸色变得红一块白一块的。

果然是具漂流的尸体。已经体无完肤,面目皆非,骨架化的尸体上,到处留下小鱼没有吃干净的痕迹。

当船再朝尸体身边靠近的时候,正巧涌来一个波涛,尸体高高抛起。那黑洞洞的骷髅眼窝,朝着汤村君瞟了一眼。

田浦警署接到汤村幸次的报案,迅速驾船赶到现场打捞尸体。尸体遭到了鱼群的蚕食,原形已经无法辨认。腐烂的肉已经所剩无几,尸体的大半部分已经骷髅化。一看就知道,尸体已经在海里飘流了很长时间。

起初,多半由于水压原因而沉在水深的海底。后来,由于涨潮和退潮的缘故,尸体终于浮到了海面上。

尸体上身的衣服,由于长时间海水的浸泡,已经无影无踪。下身仅剩下皮带及其皮带部分的长短裤布条,其余是骨架。

田浦警署起初以为是钓鱼者不慎掉落海里。经过分析,腰部剩下的布条是西装模样,加之不曾接到过钓鱼者落入附近海里的报案。经与空港8·11专案组联络,该尸体特征系全日航公司职员小室安彦,是一百三十八具尸体中唯一没有打捞上来的。

次日下午,小室安彦之妻由纪子接到通知,赴田浦警署确认尸体。根据皮带和布条等,确认系其丈夫的遗物。皮带扣上,刻有y·k的英文字母。

接着,确认遗体,警方考虑到尸体已大部成骷髅形状,打算让由纪子辨认照片,但由纪子执意要辨认尸体。为此,警方担心她有可能受不了刺激而当场昏厥,特地配备了医生、护士以及抢救器具。好在由纪子见到尸体后,只是瞪大眼睛呆呆地望着,半晌后才对警方喃喃的说。

“确实是丈大小室安彦。”

在aja4301飞机坠毁东京湾后的第十个月里,最后一具叫小室安彦的尸体终于浮出海面。

2

天空没有月亮,海上涌起昏暗的波涛。在万籁俱寂的栈桥上,小室由纪子和吉村健太郎并肩站着。

“正巧过去一年了。”

吉村君一边望着黑压压海面上泛起的白色浪花,一边附和着说。

“是呵,正巧是一年。”

由纪子重复着吉村君的话,将视线投向比海面还要昏昏沉沉的天空。如果遇上晴天,一轮皎洁的圆月一定会高高悬挂在空中,迎着呼啸的寒风,向西缓缓而去。一年前的今天,满载一百三十八名旅客和机组人员的最新喷气式客机,就是在一刹那间被冷酷无情的海水吞噬。

悲剧,不仅带给一百三十八位遇难者,也带给他们家属和亲朋好友无限怀念和忧伤。

“我们一定要分手吗?”

吉村君抬起脸,用眼睛望了由纪子一眼。

“虽说不上幸福,但最好还是那样。”

由纪子回答时,视线继续射向远方,似乎在搜寻不知藏在哪里的月亮。

“为什么不迫寻人生的幸福?”

一阵狂风吹来,扬起她的长头发,飘落时遮盖了充满忧郁的眼眸。

“为什么?我……”

由纪子不再遥望无边无际的太空,把目光转向吉村君。

“爱你!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您也是我心目中唯一的异性。虽然不知道今后的人生旅途有多长,可如果与您一起生活肯定充满幸福和阳光。我今年还只有二十三岁,一想起今后漫长的人生旅途必须是独自一人去默默走完,便时常发疯似的神情恍惚。可您呢,有妻子,有孩子。如果您只有妻子,我肯定会毫不留情地从您妻子身边把您夺走。然而我不能从您的孩子那里,夺走他的父亲。因为您决不会忘掉你的儿子,你更不会为了爱慕的女人而舍弃自己的亲生孩子。您,就是那样的男人。我知道您爱我,而且爱得我发狂。可您那种思念,与疼爱孩子又是另外一回事。

即使您能与我一起生活,可您决不会忘了孩子。与我结婚后,除疯狂地爱我,您还必须去爱孩子,留念您那过去的家庭。而我,却无法忍受那种生活!也决不会允许您去看那个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孩子。我是这样的女人,您能忍受吗?您以为与我这样的女人在一起,能获得幸福?”

这一回轮到由纪子瞪大眼睛,紧紧地注视着吉村君的眼神。吉村君的目光,磨磨蹭蹭地移向天空与大海连接的焦点。

“相遇邂逅与朝夕相处的性质完全不同,不能混淆在一起。”

由纪子的补充,为他俩的情感世界画上了无情的句号。

“明白了!”

吉村君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那您今后打算怎么办?我想听听。”

他想说他有了解的权力。那天夜里通宵达旦的拥抱,使他记忆犹新,仿佛就在昨天。一切是那么清晰,那么难忘。那天夜里,对于由纪子和自己应该都意味着人生的重大转斩。

可现在,一切已成过去,唯那天夜里的回忆,在自己的一生中最具人生价值。

“我想收养小室安彦的孩子,可我不能收养您的孩子。在小室安彦的孩子面前,我能当好他的父母亲。这是因为我与小室安彦之间没有爱情。与我之间没有爱情的男人,或者不管什么样的女人,如果收养像他们的孩子,我才有可能唤起养母的感情。”

渐渐的,风力更大,风声更猛了。吉村君与由纪子互相对视,默默无语。昏暗的天空与沉闷的波浪相映重叠,折射出一丝丝暗淡的光泽。两对浑浊的眼睛,难以表达出心灵深处的伤感。彼此之间的忧伤,难以用言语形容。

“好了,回家吧?”

吉村君催促由纪子。他不想再说什么,他默认了由纪子所说的一切。

要回家了!该是这对曾经相爱过的情侣分手的时候了。

从今往后,他们都将沿着各自既定的人生旅途走下去,直到人生的终点站。

吉村君将再度回到妻子和孩子束缚的生活中,品尝墙角下的幸福。

仔细回想起来,自全日航飞机坠落开始,作为事故调查组成员,偶然而与由纪子相遇并热烈地向她求爱,本想以此为契机,改变人生的旅途,可结果是失望,是徒劳。最终留给自己的,是一个又一个虚无缥缈的泡影。而在事故调查组里,自己曾上演过螳臂挡车的闹剧。而螳螂终究是螳螂,结果还是不自量力,被赶出曾祈求大显身手的舞台。

从今往后,正因为明白了自己不过是螳螂小吏,还会鼓起以往扬善弃恶、挺身而出的热情吗?

吉村君背对着大海,缓缓迈开脚步。紧随其后的由纪子,正在抹着夺眶而出的热泪。吉村君全然没有察觉,继续迈着缓缓向前的沉重脚步。

海面,天空,没有一丝光,只有沙沙的风声。

3

昭和四十x年三月十八日,调查全日航斯普鲁多808喷气式飞机坠落事故原因的政府调查组,下达了最终调查结论报告书。如下:

“根据打捞上来的机身结构分析,没有发现在机身触水前因结构不良而致事故的证据。虽有第四引擎在飞行中脱离之说,可主翼上固定引擎的螺栓材质上,经检查没有异常情况。第四引擎与其他引擎相同,在触及水面时缓慢旋转,没有异常情况。飞机两主翼表面的扰流板,没有缺陷。有关飞行员操作上失误的说法,虽疑点很大,但没有确凿证据。

酿成aja4301飞机坠毁的事故原因,难以判明。”

与此同时,东京地方法院也下达了关于大竹美和的判决书。

根据日本刑事诉讼法第二零零条,杀害直系长辈或杀害配偶直系长辈的凶手,被判处死刑或者无期徒刑。

本故事纯属虚构,请勿误解。

温馨小提示:
您正在阅读的《东京空港杀人案》内容已完结,您可以:
返回森村诚一的作品集,继续阅读森村诚一的其他作品..
返回网站首页